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无情无爱若躯壳

章节字数:2519  更新时间:21-03-30 09: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无情无爱若躯壳

    反正现在到“恒隆国瑞”的总公司,还有一段的路程。

    反正自己也不能马上见到男神,就拿这个人好好的消遣一下也好。

    于是乎,想要继续气人的二少爷就开口说道:

    “老许!尽管我会感谢你,但我还是会坚持自己行事为人的基本原则。这辈子,我就是想要成为凤义的入幕之宾。”

    “跟他成为很亲近的人,是正常关系的亲近的人,绝对不是那种与他有着不清不楚关系的人。

    “你也不要把我给想成一个男狐狸、精的样子,我现在求的不是这个,不是必须给名分的男小、三儿的形象。”

    “还有人生在世,岂能完全做到无悲无喜无幻梦?岂能完全做到无烦无恼无忧愁?岂能完全做到无情无爱又无恨?”

    “岂能完全做到四大皆空逍遥行?岂能完全做到清清两袖话人生?岂能完全做到悟心悟性悟真理?”

    “那你还不直接对我说,让我断情寡、欲又薄情了!难道薄情薄幸才能算作是四大皆空吗?”

    “难道不食人间烟火,不知人间烟火味儿,才能算作是悟明了,悟透了,并看懂了人生吗?”

    “无情亦无爱,断情又断念,那样跟一具活着的躯壳,跟一具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

    “为什么就不能是相识相知情意浓呢?为什么就不能是相扶相惜伴君程呢?为什么就不能是相爱相守逍遥行呢?”

    “虽然爱情这东西,要讲点儿机缘的巧合,要讲点儿天时地利人和,也要讲点儿先来后到,但也不是绝对的对吧?”

    “你不能因为你自己的喜好,你不能因为你想别人按照你给出的路去走,就把别人所有追求幸福的权力,就都给否定了吧?

    “也不能把别人所有的希望,都给弄破灭了吧?也不能把别人所有的快乐源泉,给弄没有了吧?”

    “若是欢乐都去斗地主了,那也只能是留下我一个人独自的悲伤,独自的流泪了。”

    “这样做是不是忒残忍了点儿?这样做是不是忒没人、性了点儿?这样做是不是忒惨无人道了点儿?”

    “既然心病还需心药医,既然解铃还须系铃人。那么,你把我跟系铃人的关系给弄远了。我心中的千千结,还怎么去化解啊?”

    “你只看到了我的爱炸毛儿与小暴脾气,你怎么就不知道我脾气不好,都是被折磨出来的呢?”

    “你只看到了我的不择手段与利欲熏心,你怎么就不知道我急功近利,都是被逼迫出来的呢?”

    “对此,还要要求我,不能喊冤、不能喊苦、不能喊累,因为我是咎由自取,因为我是自作自受!”

    “那么请问阅人无数,看尽世间繁华,品尽人间百态,也懂得御人有术的许董来告诉我。”

    “谁人又不想做个既贤德又儒雅的谦谦君子呢?谁人又不想做个人见人喜,花见花开的可人儿呢?”

    在讲这些话的时候,方千逸是把自己的表情,给弄得是既软弱又无力,还让人又怜爱般的凄楚动人。

    就连眼尾处都好似挂上了莹莹泪珠儿,这一副欲哭强忍的委屈样子,真是有让人激起万千怜悯之心的一副——既凄惨又凄美的好形容。

    这演技简直就可以堪称是:林黛玉林姑娘的附体与翻版嘛!

    而他师傅呢!则是不解风情般的,毫无怜香惜玉之心的,毫无怜悯之心的对他严厉的说道:

    “看你这样说,你方千逸很冤枉、很委屈是吧?因此种种,这不就让你自己的心变强悍了,你就被迫的逼上梁山了呗?”

    “你也就学会了,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唯一能够赢得过别人的希望,就是用抢的是吗?!”

    虽然许啸宇的话中是质问,但他说话的语气之中,并没有喊着讥讽与嘲笑之意。

    若是带有其他的因素,他就连自己都给骂了。

    他跟方千逸都属于同一种人,都是属于一路货、色。

    互相嘲笑与讥讽,得分对什么事情而言。

    在这件事情上,许少没有必要顾此失彼。

    没有必要为了揶揄方千逸几句,也把自己给骂的狗血淋头。

    方千逸瞬间就改了那副凄楚动人的可怜相,立刻为自己辩解道:

    “就算你不理解我的行为,但我相信我们大家都会是非常好相处的人,也都不是那种特别喜欢吹毛求疵的人。”

    “我的行为,是过分,但你的行为,不也是一样的吗?既然彼此彼此,那我们就没有必要用更多语言抨击自己的对手。”

    “既然整件事情,都贯穿着以爱为主题。那么,就请你要相信我,我从来也不会去做特别不靠谱的事情。”

    有些错误不可避免,有些事故不可预料。

    对此等事实,方千逸无法雄辩,却也想表明自己的初衷。

    许啸宇见徒弟这会儿还算正常,就很客观的回道:

    “就是因为相信你的初衷是好的,我才要给你提出一些个相关的建议!否则,我又何必浪费自己的时间?”

    “每个人的生命皆宝贵!我也不会浪费时间,在于我而言无用的人身上!”

    “虽然,之前跟你讲过的这些话,带着些许的尖锐与锋芒,或是带着些许的尖酸与刻薄。”

    “但却都是些个特别实在的大实话,而我为什要对你讲这些实话呢?这就源于对你在某些方面的认可与信任!”

    “二少你觉得:我总是在刁难你吗?还是觉得我在故意的批评你呢?还是觉得我在故意的嘲讽或是讥笑你呢?”

    “好朋友之间,莫逆之交之间,可能是无需多言的。有些事情不用去刻意的做出解释,也会理解,也会相安无事。”

    “但我跟你之间不同,我们之间对彼此的误会,对彼此异样的看法儿,可能是过多了。”

    “但无论怎样,一个人在跟人交往或讲话的时候,首先要分清他是属于什么类型的人,他对你讲话的可信度到底有多少。”

    “我与你之间,虽未达到朋友之间的亲密程度,但我也希望你和我一样对未来的生活,抱有一定的期望。”

    “希望我们都能拥有一个更加美好的明天,并对明天的生活充满无限的向往。且每天的生活,都是充满阳光的一天!”

    接受到了一点点来自许啸宇对自己的友善态度,方千逸便随口问道:

    “老许!你说你对我还是有很多善意的?那我怎么分辨你对我的善意是真是假呢?怎么分辨你跟我是敌还是友呢?”

    怎么分辨你对我说过的话,有很多实诚成分的诚实呢?你来告诉我,怎么分辨身边的真假人呢?”

    许啸宇听后,半开玩笑的回答道:

    “对你说假话的人,你若是不能立刻给识破了,也只能说明你自己的智商有问题。”

    “不能去埋怨任何人欺骗了你,因为你的智商真不够用!被耍被玩儿,只能说明是你弱智的表现。”

    方千逸既气愤又炸毛的说道:

    “老许!你有点正经的样子好不好?我现在正在好好的跟你请教问题呢!你要认真点儿回答,不可以拿我的智商开玩笑!”

    于是,某师傅便收起了,原本自己想拿某人寻开心的小心思。

    装得像某个得道大师一样的,很是认真的说道:

    “说你是猪脑,你就是猪脑。不!你还不如猪脑呢!猪脑还会速算呢!你说你啊!就这一小点点儿的问题,还不好分辨嘛!”

    “就算我跟你讲的话,都是半真半假,我骗你对我有什么好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