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八卦害人当慎言

章节字数:2519  更新时间:21-02-10 08: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八卦害人当慎言

    这边的江湖说书人方二少,显然不想听到自己唯一观众的喝彩声。

    他秉承着江湖卖艺人的诚信为本、无欺诈经营、且卖力的讨看客欢心的基本原则,依然是忘我陶醉且自顾自的噼里啪啦的说着:

    “老许我感觉之前你就是那种,只要凤义他不想要往前动一动的时候,你就可以是一直都站在原地等他的那个人。”

    “只要是他不愿意接受你,你就会默默的在他的身边,安安分分的做他一辈子的好兄长,成为能够一直都陪伴在他身边,并用心去守护他的好兄长。”

    “我想只要是他愿意接受并承认你,你分分钟就可以燃烧自己,并让自己成为他的绝世好男友。”

    “且是那种为了他可以赴汤蹈火,也可以为了他在所不惜的付出自己的一切的好老公。”

    “实话告诉我,老许你是不是把成全他、爱护他、保护他、尊敬他,当成了你毕生的信仰?老许!你说我说的对吧?!”

    方吃货这个江湖说书人,绝对有着特别八卦的潜质,专门在他人不注意的时候,就各种的挖掘并发掘他人的小隐私、小秘密。

    从而都把自己收集来的所有信息,编成一册册的小话本本,用在他的“七寸”不烂莲花舌尖儿上,并奔走在各大坊间传送给万人知晓。

    别人的舌头都是三寸不烂之舌,他的舌头比较“大”,足足有七寸,不错!就是“七寸”,此舌头跟他家二弟几乎是一个尺寸的。

    若不是大舌头,怎么把嚼舌根嚼到登峰造极的程度啊!八卦与爆料永远都是一剂最毒的猛、药。

    若是不八卦,怎么发表自我的见解?怎么口若悬河的埋汰别人?从而抬高自己!

    若是不八卦,还怎么栽赃他人?怎么陷害他人?!还怎么能把他人的脸面与尊严全部都踩在脚下?

    若是不八卦,还怎么达到让他人身败名裂,终生都无法抬头的效果?还怎么能够做到让人遭到全面的封杀?

    若是不忽悠人呢?若是不满嘴胡诌呢?怎么让人相信自己所说的都是对的?都是真的?

    若是不忽然有人呢?还怎么能上下嘴皮翻飞的打压异己、排除异己呢?

    若是不忽然有人呢?还怎么能够做到:类似于将死人都能给说活了的神操作呢?

    若是不把他人从神坛上拉下来,自己还怎么能够一招制敌且扬名立万呢?

    还怎么能够做到:潇潇洒洒的打遍天下无敌手的笑傲江湖呢?

    人嘴两张皮只要上下轻易的动一动,就可以让人达到万劫不复的境地。

    这张嘴啊!这嘴里的舌头啊!真的是很吓人的东西呢!

    而我毕生所要做的,就是要管住自己的这张嘴,要让它成为成就人的神兵利器,而不是让它成为陷害他人的凶、器。

    即便不能口吐莲花般的成全人,也不要吐出把把尖刀去伤人。

    要知道:一时间的损人,乃是长久的不利己。损人者必自伤之,害人者必自害之。

    我不害人,害我者必自少之。我若害人,害我者必自增之。

    孟子曰: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非仁无为也,非礼无行也。如有一朝之患,则君子不患矣。

    说白了,就是:不是仁爱的事就不去干,不合于礼的事情就不做。即使有一朝一夕的祸患来到,君子也不会感到忧患了。

    良心若是无愧,岂怕鬼来敲门吗?行得正、坐得端,还怕他人说自己影子斜吗?

    自身没有任何的毛病,还怕他人诬陷吗?还怕他人泼自己脏水吗?没做过的事情,还担心自己会成为背锅侠吗?

    诬陷我、埋汰我、损我、挑我毛病,拜托!也要有理有据、有事实有真相的好吧?!

    不然,我若没有什么错处可挑,我若没有做错什么事情,谁还能把我给钉在耻辱柱上?!对不起!这个锅我不背!

    谁给你的勇气与能力,企图把我践踏在泥土里?你滋生在罪恶的温床里成长,就莫要拉上我与尔等为伍好吧!

    看吧!道理就是这样的简单,学与做归自己。

    若是学会了的道理,在付诸了实践,才是高阶品味的升华,从而也能获得高阶福乐与回报。

    果报果报,时候一到必然报之。不与人为恶,不给自己找别扭,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多的恶果与恶报了……

    方千逸是滔滔不绝的讲完了,许啸宇这边却出现了审美疲劳的问题。

    为了表示互动,为了表示他在认真的倾听,他就一直都是盯着某傻缺看的。

    但他盯着方千逸看的时间久了,总是觉得看着有些别扭。

    直到方千逸对他发问的时候,许少才想起来,这个家伙到底是哪里看着有些别扭了。

    原来,这个家伙早起的时候,没有用剃须刀打理胡须啊!

    之前他一直都盯着某人的鸡窝头看了,且一直都对这人没有什么兴趣,也就没有仔细的去看某脸。

    现在,看完了,倒觉得某人的脸上虽然有些轻微的小胡茬儿,看起来也没有那么邋遢嘛!

    反而,这人像是刚长出胡须的大男生一样,带着青春稚嫩又灵动的气息,反倒很可爱的嘛!

    我呸!我为什么会感到这个家伙看着不烦人?我为毛会觉得他的形象跟邋遢大叔有区别?

    我为毛会认为他的形象,看上去不恶心,反倒很可爱?我脑子是找抽了吗?不!是已经抽了!

    我也一定是吃错了药了,我的大脑是进水了,水淹之后短路,程序出现了严重的混乱了,且这会儿还是处在死机后重启的状态中了。

    他、奶、奶的,我这是中了什么邪?中了什么蛊惑与迷惑?神经能错乱成这个样子啊?这得吃了几斤的老鼠药啊?

    试问这天底下,还能有谁比我家小义是更可爱的人?

    这个疯子、这个吃货,就连我家小义的一根汗毛儿都比不上,他哪里可爱了?他是可怜到没人爱的好吧!

    谁说他可爱,谁就眼瞎了!好吧!我许啸宇是眼瞎了眼盲了,才会觉得他在某一刻看着不烦人,还有些可爱的!

    他可不可爱关我什么鸟事儿,我又不喜欢他,且我还很讨厌他。哼~想得美!老子才不会稀罕你呢!

    此时,许中年美大叔心中很是别扭,比刚步入青春期的少女在受到了莫大的委屈之后,还感觉到别扭呢!

    方千逸并不知道许啸宇心中的所思所想,但他看出了许啸宇的愣神与走神,看出了许啸宇的心不在焉。

    于是,二少就用手指轻轻的扣了扣餐桌的台面以做提醒。

    提醒他该回答自己所提出的问题了,要不然又浪费了一次最好的契机。

    这好不容易营造起来的气氛,他总不能亲自去破坏掉吧?

    随着某人手指轻扣餐桌台面的响动声,许大少也从死机后重启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

    他的脸一向都是冷惯了的,表面上并没有露出什么心态有些错乱的迹象来,看上倒是跟平常无异的。

    而方千逸也就很自然的,当成是他在思考着,该如何的回答自己所提出的问题了,并不做他想。

    他要是能知道老许的心中所想,一定会被恶心到吐了的,且也会立马跳起来跟他互撕,并好好的埋汰埋汰那个既冷面又清高的煞神。

    一见方千逸对自己并未露出什么疑惑的神情,许啸宇就故作思考后回神的状态说道:

    “关于这个方面,我应该怎么跟你说呢!总之,我想让你听得更明白一些。”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