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恶人还需恶人磨

章节字数:2509  更新时间:20-11-07 08: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恶人还需恶人磨

    “最近我发现:人呢!应该懂得感恩与回报!这不然啊!很容易让别人给当成是:喂不饱的白眼狼地!”

    “要不这样吧!既然对你而言,现在的时间,正好是夜生活才刚刚开始的时候,莫不如我就请你吃宵夜好了。”

    刚才在会馆里,某个人还说着,时间不算太早的话,显得还算是懂事呢!可到了许啸宇这里,马上就变了一副样子。

    竟然是知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且这种提议,还都是能对得起他们这两个——长夜漫漫,相思片片,抓心挠肝,无心睡眠的夜猫子。

    许啸宇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于是很是不领情,也不客气的对他说道:

    “不就请过你吃了两次饭嘛!不足挂齿,你也不用放在心上。讲真,若不是为了我家小义的缘故,我还真就懒得搭理你。”

    “全当成是拿出来喂狗了!”不过,这句是许啸宇的潜台词,他并没有说出口,因为还不到时候,他还不想自贬身价呢!

    瞧吧!方才在他人面前,还都是各自装人的人,到了车里单独的小空间里,立时间就可以不管不顾的翻脸。

    就可以立刻展开斗争,是那种各种拆台,各种撕逼、各种不客气、各种不讲情面的互掐。

    方千逸能猜到许啸宇推辞的原因,也知道这个家伙,保准是想去家里见一见凤义的。

    可他就偏不想让他如愿了,他就是不想让他看见他。

    于是,还是很聪明的二少爷,就把张凤义给抬出来说事儿了,他是这样对许啸宇讲的:

    “你请我吃饭的事情,我都跟张哥说了。他对你的行为,也表示了高度的赞许。我能看出来,他很高兴,也很欣慰。”

    “他也表示说让我回请你,一来是让我表示对你的尊敬,把你当成亲兄长一样的敬重。”

    “二来是希望我们之间,能够好好的去相处,不再发生任何的矛盾与冲突。”

    “老许,你说我要请你吃饭,你却拒绝了我的好意的这件事情,传到我张哥的耳朵里,你说他会怎么想呢?怎么去看待呢?”

    “是会说我懂礼貌,懂得知恩图报,还是会对他的亲亲好三哥的行为,极其不礼貌的行为,而感到失望呢?还是失望呢?”

    方千逸不禁在心中想到:哼!小样儿,老许你啊!最好是乖乖的就犯吧!

    我就不信你不怕我张哥会怎么看待你,我看你怎么回答我的问题,我看你今晚能不能躲过去?

    小爷我别的能耐没有,别的东西可能是比不上你,可这个气人的功夫嘛!倒是从小就会啊!

    且俺是无师自通的那类聪明人,是那种自学成才的小天才,小爷我这个气人的本领,可是相当的霸道了!

    不服来战啊!不服咱就接着比气人啊!略略略……就算是小爷我啥都不行,气、死、你总是该行了吧!我气死你!我气死你!

    方二少心里面想着,脸上就露出了一抹极其得意的笑容。

    “我说二少爷,你这心里面是又憋着什么坏呢啊?!不要在脸上表现的那么明显好不好?”

    “就算是你想请我吃饭,想要表示你尊敬我的诚意,也得找个合理的、合适的理由吧!”

    “这人吧!要是没有什么大的能耐,就不要总是把别人给抬出来说事儿。你这是怕自己的能力微弱,请不动我?才出此下策的吗?”

    “你觉得你总是把我家小义给拿出来说事儿好吗?你就是这样爱你的男神的吗?”

    “你是把他当成了你的挡箭牌了吗?还是你只是想拿他的名义出来,想要达到自己不耻的目的啊?”

    “你知道嘛!你这样的做法对他而言,就是赤果果的利用,而对于我而言,就是赤果果的挑衅与威胁。”

    “但有一点,你必须清醒的知道:我许啸宇岂是会怕你各种威胁的人吗?我家小义岂是只听你一面之词的那种人吗?”

    “你在给我告状的时候,首先证明了你是个爱嚼舌根,爱搬弄是非的小人。”

    “其次,也会暴露出你自己的很多缺点与不足来,这是你自己愿意让他看到的吗?”

    “而且,拜托!你若是出于真心的想请人吃饭,拿出一些诚意来好不好?不要总是耍那些——极其没有营养的小伎俩好不好?”

    “说得好听一些,你这样的行为叫做孩子气,叫做幼稚,叫做单纯。若是说得难听一些,你这样的做法,就是十足的傻、缺加二、货一个。”

    “看在今晚你在他人的面前,整体的表现还勉强算是不错的份儿上,师傅我就再教你点东西。”

    “我说年轻人啊!永远都不要看清了你的对手,若是把你对手的弱点给低估了,那才是你最大的失误。”

    “人呢!不可以自以为是、不可一世、极其骄傲的轻敌,一旦是低估了敌人的弱势,那么,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人啊!无论对谁,对什么事情,都要有点敬畏之心,有点尊重之心,总是没有过错的!”

    “我想这些东西,你张哥早都言传身教的教过你了,到是你啊!守着一个那么好的师傅,怎么就一点大的长进都没有呢?还是说你天生就是上不了什么大台面臭、狗、屎啊?”

    我勒个擦啊!许啸宇这个家伙,竟然是没有直接回答方千逸所提出的问题。

    而是从侧面化解了他的激将法,还要以反作用的逼着二少爷就犯。

    他明明是不想驳了自家兄弟的面子,想要答应今晚的邀约,却还想要让方千逸拿出十分的诚意来请自己吃饭。

    这种操作简直是绝了!许董不愧是个滴水不漏的老混、社会的人啊!真的是相当聪明,相当的精明了!

    许啸宇跟方千逸的各种过招儿,完全是突出了:强中自有强中手,恶人自有恶人磨的这一真理。

    而事实也证明了:恶人还需恶人磨这一道理的,也只有恶人(勇士)才会凝视深渊,才能跟恶龙进行缠斗。

    真正的好人、善人,就连踩死一只蚂蚁,都可能会觉得是一种罪过。

    岂能愿意去做那些陷害、伤害他人之事?岂能愿意去做那些鸡鸣狗盗之事吗?

    这俩货,没有一个是好货,正适合彼此在一起互撕、互殴,互收拾、互磨练……

    若是说这两个人,不是天生的冤家对头,谁能信啊!

    仿佛在他们的中间,冥冥中就注定,在见到面之后,就会很自然的对彼此产生特别大的敌意。这种孽缘结,真的很难解。

    果然,方千逸听后,在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个龟裂般的笑容来,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得意之神色。

    他真是以为许啸宇就会轻易的着了自己的道儿,可结果呢?!

    人家即便是想要着道儿,可却是着的那么清醒与通透。并还把里里外外给分析的那么透彻。

    且还能以最快的速度,扭转局势,变被动为主动,你说这操作厉不厉害吧!

    既然自己说要请人家吃饭的话,已经说出口了,也不能再撤回了吧?!

    那怎么办?就得继续啊!怎么个继续法儿,当然是拿出十分的诚意来请人家了呗!

    要是不够热情,像人家那种重量级别的人,可是不一定会赏脸的吧?

    方家二少爷,这次是骑虎难下了,他只能是硬着头皮,并且陪着笑脸的对许啸宇说道:

    “许董!您看您教了我这么多做人的道理,也给我做了一个好的表率。”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