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口舌之快勿须逞

章节字数:2516  更新时间:20-11-30 08: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口舌之快勿须逞

    这是许啸宇为人存有正直与公平一面的表现,这也是张凤义很喜欢他家三哥,很信任他家三哥的原因之一。

    是因为在他家许三哥的骨子里,存在着正直与正义,他从来就没有邪恶到让人唾弃的地步。

    他的某些“小恶”与“小邪”在张总的眼中,都是掺杂着一些比较可爱的成分在里面。

    因为他家三哥的好,他家三哥的为人,他是最清楚不过的了。

    在他家三哥身上,也有很多的闪光点。同时,三哥身上的这些优点,也是十分吸引他的。

    许总后面的话,问得也很尖锐,且带有着很大的“火、药气味”。

    因为他问的过于的直接,也就没有给方千逸留一点的面子,更是对他的目的,抱有着质疑与怀疑的态度。

    他绝对不可能上了方千逸的小圈套儿,也不会因为他会为着自己报冤叫屈,就信任他。

    他根本就不可能听信,他看似很无害的,且类似于具有挑唆性质的言语。

    “老许!实在是对不起!之前,我说的这些话,可能也是出于我自己,在某些事情上有些不太甘心的缘故吧!”

    “我觉得你会跟我有同感,我才会说的!但请相信:我并没有想要挑起事端。更没有想过要成为:他未来幸福生活中的不和谐分子。”

    “从今以后,我更不可能再做出:要挑起某些使我们这些人,会引起不太愉快,以及会引起不和睦的事情了。”

    “我暂时请求你忘记之前的不愉快,暂时忘记对我的成见,今晚我只想跟你好好的聊聊天。”

    “今天,我真的不想跟你再做任何无畏的争辩了。我们若是一直都无休止的吵下去,无论如何,都是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什么问题的。”

    “我哥从来都不跟凤义争吵,始终都能做到笑着哄他听话。凤义也从来都不喜欢跟我哥争吵,却能笑着做到让我哥惟命是从。”

    “这是他们二人之间相处的艺术,也是他们御人有道的具体体现。我现在想好好的学一学这两个有聪明,又有高深智慧的人了,不想再做愚不可及的人了。”

    “而今晚,我只想跟你谈一谈我们共同的失误之处,以及他对我们的重要性。或者是日后,我们该如何的去做,或是可以互相监督,也可以互相协助,共同去守护他的问题。”

    看着许啸宇有些阴晴不定的脸,方千逸马上解释着。

    在解释的同时,后面还不忘记提出问题,以此借着之前的话题,达到继续聊下去的目的,二少当真也不是个蠢蛋。

    且能屈能伸也是大丈夫所为,何必要逞一时的口舌之快呢!这也是做人做事不败的基本要素不是嘛!

    今晚,好不容易打开许啸宇健谈的开关,方千逸怎么可以轻易的放弃?怎么可以做到半途而废?

    怎么能因为一时的糊涂与气愤,就错失了良机呢?

    看在方千逸今晚态度尚且算是很好的份上,许啸宇也没有跟他多做计较。

    在耐心的听他解释完之后,便开口对他说道:

    “既然我们提到御人之道,那么就由我来告诉你:御人之道不是损人利己,更不是要教导人,做起事情来的时候要耍小聪明。”

    “御人之道是一门很高深的合作,且能够使合作的双方,都能获得双赢是的学问。”

    “一个人如果能够正确地理解御人之道,并明白做人与处世的方法,并特别认真地对待这些学问,就能知道它都包含着哪些的智慧。可以说这些智慧,是包括各个层面的。”

    “年轻人好学,且态度明确与端正,这是好事儿,也是如何度过余生的好开端。”

    “不过,二少你的这小套路,玩的也有些太明显了点儿吧!天下不止你一个聪明人,别人也都不是蠢到家的二、货。”

    “方才我不说过了嘛!你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问,若你总是以这样的方式问问题,很让人感觉到反感的!”

    “请问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聪明,或是把我给当成一个傻瓜与白痴了啊!”

    “若是想要跟我进行更为有效的沟通,请再次拿出你的诚意来。且跟我说话的态度,请再客气一些好吗?”

    想要进行愉快的聊天,也是要讲究一些条件的。天底下哪有那么多捡便宜,或是占人便宜的好事儿啊?!

    许总跟他家小义一样,他们都不会跟那些会消耗自己的人在一起,更不会使自己成为消耗别人的人。

    不是对他人缺少耐心与爱心,而是不必要的无聊社交真的要不起,且是在浪费时间,浪费自己的生命。

    若不是因为今晚,他特别的想念那个人,自己会觉得很无聊,他才懒得多搭理方千逸呢!

    若不是因为,他回去看书或是研究其他的事情,可能多少会受到一些情绪的影响,以免做出错误的判断与分析,他才不会这么无聊呢!

    虽说许啸宇也早已经学会了控制自己的情绪,并且还能做到清醒自律知进退。

    但方千逸这块顽石,也是需要用智慧搞懂,并以最快的速度搞定的不是嘛!

    因此,他今晚显得对他特别的有耐心,但温柔与客气嘛!确实是少了一些。

    这也突出了他在人前,永远都会忠于他自己的最终处事核心,想要轻慢他的人,真的是很难啊!

    其实,除了他生命里几个极其特别特殊的人除外,他还真就懒得极其富有耐心的去哄着谁玩儿。

    “老许,我真的是有些搞不懂你!你说你吧!要聪明有聪明,可以说要什么有什么,但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理解问题的。”

    “方才我在帮着你说话,是我方千逸能拿出的最大的诚意,可你却不但是不领情,偏偏还把我给痛斥了一顿,且说我目的不够纯洁。”

    “在我的话语中,的确是存在着为你打抱不平的成分,但是我的确是站在非常公平的立场上讲的话。”

    “却不想引起什么争端,可你偏偏却说我是另有目的的,你说到了现在,我还能有什么不耻的目的啊!我还能折腾起了吗?!”

    “我真是醉了,喝多了以后会扶墙,现在我只想”服你”!你这明明是个能当教授的好材料,非得当不入流的无证上岗人员!”

    “我方才说你是真的很爱他,我有错吗?难道你不爱他了吗?难道你觉得他在你的生命里,从此以后都不再重要了吗?”

    “难道当时你做错了,你就没有意识到这些特别重要的,且不可失去的东西吗?你所爱他的核心内容到底都是些什么呢?”

    “老许!我很想知道:原来的你都是在做梦中度过的吗?岁月可以蹉跎,但它蹉跎的年日也有些太离谱了点儿吧!”

    方千逸所问出的问题,的确也是很尖锐的。既然许啸宇没有跟他过于的客气,他也没有必要特殊的以礼相待。

    既然彼此,都抱着想要更多的去探究彼此的目的。那么,就看谁在谁的身上,所获得的信息量更大了。

    但方千逸的话语中,却明确的指出了:世间没有岁月可重来,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重新来过的这个简单的道理。

    许啸宇在听后,又点燃了一支烟,自顾自的吸了一会儿。

    于此同时,他也是在沉默的思考着,就方千逸所提出的问题,自己该如何的作答。

    而方千逸见状,也不再打扰他,继续好胃口的大吃特吃着,摆在自己面前的所有美食。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