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骄傲任性小孔雀

章节字数:2511  更新时间:21-02-15 08: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骄傲任性小孔雀

    谁想要隔空跟他聊天,那真的是比登天还难的。

    谁想要通过社交平台以陌生人的身份认识他,恐怕是不可能做到的。

    因此,在方千逸成长的这些个年年岁岁里,除了他的直系亲属,和几个较为要好的同学、同事与朋友之外,他所能够接触到的人群,都是能够数算过来的。

    就在这为数不多与他接触的人中,他从来都是选择,对他人从不回答关于个人隐私等方面的问题。

    而这也是造成他这些年,没有交到一个关于个人情感方面朋友的直接原因。

    他这只骄傲的小孔雀,性格真的是很孤僻的。他从来都不愿意敞开心扉的跟他人走得很近,别人想要靠近他也是难上加难。

    但他这个人比较执着,也比较单纯,虽然有些小心机,但并不恶毒,也不会让他人感觉到特别的讨厌。

    他此生唯一的一次动心动情,唯一的一次想要发自心底的去爱一人,就是在遇到了张凤义之后,结果还不尽人意。

    因此,二少爷不但是受到了莫大的挫折,还感觉自己真的很无辜、很委屈、很受伤。

    但方千逸这人也绝对是毫无原则、毫无底线之人。

    毕竟,他在属于自己的情感上,也设定了很多的边界感。

    在他遇事之后,在他冲动过后,还能够冷静的去思考问题。

    就包括跟许啸宇进行了激烈的争论与辩论后,他还能给自己一段时间,用来冷静。

    一旦冷静期被设定后,他还能进行反思与修正。一旦是冷静下来之后,他还能保持跟人再好好说话的态度。

    只要理智尚在,他心中升腾起属于魔鬼的火焰,还能被天性善良、纯良的一面给克制。

    就像他跟许啸宇前几分钟还能吵到不可开交的程度,后面他还能做到面带笑容与之从东聊到西,从天南再聊到海北。

    虽然他拒绝他人对自己的羞辱,以及评判的言语和做出令他作呕的行为,但他却能够接受他人对自己出于真诚的表达。

    而他自己也会做到:跟人进行非常真诚的表达,以及乐于拿出诚心与人进行沟通。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性格,方千逸也不例外,他的个性鲜明,有棱有角儿,他为人勇敢、坚定、热切而执着。

    他身上的优点有很多,他身上的缺点也有很多。总之,他是个不太惹人喜欢的人,也不是那种会让人感到特别讨厌的人。

    就算别人想要去恨他,但一旦是发现了他的优点后,还始终都让人恨不起来。

    他就是一个这样的人,一个有血有肉,且秉性天真善良,骨子里温柔,且富有爱心、富有同情心的人。

    同时,他也是个心思较为通透、较为细腻的人……

    方千逸这边心中想着自己所要考虑的问题,盘算着自己的各种猜测,且一步一步的在验证着。

    许啸宇这边带领着他,走过了所有让某人弄得不堪入目的地方,且在嘴上还不断的报着价格。

    他每报一次价格,就在自己手机的计算器上加上一样。就包括不需要赔偿的地方,也都告诉了方千逸。

    但方千逸这个二傻子似乎上是很不买账儿,似乎上此时是想要当个冤大头了,也不想接受他对他的所谓的“照顾”与“恩赐”。

    就连许啸宇说不让他进行理赔的东西,他都决定要理赔了。

    且还告诉许啸宇说,把他想要赔偿的东西,都加入到总账里,到时候一起算。

    也是在他们挨个房间去查看的这个时候,方千逸才真正仔细的去观察许啸宇的这栋私人豪宅。

    在这座私人空间里,从室内的装修风格上,绝对可以用高端大气上档次来形容。

    清新出尘,美而不妖,色彩明快,艳而不俗,不似金碧辉煌,却格外和谐怡人,非常适合居住。

    能够让人找到家的温馨感觉,却又简洁大方,虽然装修材料都是一流,都属于上成佳品,却没有把土豪气息彰显的过于明显。

    就包括所有的家具摆设,以及壁画的陈设,都是别具风格独具特点的。

    若是不看其它的硬件设施,不看此处豪宅所处的地理位置,单看室内的一些个陈设,就足矣见证,有钱就是任性的这个道理!

    当方千逸在这栋别墅中,无论到哪个房间里,都能看到许啸宇跟张凤义的合照时,他都感觉到自己的鼻子是酸酸的。

    他自己知道,这就是嫉妒嘛!这就是赤果果的嫉妒嘛!

    早已经以为自己不会在意一些事情了,可是在看到了之后,为什么会感到心酸?为什么就连自己的鼻子都感觉到很酸?

    而且,为什么在许啸宇自己房间的墙壁上,挂着他们两个人都穿着西服的放大后的合影照片?

    给他的第一感觉,这样的照片好像是类似于“结婚照”呢?!许啸宇这是要做什么?这人这是什么意思?

    他的眼神立刻变得凌厉了起来,像是带着无数把尖刀一样的看着许啸宇,他眼中盛着的滔天怒意,似乎是要把那人给千刀万剐了。

    可是,只是几秒钟的时间,他就泄气了。他凭什么恨他呢?他有什么资格恨他呢?

    在许啸宇没有注意的时候,他就别过脸,假装去看被自己“祸害”后,带有特别惨状的现场。

    他本想立刻开口讥讽许啸宇几句的,可他又有什么立场指责他人的行为呢?他又有什么立场去阻止这个人这样做呢?

    再后来,他看到被自己吐了一地的地毯与弄脏了的床时,他才明白许啸宇之前为什么会表现得那么气愤了。

    别说是许啸宇不能忍受,就连他自己都开始嫌弃起自己来了。同时,也感到了万分的羞愧。

    正如许啸宇说的那样,酒精是害人,酒是能使用醉,但酒本身没有错,错得是喝酒,且酒后无德的那个人。

    别人何错之有?酒又何错之有?不是他方千逸自己愿意喝的嘛!

    真丢人啊!这人啊!这次绝对是丢大了!

    思及此,在方千逸的脸颊上,不禁露出了微微的淡粉色,他当真是感到羞愧了,当真是感到无地自容了。

    而此时许啸宇也注意到了他脸上颜色的变化,他开玩笑似的对二少说道:

    “方二少你这是怎么?你的脸怎么突然就红了?还是因为看到赔款数额后,你的心跳就加速了啊?是开始担心赔不起了吗?”

    “还是在担心你的小荷包没带够银子啊?还是说你自己的私房钱并没有多少,这会想要耍赖了啊?”

    “你放心!你许叔叔我绝对是有良心的商人,很多东西我都会以折旧价格算给你的,保证也不会存在任何欺诈你的行为。”

    “若你感到赔款有压力,我也可以给你开通私人感情通道,允许你以分批付款的方式进行赔偿,但你要相应的付给我一些利息。”

    方千逸听了那人这样的说着自己,当时就气炸肺了。

    他用要杀、人的小眼神儿,狠狠的瞪了许啸宇一眼,且非常不友善的对某许叔叔还击道:

    “许……许那个谁,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脸红了?我只是吃得太饱了!这会身体热量高,走热了而已!”

    “谁说我没有银子赔偿给你了?谁用你假惺惺的给我打折来着?还私房钱呢!我跟你什么关系?用得着存放私房钱吗?”

    “且我的钱袋就是自己的钱袋,是属于私人的私有的财产,说得就好像我们之间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似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