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过命之交羡煞人

章节字数:2516  更新时间:21-02-22 08: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过命之交羡煞人

    “我跟他一起哭过、一起笑过、一起求学、一起创建公司、一起并肩奋斗过,一起抗过事儿,扛过灾、抗过难,一起分享着彼此的成功与喜悦。”

    “甚至是经常在一起吃饭、一起挤在一张床、上取暖,你能理解这些感情都是在一点一滴的接触中建立的吗?”

    “而且,我们这些年一直都在一起,从未在真正意义上的分开过,何来的感情会淡薄?何来的感情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悄然的褪色?”

    “感情这东西只能是互相的依赖,只能是日益的加深,只能是越来越深厚,越来越离不开彼此,越来越让彼此成为自己生命里,再也分不开的一部分。”

    “他还拉过我,帮过我、阻止过我误入歧途,甚至在一堆的人、渣与败、类中救过我的命,没有让我成为一个瘾、君子。”

    “你说这种可托妻托孤的过命之交的感情,是别人三言两语就能质疑的吗?是他人随意的就能挑唆的吗?”

    “是他人随意就可以离间的吗?若是在我们之间,最起码的信任与真诚都没有,还能走这么远吗?”

    好奇宝宝方千逸才不会承认自己就是好奇,就是想要包打听他人的事情呢?

    他才不会承认自己的小心思,就是在窥探他人的隐私呢!

    他也不会在不必要的时候大方的承认:自己内心中对某些人的羡慕、嫉妒、恨呢!

    他才不要承认:这份羡煞所有人的过命之交呢!

    他便带着与之探讨问题的道貌岸然,与厚脸皮理所当然的姿态,出现在了他人的面前。

    他就自动的忽略了,许啸宇口中回答的或是提出的问题。

    而是继续的发表着自己的见解,因为他知道:他若是不这样做,那人岂会多跟自己多说什么话呢!

    尽管那人说话,会让他嫉妒到七窍生烟的地步,但是他还要听,因他想知道的更多。

    只见他带着既懵懂,又在装作很小白的呆萌脸,且带着有些执拗与倔强般的语气对许少说道:

    “与我而言,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模模糊糊,只有感情必须清清楚楚的,必须要明明白白的。”

    “无论前进的路多么的艰难,我始终都没有忘记最初自己的目的是什么。纵使事情变得再寸步难行,我仍然知道自己想要的、想要去坚持的都是些什么。”

    这次,许啸宇没有反对方千逸的话,他很肯定的对他说道:

    “对啊!因此,我始终也都在坚持着,自己认为自己该去坚持的事情啊!甚至是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想讨到他的欢心。”

    “他让我做什么,我就去做什么。他想让我成为一个怎样的人,我就努力的朝着他所期望的,他所希望的在不断的努力着啊!”

    “我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能够跟他,一直都保持着像亲人一样的关系嘛!保持着像很多血亲一样亲近的感情嘛!而后,再也不想跟他有分离嘛!”

    在这一方面,许啸宇承认的非常的干脆,也从未让自己干脆打过一丝一毫的折扣。

    其实,后面他还想对方千逸说:就算是孩童早晚有离开父母的那一天,就算是人生终究不过是一场花开花落,是一场易聚易散又瞬间璀璨的焰火。

    我也要让这短暂的一刻,更加的绚烂且光彩夺目,并永远成为铭刻在自己生命里的永恒。

    可是,这样的事情嘛!他还是不要去说的好!

    不是怕方千逸取笑自己,而是有些事情,有些深情,有些固执,有些真相,自己知道就好了,没必要逢人便说。

    灵魂上的伤口,他自己去舔、舐就好了!

    有些情话,他在心里面千百万次的默念过了就好!无须任何人知道与理解。

    “既然一辈子都想要跟他在一起,既然一辈子都不想要跟他再有分离,就要大方的对他说出自己对他的爱慕,何必刻意的去隐藏?”

    “许啸宇!我就不知道了!你一个大男人的!在感情方面怎么就这样拖拖拉拉的!怎么就这样小心翼翼的?你究竟都在怕些什么?!”

    二少爷是在故意的窥探他的隐私不假,但这并影响他的正义感爆棚,也不影响他骨子里自带的爱打抱不平。

    实则,也有些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的嫌疑!实则,也是在许啸宇的面前,说出自己在他人面前,不敢直接表达的想法。

    他这人有的时候是百无禁忌的直爽,但他这个人绝对不傻啊!

    有些话,他还是知道该当着谁的面前说。是无事的。

    有些话,在谁的面前说是不合适的!

    他处事虽没有老油条那般的圆滑,却还知道明哲保身般的自保。

    许啸宇听后,在自己的心里面默默的叹了一口气。

    他不得不服气这个小孩儿,在看似不经意的问话中,却总是能够抓住别人心中的痛处。

    这个大小孩儿,还真就知道打蛇要打七寸的道理,还算不是太傻。

    就冲着某人的不是太傻,许少就有了点耐心的回道:

    “在这个世界上,我想大概是没有什么事情,是能够藏得天衣无缝的吧!没有什么事情,是能够隐藏到不为人知的地步吧!”

    “要说是永远都不被对方发现,那也是因为要么自己隐藏的绝对够深,要么就是对方的确是少了一些细致入微的观察。”

    “至于不为所动的故意装傻,恐怕是谁都无法左右了吧!别人故意装睡、装晕,你想叫醒他(她)确实很难。”

    “但在我跟他之间,不是我隐藏的太好,也不是他观察的不够仔细,而是在我们中间横亘了一堵墙、一个人。”

    “那堵墙是他的心已经被填满了,而那个人就是方先生,他的心早已经被你哥所占据、所填满了,也就再也容不下任何人了!”

    “而方龙行才是他心上的朱砂痣,也就是说你哥在他心上,所打下的烙印是最深刻的,也是无人可以磨灭,无人可以取代、替代的唯一的爱人!”

    “可以说这些年,我家小义他心中所想的、所念的、所盼的、所信的、所依赖的始终始终都是你哥,心里有的都是你家大哥!”

    “一个人在他的心中分量太重,有的时候也会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也有重荷难负的时候。纵使是这样,这重于千斤的分量,小义他始终都未曾有过一丝一毫的放下。”

    “以前我也很不理解,后来我渐渐的懂得了。因为将人心比自心的时候,我就知道:若是把自己手中仅有的、唯一的一个要是给放下了,是不是手中就会空了呢?”

    “而他这个人一直都在重承诺,一直都能做到始终如一的在等你哥,一等就是二十多年,是不是真的特傻啊?是不是会让人为之感动?为之动容?”

    “方千逸你觉得我现在应该怎样做?而你呢?你应该怎样去做?我们都应该怎样去做?我想你心里面已经应该有答案了吧?”

    方千逸的执拗,许啸宇当真的懂得,自己又何尝不是一样的执拗呢?

    可是再执拗又当如何呢?还敢再不管不顾的冒进吗?还敢再自私到不顾后果的巧取豪夺吗?

    “老许!不瞒你说以前在我的世界里,真的没有感情第一这种说法儿,也不认为一个人太多情是什么好事儿!”

    “且我一直都在认为:什么所谓的花好月圆,什么所谓的神仙眷侣,什么所谓的美满和美,在我这里都曾经是不可能实现的东西。”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