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糊涂明白难辨清

章节字数:2519  更新时间:21-01-02 08: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糊涂明白难辨清

    看着这样的方千逸,许啸宇突然觉得是又好气又好笑的。

    许啸宇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感到很生气?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感觉到这个人,在有的时候会很好笑?

    还是说他许啸宇这个人,就是一个既可气又可笑的人?!

    同时他许啸宇这个人,也是一个有着两面性,又极其矛盾的人?!

    还是说,自己已经开始对这人有同情心了?不!不可能的!我怎么会去可怜他呢!他值得我去可怜吗?这人他配吗?

    我这都在想些什么呢?感觉到了自己在思绪上的跑题后,许啸宇便快速的收起了自己不该有的心神。

    毕竟,他这个人是不会因为眼前的这个狼崽子,有了一丝不同以往的改变,就为之动容的,也不会对他有一丝一毫的同情与怜悯的。

    这只是这个人醉酒后的假象而已,一旦是他在清醒了之后,他依然是改变不了骨子里所具有的狼性。

    也依然是改变不了,他还会跟自己针锋相对的事实。

    只听许少在轻咳了一声之后,就开口带着并没有什么温度的语气,对方千逸说道:

    “以后记住了:好男人不吸烟,不吸烟好男人!现在我都开始戒烟了,你怎么又学会这东西了呢?”

    “男人学点什么东西不好!偏要学这种对身体百害无一利的事情,真是脑子生锈了!不!是脑子生虫子了!”

    许大叔后面的这句话一出口,就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是幼稚园的小朋友了。

    不过嘛!跟这个狼崽子,也不能太讲究什么了,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吧!

    听完许啸宇说的话,方千逸挠了挠头发,继而有些分不清情况的对他说道:

    “脑子是什么东西?是不是像肿瘤一样的东西啊?不!我才不要长那东西呢!要长还是你长吧!”

    “现在我就是想吸烟,好哥哥你就给我一支吧!我一看你人长得和善,就知道你不是个坏人,你一定会给我的对不对。”

    说着,方千逸抬起右手,在自己的胸前比划出了一个胜利的姿势,也就是伸出了两根手指头。

    给许啸宇看的啊!都憋不住露出了一个淡笑了出来!

    原来,这个二、货是真的喝多了,就连一跟二都分不清楚了。

    因此,许啸宇就不想跟一个醉鬼,再较什么劲儿了。

    也就不想再理此醉鬼了,他就非常干脆的拒绝道:

    “虽然你住的这间是客房,但这里也是我的家。我这人也是有着很多怪癖与讲究的,我不希望别人在我的家里吸烟。”

    “而且你呢!别那么自来熟好不好?到了别人家里做客的时候呢!不要分不清场合,看不清场面,认不清自己的位置,懂?!”

    “这烟我无法给你,现在你可以休息了。时间不早了,我也要回自己的房间去休息了。”

    “爷平时也是个很忙的人,可没有时间哄孩子玩儿了!尤其是哄着一个醉鬼玩,就更没有时间了。”

    说罢,许啸宇一个潇洒的起身,就要准备回自己的房间去休息去了。

    就算今天他会失眠睡不着觉,也不想再在方千逸的身上浪费一分钟了。

    若是跟个醉鬼一般见识,这不是他有病吗?跟个醉鬼纠缠个没完没了,他才是脑子生虫子了呢!

    就在许啸宇转身,刚要迈步离开之际。原本还坐在那里发着呆的方千逸,一个起身就从后面抱住了许啸宇的腰。

    许大少爷被这个人突然间,就从后面搂住自己腰的动作给吓了一跳。不过,他立刻就反应过来了。

    但他所有的动作,还是显得有些僵硬的顿了顿。也并没有立刻的转身,也并没有立刻就反手,把这个黏在自己身上的人给推开了。

    这个人是个醉鬼,但他是十分清醒的,他总是要掌控整个局面的吧!

    他总是不至于太用力的去推他吧!若是一不小心把这个人给推得摔倒了,或是让此人在自己这里受伤了,这就不好了吧!

    但是,方千逸的这个动作,做得实在是太突然了,也太利索了,更是太行云流水了。

    以至于突然到、利索到,让许少都开始怀疑:这个家伙到底有没有喝多了。都开始怀疑:他是不是跟自己在这里傻装、装糊涂呢!

    或是,这个人就是想要借着喝酒喝醉为借口,来耍戏自己一番了。

    也就在许啸宇的这些思绪,以闪电的速度划过脑际的时候,就感觉到方千逸搂着他腰的手又紧了紧,并听到他带着哭腔儿含糊不清的说道:

    “凤义!我求求你了!不要走好不好?我求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好不好?我求你再留下来陪一陪我好不好?”

    这些话一出方千逸的口,听得许啸宇是满头的黑线啊!

    这些黑线就像是被人泼了一头的黑色糯米糊糊一样,并以滴答滴的速度,往他的心坎儿处流去。

    很好!这人果真是喝多了!这表现得还真是深度醉酒后的各种离谱啊!

    不过,有一点倒是值得肯定的!无论怎么醉酒,无论醉到哪种状态上,真正装在心里面的那个人,却始终都是没有忘记的!

    这还真是爱得真、爱得深啊!也是爱得惨了!

    这人到还真是个痴情的种子,倒也算是个深情的人!

    看来,再坏的人,再刚硬的人,心中也有着不为人知的最为柔软的、最为脆弱的地方。

    可能是与这人有着感同身受的经历吧!许啸宇一时间就心软的对方千逸说道:

    “好!我答应你留下来!你呢!先放开我,然后躺下好好的睡觉!等你睡着了以后,我再离开。关灯!”

    随着许啸宇的一句“关灯”,这个房间的大灯就关闭了。

    只有壁灯,还发出暖黄色也偏暗的淡光。

    这柔和的光线,虽然不是很亮,却也照得这个房间十分的温馨,也不刺眼。但却很容易让人,在这暗淡的光线下培养睡意。

    尽管许啸宇都对方千逸做出这样的承诺了,二少依然是紧紧的搂着他的腰不放。

    许啸宇又耐着性子的对他说道:“方千逸!请你先放开我,躺下睡觉好吗?”

    许少说完后,方千逸不但是没有要放开他的意思。反而,是把自己的头给贴在了他的后背上,并口齿不清的喃喃说道:

    “不!我不放开!凤义!你就让我再抱一会儿吧!就一小会儿就好了!我跟你保证:我一定不会对你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听完方千逸的话,许啸宇真有一种转身就把他给抽晕的冲动。

    什么叫:我一定不会对你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在这之前的不久,你方千逸明明是对我耍过一次流、氓了好吧!

    你明明是没有经过我的允许,就强行的非礼了我好吧!

    你这个人还真是很矛盾的一种生物啊!想必也真如你自己所说的那个样子,你在清醒的时候,从来都没有强迫过那个人。

    可现在的你,到底是清醒的?还是糊涂的呢?

    我想一定是在糊涂中还残存着一定的清醒吧!还在为那个人守着你本该有的做人的底线吧!

    其实,一个人在清醒的时候,也会做很多糊涂的事情。更何况,在糊涂的时候,就可能做出更过格的事情了。

    人间有太多的真真假假,真糊涂与假糊涂了!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糊涂?哪一个是在揣着明白装糊涂呢?!

    算了,先不论也不谈更不想这些了。

    但就单凭你糊涂时的表现,就能看出你这个人的本质,还不是不可救药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