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你情我愿才算爱

章节字数:2498  更新时间:21-03-18 07: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你情我愿才算爱

    “你也要明白:纵使是坠入爱河里的两个人,同样也是自由的,也是独立的个体。没有人天生就要依赖谁,没有人天生就要依附谁。”

    “再相爱的两个人,也可能有分道扬镳的一天。不一定深爱的人,也可能一辈子都跟对方纠缠不清。并在一起,坎坎坷坷的将就了一辈子。”

    “爱了散了,也不一定是真爱。不太喜欢,却陪伴了彼此一生,也不一定是假爱。”

    “口中说出的爱,不一定是深爱!明明嘴里还在骂着对方,却对对方会心疼到死,就不能说这是虚情假意。”

    “在众多的遇见中,你觉得对方是你生命里的”有趣的灵魂”,是此生你的白月光、心头血、是你的朱砂痣。其实,他(她)只不过是你命中要渡情劫罢了!”

    “而在对方眼中的你的重量,或许只是你们仅限于认识而已!切记:永远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也不要高估了自己在他人心中的分量。”

    “也请记得:在爱情里,你想要跟着在一起的人呢!必须得是天下第一喜欢你的人才行!必须是你情我愿的才行!”

    “何为天下第一喜欢呢!就是在他(她)的心里面,除了你之外是容不下第二个人的那种喜欢!”

    “且是得见光的那种喜欢才行,他(她)愿意在所有人的面前,都肯承认你才行!”

    “若是你的生命里,遇到了这样的一个人,那你才可以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堂堂正正的跟对方走在一起。”

    “否则,”将就”这个词,也就应该是免谈了吧!毕竟,你这个人在感情方面要求的太多了。这回我想你应该懂了吧!”

    “换一种浅显的说法,你可以耐心的去等待一个人,但前提是这个人必须得愿意给你一个家才行啊!”

    “对你永远都有空的人,才是真正爱你并在乎你的人,对你总是说很忙的人,毫无疑问就是不在乎无疑了!别让自己瞎忙好嘛!”

    “相遇可以是不经意的,但是存心想要离开,那一定就是蓄谋已久的了。”

    “如果在感情里面能够做到:干脆一点,不拖泥带水一点,那就是——再见了我的不良人!”

    “唯有如此,一个人才可以过的明白,才可以让复杂的生活,过得简单而又多姿多彩一些。而又何必,总是把自己弄得太累呢?”

    二少爷听后,很是不领情的,且带着一肚子小怨气,小怒气的说道:

    “说来说去,许啸宇你不还是在劝我要放手嘛!不还是劝我要想开看开吗?”

    “你就不能说点儿别的?说点能够给我解决实际问题的话?你劝我做个不争不抢的自我修仙系,而你呢?”

    “现在你能告诉我,对于有些事情,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吗?你不会现在变傻了吧?”

    “说好的跟我一样的狼性呢?你的狼性是在吃了几天草以后,就变没了吗?你不会以为:自己真的可以变成一个吃草的狼了吧!”

    “但凡高人,都在运用的是自己的影响力,用自己的好行为,高尚的思想道德,美好的情操,良好的品格等等,在影响他人。”

    “而非用绝对的命令,或是通过某种诱、导,让他人如何如何去做,而非任由自己的喜好,却摆布他人如何如何去做。”

    “跟你在一起说话,有的时候真的是很累人的!而我的思想道德,觉悟以及修养,还有悟性,也没有那么高深。”

    “再者,我可不想做什么伟大的背锅侠。吃亏可以,必须要吃在明处,吃在当处。”

    “否则,什么暗亏啊!什么哑巴亏啊!我可绝对是不会去吃的。你可以给我使绊子,下套路,但接不接着儿,还得看我的心情儿。”

    “我就是很想知道对于有些事情,你是怎么看的?是怎么想的?不要用障眼法迷、惑我,或是用一些话来混淆视听好吗?”

    “在对于凤义的这件事情上,你若在你的身上,敢给我贴上无欲则刚与心如止水的标签。”

    “我也能给你演一出:无论面对他对我的何等诱、惑,我自岿然不动的——柳下惠的坐怀不乱的戏码。”

    我方千逸就是我方千逸,无论到了什么时候,我就是我!

    我的心思,没人感同身受也无所谓,没有人同情与理解,也可以任风都吹散了。

    你许啸宇随意的损我也就罢了,小来小去的方面,我完全可以做到不用去理你。

    可是你也不能得寸进尺,得尺进丈吧?你真把我方千逸当成软柿子捏吗?

    最讽刺的是:你在损我,在给我讲你认为对的道理时,我还必须得装着笑脸的,且张开臂膀的去迎接你对我的嘲弄与嘲讽,揶揄与羞辱。

    在你讲完了之后,我还要对你宣布说:你讲的一切,都是正确的。

    我要是不承认你说的话全是对的,我就会被你各种口水,各种论调给淹没了。

    却不知我的满身,都被你的论调给压满了巨石。

    你是不是就不会去在乎,你可能成为那最后一根,可能会压死我的稻草了呢!

    可问题是:请问你是谁给你的权利,成为那最后一根令我喘不过气来的稻草呢?

    没有人告诉过你:人生最好的态度,莫过于闭上自己的那张嘴吗?

    你活好你自己,就可以了,少管他人的闲事儿!

    也少用你的口水,对我的事情,对我的行为指手画脚!

    拜托了!你少说我两句,我不会把您给当成个哑巴了!

    请问:您这么爱操心,您挣了多少操心费啊!

    我这个被爱情枷锁捆绑的男青年,就不能跟命运抗争一下吗?

    我就不能反抗一下来自外界对我的压力,我就不能自我解嘲的安慰一下自己吗?

    听了方千逸的话,许啸宇的头,真的是出现了几秒钟炸裂性的头痛了。

    此王、八、壳儿,还真是硬,还真是不好啃啊!

    简直是迷失心窍,且心灵灌铅了。

    爱得太深了,才会疯魔吗?才会只认死道理吗?

    哪怕听进去一句良言也好啊!真是好良言,劝不了要死的、作死的、该死的鬼啊!

    真想找块板砖,把这小子给拍晕了。

    要是能把他给拍失忆了,那就更好了!

    可是,想把人给拍失忆了,那绝对是大技工才能干的技术活儿,这个方面我可做不来。

    许师傅又被自己的好徒弟给气笑了,待他收敛了比哭还难看,比鬼还吓人的笑容后,就对自己的徒弟说道:

    “方千逸你可真行啊!我看你啊!是打不得!骂不得!哄不得!还是劝不得了啊!”

    “你这人怎么就这么的爱炸毛呢?且炸毛炸的有些莫名其妙的,该炸的时候,你不炸,不该炸的时候,你胡乱的炸。”

    “难道你师傅我,还得随时随地跟在你的屁股后面,给你各种的顺毛,各种的顺气吗?”

    “你看,这明明是多么正常的聊天气氛啊!你就总是想着要去破坏,你能不能从头到尾的,从前到后的,把人说的话,要表达问题的中心思想,都给听明白了呢?”

    “你能不能不断章取义的,胡乱判断的,片面的去理解一件事情?你能不能以正确的心态,去理解别人话语中的意思?”

    “你能不能不带任何偏见的去看人,能不能以正确的态度,去理解他人对你的友善与示好的意图?”

    方千逸小同学,从未觉得自己在许啸宇的面前赢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