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万千不舍须接受

章节字数:2507  更新时间:20-10-19 08: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万千不舍须接受

    尤其是感情这东西,并非是强求才能获得的。不是自己的,

    又何必咄咄逼人,或是歇斯底里的强求,那样只会令人生厌,从而也轻贱了自己。

    莫不如活出一个真实的自我了,阳光的自我,洒脱的自我了。

    而他张凤义真的没有更多理由,也没有更多的立场,去要求方龙行为自己会怎样怎样,会如何如何。

    方千逸听了之后,很显然是一种极其奇怪的表情,他不解的问道:

    “凤义!后面的问题我很满意,可是第一个问题,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要这样讲话啊?”

    这一问,倒是给张凤义问住了。他问着自己:我为什么会这样讲话?我这样讲话有什么问题吗?

    我现在跟方龙行闹成这样的程度,你们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我们现在的感情与关系如何,你们难道不清楚吗?

    倒是方千逸你为什么要这样问我呢?你这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吗?

    纵使有些许的疑问,张凤义还是非常有礼貌的对方千逸答道:

    “或许是缘份这种东西,把我们的两颗心,给早早的拴到了一起吧!”

    “可是感情的事情,到底是水到渠成后,才会有的瓜熟蒂落?还是波波折折的不离不弃?还是轰轰烈烈后的无疾而终?”

    “都是需要两个人用心的去守护这份爱,只是有守护还是不够的,还要看这两个人有没有定下:想要守护彼此一生的定力与决心。”

    “或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相爱容易相守难吧!两个相爱的人,必须懂得经营彼此的爱情、婚姻与生活才行。”

    “事到如今,可能是因为我在爱情里面,是一个失败的经营者的缘故吧!”

    “我对爱情这种东西,真的很不善于经营,更不善于把握。别人的经验与教训,到了我这里却被实践的一塌糊涂。”

    梦里张凤义的情感阶段,还处于跟方总没有和好如初之前,因此,他能对方千逸说出这样的话,一点都不奇怪。

    方千逸听了之后,却连连的摇着头。

    待听完张凤义的陈述后,他就对他说道:

    “凤义!我感觉你现在好像是失忆了呢?!你跟我表达的意思,完全不是我想听到的答案。”

    “你的腿伤现在好些了吗?动起来的时候,还会很疼吗?都说了要你在家里静养,你却不听话,一直都往公司里跑。”

    张凤义听后,下意识的去看了看自己的腿,并企图想要站起来。可是他的腿就像是挂上了千斤重的重量一样,无论怎样都用不上力,更别说还能站起来行走了。

    他不解的看着方千逸,并稍显急切的问道:“我的腿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用不上一点儿的力量?”

    方千逸:“当然是你的腿受伤了啊!”

    张凤义:“我的腿到底是怎么受伤的?”

    方千逸:“是因为我们这些高喊着如何如何爱你的人,把你给害的啊!害的惨惨的了……”

    张凤义嘴里念叨着:“是因为你们这些说爱着我的人,把我给害的?”

    “那也就是说明,我把自己给活成了”人生输家”的活标本,是因为我把自己给活成”自己最不喜欢样子”的代言人。”

    “是因为我没有处理好一些问题,才让我独具”实力”的,演出了一场”懂得很多道理,却还是活不好自己人生”的泡沫剧、情景剧与肥皂剧。”

    方千逸:“不!不!不!凤义!你活得真的很成功,成功到所有爱你的人,都会对你死心塌地。而且,你的龙隆哥哥,他永远都不会放开你的手,他会护你余生安然又无忧。”

    张凤义:“你为什么要这样说?我们现在的感情,处在这种极其尴尬的境地中,你何以见得我们还会重拾昨日的旧梦?”

    方千逸:“凤义!你还是好好的醒醒吧!不要再去逃避现实了好嘛!海涛他已经不在了,你为什么就不能放下心里对他的愧疚呢?”

    “为什么就不能快快乐乐的过好每一天呢?为什么就不能放下你心中所有的执拗与负担,只做个快乐的你自己呢?”

    方千逸的话,就像巨浪一样拍打这张凤义的耳膜儿。

    这个时候,他整个人的记忆都像雨后春笋般的复苏着。

    零零散散的记忆碎片,都在他的脑海里重塑、重组着。

    最后,这些带着记忆魔力的碎块儿,都像磁铁一样的吸在了一起。

    这时梦里的他,才将所有的记忆与现实中的记忆接轨。

    是的,他所有的记忆,都回到了现实中的节点上。

    他才清楚的意识到:原来,他的大秘书,他的海涛兄弟,已经与他“不辞而别”了。

    但在潜意识里,他还不希望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梦境里的他,好似已经是分不清哪个是现实中的世界,哪个是梦境中的世界。

    毕竟,梦中的他,看见那个鲜活的生命,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而且还亲切的跟自己交谈着,他不想去承认这些东西。

    他这个梦中人,已经被因为思念一个已故之人的梦魇所吞噬了。

    可是,还残存在他骨子里的理智,在一遍遍的告诉着他这个事实,并告诉他必须接受这个事实。

    那个他一直都把他给当成亲人的人;

    那个他一直都认为特别亏欠的人;

    那个他一直都想跟他说声对不起的人;

    那个他一直都想好好说声再见的人;

    那个他没有来得及送最后一程的人;

    那个他此生再也不会相见的人……

    原来,已经是永远的离开了他的生活。此后余生,他们再也不会相见了……

    传入四肢百骸的痛彻心扉的心痛!真的好痛好痛啊!是蚀骨之痛的那种痛!

    可不愿意面对现实又能怎样呢?纵使他有百般的不愿,千般的不舍,可是这是既定的事实,他必须要接受的啊!

    且方千逸还坐在自己的面前,他必须也要稳住心神,也要极力的克制住自己内心中的悲伤情绪,并还要给这个年轻人做个好的榜样。

    想念这种东西,就让他装在自己的心中好了。

    方千逸似是看出来了他的心痛与悲伤,可是他并没有对他说出过多安慰的话。

    因为有时候,安慰人的话,倒像是故意要揭开人家的伤疤一样。

    他既不能抹去这些痛苦的记忆,亦不能刻意的提及什么问题。

    只能是任凭着岁月的流逝,去冲淡一个人的悲欢离合与恩恩怨怨。

    他只是开口对张凤义说道:“凤义!这次你可以跟我谈一谈,为什么会选择我哥,或是你都不问为什么就原谅他了吧?”

    梦里二少爷的性格,倒是让张凤义本人给塑造的活灵活现的。

    是因为他对这个人的了解,才能知道这个人的喜好,懂得他的很多生活习惯。

    “选择他,当然是因为我爱他了!这还用问吗?而且我又没有公主病,我又不需要他勉强的去哄。”

    “毕竟,很多事情都是我的理亏,他是很无辜的好嘛!你不会真的就以为我傻吧!”

    “虽然我经营不好自己的感情,但并不等于是我智商很弱啊!若是一点小问题,我都看不明白,就真的对不起他爱我一场了。”

    “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我也不可能再在他的面前乱作乱闹了。从此以后,都由我来惯着他。”

    “我要让我们人生中的噩梦与不幸,都在我们和好如初的牵手后结束,我的爱人我自己会保护,自己会去疼爱!”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