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心空无盼风中旗

章节字数:2509  更新时间:21-02-23 09: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心空无盼风中旗

    “但在见证了他们的爱情之后,我才知道:张凤义与方龙行之间的爱情,实属世间罕见。”

    “可是,我也是人,我也有特自私的一面。当我发现凤义他特别好,特别符合我择偶标准的时候,就真的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去拥有他,想让他只成为我一个人的爱人!”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我想跟你谈一谈自己的想法儿。若是一个人的心空了,毫无期盼了,那他是不是如一条飘在空中,只能任风吹、任雨打的一面破旗了?”

    “现在的我,就真的如正飘在风中,任各种环境随意对待的破旗了。谁能真心的去同情与理解,来自一面毫不起眼的旗子的抗争、怨叹与哀鸣?”

    “一个人坚持着一条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路,明明已经是够苦的了,若是再有人一个劲儿的再去给泼冷水,是不是他就更冷了呢?”

    “你能将心比心的去想你家宝贝小义的感受,你怎么就不能将心比心的想一想我方千逸真实的处境呢?”

    “我也不妨告诉你:在我的世界里,从来都是有些人,有些事,哪怕知道可能会无能为力,但依旧还会努力去争取。”

    “于我而言,在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才能给自己最好的未来,也只有自己能给自己最想要的东西。”

    “至于其他,对于我来讲,这世间还从来没有所谓的天差地别的逆袭。如果有的话,也只不过是个人日复一日的自律,乃至是个人日复一日的努力后,才能得到的结果。”

    “我相信从来都没有白白浪费的努力,也没有那么多碰巧的成功。只要认真的去对待,自己的每一分努力,都将绚烂成花。”

    “一个人走过的地方越多,就越知道自己想回到什么地方,想要待在什么地方。”

    “一个人见过的人越多,越知道自己的内心中的需要,最渴望跟什么人待在一起。我错了吗?你错了吗?我们都错了吗?”

    说完,方千逸用力的踢了一脚,地上那些清扫工人,还没有及时去清理的三三两两的落叶,这样做算是发泄自己心中的郁闷吧!

    纵使他很郁闷,但他的理智还是清醒的。他说这些话,只是把自己心中的郁结给吐出来,而不是真的要去做些什么。

    同时,也是在拿些气话,在挑衅身边的这个跟自己同样有着狼子野心的人。

    他就不相信许啸宇就这样认命的,这样好脾气的,这样忍气吞声的接受现实了。

    看着,还在自己面前耍小孩子脾气的某人,许少真是哭笑不得的。

    要是说在他心中,不会同情此人,那是不确切的。

    为了同病相怜,还是会有些许怜悯之意的。

    可是,对于自己同他一样的固执,却是不敢再次的苟同与赞同的。

    于是,许少在心里面感慨了一小下之后,才对二少说道:

    “咱先退一步讲,若是一个人,始终都活在能不抱怨的世界里,也算不错的结局了。”

    “毕竟,人们往往追寻的完美,其实它并不完美,至少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完美。若是能够接受这些不完美,心态自然也会平和了。”

    “在心态平和,心理平衡的时候,看到自己周围的事物的时候,也就没有那么烦心了!”

    “也不会把一些事情扩大数倍、放大数倍的自讨苦吃了!豁达不一定总是做到,但暂且学会也可解忧,也可无忧!”

    许大老爷一时感慨颇多,也终于肯用自己那为数不多的同情心,好言相劝某个特别固执的、特别执拗的小疯子了。

    “老许!你是真傻?还是在我面前故意的假傻呢?在我看来,你从来都不是那种认命的人啊?”

    “你是在麻痹我呢?还是在麻痹你自己呢?跟我说句实话就很难吗?还是说你不敢正视自己的心啊?”

    “我们的关系是没有到了那种可以掏心掏肺,或是掏心窝子说话的地步,但简单的谈一谈心中曾经所想过的事情,也不为过吧!”

    方千逸这话说的显得有些不耐烦了,但他也是借机用激将法,想要撬开许啸宇的嘴,并能多少看到点儿他的心。

    许啸宇听后,先是带着苦味儿的笑了一下。他这笑容多少有点儿自嘲的意味儿,但却笑得很坦荡。

    “方千逸!你若是有话对我说呢!就好好的跟我说,别跟我玩儿什么激将法的小伎俩好吗?!”

    “事到如今了,你都教教我该怎么去做啊?再不管不顾的去胡来、乱来吗?再破坏现有平和、平衡的去作死吗?”

    “我刚才都告诉你了,是你没有仔细的听。之前,他在我的面前,只能是含糊不清的各种装傻!你让我怎么做?霸王硬上弓吗?”

    “纵使我心中有千百万个愿意,他对我无动于衷,你让我在深爱他的情况下,对他硬来的”施、暴”或”施、虐”吗?用强硬的手段逼他就犯,并对他做出猪狗不如的禽、兽事情吗?”

    “纵使我对他心悦极深,又能怎样?既然我机关算尽又能怎样?现在,我也只能对你说:只可惜在他那好看的皮囊之下,都是对除了你哥以外之人的拒之千里。”

    “这种拒绝就跟杀伐决断的冷血、冷情没有什么区别。我还怎要求他在心里面,为我泡出一杯充满万千柔情,万千蜜意的爱茶?”

    “而他那对待爱人忠心不二的君子骨,总是做不来背信弃义的事,我还怎好去玷污?去折弯?去践、踏?去亵、渎?”

    “纵使我再一头炕热,他也是无欲则刚,岿然不动,我又能奈他几何?”

    “也只能是任由着那么多的年年岁岁与日日夜夜,都随着时光奔流而去。纵使是并无所获,却始终都愿意甘之如饴的守护与奉献。”

    “然而你可知道:我每天都是在念着他的名字才能入睡,才能挨过最难熬的对他的渴望,对他的思念,对他的欲、望。”

    “有的时候,离他的距离越近,我就更加的难以自控,可我就是舍不得、也断不掉与他之间的这份难得的情义。”

    “我也知道这无异于就是在饮鸩止渴,越陷越深,越来越无法自拔!可我就是这样没有骨气的坚持了这么多年,难道在你方千逸的口中,就是我的胆小?就是我的怯懦?就是我的软弱吗?”

    突然间不经意的跟个自己生命里无足轻重的人,表达了自己心中藏了多年的爱恨情仇,许啸宇反而还觉得自己很轻松了。

    他本以为有些东西,一旦说出来自己会万分难受,也会感到痛不欲生。

    因为已经结痂的伤疤,他真的不想让他人给揭开,再愈合一次了。

    但为什么自己说出来的时候,感觉不到疼痛了呢?是自己已经麻木了吗?断然不是的!是愤恨吗?也不是的!

    是把爱,是把对小义的爱,给变成了令一种形式了吧!

    是充满祝福的!是充满期望的!是一直都在盼着那个人得到真正的幸福的!

    只要亲亲小义生活的幸福了!至于自己苦了、难过了,痛哭了,不舍了,就都装在心里吧!

    就让所有的痛楚,都随着时间的匆匆,慢慢的去结痂,慢慢的去愈合吧!

    方千逸突然就停下了脚步,并转过头仔细的看了一眼身边的人。继而,他才又接着迈着缓步向前走去。

    他不得不说,此人所说的话,对自己来讲是有着很大的触动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