正文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人间百味耐人寻

章节字数:2506  更新时间:20-10-18 08: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人间百味耐人寻

    王海涛表示收到后,就转身出去,准备去安排下面的事情了。

    此刻很显然属于张凤义的记忆,仍然是停留在王海涛没有永远离开他的时刻里。

    这时在他梦境的记忆里,他删除了王海涛离世的事实。

    其实,这种令他极其痛苦的事情,在梦境里总是会梦到。只是在反反复复的受着煎熬后,他依然愿意梦到王海涛活着时候的事情。

    说完这些话的时候,张凤义突然间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一样。他又对着方千逸说道:

    “方千逸!方才你说你跟什么人在打赌,莫非你说的这个人是王海涛吗?你们之间到底是赌了一些什么?”

    梦里的事儿,也属于是故事。故事有的时候,就是不需要去问为什么,只需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就好。

    毕竟,有着很多的事情,都太经不起较真后的仔细推敲了,也没有什么足够的说服力。

    可故事中的事情,梦境中的事情,就包括现实中的事情。什么事情都可能变成可能,什么事情看起来既幼稚又荒诞,什么事情看起来都很弱智、很狗血,却都很耐看。

    正如人间百态,既耐人寻味,又耐人回味一般。

    今天所发生的事情,不要觉得是件怪事。若是认为它是件怪事,也只能说明是自己的少见多怪了。

    因为这样的事情,可能在千百年前就已经发生过了。

    因此,对于世界来讲,对于滚滚红尘来讲,对于不老的岁月来讲,早已经是并不新奇了……

    永续的红尘梦境,你我既活在其上,又消亡其中,最后都归为尘、化成了土,而后又都随了风……

    “凤义!你终于是想起了我,想起我是谁了!还别说,你真是让我感动万分啊!我真该是感激涕零的感激你,我以为你始终都不愿意记起我是谁呢?”

    “我们能赌什么?你这么聪明,也猜不到吗?既然你记起了我是谁,你就应该知道我所喜欢的人是谁了吧?”

    “也都知道我的求而不得,都是因为一些什么事情了吧?在你看来,我心中最在意的事情是什么呢?最让我感到痛苦的事情,都是些什么呢?”

    梦里的方千逸并无离开的意思,而听了他的话之后,张凤义也没有再刻意的想去送走他的意思。

    他甚至还鬼使神差的拿起了手机,给王海涛发了一个信息,告诉他先不用找人送方千逸回去了。

    此时,他解释不通自己为什么会失忆,为什么之前自己会记不起这个小孩儿来。

    为什么在对他如此熟悉的情况下,始终都想不起来他是谁。

    他在梦境里找回了一些该有的记忆,自然也就想起了方龙行。可是一想起自己此生的挚爱时,他的心情儿却是极其沉重的。

    在方千逸对他狠追猛求的时候,正是他跟方龙行处在矛盾难解的时候。

    他顿时感觉到心口上,仿佛是被插、了一把剑一样,让他的整个身心都感觉到万分的疼痛。

    可方千逸正在他的身边,他坚决不能在他的面前,表现出失态又失常的窘态。

    他快速的收敛了一下心神,继而问方千逸:“我想从你自己的口中知道,你们到底都在赌一些什么事情。”

    方千逸听后,高兴的笑了出来,忽闪着他那双极其漂亮的星眸,开心的对着他说道:

    “凤义!你终于是肯关心我了!终于肯对我好了啊!我以为这辈子,你都不会对我的事情感兴趣儿呢!”

    只听张凤义极其不解风情,且毫无情趣与美感的对他说道:

    “方千逸!你想得倒是美!我怎么会关心你太多!我只是想知道,你又想做什么让我感到很是意外的事情。”

    “你我只是简单的接触几次罢了,甚至就连频繁的接触都不能算得上,即便是我偶尔简单表示了对你的关心,会让你产生类似于恋爱的错觉,但那只是你自己想象中的世界,并非是真实可信的。”

    “别人不经意的关心,也可能在你看来,是对你有那个方面的意思。可是,也许是你想得过多了才会导致的。”

    “要知道:别人可能天生就热情,或是因为什么事情,什么原因,才会选择去帮助你。”

    “但并不能就说明他的行为,是对你产生的一种特殊的偏爱。就比方说我,我对你所有的好,都是出于爱屋及乌的缘故。”

    “我从来不会因为一个第三者,就让我的爱人伤心又伤神的,我怎么可能会跟他人总是暧昧不清呢?”

    “讲真,我真实特别的讨厌这种三、角恋爱的关系,我怎么可能让自己活在这种氛围中呢?”

    是的,他张凤义永远都不会活在这种氛围中。

    因此,这些年他完全可做到独善其身,完全可以做到忍痛割爱的成全。

    也完全可以为了成全心中所爱,斩钉截铁的说分手,快刀斩乱麻的不再与之纠缠不清。

    “凤义!你啊!真不乖!总是喜欢给人泼冷水。不过,我也习惯了,早已经在你这里练就了一身的铜墙铁壁。”

    “自然而然的习惯了,就不怕你的冷言冷语相向了。也习惯了,你把我从头到脚的给浇个透心凉。”

    “好了!先不说我了,免得说多了你会感到厌烦。我们再说一些别的,我想再问一问你,为什么也会在厨房里学着做饭?”

    “为什么就那么喜欢多花心思在那个人身上,为什么会对所有对你真心好的人视而不见?不为心动?”

    无论到什么时候,张凤义算是发现了,他在方千逸这个人的面前,绝对是给极其合格的话唠。

    因为这个人真的能做到:随时都能挑起,他想要去多说话的那股神经线。

    张总带着平静的表情,却是十分微妙且复杂的心态,对方千逸说道:

    “我会学着做饭,是因为我想给他做饭吃,也是因为我喜欢给他做饭时的那种幸福感,更多的可能是因为爱吧!”

    “只是不知道,在以后的生命里,我还有没有机会给他做饭吃。若是有可能,我会尽力把跟他在一起吃的每一顿饭,都吃得惬意与健康。”

    “美好的爱情,我想应该是先从家里的厨房开始吧!我想一个家,应该是两个人共同努力才能更加幸福的。”

    “而我为什么我要对他的付出,表现得麻木或是无动于衷呢?我会用实际行动去做,这也是对他的一种回应、回报与互动啊!”

    “但凡他喜欢的事情,我都会跟他一起去做,绝对会做他最好的伴侣。”

    “其实,两个人在一起,就是以家庭为基础的合作伙伴。若这两个人心都不往一处用,你认为在他们之间会幸福可言吗?”

    “只可惜,在余生的岁月里,我可能……不过,我会把所有的得失成败,尽量都置之度外,不再去想,也不再去问。”

    “凡事只求自己竭尽所能的去做了,也便可以做到无愧于心,安然于心了。”

    “至于你问的,我为什么不会对他人动心这个问题嘛!我想可能是因为我对他人不感兴趣儿的缘故吧!也可能也是因为心里面装满了一个人,就再也看不到别人的缘故了吧!”

    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梦里的张凤义倒是有了一种释然的感觉,以及看透一切的洒脱。

    是啊!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即将失去,终将会逝去,不得不说是件非常遗憾的事情。

    可再遗憾,也不能百般的强求不是嘛!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