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互相制约才有趣

章节字数:2499  更新时间:21-01-14 09: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互相制约才有趣

    他们两个人都感觉到自己是吃了大亏的,都觉得是对方占了自己的大便宜,也都感觉到自己是很无辜,很委屈的……

    听了方千逸这样说话,许啸宇立时间就对着他露出了一个轻蔑的魔鬼之笑来。

    只听许少带着很是瞧不起他的口吻说道:“方千逸你说你这个人真是没有什么意思!”

    “你动不动就把我家小义给抬出来说事儿,动不动就拿他给你当做挡箭牌!就你这样的人,真是让人嗤之以鼻吧!”

    “你不能更好的去保护他、维护他,反而在发生事情的时候,你首先想到的就是让他成为你的盾牌!你这人活得也是真够可以的了!讲真,我很瞧不起你!”

    “你要跟我家小义去告状是吗?好啊!很好啊!那你就尽管去告诉他好了!”

    “倒时候,那我也就不介意,把昨晚你所暴露出丑态的视频,都拿给他看了,只要你方千逸能不介意就成!”

    方千逸听后,是脑海里的警铃大作啊!吓得他当时就规矩了不少。他知道许啸宇是个能说到做到的人,这个人可真不是好斗的对手。

    若是要让凤义他看了昨晚自己的各种丑态与丑相,那岂不是糟了嘛!那些东西是绝对不可以被他看到的。

    他现在好不容易在那人和自己之间,建立起来的好印象,那岂不就全都毁了吗?那岂不就全都付诸东流了吗?

    绝对不可以的啊!他现在是不得不受迫!又不得不对许啸宇做出妥协与让步的。

    听了此话后,二少不禁心中感叹道:真是一时失足千古恨啊!早知道现在,何必当初啊!

    早知现在,自己就不应该喝那么多,真是酒后误事啊!

    还差点儿毁了自己的清白!还让人给占了便宜,还让人给鄙视与嘲笑了!最可气的还让人给捏得死死的,真是失算了啊!

    许啸宇这只疯狗,真是够绝情够狠厉的了。想我一世英名啊!在他这里总是失算,总是吃亏还不说,还总是一副狼狈至极的样子。

    长这么大第一次这么丢人,还是在自己最讨厌的人面前,如此的丢人。

    我自己什么时候能翻身啊?什么时候能给许啸宇来个先发制人呢?什么时候能打个漂亮的反击战呢?

    啥时候能导演一场,非常漂亮的,且堪称完美的反间计呢?什么时候能好好的施展一下,专惩罚恶人的良计呢?

    我现在好像是个夹心饼干呢!想要在两方周旋可真不容易啊!

    想要轻轻松松的做个无间道,真是有点儿难度的!且是高难度的!

    不过,在权衡利弊之后,方千逸最终还是选择与决定,先在心爱的凤义面前,做个大好人吧!

    此时,方千逸看着许啸宇那张胸有成竹,且泰然自若的、怡然自得的表情时,就气不打一处来啊!

    可偏偏他在那人的脸上,还能看到分明就是写着:“在我的地盘上,我看你还能翻出个什么浪来”的大爷字样。

    从这个人在气场上占有的优势,与碾压人的角度上来看嘛!他们两个人谁的气人程度更胜一筹,自然是显而易见的。

    但识时务者为俊杰,总不能做个力大且无脑的莽夫吧!老话常说:好汉不吃眼前亏不是嘛!

    于是,方家二少爷也只好是耷拉着个脑袋,有些不太情愿,且也是暂时认怂的对许少说道:

    “好!就算是这次我方千逸理亏了,我也不跟你犟嘴了!谁让你有视频为证呢!谁让我有把柄攥在你的手里呢!”

    “但老许你一定要明白的知道:我当时确实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才做出的那么荒唐的举动的,绝对不是有意的!”

    “不过,你只要是再敢戏弄老子,再敢用体罚的方式来教育我,再敢让我在外面挨冻,老子就算是要犯了得罪了全天下人的大忌讳,也要先拧、掉你这个恶人的天灵盖儿再说。”

    其实,方千逸他很想说,他许啸宇就是一个不要脸的,且是特别无、耻的狗、犊、子一个。

    可是,此时他真的不好发作。但他却在最后说的话中,起到了要警告许啸宇的作用。

    这也是他这个人不忘据理力争的表现,即便是受制于人,还不忘反咬他人一口的真实见证。

    不就是威胁与制约吗?要互相威胁与制约,才有意思嘛!不然,太别动了,岂不是总要让人给牵着鼻子走了!

    且凭什么就你许啸宇能够威胁我啊!凭什么你在随意拿捏我的时候,我就不能做出相应的反抗与还击啊!

    你让我掉了八两,我至少也要让你掉半斤啊!也只有这样才算是有来有往的嘛!

    就算是在你这里求不到一点儿的公平,至少也要让我弄个心理平衡吧!

    你损我了,我也会损你的!你打我了,我也会还回去!你若是骂我了,那我就也骂你好了!

    请放心!小爷我保证会让你体到:力的作用是相互的这一道理!

    听了二少的话之后,许啸宇不怒反笑,是的,他怎么可能轻易就被方千逸这个无良的家伙给气到呢!

    不过,他这个笑容嘛!可是带有着很多玩味与探寻的意味儿。

    在他笑完之后,便对二少说道:“方千逸,你这个人可真是搞笑啊!你也是个让人感到很好笑的人!”

    “看你现在这副既不平、又不服、还不忿样子,真的特别的可笑!怎么?你喝多了酒以后磨人,轻薄了别人,你还变得非常的有理了?”

    “我见你当时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那姿势不是很肆意很潇洒的吗?就连动作都如行云流水一般的畅快、优雅又自然的,倒真是像个特别能喝的主儿。”

    “还别说二少爷当时的你,完全在我的面前,呈现出了那种放荡不羁,浑身透着风流且慵懒的贵家公子哥气质了。”

    “当你肆意的给自己倒酒的时候,不会真的把各种颜色混合成的酒水,都当做是我们山、西老家的”梨花春”酿了吧?”

    “怎么?你也想体会一下白居易先生,在《长恨歌》中所描述的那种境界?”

    “你也是想亲身体会一下: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的体验?你不会也想有那种苦涩的面相吧!”

    不就是互相的拆台,互相的攻击,互相的嘲讽嘛!谁怕谁啊!

    骂人不带脏字,才是至高的骂人境界不是嘛!这可比带着妈妈、带着爸爸的骂人话,有趣儿多了!

    小样儿跟我玩语言?!你个从小就讲鸟文长大的人,也配跟我讲中、文?

    滚回去你的老家,滚回你来的地方,好好的练习几年再说吧!先把舌头给捋顺直了再来跟我斗嘴吧!

    会讲中、文,能听懂中、文,跟明白中、国的古诗词,与文化底蕴或内涵,可完全是两回事儿。

    听了许啸宇所说的话,方千逸的脸当时就变成了一个懵懂的少年模样儿了。

    对于许大脏神讲的话,以及他讲的古诗词,自己是真的听不懂啊!可是,他又不能在听不懂的情况下,装做是自己能听懂了!

    毕竟,有些话,他是要做出回答与反击的。他总是不能在没有听懂的情况下,随意的开口,并胡乱的发言吧!

    那样,也只能是充分的证明了,自己在学识与见识上的浅薄,以及对这个世界上,很多东西都弄不清楚,都不太懂得的无知!

    且一个人在某些事情上的不懂,与不太清楚并不可怕。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