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我见犹怜可怜相

章节字数:2524  更新时间:21-04-15 07: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我见犹怜可怜相

    无论死活就是融合不了,就是凑不到一起去。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明明就是近在咫尺的。

    可他们心与心的距离,却仿佛是隔着道道崇山峻岭,隔着千山万水一般。

    在他们的灵魂与灵魂之间,永远都有一道永远也无法逾越的鸿沟。

    且这道天堑般的鸿沟,随着两个人见面次数的增加,变得越来越大,大到无法愈合的程度。

    而他们两个人就像是隔着楚河汉界棋子一样,各为自己捍卫着一方水土,守卫着一方家园。

    只要利益发生冲突,随时都可以翻脸的进行厮杀。

    而他们二人分别与张凤义而言,他们的魂不会被汪洋覆灭,他们与他之间隔着的天堑鸿沟,都不复存在了。

    即便可能与张总的距离。也隔着一条楚河汉界。

    但他们都会为他退军至面前,纵使张凤义会主动的出击,并攻打不过来,他们还要趟过那条界限走向他。

    不得不说,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啊!

    听了许啸宇的话之后,在方千逸的明亮星眸中,闪过一丝很深的矛盾之色,又似在隐忍着什么。

    对于许啸宇给自己发出的刺、果果的威胁,方千逸本想奋起还击,本想跟他互撕的。

    但他在生气的同时,也像许少一样的忍住了,并没有怒骂般的爆发出来。

    既然那个人都能做到:不吼也不怒的跟自己讲话?

    自己为何做不到:以心平气和的讲话方式,来气死他呢?

    对!就这样做,我就跟你比一比,看我们谁能撑到不生气,不爆发,看我们谁能撑到最后。

    无论你许啸宇有多生气,我都会用我的武林绝学化骨绵掌,把你的小脾气统统的拦下,并在瞬间凭着我强大内力给化解掉了。

    你想治我?我还想治你呢?作者:锦澜绣弦

    我不需要你跪在地上给我唱《征服》!我却一定可以征服你!

    于是,二少爷很快就给自己换上了一副可怜兮兮的,也惹人心疼,更惹人怜爱的受气包表情。

    这简直就是:一副活色生香版本的凄凄惨惨与惨惨戚戚的小模样嘛!

    再配上一副既委屈又幽怨的小眼神儿,那简直就让人为之动容了。

    得了,好一副影帝级别的小白菜苦情剧,就这样诞生了。

    其实,这是一副故作好人,故作可怜人的坏人的嘴脸。

    在这凄楚可怜的表面之下,可是包藏着随时都能暴走的狼子野心呢!

    只要条件允许,他就会如恶狼捕食一般的暴起,并狠狠的咬、住许啸宇的咽喉。

    只见他咬着下嘴唇,眼含薄雾,薄雾中又带着一丝委屈与倔强。

    仿佛一副受了莫大委屈又无从申冤,且是我见犹怜般的美貌女子,在受了莫大委屈后的可怜相。

    且用稍稍带有着颤抖的声音,小声的对许少说道:

    “许哥哥!你欺负我!”

    许啸宇被方千逸的这一声“许哥哥”,给叫的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啊!

    他怎么突然间就感觉自己的后背,是凉飕飕的呢?

    大白天的方千逸你跟我讲鬼故事呢吗?你跟我演聊斋呢吗?

    你以为你是貌美如花,国色天香的大美女吗?

    难道你忘了,老子特么的是弯、的。

    老子特么的喜欢的对象是、男、的,老子特么的只喜欢我家小义好不!请你搞清楚了状况成吗?

    就连许的小心脏,在方千逸给予的这种视觉与听觉的冲击力下,都漏掉了几个节拍。

    就连他不苟言笑的冷脸上,都出现了类似龟裂般比哭还难看的表情。

    在强忍住心理上的,身体上的不适之后,许啸宇依然从牙缝里挤出:“我没有!”三个字。

    方千逸依然是故作柔弱姿态,且温声软语的说道:

    “你就是欺负我了,你就是不愿意承认!你个大男人的敢做不敢当!”

    许啸宇继续忍着各种不适,依然是牙缝儿挤字的说道:“我说我没有,我就没有!”

    方千逸一见这个方法对付许啸宇比较奏效,就继续用弱柳扶风般的姿态示人。

    就继续用娇弱中带有着娇滴滴的语气,对许少的说道:

    “那许哥哥你还要让凤义知道:我曾经做过的那些事情吗?那你还想让我做个不爱讲话的哑巴吗?”

    “你还说你没有欺负过我?没有威胁过我嘛!你这个人啊!可是真讨厌!”

    许啸宇咬着牙说道:

    “我真的没有欺负你!是你一再挑战我所能够承受的底线好嘛!而且你也的确是做过那些下三滥的事情啊!”

    “你说我不是男人,不敢承认做过的事情,那你就是男人吗?你怎么不敢在我家小义的面前,把做过的所有事情都承认了呢?”

    “还有,方千逸你能不能把舌头给捋直了,好好的跟我说话?要不这样吧!若是你不想继续挨欺负,做我小弟也成。”

    “你做了我的小弟,我就不欺负你了!好了就这样吧!不管你愿不愿意接受,你这个小弟我都收定了。”

    “否则,我真的就把你做过的事情,全部都告诉我家小义。让你深刻的体验一下,什么才叫做勇于承认错误。”

    “让你知道什么才叫做顶天立地的有担当,让你了解一下什么才叫:做是个爷们,就都敢在人前承认自己犯过的错误!”

    一见许啸宇态度明确,且露出一副心意已决的,你莫要阻拦我的架势。

    方千逸顿时就觉得,这家伙的心的确是水泥做的。

    的确是不容易松动的,也是很坚硬的。

    此人,真是软硬不吃啊!此人真实没心没肺的的顽石一块啊!

    其实,方千逸错了,他看错了许啸宇。

    许少不是他想的那样,许少是吃软不吃硬的人。

    只有后来的方千逸,才能渐渐的发现许董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作者:锦澜绣弦

    但此时,二少爷也只能是突然“清醒”的发现:好像是自己用的什么态度,用的什么方法,对这人来讲,都是不好用的。

    于是乎,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方千逸,终于是屈服在某个——比自己还不要脸的人的淫、威与威、逼利、诱之下了。

    只听,方千逸不情不愿也很憋屈的说道:

    “让我做你小弟,也不是不可以!但以后,我们都要互相为对方保守秘密!既然是兄弟,就不能互相出卖对吧?”

    事态急剧扭转,突然间就让别人占了便宜,总得谈点儿条件吧?

    否则,这亏不是白吃了嘛!

    他方千逸虽然不是个像某人那样特别心黑手狠的人,但他也绝非是特软的软柿子吧?

    一见方千逸从极不正常中,变得还算是正常了。

    许啸宇就带着大哥般的心态,对自己的小弟说道:

    “既然你都是做我小弟的人了,那我们就一言为定,绝不互相出卖。既然我们谁都不干净,那就都为彼此把守秘密吧!”

    “既然你唤我一声大哥,那做哥哥的就告诉你:有一天你会发现有些事情,你必须学会接受与做出让步或妥协。”

    “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真正可以做到全然不顾的随心所欲。我们可以什么都明白,我们可以什么都懂得,可是我们真的什么都改变不了,那也就只能是接受,不愿意也要接受。”

    “而且在某一阶段,生活就会逼着你做出一定的选择,并给出你确切的答案。因此,你也会被现实推着走了。当你明白的时候,也就意味着你真正的长大了。”

    “以后呢!还是不要总是喜欢幻想,更不要爱做梦。”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