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人心易得不尽然

章节字数:2505  更新时间:21-03-10 08: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人心易得不尽然

    “为什么总是在试图惦记着别人兜里的糖呢?得不到的糖,尝不到的甜味儿,就费尽心机的去掠夺,就是像个强盗一样的去抢吗?”

    二少爷听后表示很憋屈,也很委屈,也不想接受。

    却又不得不承认:某人说得的确是很对!

    就连扬抑与褒贬之间,都被某人拿捏的很好。

    就连比喻也很恰当,且也正好适合劝勉此时的自己。

    不过,二少爷还是很窝火,也是很郁闷的。

    在郁闷之时,他好想吸烟,从而解解心中的憋闷。

    他随手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大衣兜儿,却发现里面之前自己装进去的很多东西,早都不知去向了,更别说烟草了。

    就连卡包,以及里面装着的几张银行卡,还有很多随身携带的钥匙等小物件儿,也都不在了。

    就在方千逸在衣兜里翻找之际,许啸宇通过倒车镜观察着他的动作,就已经猜到他在找些什么东西了。

    他便对二少爷说道:“放心!你的东西一样都没少,我把它们都放在洗衣房的储物柜里面了。”

    “这是昨晚我在给你洗衣服的时候,都给拿了出去。今早只顾着跟你聊天来着,就忘记还给你了。”

    (光顾着暗搓搓的各种损你,各种设计让你如何进行理赔了,欧吼吼……)

    “这样吧!明天上班的时候,我就把它们都给拿到公司去。而后,再让我家小义在帮忙给你带回去。”

    二少爷随口回道:“我不是在担心东西都弄丢了,而是有些东西,补办起来真的很麻烦。”

    等等,他的脑袋突然就死机又重启了一下,方才自己好像是忽略了一些较为重要的东西。

    对了!是那个人给我清洗了衣物的事情。

    可是,我真的诚心诚意的跟某个人道谢了哦!

    貌似还被拒绝了呢!对!就是被无情的拒绝了呢!

    貌似某个人也不稀罕我的道谢呢!我还要自讨没趣儿吗?

    二少心里面虽是这样想的,却还是对许啸宇这样说道:

    “老许!无论你是出于什么原因照顾我,无论你是出于什么原因才帮我清洗了衣物,我还是要感谢你!”

    感谢你在我们尚且针尖对麦芒的争锋相对时刻,摒弃了很多自己本就不能也不愿意接受的事物,而选择了包容我、忍耐我!

    就算是你为我的所做,全部都是为了那个人。

    但你确实是把这些好,都做在了我的身上。

    同时,也把你身上所具有的美德,都刻在了我的心里。

    且也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我,改变着我……

    果真是:生活实苦,也亦有甜。但行善事,莫问前程。

    愿所有的美德与善良,都不被忽视与辜负。

    爱出者爱返,福往者福来……

    不过,可惜啊!我们之间的关系,可能永远都不会成为好朋友的关系,也只会站在对立面了。

    许啸宇没有立刻回答方千逸的话,而是通过车载蓝牙连接,接听了他家母亲大人的电话。

    夏妍之女士跟很多的母亲一样,都有着时不时就会拘儿子回家的嗜好。

    才两天没有见到自家的大宝贝儿子,就迫不及待的打电话追问:在晚上下班后,要不要回家去吃晚饭?

    最近想吃些什么东西,以便于让家里厨师事先给准备好了。

    还有就是最近的工作忙不忙?在外面应酬时有没有贪杯?

    在其他房产处一个人居住的时候,有没有吃饱穿暖?有没有照顾好自己?

    最近跟儿媳之间的夫妻关系怎样?等等相关的事情。

    许母的慈母做法儿,真是验证了一个真理。

    那就是:天下的妈妈,都是一样的!儿活一百岁,母忧九十九。

    都是一样的爱自己的孩子,都是对自己的孩子,有操不完的心。

    无论自家的孩子活到了多少岁,在母亲的眼中,永远都是个孩子。

    也会把你当成孩子,当成宝贝一样的疼爱着。

    随时都会有“唠叨”不完的嘘寒问暖,随时都会有慈爱的千叮咛万嘱咐……

    在挂掉了自家慈心“老”母亲的电话后,许啸宇转而对方千逸说道:

    “我不贪图你对我说任何感谢的话,我只希望你如自己所说的那样,并且把你对我讲过的话,全部都做到就行。”

    “别总是觉得自己很是委屈,细想你有什么好憋屈的呢?不要只看到别人比你的幸运,也要看到别人比你的努力。”

    “都说人心易得,只要投其所好,便可以轻易的俘获一个人的人心,但好像是不尽然啊!”

    我想你现在也会发现:有些事情,一旦实操起来真的是很有难度的。有些事情,也总是兵荒马乱到不知所措的事与愿违,对吧?!

    “我对他投其所好了那么多年也无果,你这才对他投其所好几天啊?怎么就觉得好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了呢?”

    在许啸宇跟方千逸说话的时候,二少爷还沉浸在对自己母亲大人的思念中。

    在许少接听电话的时候,方千逸也触景生情的想起了——远在大洋彼岸的自己的母亲。

    他方二公子的母亲大人,也是个特别溺爱自己儿女的慈母。

    在想妈妈的同时,方千逸的眼尾处,不小心就被眼中溢出的晶莹给浸染的湿润了。

    幸好!他坐在后面,幸好!许啸宇这个人,也从不会去观察他更多情绪上的变化。

    不然,真的有些丢人了。

    哦不!想自己的妈妈了,有什么可丢人的呢!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是个宝,谁还不是妈妈眼中的心肝小宝贝呢!

    再说了,谁规定二十几岁的人,就不可以想妈妈呢?

    谁又规定,想妈妈的孩子,不可以掉金豆子呢!

    哼~我就是想我妈妈了,怎么地吧!就是想了!略略略……

    在快速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绪之后,方千逸才装作很轻松,很是若无其事的模样儿,对许啸宇说道:

    “我委屈个什么劲儿啊?就像你之前说的那样,我才认识他多久啊!我才追求他多久啊!”

    “我想:我所有的努力,也不及你这些年来努力的十几分之一。而我对他的付出,跟你比起来,那都不是付出了。”

    “且我所有的付出,这要是跟你的付出比起来,我就一点儿都不觉得自己冤枉,更不觉得委屈了,也没有任何的怨言了。”

    “你这些年一路走来,不也是在他的身上花了很多的心思嘛!我觉得:你对他一定也是花了很多独特的心思,同时也付出了特多的心血,对吧!”

    “就包括这酒庄中的私人别墅,以及室内和室外的设计,也是照着他所喜好的风格,去打造的吧?”

    “还有你在车库里面摆放的车子,是不是在之前,也是准备送给他的礼物?”

    “我也细心的发现了:在室内的酒柜,或是车库的恒温储酒柜里面,好像储存的大多数都是白葡萄酒,这也是你为了他才储藏的吧?”

    对于不喜饮酒的张总来说,白葡萄酒是他唯一对酒类的偏爱。

    虽然没有人特意告诉方千逸,那人都喜欢些什么食物或是饮品。

    但他跟张凤义在一起生活这么长时间了,也能依照那人的饮食习惯,猜到很多他对的某些吃食、某些特殊风味与口味儿的喜好了。

    “年轻人有细致入微的观察力倒是极好的,但有很多东西,看破可千万不要说破哦!”

    “且很多事情,也不能全凭自己的小心思去猜想,更不可以仅仅凭借着自己的小心思去衡量。”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