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醉饮相思摧心肝

章节字数:2509  更新时间:21-03-19 08: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醉饮相思摧心肝

    就包括此时,他只觉得自己能够气到某人很好玩。

    贪玩儿的方三岁小朋友,依然是气人的对某师傅说道:

    “难道我就必须要跟在你的身边赔着笑脸吗?也要对你俯首称臣的言听计从吗?还要没有原则的对你溜须拍马吗?”

    许啸宇很耐心,很真诚,很公平,也很霸气的回答道:

    “那倒不用,你可以有属于自己的棱角,你可以有自己的思想与理论。在这些方面上,我不能去强求你,更不能逼迫你!”

    “无论怎样,你都有属于你自己的人身自由,思想自由,论调自由!而我呢!没有干涉你私人权力的权力,只是跟你聊聊天而已!”

    “这个世界上的道理太多了,听了之后,一个人能不能去做,能不能去遵守,那都是他自己的事情。”

    “一个人的造化有多大,他的天赋有多少,他成功的几率有多少,那都是他个人后天性的努力。内因与外因的结合,才能成就一个人。”

    “至于你方千逸将来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你的未来如何?讲句实话,都将不会有我的参与,也与我无关!”

    “而与我有关的就是:当你再次真正伤害到我家小义的时候,我定会第一个站出来收拾你!”

    收拾我?!好啊!我就等着你有机会,能够收拾到我了!

    这是方千逸心里面的回答,他没有说出来。

    是因为,此时他不想再挑起在其他方面与许啸宇的争端。

    二少目的性很强的,也很直接的对着许少问道:

    “老许!你还没有回答我方才提出的问题呢!你不想作答了吗?是想要逃避这个问题了吗?”

    “想要正人,要先正己吧?对于凤义的事情,你不跟我好好的表态,还要去要求我,按照你的要求去做吗?”

    许啸宇直接斩钉截铁的回答道:“我有什么好逃避的?我有什么不好正视这一问题的?”

    “如果说得洒脱一点,看淡一点,清心一点呢!就是:在永恒的时光里,人的一生不过是弹指一挥间的事情。”

    “它就像是流星一般,也就是那么短暂的一瞬间而已。它也就像是白云流动一般,变幻莫测,最终被风吹散,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只要是能够做到:擦肩而过的,不要去遗憾,但凡是相遇的,只要懂得过滤就好。”

    “而适合在心底开花结果的,当然是懂得去珍惜就好。该珍惜的人,在有生之年里,我定会不遗余力的去珍惜。”

    “我心尖儿上的人,谁都不能欺负!在我有生之年我定会守护好他,保护好他,这是我永远的原则与底线。”

    “算一算我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活了三十几年的时间。也算是在此红尘中,看到了各种的浮浮沉沉、聚聚散散、分分合合、欢欢喜喜、忧忧愁愁了。”

    “当看过了之后,对于有些事情,自然而然也就能够理解,也就能够淡看,也就能够释然了。”

    “然而,在有的时候,一个人若是想从迷茫,到清醒,看似是十分简单的的事情。其实,仿佛经历了很多个的春夏秋冬。”

    “一个人从自私自利到胸怀苍生,也许只需一瞬便能开悟,也许经过一世亦是不解,也许是直到离开这个世界都无解。”

    “其实,在我的眼里,无论花开花落都是一种心情,都是一种心境与心态,都是一种感觉,天地苍茫与繁华似锦的盛景,都是一种来自个人心底的感受而已。”

    “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永恒,没有永远,也没有轮回,只有一瞬,一时觉,一时醒,一时悟……”

    “至于未来究竟会怎样?我只能回答你说:变数实在是太多了,任谁都无法去预料不是嘛!”

    “综上所述的某句话,就不说了。说多了,只有无尽的苍白与无力,还是少说这样将万事都看淡的丧气与丧志的话吧!”

    “这些话,只能在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特别无奈的时候,拿出来劝一劝自己罢了!若能够忍住心魔,彻底净化心灵也成!”

    “但真的能够做到将万事都看淡了吗?也不尽然吧?当不涉及自身利益的时候,都可以相安无事!一旦破坏平衡,必须暴起还击!”

    “我也不怕将实话告诉你:若是你哥对他不好!我绝对会取而代之!而到了那个时候,我也不反对你跟我来争,来抢、来夺!”

    “不过,我想这辈子,恐怕你我都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因为,我真的想不出来,也想不到,更预测不到,是什么事情,能够使你哥在特正常的常态下,不去爱我家小义了!”

    “你想啊!一个对我家小义牺牲这么大的人,一个从未把自己看得重要的人。”

    “一个只把自己的爱人放在第一位的人,就没有理由不去爱他的爱人了,不是嘛!”

    “只要他们两个人一直都是相爱的,都是携起彼此的手不放的。那我,必须成全!为了帮助完成我家小义的心愿,我也必须成全了!”

    许啸宇的态度很明确,也很坚决,不容反驳,不容置疑。

    方千逸听后,露出了一个既苍凉又无奈的笑容。

    在他的星眸中,是有不甘的成分的,也有再不甘之后的释然的。

    但是他依然还是很倔强的,很伤感的对许啸宇说道:

    “你知道嘛!在我的红尘一世,在这弹指一挥间的时间里,我却愿与他痴缠几十年。”

    “只跟他:一见倾心永不悔,一念痴缠永不休。只对他:执着一人守流年,只求与他能并肩。”

    “只与他:钟爱一生长相伴,相知相惜度百年。只为他:倾尽毕生长相随,只愿与君红尘醉。”

    “却没有想到最终的结局是:为君守情余生里,写尽相思碎心肝。红尘幻梦长相思,看他与人长相守。”

    “而我却:醉了心肝,也碎了心肝,哭断了肠,却又断情难!常相思,不如常相伴,常相伴,不如常相守。”

    “因此,现在我才不愿意离开这座城市啊!纵使是只能以亲人的身份,守护在他的身边,于我而言已经很不错了!”

    会哭的孩子,才会有奶吃。

    会作的孩子,才会有人哄。

    一个人的世界很落寞,也很孤寂。

    有个工具人免费陪聊天,也不错哦!

    千逸同学心里面是这么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于是,某个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某人,给当成免费陪聊的工具人的师傅大人,这师傅的角色,配合的还很认真呢!

    方同学,他这是要拿啸宇同学,狠狠的开练哦!

    面对方千逸这颗红豆痴情种,许大神、许大仙是彻底的醉了。

    被二少爷送给他的这杯“红尘痴情酒”给灌醉了!

    他一度怀疑:这个方家二傻子的脑子,是不是被放在泡菜缸里给腌制成咸咸的、带着臭臭发酵味道的咸菜了。

    若是单用眼睛去看,这小孩儿不仅长相帅气,气质也绝对贴合他自身身价的贵族范儿。

    洁白的皮肤,向上斜飞入鬓的双眉,灵动且带着璀璨琉璃般的星眸,挺立的高鼻梁,就连唇都长得既温润有饱满。

    或许是这家伙,从小就在既安逸又优渥的家境中长大,从外貌到性格都是毫无攻击性的。

    就连平时皱着眉的时候,看着也是特温润的。

    在炸毛的时候,看着是挺凶的。

    就连摆出的架势,也是超凶超凶的。

    实则,他只是个外表能够吓唬人的纸老虎。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