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高质单身赛低婚

章节字数:2526  更新时间:21-02-25 08: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高质单身赛低婚

    “无论我家小义把你当成了他生命里的谁,你都不应该去计较。无论你在他的心里面,占有着怎样的位置,你都应该感到高兴。”

    “你不应该对他要求的太多,他并不欠你的,也不欠我们任何人的。他应该有自己的选择,应该得到他自己想要的生活。”

    许少的话讲的是相当诚恳的,自谦有些老了也是不掺假的。

    但他的表情始终都是有些冷的,是在一本正经中带有的那种不开玩笑的冷。

    他这些话,是极其认真的,是不应该儿戏的。

    有些事情,他当然要认真的去对待了,当然是不能嬉皮笑脸的去说了。

    一杀、两杀、三杀,刀刀见血,许啸宇这简直就是连杀啊!

    每一刀砍在方千逸的心上,都让他的灵魂有着极痛的痛感。

    又如岩浆喷发一样,在他的魂上烫出了永不磨灭的印记。

    同时,在他的脸上,也烫出了灼热的温度。

    他方千逸何德何能?为什么非要逼迫他人爱上自己呢?

    他只知道任性妄为,却没有想过,也没有注意过,更没有更多的去了解过,自己所爱之人,到底都有着怎样的经历与过往。

    却不知道因为自己的种种任性,要让那个人跟自己操多少的心,要让那个人感到多么的为难……

    不得不说,许啸宇所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是让方千逸哑口无言的,亦是无言以对的。

    他这个平日里能够口吐莲花,舌灿生花的巧嘴里,突然就生出了,很多勒住舌头的藤蔓。

    这些藤蔓无限的生长并延伸,把他要说的话都给堵得水泄不通,让他再无法开口与之辩驳。

    这个为了爱情,就敢远走他乡,独自一个人闯荡的小青年,就算是再感到委屈与憋屈,此刻也无从为自己申辩什么了。

    看到方千逸那种受挫的委屈,外加十分憋屈的小样子,许某人的冷脸再难维持,变得柔和了不少。

    就算他再是铁石心肠,恐怕在遇到跟自己属于同类、同种的可怜人,也会软成一片棉花吧!

    心中也不免会心虚的想到:许啸宇啊!你还是别光顾着在这里大放厥词的教训别人了,还是多看看自己吧!

    你这一套一套的噼里啪啦的说辞,就真的能抹杀掉自己的错误了吗?就真的能证明了你自己就是清白的吗?

    而在许啸宇的面前,又突然间冒出了一个小黑人。

    小黑人对他说:该怎么跟方千逸说话,该以什么样的方式跟他相处,该如何的让他清醒,该如何的让他不要再一错再错,你许啸宇是知道的。

    怎么?当你看到他这个样子的时候,你就于心不忍了吗?

    你就要对他心软吗?你就可以姑且他?你就可以放任他吗?

    他方千逸是个什么人?你自己又是个什么人?还用我来提醒你吗?

    你们都是那种徒具金玉其表,又兼龌龊其中的人,不是嘛!

    没有他方千逸身上的污点,没有他身上的毒与辣、黑与坏、恶与差,怎么能够突出你这朵白莲花身上的白?

    而你这朵儿白莲花,就真的是与外表一样的洁白如玉吗?白莲有毒,怎比真正美好的白月光?

    这时,在许少的面前,又跳出了一个小白人。

    小白人却对他说:许啸宇!你在教训别人的时候,只是凭着你自己心情的高兴与否吗?

    在同人讲话的时候,真假掺着来,是可以达成一定的目的,可是这样真的好吗?

    小黑人却对小白人说道:不!小白你错了!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总是有迹可寻的吧!并非无迹可寻对吧?

    若是,一味给他人留下可以犯错的机会,一再的去纵容某人,一旦是惯得不像样子,最后,还能把握住?还能控制住吗?

    两种思绪在许啸宇的脑海中纠缠着,叫、嚣着,争吵着,最后,小黑胜利了。

    许少就狠了狠心,依然带着冰冷的语气,对正在陷入自责中的某人说道:

    “如果你方千逸已经不爱了,为什么还要舍不得离开?你要知道:跟过去断不干净的人,是永远都到不了未来的。”

    “就比方说我,就是个最好的例子。经过实际亲测,也证明了:低质量的婚姻,不如高质量的单身这一说法。”

    “我可以以过来人的身份,来告诫你:在求得未果的时候,莫不如先暂时做个快乐的钻石单身汉了。”

    “有些问题想多了,真的很累人!不该想的就别想,不该惦记的就别惦记,不该肖想的人就不要一直都放不下。”

    事实证明了:许啸宇、许董、许大少爷,在他家小义的面前,无论是装傻、装熊、装孙子,都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做到。

    且一装就是十多年,还装得有滋有味儿,还装得像个影帝一般的没有了任何的脾气,还装出了二十四孝的过命好兄长。

    可就是一个这样既温柔又讲究,还很义薄云天的好兄长。偏偏在方千逸的面前,他就是给演绎成了一个活阎罗,且也是一只活色生香的大尾巴狼一个。

    而方千逸亦是如此,他们这两个人把爱炫、爱摆、爱耍酷,以及各种为人卑劣的劣根性,都毫不保留的展现在了彼此的面前。

    他们都把属于自己最不好的一面,皆在对方的面前,亮了个底朝天。

    充分的证明了:只有对手,才会更加了解自己的对手这一道理。

    借着无数次的挑衅,才能互相窥探。在窥探的同时,也在渐渐的互相了解着彼此。

    若是一直为敌,非得闹得鱼死网破的地步。若是有一天可以成为朋友,那一定会因为不打不相识,成为莫逆之交。

    这俩货一直都在敌人与朋友之间,不断的徘徊着。也在矛与盾之间,互相的磨合着。

    至于将来究竟会怎样,还要看命运的齿轮,最终所倾向的方向。

    当然,很多东西也都是事在人为,在种种机缘的巧合下,也是别有洞天的另一番天与地……

    终归是掐指一算,果真是世事难料啊!嘎嘎嘎……

    方千逸听后,在他的俊脸上,露出了很多具有着既顽劣又调皮,还很无赖的表情。

    他在灿烂的一笑之后,就又恢复了出厂设置,又恢复到了他毒蛇的一面。

    这条毒蛇嘶嘶的吐着信子,感知着自己周边的世界。

    在嗅到了不友善与略显危险的气息后,他就立刻的回击道:

    “老许关于你讲的这个方面,我可以开诚布公的告诉你:无论我以什么样的方式存在,我就是要待在凤义的身边。”

    “且我始终都相信:自己会成为他随时的助力!老许你要相信我:在此后的日子里,我绝对不会再对他的私人生活,造成其他方面的困扰,也不会让他再为难。”

    “我再跟你重申一遍:无论前面的路多难走,我也会一直都撑下去的。就算始终都是一个人在撑,我也不会有丝毫的动摇与退缩。”

    “我就是我自己人生中的总导演,我对我自己的人生说了算!还不需要任何人来教我怎样去做人。”

    “也不用谁来指教我,有些事情到底该怎样去做。我还有这个方面的自主与自控能力,我做事还有原则,还有分寸,不越雷池一步的君子所为,也能为他做到。”

    “为了凤义我方千逸可以无耻到海阔天空,也可以无耻到百无禁忌的程度。”

    “无论别人笑我疯也好,笑我傻也罢,我自己认为自己是幸福的,那就是幸福的!我自己认为是值得的,那就是值得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