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诸多变味弦外音

章节字数:2524  更新时间:21-04-14 07: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诸多变味弦外音

    “无论是帮人还是帮自己,话总是要说的嘛!有些话,憋在心里面不说,那多难受啊!”

    “不过嘛!许啸宇你这人可真是有意思啊!你以为你这是在帮我走出误区,你以为你这是在为我雪中送炭般的扶助弱小吗?”

    “可是,你能明白,你能理解一个人的灵魂,在反复被撕扯之后的火上浇油,是何等的滋味儿吗?”

    “你所谓的良言送朋友,朋友理解你的,一定会感激你,不理解你的,只会认为你好说风凉话的看人家的笑话。”

    “而你我之间,就连朋友都不是,你让我如何对你说出过多领情并感激,还要道谢的话?”

    “你怎么知道你所谓的好话,对我来讲不是看热闹般的戏言与戏语?你怎么知道这对于我来讲,就不是你出于公报私仇般的,对我进行的肆意的口诛笔伐?”

    “你怎么就知道我不会认为,你在看热闹的同时,不忘了损我几句,踹我几脚,而后再对我落井下石?。”

    “你是在试探人心的底线?还是在试探我方千逸能够承受的底线啊?”

    “那么人心能够经得起多少的试探呢?我方千逸的底线到底是什么呢?这些你都弄清楚了吗?”

    “你知道你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做,才能彻底的制服我吗?想要彻底降伏并征服一个人,是不是很有意思呢?”

    方千逸有个很奇特的功能,就是他总是能把许啸宇对他讲的话,给听出弦外之音来。

    也能从中挑出刺来,且是鸡蛋里挑骨头的那么挑刺。

    二少爷此人绝对也不是个什么省油的灯,也是个伶牙俐齿的小怪物儿。

    喜欢他的人,会认为他这个人古灵精怪的,特别幽默风趣儿又可爱的人。

    不喜欢他的人,会恨他恨得牙根直痒痒。

    恨不得狠狠的抽他几鞭子,直到给他鞭挞到:他家妈妈都认不出自己的儿子为止。

    就比方说此时,他就非常讨人厌的给许啸宇摆出了一副:就你这点儿道行还想欺瞒我?

    还想说服我?还想摆弄我?还想欺负我的欠扁的架势。

    听了方千逸的话,许啸宇的手狠狠的握紧了方向盘。

    仿佛手中握着的方向盘,就像是方千逸的脖颈一样。

    如果现在可以,许少真想好好的掐、着他,让他感受一下什么才叫做窒息般的感觉。

    于此同时,他的心中恨恨的想到:

    方千逸!你以为你是谁啊?

    你有什么值得我注意的地方?

    你有什么能够吸引我的地方啊?

    你以为你在我心中的分量很重啊?

    我会愿意征服你?你可真是敢想,真是敢讲啊?

    你会不会讲话啊?不会讲话就别讲好吧?

    我许啸宇对征服你没有什么兴趣好吧!

    我对降伏一个于我而言毫无兴致儿可言,且不足挂齿的无名小卒不感兴趣儿,更感到恶心好吧?

    我不会动真心的去同情你,更不会发善心的可怜你。

    你我之间,只是存在着简单的小联系。

    若不是因为我家小义的缘故,我跟你之间就连萍水相逢都算不上。

    我们之间从来就不存在过过往,也根本就谈不上还会有将来。

    我们完全可以做到:无须对彼此手下留情!

    方千逸!你给我等着,我不会让你的日子过得很舒坦。

    你若是再敢挑战我的底线,我不会放过你,我们走着瞧!

    许少很生气,这次是真的动了肝火的。

    他的愤怒表现在:怒得红了眼,这抹红就像是来自地狱的烈火,在灼烧着他的眼球儿。

    他胸中的怒气,也不断的反复的碾压着胸腔里那一颗——承载周身血液运转的跳动着的脏、器。

    他突然好心疼他家小义,怎么总是莫名其妙的,就招来了这么多的烂桃花儿。

    偏偏这种烂桃花儿,还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

    跟他认识这么多年了,围在他身边的这种烂人,怎么就是清理不干净了呢?!

    小义是这辈子,我见到的最幽默风趣儿、在工作中最疯狂、做人最谦逊、头脑也是最聪明的人。

    他的身边不应该总是有这些烂人的存在,我一定会替他把这些如垃圾一般的人,全部都清理干净。

    一定守护好他,一定照顾好他,并还他一个良好的生活空间。

    方二少爷这位豪门公子哥,绝对是典型一流的大富大贵的命格,二流的能耐与本事,三流的气人体质,四流的小暴脾气。

    可到了许啸宇这里,本属于他四流的小暴脾气,瞬间就能飙升为一流的火爆脾气。

    二流的专门当男小、三的男狐狸精体质,三流的气人外加抬杠本事,四流的没啥值得夸赞的能耐。

    许少真不知道:这人身上所具有的较为旺盛的破坏欲、念,到底都是哪里来的。

    难道这只是单纯的男人与男人之间好狠斗勇,或争强好胜的欲、望在作祟吗?

    但这些东西,也不足以真正的破坏掉一个心智成熟之人,该有的理智与冷静啊!

    可能是因为太爱我家小义的缘故了吧!爱到本就及其偏执的他,变得更为的偏执,变得更加的不听劝告。

    方千逸这个人的逆反心理与叛逆心理,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许少很生气,也很窝火儿。

    可他又不想:让方千逸看出自己是真的动了肝火的。

    于是,他刻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并在语气中带着几分的冷漠与疏离的对二少说道:

    “方千逸你放心!我绝对不是正义感爆棚,更不是单纯的为了指导或教训,你这个不入流的人、渣与败类。”

    “我这人不闲也不欠,我也没有那个闲情逸致,管那些想要找死的、且该死的人,或是吃饱了撑的,去管与己无关的闲事儿。”

    “你做什么我可以不管,但你触犯到了我的底线,我也绝不惯着你,不信你可以试一试。”

    “你暂时待在我家小义身边也不是不行,但请注意把握好分寸、尺度与距离。”

    “你若是再让我抓住什么把柄,我会让你过得很凄惨。也会让你在他的身边待不下去了,别说今天我没有提醒过你。”

    “还有,若是你现在不介意的话,我就把你以前做过的那些个馊事儿,都在我家小义的面前再帮你还原一下。”

    压抑着火气讲完这些话之后,许啸宇突然就觉得自己最近都变老了,变得既感性又脆弱了。

    这情绪易怒还不算,还极易动真实的情素。

    要知道:在这之前,自己除了对小义会动真情,会毫不设防的暴露真实的感情之外,好像对任何人都不会这样的。

    难道发自心底的去排斥一个人,去讨要一个人,也会动真实的感情去生气、去排斥、去讨厌吗?

    或许是吧!易怒,真生气了,这也的确是动了真实的感情啊!

    看来,男人与男人之间,也存在着互相排斥,以及互相吸引的定律。

    相互吸引的,一定是脾气秉性虽有迥异,却又在心智上能够产生共鸣,还能因着对方的优点而互相欣赏的两个人。

    就比如说张凤义与方龙行两个人,就比方说张凤义与许啸宇两个人。

    他们的组合都是可以互相吸引,互相欣赏的最完美、最融洽的组合。

    而许啸宇跟方千逸之间,他们就属于是同、性、相排斥的那种组合了。

    因为,他们都具有着火爆的臭脾气,倔强不服输的性子。

    打死也不肯在外人面前,显示自己脆弱一面的故做坚强。

    他们都是属于既固执又偏执的倔驴一头,都互相看对方都不顺眼。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