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个高无智颇脑残

章节字数:2496  更新时间:20-12-12 08: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个高无智颇脑残

    在酒精的作用下,方千逸的胆子变得是越来越大了,且从来也不把许啸宇给放在眼里的张狂劲儿,就又鬼使神差的上来了。

    许啸宇听后,不但是不生气,反而是笑着对方千逸说道:

    “方千逸你可真会说笑,看来你还是太抬举我了。许某人若是跟方二少爷您比起来,还真是惭愧,还真是自愧不如呢!”

    “比起脸皮厚,或许我没有你的厚,比起粘人,好像我也是自惭形秽的!”

    “至于我长得是不是皮糙肉厚嘛!要不今晚,我亲自的且免费的跟你试一试?让你好好的看看我,到底是不是你口中所说的那种皮糙肉厚的?”

    许啸宇魔鬼般的笑容,看在方千逸的眼中,就是觉得瘆得慌的,且是能让他浑身都起满了鸡皮疙瘩的。

    因为二少爷知道:这个人在平日里,你看着他冷着一张脸时,或许是无害的。可是,他要是冲着你笑的时候,恐怕就很危险了。

    再者这个家伙后面所说的话嘛!这是要亲自跟他操练一下吗?二少爷吓得不由觉得自己的小、菊、花是一紧啊!当时,就清醒了不少!

    搞什么毛线啊!我跟你?呸!呸!呸!老许你恶心不恶心啊!你以为小爷我是那种随随便便的人嘛!

    就算小爷我要找人,也不会找你这种活阎王型号的吧!因为你这种大叔型的男人,根本配不上小爷这种花美男好吧!

    此时,二少爷的心理活动可是很精彩的。因为想着心里面想的事情,以至于伶牙俐齿的他,都忘记要还嘴,要进行反驳了!

    “怎么怕了?怎么不说话了?你平时不是挺能说的吗?还是害羞?脸红到不好意思说话了?还是你不说话,就等于是默认了啊?要不我们这就去切磋切磋?!”

    看着某个脸红如猴屁股的某男,许啸宇继续的戏谑着。

    小样儿!跟你许爷比谁更恶心人,你好像是还差很多的等级吧!

    就你这种小学徒级别的不出名的小人物,能跟我这种太极宗师或大宗师级别的比吗?哥能甩你几条街你信不信?

    “许啸宇!你无耻!谁要跟你切磋切磋了?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是不好意思了?我有不好意思吗?”

    “你凭什么说我是因为害羞变得脸红了啊?我这是喝酒喝的好不好?而且,什么叫我不说话,你就当成我是默认了啊?”

    “还有,谁要跟你操练操练啊?就你?!也能入了小爷我的法眼?你都想什么去了啊!”

    “老许!你知不知道:你这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好吧!你认为我能看上你这类型的吗?!真是天大的笑话!”

    许啸宇听后,依然是面带着温和的笑容,对方千逸说道:

    “方千逸!你这个小孩儿啊!思想可真是不单纯啊!你这个小脑袋瓜子里面,成天都在想些什么啊?!”

    “难道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就是为了搞笑来的吗?就是为了充当傻、逼、二、货、跟逗、逼这种角色的吗?”

    “傻、缺可能说的就是:你这种长得个高没有一点智慧,却很是无脑的人的吧!”

    “我所说的是切磋,什么叫切磋?请你理解了这个词汇的意思好不好?”

    “切磋是指:取长补短的互相学习,或是在某项技艺上所进行的比试与研讨,从而让自己达到更高的进步。”

    “我想跟你切磋的是散打,或是搏击类的防身术等,看看我们到底谁是皮糙肉厚,还是看一看谁不属于钢筋铁骨的花拳绣腿。”

    “可是你呢?!二少爷,请您跟我解释一下,我们之间的这种切磋,跟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有什么关系吗?且谁才是癞蛤蟆?谁又是美丽的白天鹅呢?”

    “再者,什么叫你看不上我?我入不了你的法眼?就你这看人的眼神,这烂到有些不能再烂的思维模式,还能叫高智商吗?还法眼呢!您能不能甭逗我乐了啊?”

    “请问您这是跟我开的哪门子玩乐啊?!而且,你也真的是有点儿忒自我感觉良好了点儿吧!这种自恋的打开模式,还真TAMA的像是一种特别难治的公主病!”

    “还有,以我的审美观点与择偶标准,二少你觉得我,或是以我的这种各样硬性条件都绝佳的人,会看上你这种类型的人吗?”

    “请问您这是跟我挑起幽幽烛光,在讲青灯夜谈之类的鬼故事呢吗?还是讲您口中所说的那个天大的笑话呢?”

    “还是说您这是看上我了?就迫不及待地,也没有一点儿矜持的,给我在明里暗里的送秋波呢?”

    “若二少爷思、春了呢?或是急需解、决一下个人的生理问题呢!我倒是不介意让几位靠得住的朋友,帮你介绍几位圈里的顶级型男给你享用一下。”

    “若你非我不可呢!那就实在是对不起了!我也真是爱莫能助了!我家许二、爷它在这个方面,那可是很挑剔的!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近身伺候的!”

    说完,许啸宇带着玩味与十分气人的鄙视笑容,很高傲且不屑的看着方千逸。

    在他的脸上分明就是在写着:“小样儿!敢跟我斗!你还很嫩”的字样儿。

    这种充满挑衅的表情,让人看着真是一副很欠揍,又拿他无可奈何的表情。

    “许啸宇!你……你……你……”方千逸拿手指着许啸宇,你了半天也没有你出个什么来。

    以前他就知道这个人很难斗,很气人,也很无耻!可今晚他又让他见识到了更气人更无耻的!

    看来跟这个家伙比谁更无耻,比谁更能抬杠或是聊嗨嗑,要是不练习好讲中、文是不行了!

    别人都是想好好的讲话,讲好话,讲造就人的话,讲富有哲理且能成就人的话。且成为一个充满正能量,还能是处处都很暖人心的人。

    可是方千逸小童鞋,却有了一个既“伟大”又“宏大”还“远大”的理想与抱负,他现在是想学着讲世界上最难听的“骂、人的话”。

    且他现在看向许啸宇的眼神,很是不友善。若是他的眼睛能够化作一束激光刀,他都能把许啸宇给切、割成齑粉了。

    “你什么你啊?我怎么了啊?明明是你方千逸思想不干净,也不单纯,且目的不纯洁的,还想要栽赃我不成吗?还想往我的头上扣莫须有的罪名与帽子吗?”

    “像我思想这么单纯的人,怎么可能像你一样,就想着那些比较龌龊,还下、贱、还很下、流,还很肮脏,还很少儿不宜的事情呢?二少你的脑子里面,是不是成天都在想着这些东东啊?”

    “要不这样吧!您再干一个?好泄泄你体内那些既浑作又躁动的邪门儿火气?”

    有时候,许啸宇看着方千逸脸上的那种自信与张扬,以及他那种不知天高地厚的迷之自信时,就是想好好的把他给气个倒仰,最好是能把他给气吐、血了才好。

    他是真想看一看,当这只狼崽子一旦是疯狂起来的时候,到底会是个什么样子的。

    此时,方千逸一言不发,真的就如许啸宇说的那样,给自己到了一杯酒,很痛快的喝了下去。

    接着是又倒又喝的,也不去看对面坐着的那个——非常以及特别气人的人了。

    他是真的懒得理这个家伙了,明明之前还好好的,怎么这才一会儿的功夫,就变成了这副令人极其讨厌的德行了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