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江湖儿女应大度

章节字数:2530  更新时间:21-03-25 08: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江湖儿女应大度

    “就算你方千逸所有的生活轨迹,生活作风,都符合这个世界对一个”标准”好男人的预期与要求。”

    “就算你方千逸是天下第一好男人,就算你是天下第一纯情的好男人,但得有人愿意把你给领回家才行,对吧?!”

    “你现在就应该活好当下,并在当下管理好你自己、控制好你自己。且为自己找些事情去做,而不是在浪费自己宝贵的生命。”

    “就比方说:去工作、去学习,或是不断的扩展自己交际的朋友圈儿等等。这些才是你应该摒除一切杂念,且优先要去做的事情!”

    方千逸没有经历过爱情,更没有走进过婚姻。

    因此,他对感情表达的方式,也相当的幼稚。

    就包括他他总是喜欢问一些,比较弱智的问题一样的幼稚“可笑”。

    但这个小孩儿的幼稚,也绝非那么好笑的。

    至少,在感情里面,在对待爱人的方面,他有一颗特别纯洁、纯净的心。

    于是,在爱情里面保持一颗纯净与纯洁之心的方同学,很自然的、也很肯定的对许少说道:

    “现如今的我没有活在当下吗?我当下的选择就是留在这座城市中生活,有何不对吗?”

    “就算我跟凤义心与心之间的距离很远,但只要我能经常陪伴在他身边,对我来讲就是最好的今天,活得最潇洒、最得意、最快意的当下。”

    “在我看来,世界上的爱情,也可以理解为:不是谁有多爱谁,也不是谁到底爱不爱谁。”

    “而是,不管我爱的人,他爱不爱我,他会不会爱上我,我都会陪在他的身边。”

    “我之所以会这样想,是因为与他一见面,就接受了来自他对我的特大的吸引力。从而我就对他产生了莫大好感。”

    “与此同时,也就是已经是认定了一眼钟情,一生认定。认定了他,也认定了他这辈子,就应该是属于我方千逸的爱人!”

    “渐渐的由特别喜欢,就变成了特别的深爱。最后,好好的去爱他,就成为了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种习惯。”

    “少了他,就好像是少了自己的全世界。或许,你会认为我这样的想法儿与做法很是疯癫。”

    “或许,你也会认为我这人,就是固执到无药可救了。但不管怎样,我的态度就是这样的明确,也是这样的坚决。”

    “日后,只要你不犯我,我也不犯你。我也不会去由着自己的性子胡作非为就是了。”

    “且我选择留在他的身边,只为守护他,而不是为了陷害他,而不是为了让他再陷入到危险之中就是了!”

    “你们待他都很好,且对他都很忠诚。而我方千逸对他的忠诚,一点儿都不比你们少,我也会将对他的忠诚恒守到底。”

    听了方千逸的话,许少都想把这家伙的脑壳儿给拆开看一看了。

    他真想好好的观摩一下,这个人的脑补构造到底是怎样生长的。

    许啸宇觉得真应该给这个家伙,找点儿事情去做了。

    否则,这小孩儿要对我家小义纠缠到什么时候呢?

    若是这人情感的世界,一旦被其他的人或事物给填满了。

    他也就没有那么多时间,打扰或叨扰他人的生活了。

    但许少知道:想要以最快的速度,最短的时间,让这小孩儿彻底的断了这份——对小义的执着与念想儿,不再与之纠缠不清了,好像是不太可能的做到的。

    脑子生锈了,得想办法去除锈。

    脑子过于的一根筋了,脑子过于的倔强了,也需要改变观念。

    于是,某师傅就再一次的开启了,改造徒弟的大工程。

    他结合着方千逸的话,捋顺了一下自己的思路。

    而后,带着师傅责备、劝勉、安慰与鼓励徒弟的口吻说道:

    “既然你提到了忠诚,那么我就先回答你忠诚到是什么?在我眼中:忠诚不是灰色的,它只能是黑色或着是白色的。”

    “你要么做到对某人或某事完全的忠诚,要么,从一开始就是对其,一点也不讲忠诚的。若是真假或多少参半,就是会给忠诚打折扣的。”

    “换句话说:也只有当我们弄清楚了,自己所守护的人或是东西,或是信仰也好,在自己的心中所拥有的重量与意义之后。我们就能决定:到底自己对其是忠诚的,还是不忠诚的了。”

    “请你自己在心里掂量一下,对他的忠诚有多少?!也扪心自问一下,你对他的忠诚会持续到什么时候?”

    方千逸不假思索,且很是自信的说道:

    “我方才不是讲过了嘛!我会将对他的忠诚恒守到底!你不能说这种想法儿,不能成立吧?”

    “之前,我错了!但是现在我改了啊!你不能就给总结成:我之前的做法,就给对他的忠诚打了折扣吧?”

    “许啸宇!你企图让我做你的小跟班也好,做你的小尾巴也罢,但是你不能试图把我给带偏了吧!”

    “别总是讲出一些道理,试图混淆一些概念好不?或许,是我的理解能力有限?理解不了你话中的意思?”

    “可是有些话,真的很容易让人多想的!尤其是现在面对我的思维模式,比较脆弱与敏感的时候,难免会让人产生误会的。”

    本来不具有炸毛体质的方家二少爷,在许啸宇的身边,总会莫名的发火儿。

    无论是明火儿还是暗火儿,总之,这火可是着大发了。

    “方千逸!你是属白磷的吗?你自己是会自燃的吗?怎么总是莫名其妙的就控制不住你的小思想与小情绪呢?”

    二少极力辩驳道:“我哪有啊?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

    许啸宇一脸嘲讽道:

    “那成天暴躁到要死的那个讨厌鬼,到底是谁啊?那总是喜欢胡思乱想,爱挑别人话中小字眼的小心眼儿,又是谁呢?”

    “那很容易一秒就上演川剧大变脸的人,又爱耍小性子的人,又是谁啊?就不能以平常之心,平和之心,跟人说话吗?”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我们都身为江湖儿女,为人处事都应该大度一些。别成天苦大仇深的,给别人甩脸看哦!”

    方千逸突然觉得自己的心理阴影面积,被许啸宇这样一说,又增加了不少。

    许啸宇大埋汰神,不愧是个大埋汰。

    这话给说得的啊!就好像是他不是这种点火就着,相当暴脾气的人似的。

    可是此时,他真没有什么心情儿跟他斗嘴了。

    于是,二少爷就忍着一腔无处去发的怒火,且咬着一口银牙恨恨的回道:

    “好!你许啸宇是大爷!规矩都是你来定的!你说什么都行!好!我不跟你犟,也不跟你理论,你继续开始你好为人师的表演。”

    看到某人吃瘪的样子,许老师的心里却已经笑成了千层的大、麻花儿。

    某爱炸毛的人,终于肯低一次头,终于肯不犟嘴了,许老师很是满意。

    只见他带着一副洋洋自得的模样,对着某偃旗息鼓,某蔫蔫的感情里面的小学鸡徒儿说道:

    “一个人呢!可以倔强,也可以坚持己见,也可以保守,但若是过于的故步自封,也是不太好的。”

    “一个少年人;一个成年人;一个中年人;一个老年人,都可以有着属于自己年龄段儿的任性。”

    “说得简单一些,这种属于人类的叛逆,无非就是对自己人生的掌控感在作祟。”

    “既然需要达到自我人生的掌控,也要知道自己究竟有没有那个实力,去做到真的能够掌控自己的人生。”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