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情感微妙假亦真

章节字数:2515  更新时间:21-02-19 08: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情感微妙假亦真

    明明是自己喜欢的,明明是自己想要的,却从来都不敢示人。

    明明是自己追求的,明明是自己深爱着的,却从来都不由人。

    难道眼睛看到的,鼻子可以闻到的,手可以触碰到的,唾手可得的,都不一定是真的吗?

    许啸宇我应该怎样来评价你?我应该以怎样的方式来看待你?

    你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你的脸上到底带着几张不为人知的面具?

    你到底把自己包裹的多严实?

    你到底把自己给隐藏的有多深?

    不过,你始终都还算是最幸运的人,凤义他是真的真的特别在乎你的!

    张哥他不会让你一个人熬过你生命中的低估,他会站在你的身后,帮你成为一个无所畏惧的勇士。

    就算你不够坚强,你的小义也会替你刚强,也会替你变成一个披荆斩棘的勇士。

    凤义他不会留着你一个人,在黑暗与孤独里面行走。

    凤义他不会忍心只让你一个人,去看尽红尘苍茫,万事沧桑,人情冷暖,更不会让你一个人独自去感受世态炎凉。

    凤义他会化作你生命中之后的一缕光,照亮你未来的路……

    许啸宇穿好了鞋子准备外出,当他看到方千逸依然是呆呆的立在那里,且还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他就随口对他说道:“怎么?方二少这是不想走了吗?还是说,你只在这里住了一晚,就理所当然的把这里当成是自己的家了?”

    “还是说,你准备开启你灵魂自带的绿茶功能啊?!你不会给我再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想要留下来吧?”

    方千逸侧过头看着许啸宇,在他本来很阳光又温暖的脸上,露出了极其不友好的愠怒。

    他随口也怒道:“许啸宇!你真的好可怜!不!你这个人是不值得可怜!也是很可悲的!”

    “老许!我不得不说,你的想象力可真是够丰富的了。还是说,以前你经常遇到跟你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那种人啊?”

    “由此可见,你这个人真的很衰;真的是很烂;真的是行为不知检点,且生活作风一片混乱。”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全身上下都是绿茶的行为,我用苦肉计跟你卖惨博同情了吗?我跟你耍什么心机手段,吊你胃口了吗?”

    “我用什么不堪入目的计谋,引诱你上钩了吗?还是现在我在你的身上,用了什么下三滥的挽留手段?”

    “就算以前我背后使绊子的坑过你、阴过你,但我那样做那是为了凤义,并不是为了你!你给我讲点道理好不好?”

    方千逸越说越激动,他那双如星空一般璀璨的星眸中,有层晶莹的薄雾像拥挤的人群一样的攒动着,像海中的细浪不断的翻滚着,在他的眼尾处有些微红。

    这不是属于情、欲的微红,而是他在极力的控制着眼中的晶莹,忍耐着不让它们在这个人的面前滑落下来。

    他也好委屈好憋屈的好吧!凤义对这个人这样好,对他方千逸可不是有对待他许啸宇,这么温柔的好吧!

    他始终都是特别嫉妒许啸宇的,他总是问许啸宇他凭什么。

    凭什么在男神的心中,占有那么重要的位置。

    他总想在男神心里面,跟许啸宇比个高低,因为他太不服气这个许大瘟神了。

    这可能就是:他灵魂里的那个小孩子的脾性所致吧!

    他着实是没处撒自己心中的怨气,把积存在胸腔中的怒气,都变相的撒在了许啸宇的身上。

    他也恨自己,也瞧不起自己。更恨自己会好心的去心疼许啸宇这个狗、蛋、王、八蛋、乌龟蛋。

    二少在进行反击的同时,顺带着把自己内心中,方才在思忖的想法儿,也都给说了出来。

    只不过,他删减了较为美好的一部分,捡出来讲的都是气人的,都是能够让自己解气的内容。

    他所讲出来的这些话,有些让许啸宇听得是莫名其妙的。

    许大少也不做深想,他只当是方千逸在语言上较为匮乏,反复只会说这些东西而已。

    其实,他并不知道,方千逸在可怜他、同情他的同时,的确也真的是发自内心的心疼过他。

    虽然这种心疼,不似亲人、不似朋友、不似爱人之间的心疼。

    但作为“病友”,作为同病相怜的病友之间的心疼,才真的能够深、入人的内心,深、入人的骨髓,跟发自心底的心疼是一样的。

    这种感觉是非常微妙的,虽然他们站在的角度是对立面的,但能够对敌人萌生出英雄英雄的情感,亦是真挚的、诚恳的,也是不比他人给予的感情差了分毫的。

    在有的时候,仇敌给予的真挚怜悯,才是真诚的,才是可贵的。

    若恨你的人,会发心的心疼你,那就是真的在心疼你了。

    虽然前后看上去很是矛盾,但在这种被矛盾所冲撞的情感下,产生的感情,难道就不真实了吗?难道就不存在了吗?

    这边,许啸宇简直都被方千逸所说的话给气笑了,他在露出了较为惨淡、较为难以言表的涩笑之后。

    穿好了鞋子,穿好了可以御寒的外衣,并没有理睬方千逸,就连一个冷冷的眼神,都没有施舍给他。

    许大老板就直接潇潇洒洒的一推别墅的主门,独自出去了。

    你愿说我什么,就说我什么吧!讲理也好,不讲理也罢,这些对我来讲都无所谓了!

    咱俩是话不投机半句多,一句多余的闲话,我都不想跟你说了,且我也没有那么多哄孩子的耐心。

    再见了您呐!最好永生都不要再见!

    我就不信当我回来的时候,你还能脸皮厚到依然是赖在我家里没有离开。

    摆脱你那生锈的、灌铅的脑壳,最好是快速的给搞清楚了状况,这里是爷的地盘。

    你不离开,保安都会过来催你离开的,撵你还用我本人亲自动口吗?真是笑话,真是给你脸了!

    出了家门,许啸宇深深地呼吸了一下外面的新鲜空气。

    尽管这空气中,夹杂着严寒与冷冽的味道,但呼入肺里,却让人感到特别的舒畅,也能让人顿时的感到清醒。

    他方才在室内,面对方千逸时的那双若寒潭一般的凛冽眸子,也有了一丝红尘烟火气。

    他掏出了手机,准备给负责打扫这里的工作人员打个电话,详细叮嘱他们一些事情。

    并告知他们一下,把自己再也不想在这个家里看到的东西,全部都扔掉。

    对!是把方千逸用过的东西,统统的扔掉,一件不留。

    而后,再找人研究一下如何更换地毯,如何重新定制几套可心的床被等家纺用品。

    就连窗帘都要全部换新的,总之要换掉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大到换床,小到把方千逸踩过的地垫都换掉。

    他一边往车库那边走着,一边打着电话。

    这个私人庭院很大,这段路较长,他在心中预算着,当自己走到车库时,电话也就能打完了。

    当他打完了第二个电话的时候,张凤义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在接听心爱之人的电话时,他很自然的就站在那里接听了。

    生怕因为自己在专注的走着路,而没有听到了某句较为重要的话。

    接起电话,张总先给他问了安,也简单的询问了他的睡眠情况,并顺带着问了一下方千逸。

    还跟他提了一些公司里面的问题,以及需要立刻去执行与实施的各项事情等。

    最后,张凤义告诉亲亲好三哥说,让他顺便把方千逸带到“恒隆国瑞”的公司总部来。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