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爱情远观可免灾

章节字数:2525  更新时间:21-03-08 08: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爱情远观可免灾

    此时,某个突然被当成了儿子,却很快就被否定了的儿子,却没有注意到某慈祥老父亲的“怜惜”表情。

    他望向了车外,很像是在欣赏沿途的风景。

    其实,却是在认真的思考某人的话,也是在心中不断的措着词,想着该如何作答呢!

    哦不!是想着该如何的为自己争辩,如何的为自己辩驳呢!

    在简单的思考了一下之后,只听二少爷非常认真的回答道:

    “老许!我怎么可能再去伤他、害他?怎会不保护好他呢?在这一点上,你无须对我持有任何怀疑的态度。”

    “且我这不是执拗般的执迷不悟,这也不单纯只是执着与执拗,而是真情中的纯情。”

    “在追爱的路上,我最初的想法儿与目的,只是单纯的想要得到他,想让他成为我的爱人。”

    “就是因为太想要,太想得到了,才会因着想要走近他,耍了一些个并不入流的追爱小手段。但这并不能就完全的说明:我对他的爱,是不够纯粹的!”

    “很多人想获得,也都想要得到纯洁的爱。而我要的爱,我对他的爱,同样也是不想掺杂一丝一毫杂质的。”

    “其实,我求的很简单,想要的也很简单。甚至我不需要他人对我的同情,不需要他人对我的怜悯,也不需要他人对我抱有着感激或是感恩的情愫,就只是纯纯粹粹的喜欢上我。”

    是的!我方千逸从来都不是一个特别贪心的人,我只求凤义能够喜欢我,甚至我都不期望他能够彻彻底底的爱上我。

    只要他能够喜欢我,于我而言就足够了。

    他只要肯对着我走出一步,剩下的九十九步,我就会为了他而走完。

    他只要肯答应我,他只要愿意陪伴在我的身边。

    我们所剩下的余生,就全交由我一个人来操心就好了……

    听后,许啸宇特别的心塞,他的脑门儿只想撞墙。

    若不是因为自己正在开着车子,需要注意安全,他都能一头撞在风挡玻璃上。

    这儿子真特么的忒气人了,这龟孙子咋这么倔强呢?没事儿你犟个啥劲儿啊?

    你奶、奶个亲孙子的,不到黄河心不死,它是这么玩儿的嘛!

    气归气,人好心善,诲人不倦的许老师,依然是耐心的对自己的关门大弟子,耐着想抽他的小暴脾气说道:

    “可是:方千逸你有没有想过,这些东西都只是你一个的一厢情愿?都只是你一个人的意愿?都只是你一个人的自作多情?”

    “你明知道他的心里面装着的人全是你家大哥,你明知道自己的努力,不会得到任何的结果,你为什么还要不知死活的飞蛾扑火?”

    “你是弱智啊?你还是傻啊?你还是吃饱了撑的,实在是没啥事儿做了呢?你真该买块镜子,好好的照一照你那智障般的傻样儿。”

    某授业恩师,真是有些恨铁不成钢啊!

    敢情自己又好心又耐心的,对其一个劲儿的劝说与开导,都是徒劳的无用功啊!

    他就不明白了,某人这是什么态度呢!

    这边自己苦口婆心的,就差没有把嘴皮给磨破了。

    那人他可倒是好了,不但不听劝,还尽是说自己的理。

    为什么就不走心呢?为什么就不走一点点的小心心呢?

    难道这人是耳朵灌铅了吗?怎么无论自己怎么讲、怎么说,他就愣是油盐不进了?

    在恨铁不成钢的同时,也觉得自己某一时段的经历,好像跟这个智障般傻徒儿,也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但许啸宇深知:自己的确是比这个二货傻缺要幸运多了!

    至少,自己在亲亲小义的心中,那可是占有着非常重要的位置呢!

    啦啦啦……啦啦啦……

    许老师心情儿大好,因此耐心也就特别的足了。

    某小徒儿听了某高师的话,也非常的窝火,且特别不领情的,而已没有什么好气儿的说道:

    “许啸宇还是你玩儿的比较狠啊!我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来追逐与追求他!”

    “也用了这么久的时间,来证明我是真的很爱他,且证明了自己并不是在开玩笑般的闹着玩儿。”

    “同时也证明了:我爱他信仰的坚定不移!而你可倒好,你只用了几句话,就全盘的否定了我!”

    “请问你是眼瞎啊?还是你缺少人间真实的体会与感受啊?请问有你这样劝导人,开导人的吗?”

    “跟你讲了这么多心里话,足见我的诚意了吧?你为什么还要一遍一遍的打击我?诋毁我?否定我?挫伤我?”

    “看着别人流血的伤口,不求你帮忙去包扎,至少不要一脚踩在上面,也不要在伤口上撒盐好不?”

    “还是说你始终都在质疑我?依我看你是从来就没有相信过我这个人,也从未相信过我对你讲过的每一句真话。”

    “直到现在我才发现:恍若我们之间,真的横亘着一条永远也跨越不了的天堑横沟一般。而这道横沟,仿佛有银河那么长那么宽似的。”

    通过倒车镜,看着自己小徒儿那圆鼓鼓的,气呼呼的小脸儿。

    某授业高师,不但是没有同情,反而还在自己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觉着某人好笑的“迷之邪恶”般笑脸。

    对头,某师傅在损了人之后,心情儿还是极好的。

    效果良好,也见成效,那就只好继续授课了哦!

    只听某恩师,清了清嗓子后,继续补刀道:

    “徒弟啊!你可真是愁死师傅我了!该怎么跟你说呢?!我觉得方千逸你在感情里面什么都不懂,真的就像是个小学鸡一样。”

    “爱情这东西本就是一剂毒、药,又苦又涩的,还很不好吃。爱情有时候,只可远观,不可近身,近瞧也是不可以的。”

    “爱情这种东西,往往把它装进瓶子里,没事儿的时候看看就好了。有些时候,真就不能太认真,也不能总是一门心思的认死理。”

    方千逸听后也通过过倒车镜,没有好眼神的瞟了许啸宇一眼,那简直就是给了他师傅一个大大的白眼好嘛!

    他们之间完全没有徒弟恭顺与恭敬师傅的样子,这对“师徒”简直就是一对冤家。

    二少也很生气,若是把他比作一条大狗狗。

    那么,此时就能听到他嘴里要去咬人的哼哼声了。

    尽管如此,他依然是忍着自己的小暴脾气,且“从容优雅”的对某个好为人师的人说道:

    “某个好为人师的小学狗,难道在感情的世界里,就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吗?难道你就真的当自己是个大宗师了啊?”

    “你说爱情是毒、药,可为什么当我尝到这颗毒、药的时候,它是让人沉迷的,是让人深陷的,是让人心甘情愿的且无法自拔的呢?”

    “它就像是带着罂、粟、花酿的酒香一般,让人上瘾,让人欲罢不能,让人不但不觉得苦,还尝出了辣里独有的那份清甜呢?”

    “一个人的执着坚强,一个人的勇往直前,一个人的无所畏惧,一个人的越挫越勇,一定好过一个人的心如死灰,好过一个人的万念俱灰,也好过一个人的一跌不起不是嘛!”

    二少爷俊俏的娃娃脸,在很生气的时候,表情也是萌萌哒。

    就连他在跟某人紧鼻子瞪眼的时候,都是那么的俊逸非凡。

    对!长得帅的小奶狗,就是这么的拉风,就是这么的可爱。

    而某俊男他的师傅大人,对此处的花美男风景,不但是视而不见,且依然是非常黑心般的想要继续损着自己的小徒弟。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