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解放天性除虚浮

章节字数:2509  更新时间:21-01-24 08: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解放天性除虚浮

    我许啸宇还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一山更比一山高,什么才叫做小巫见大巫。

    当然,我还要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厉害。不然,你怎么会心服口服的尊称我一声师傅!

    只见,许老狐狸带着十分诡异的微笑,对某个想要气到别人的人说道:

    “方千逸!你说我这样的男人怎么了?你不觉得能跟我这样既优秀,又很有型的男人在一起、睡,你都是赚到了吗?”

    “难道你不觉得跟我这种带有上位者气势,且身价不菲的钻石男,在一起、睡,显得你的身价更高一些了吗?”

    “若是我这样的人能为你使用,并听你的差遣,难道你不觉得自己更有征服感与成就感吗?”

    “你不觉得若是你此生能被我喜欢上,也是你此生莫大的荣幸吗?你不觉得自己应该庆祝一下,而不是在这里发牢骚与懊恼!”

    “最后,我再冒昧的问你一句,你这么抵触跟我这样的男人在一起、睡,难道你不是那个(同、性、恋)?”

    “我现在都开始怀疑,你死皮赖脸的想要跟我家小义成为一对儿恋人,是故意在搞笑的了!”

    “难道你在成为别人的笑柄之前,没有想清楚自己的性、取向?还没有想清楚自己真正的目的?还没有弄清楚自己应该喜欢什么样子的人?那请问你的爱从何来?”

    “方千逸不是我说你,你这是搞的什么毛线啊?你的脑子是不是有病啊!你要是对男、人没有什么兴趣,还追求什么同、性、恋人啊!”

    说着,许啸宇抬手对准了自己的头指了一下。他用自己的肢体语言,进一步的来嘲讽某人的脑子有病。

    由此看来,某损人界的开山祖师爷,绝对是个狠角色。

    某二少很毒舌,很腹黑,而某师傅除了特别的毒舌之外,还特别特别的腹黑。

    “许啸宇!你才脑子有病呢!你们全家脑子都有病!”方千逸睁大了眼睛,并狠狠的瞪了许大少一眼,且有些愤愤不平的说着。

    “错了!是你方千逸脑子有病好吧!你就连自己喜欢哪种性、别的人,你都搞不清楚,你说你是不是有病啊?”

    “年轻人!不要在被他人说中了心事,或是被人拆穿了某些小伎俩的时候,就立刻的做出过激的反应。”

    “那样,只能是暴露你内心中的恐惧与恐慌。还有,也会不经意的暴露出你的脆弱、你的很多弱点等等。”

    “某些事情,大胆一些,并勇敢一些的承认,总比你遮遮掩掩的企图掩盖事实,更容易让人接受。这样做也更容易,让你获得他人对你理解与原谅。”

    “毕竟,迟来的承认与迟来的道歉,只能让人心生愤恨。积怨一旦加深,误会就很难再解除了,更别提要获得当事人的原谅了!”

    讲道理是吧!你许爷我能讲出的道理,若是以文字的形式表现出来,都能绕地球好几周。

    小样儿,敢跟我玩儿语言,我若是不玩儿死、你,不绕、死、你,就算是你的幸运!

    “许啸宇!这话你就说得不对了!我方千逸有什么事情,是不敢当着你的面前承认的了?”

    “我喜欢凤义这件事情,什么时候跟谁有过任何的隐瞒?就包括我家大哥,都是最早知道我喜欢他的好吧!”

    “性、取向是吧!起初我觉得我不是这个行列里的人,我只是恰好是喜欢了,并爱上了一个男、人而已。”

    “可后来事实证明了,但凡是只要有这个方面倾向的人,就应该算作是同、性、恋。”

    “不然,好好的为什么就只看一个男、人来电啊!可是我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就只看到他,才会有想要好好的去对待一个人,想要去好好的爱护一个人的感觉!”

    “或许,这才是怦然心动的感觉吧!或许,这才是一见钟情的具体体现吧!”

    “而恰好在遇到他的时候,以前我不曾相信的事物,都被自己给推翻了。且以前我不曾去追求过的东西,都在看到他的时候开始蠢蠢欲动了!”

    “还有,老许你凭什么就断定,我不是拥有那个方面倾向的人?我们相处了这么久,我是属于什么类型的人,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

    说着,在某二少的脸上露出了一副:“与尔等为伍,拉低了本人智商”的表情。

    且二少的言外之意就是:我们两个人,智商有问题的那个人是你,绝对不是我脑子有问题就是了。

    “方千逸!你属于什么货色我不知道!但我就是知道是狗改不了吃便便的这个道理!你丫的就是一匹狼!且是那种翻脸不认人的恶狼!也是永远都喂不熟的恶狼!”

    “你这是什么表情?是嫌弃?还是嫌恶啊?你以为我愿意与尔等为伍啊!”

    “你方千逸愿意跟我做朋友,求着我做你的朋友,我就愿意接受你这个朋友了吗?我看未必吧!”

    我讲出去的话,不一定如天雷一样,会把你给劈的外焦里嫩,也不一定如炭火一样的把你给炙烤。但绝对会让你的脸上,有种灼热的发烧感。

    小伙儿,请大大方方的、痛痛快快的、尽情展现自我的燃、烧吧!

    此时,脸红与脸上发烧的灼热感,在方千逸的脸上倒是不存在的。因他脸皮,绝对够厚,真的堪比城墙一样的厚!

    只是二少爷他觉得听了这些话,感觉到十分的别扭。当然,那是因为他的自尊心在作祟。

    脸皮厚的人,不等于就是没有自尊心的人,只是他的自尊心,不经常的发动而已,发动的有些迟缓而已。

    只见,方千逸星眸圆瞪的对许少说道:“许啸宇!难道我在你的眼中,就是如此的不堪?”

    而许少呢!很是自然,很是轻飘飘的回了他一句:

    “对头!办事一直都很欠火候的你,看不出好歹的你,不懂人情世故的你,终于是说明白一件事情了!”

    为了能够更好的收拾到、整治到、教育到方千逸这个人,许董也真是不顾身份,不顾自身高大光辉形象的拼了。

    什么有做人的底线,什么有做人的原则,什么基本的道德,什么基本该有的礼貌,统统都是浮云!

    只要是在你的身边,爷根本就没有时间玩浮夸,也没有时间搞那些属于红尘虚浮中的美丽幻影,所剩下的就是彻底的解放天性了。

    一世为人不易!何不在该解放自己天性的时候,尽情的展现并展示自我呢!

    在有的时候,可以不顾一切后果的放飞一次自我,也实属是痛快啊!此举乃妙哉!妙哉!

    我要让你知道:在比自己聪明的人面前,最好还是要老实点儿,否则吃亏的只有你自己。

    这人啊!还有一种“税”是一定要缴纳的,就是智商税,也是为自己的弱智埋单。

    我可以对你抱以对饿死鬼的怜悯,但我对你的慷慨与耐性,也是会再而衰三而竭的好吧!

    听了许啸宇的话,方千逸算是彻底的知道了: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这两句话的深刻含义了!

    这两句话中的小人啊!真就是特指那些小心眼儿的男人。

    而小心眼的男人呢!真的是不好惹,也是绝对不可以去招惹的!因为,他们通常都是那种睚眦必报的人啊!

    方千逸用一种恍然大悟的表情,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某“小人”,仿佛心中某些深思已久的疑惑,终于解除了一般。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