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抠空自己游天际

章节字数:2515  更新时间:21-03-12 05: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抠空自己游天际

    “我们加在一起都斗不过我哥,这本就是个令人感到悲伤的故事。不!这是个令人感到悲伤的事故。”

    “凡此种种,这已经够让人感到窝火的了!现在你不好好的总结一下你自己,还跑到我面前来,各种数落我的不是了!”

    “许啸宇你说,你安的什么心?纯属跟我找别扭是不?存心消遣我呢是不?你是不是不想让我过几天安安稳稳,安安静静的好日子了?”

    是的!一个人就算是再冷漠、再心狠、再泯、灭人、性,他也是有血有肉的大活人好吧?

    他也是需要人关心、在乎、心疼,理解包容与甘心的去疼爱的好吧!

    更何况他方千逸还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恶人呢!那人凭什么就这样践踏自己的尊严?

    我是不差你的关心、同情与理解,可你也不要总是踩着我的错处,说个没完没了的啊!

    请问您老人家是得了更年期的爱磨叽、爱唠叨的综合症儿了吗?跪求放过啊!好嘛!

    看似说着还击的话,可二少爷的内心,却是默默的承受了十万点的魔法暴击率。

    就连让他吐出几大口的鲜血,恐怕都无法缓解他心内的万千委屈了。

    他哪里有那么恶?他哪里想做个小恶魔了!从来都没有的好吧!为什么这个人,总是看自己特别的不顺眼呢?

    小逸逸心里苦啊!小逸逸忍着不说!

    他恨不得立时间就抠空了自己,任由灵魂去周游浩渺天际了。

    之前,有许啸宇不惹——比自己闲的人。

    现在,就有方千逸不惹——比自己能说,还总是喜欢批评,总是喜欢欺负自己的人。

    面对坐在自己身后磨牙的某徒弟,许师傅是也想撞墙了。

    苍天啊!大地啊!这个小徒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他怎么就不能用正确的态度,对待师傅给予的一片好意呢?

    某师傅也被气到嗝儿喽嗝儿喽的了,(气到直打嗝儿)终于有些忍不住他体内的洪荒之力,大声的对劣徒说道:

    “那方千逸你呢?一副生无可恋,一副特别受伤的样子,又要摆给谁看呢?明明是个心机、婊,却总是想演个痴情小狼狗。”

    “你所有得到的结果,都是罪有应得。我看你是活该,我看你不是嫌人间太苦,你简直就是想去阴曹地府。我看你是不作死,不会死。你就是作大了,现在才知道受伤了吧?晚了!”

    “现在才想起来要给自己贴上好人的标签,纯情的标签,你不觉得忒牵强了点儿吗?看看你之前那些荒唐的行为,简直就是匪夷所思的很荒谬!很令人发笑!”

    “始终我也没见你长进多少,也没有看到你悔改多少,我好心的提点你几句,不求你领情,不求你道谢,起码你要尊重我一些啊!”

    “你不但是不尊重我,还要来埋怨别人挤兑你,给你找别扭吗?我损你对我有什么好处?消遣你这种不上线的人,我都嫌累得慌!”

    这一大堆的话,许啸宇几乎上是用了两口气就说完的。

    看来,这年头儿当师傅的,在教育自己劣徒的时候,要是没有点儿相声演员的天赋,真是不行滴。

    有道是:师傅绝对不好当,徒弟实在是难教啊!

    师傅被当徒弟给嫌弃了,徒弟同样也被当师傅的给嫌弃了。

    这对欢喜冤家一般的师徒啊!看来,还要有很长一段彼此磨合的路要走了。

    只听,某嫌弃自己师傅的小徒弟,很是理直气壮地,很是欠抽地为自己辩解道:

    “谁还没有个年轻的时候?谁还没有个冲动的时候?对于有些事情,我只能说我自己的道行不够,算计不周,没能斗过你们。”

    “但对于凤义,我真的是无心去伤害他的!更没有故意或蓄意伤害一说。我宁愿受伤的人是我,也不希望是他受伤。”

    “而我也必须承认:对他我的确是保护不周,若是我能料到他会受伤,会及早的发现事态的不对。”

    “那么,我宁肯自己失败,也要取消之前所有的计划。怎么可能傻到让他陷入危险的境地中?怎么可能傻到为他人做嫁衣的程度?”

    “你许啸宇呢!一直都在暗恋他,一直也都在做着追求他的事情。为什么还要三心二意的骑马找马?你难道不是在虚伪的演深情吗?”

    “别跟我说:不拿兄弟当备胎的兄弟,那绝对不是好兄弟的荒谬理论!”

    “我看你做过的所有对他表示情深的事情,也都只是基于表面上的假象而已。我看你从来就没有把他,放在你心里的第一位上过。”

    “我看你就是个伪君子,我看你在爱情里面也是假冒伪善的人。就算你默默的为他做了很多事情,也是你能力范围内力所能及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哼!”

    从方千逸的话语中,倒是突出他是他师傅的好徒儿了。

    他师傅跟他讲话一连串用了几个排比句,他徒弟就照做了,也跟着用了一连串的几个排比句。

    不过,很可惜啊!这两个人啊!这才好不容易忍耐了一会儿的性子,这会儿就又决堤了。

    也只保持了很短暂的温和的谈话方式,这才没过多久,就又开始进入了——互撕、互害、互揭伤疤的阶段了。

    某师傅听后,不怒反笑的说道:

    “恭喜你!小徒儿!你终于都会抢答了,你终于算是说对了一件事情。在我许啸宇这里,把自家兄弟给当成备胎,那都是家常便饭那么点儿的小事。”

    “但是,还有一点你也说错了。那就是:我从未把我家小义给当成备胎。有一点你要搞清楚了,他永远也不是谁的备胎!”

    “据我所知你好像是因为一见钟情才喜欢上他的吧?那我就不知道你这一见钟情里面,到底包藏了多少爱他的水分了!”

    “你是肤浅的因为颜值就喜欢上了他吗?说白了,你方千逸就是被美、色所诱、惑,就是被美、色所迷、惑了心窍呗!”

    “你眼中所谓的爱,还真是肤浅至极!肤浅到,我都不知道该如何的恭维你了!”

    “实话跟你讲:帅是他最不值得一提的优点,在他极帅的外表下,才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巨大的实力。”

    “他在”颜霸”光芒的掩盖下,有着真正超正人君子的人品,以及侠义风骨,这些你都有深入的了解过吗?”

    “一个人的好德行,才是真正值得夸赞与追捧的事情。我家小义才是具有正义感,且正义感爆棚的翩翩君子。”

    “我是因为足够了解他,才会去爱他,且死心塌地的爱着他。而方千逸你呢!你对他的爱,都停留在什么阶段呢?”

    “是如我一样的深入骨髓了吗?请别跟我谈这个,你若是跟我谈这个方面的问题,我会甩你千万层天阶,我会甩你千万里远。”

    “跟师傅我说话的时候呢!最好还是讲点儿礼貌,否则呢!只能暴露你是个既无胸又无脑,且也是老年痴呆外加白痴二货的基本特性。”

    某徒弟跟他师傅一样,这都是被对方过于犀利的言语给气笑的。

    只见,他也带着一脸不自然的笑意,对着自己从来就没有承认过的师傅说道:

    “敢情你许啸宇损着我,我还得陪着笑脸的跟你说句谢谢呗?!我们两个人谁的年岁才更老?谁先步入老年?”

    “谁才更容易先变成老年痴呆?你这人看似很精明的,这心里怎么就能没有点儿(逼)数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