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天性为狼本非羊

章节字数:2500  更新时间:21-03-16 08: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天性为狼本非羊

    方千逸暂时算是无语了,他就知道:许啸宇根本就算不上一个什么好玩意。

    许某人就不是一个好东西,他总是能够想出很多办法来对付自己!

    许那个谁,就特么的是一个傻子,就特么是一个十足的疯子。

    方千逸这边才想完某人是傻子跟疯子,就听见某傻子某疯子对二少爷说道:

    “只有傻子,才看别人也是傻子;只有疯子,看别人才是疯子。方千逸最好想我点儿好的,最好是把我往好的方面去想。”

    二少听后,露出了一个较为迷惑的表情。

    他就搞不懂了,许啸宇这是什么操作?

    难道他是自己肚子里面的蛔虫吗?他为毛知道我心中想的是些什么内容?看来自己真得小心点儿了!

    没等二少作答,许老师又接着说道:“别想了!是你的表情与眼神出卖了你自己!”

    “当你在看别人是智障的时候,自己不要露出鄙视般的呆傻表情好不?当你看别人是疯子的时候,别弄出抓狂的表情好不?”

    “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可以直接说出来。你这人不是挺能气人的嘛!不也是挺能说的嘛!不也总是喜欢没理辩三分的嘛!”

    方千逸当即被人看穿了心思,突然间就感到了很窘迫。

    尤其是车内的空间较为狭小,不比其他地方宽阔,总是让人有种不得施展的感觉。

    他下意识的抬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立时他的那一撮调皮的小呆毛儿,就又翘了起来,衬托的他有些可爱。

    随即他就装疯卖傻,卖萌装可爱的说道:

    “老许你看人是什么眼神啊!像我这人这么冰雪聪明,这样的智慧充足,好像是跟傻子,跟疯子沾不到半点关系的好吧?”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又故作老成的对某大坏人说道:

    “许啸宇!其实我想对你说的是:你可以用强权恐吓别人跟从你;你可以用利益引、诱别人跟从你;你可以用花言巧语诱、惑别人跟从你;你也可以用谎言误导别人跟从你。”

    “但这些都不是心服口服的跟从你,即便是违心的跟从了你,在心中也是不会佩服你的,没有佩服哪里来的绝对的尊重?”

    “毕竟,强权、强行与强迫的支配,会滋生别人对你的恐惧。而许啸宇你,却从未用你的品格,取得并赢得我对你的信任。”

    方千逸说得没错,绝对的佩服,才能让人因为对一个人佩服得五体投地,从而愿意相信并跟随他。

    而二少爷本身,就没有真正的服气过许啸宇。

    他怎么可能做到:对那人抱有绝对的信任,以及绝对愿意跟随的想法儿呢!

    这边许啸宇却极其不解风情,也极其不理解人,且拆台的说道:

    “方千逸!你觉得我们之间,可能存在太多的信任与甘愿的跟从吗?一山不容二虎的道理你可懂得?!”

    “我们在某些方面属于同一类人,都具有凶兽之相,岂能演出可爱的小白兔,或是温顺的小绵羊儿的形象呢?”

    “我们都是披着羊皮的狼,都是长着兔子可爱外表,却具有狼子野心的恶魔。”

    “总有不愿意甘心臣服任何人的血液,随时在自己的体内涌动着并叫嚣着,你让我们怎么才能完全做到——摒除对彼此的偏见?”

    “你以为很多先入为主的印象与思维,是那么容易就被颠覆的吗?且我们都是疑心很重的人,又怎会去轻易的相信他人?”

    听了许啸宇的话之后,方千逸沉默了。

    人与人之间最基本该具有的那份信任呢?难道是都喂狗了?

    还是说这份信任到了我们这里,就都喂了狗啊!

    过了几分钟以后,他又对许啸宇说道:

    “难道就无解了吗?”

    方千逸问的话,显得很是突兀。

    但许啸宇却明白,他问的是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否能够得到进一步的缓和了。

    许少却直接对他说道:

    “也不是无解!但需要时间,可能是需要很长的时间。也可能是需要经历很多的事情后,才能对彼此的最初印象有所改观。”

    “可是,我觉得就像之前你我说过的那样,好像是我们都不稀罕——究竟在彼此心中的印象到底如何吧!”

    “不过,出于某些特殊的因素,我还是想要奉劝你:过度的担心,过度的思虑,过度的猜疑与猜忌,都会让人的头变大的。”

    “最好的办法就是:停止一些不切实际的思考,毕竟无用的思考,只会不断的去消耗一个人。”

    “我觉得你这个人啊!就是比较敏感,有的时候想的有些过多。你要是有那个时间,莫不如就放平心态,去做些积极的,去做些对自己有意义的事情了。”

    “当然,一个人在没事儿的时候呢!也可以默想,也可以冥想,也可以自我反省,在自我反省之后,再进一步的达到自我深刻的认识。”

    “在真正的认识自己,真正的了解自己后,做起事情来才更有把握。”

    “一个人一旦能够把握自己努力的方向了,才能对自己更加有信心!从而也能让自己获得新生。”

    许啸宇的意思就是在说:你别总是想那些有的没的,你累不累啊!想点有用,切合自身实际的东西,他不好吗?

    许少的初衷绝对是好的,他这些话里面,也不存在着是在损方千逸的成分。

    可是,方千逸听后,却并没有引起更多的共鸣。

    在他的眼中却闪过了无尽的空洞情愫,从他的眸光中也散发出了来自心底的哀鸣。

    二少听后却在心里面想到:我这个人并不是很矛盾的,并不是喜怒无常的,并不是好做梦爱幻想的,也并不是心思令人极其难猜的。

    而是在有的时候,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此时的自己在想些什么内容。

    可能是我的心,被掏空了的缘故吧!

    因为,我所有努力的方向,以及毕生的追求。

    都在彻底失去了追求凤义权力的时候,就已经是停滞不前了。

    真是爱情使人痴傻;真是爱情使人疯狂;真是爱情使人茶不思饭不想啊!

    不对!我最近的饭量,明明就是很好的。

    尤其是在情场失意之后,饭量就变得更好了不是嘛!

    看来,经过此情劫,我不但没有变得想开看开,也没有羽化成仙,反而变成了一个十足的大吃货了。

    我这适应能力啊!还真不是特么一般的强大啊!还真是特么的化悲痛为食欲了呢!

    方千逸在简单的思考了一会儿后,又对许少说道:

    “老许!说到底我还是个不能让身边所有人,都对我放心的那种人啊!我这人看上去就有那么的不靠谱儿吗?”

    “看来,我真的是做了很多让人无法理解的事情,可我自己却不自知。而我始终都弄不明白,我到底错在了哪里?”

    “我不就是喜欢上了一个人,我不就是心里只有过凤义,也只爱过他一个人吗?”

    “就算我喜欢纠缠他;就算我喜欢用胡搅蛮缠的方式去追求他;就算我喜欢用自己的方式,对他死缠烂打的穷追不舍。”

    “就算是我也犯过混;就算我也做出过很多错的事情;就算我病入膏肓且无药可救。”

    “可也不至于就把我对他的好,都给抹除掉了吧?也不能把我对他的心与情,都给否定了吧?”

    “他生活在什么地方,我就想生活在什么地方。他走到哪里我都想跟谁在身边,这又有何不可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