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不做神灵即野兽

章节字数:2523  更新时间:21-04-16 07: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不做神灵即野兽

    “你早该过了爱做梦的年纪,应该学会长大了。且已经长大了的成年人,故意把自己给扮成小孩子一样的卖萌,一点也不可爱!”

    “因此,以后不要说些过于丧气的话了,也不要说那些不切实际的话了。勇敢的接受现在,并认真的对待以后的每一天就OK了。”

    “还要更正一下,我并非不是不想让你多讲话,而是希望你多讲一些能够令人听后,愿意接受,也能使人受益的话。”

    听了许啸宇的话之后,方千逸的脑仁炸裂般的疼痛了起来。

    他这个悔啊!方才自己光顾着在某人的面前装弱了,结果就真的变成弱智了。

    怎么就忘了要以同样的方式,反着威胁反着回击某个人呢?

    真是百密一疏,真是失策啊!

    自己这匹恶狼,就不该装弱羊!

    结果真的是变得弱爆了!就连思维都跟不上了!

    可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好嘛!

    这样也好,就先将就着接受好了。

    先忍一时,先稳住他,而后再将计就计的进行反扑好了。

    既然决定将错就错,将妥协变为稳定,将稳定变为反扑。

    方千逸的心情儿,立时就从懊悔与沮丧中解脱了出来。

    他就一扫阴霾的对许啸宇说道:

    “老许!你好像是搞错了好嘛!我何时在你的面前,说过很多丧气的话?我不也经常说你难以接受的豪言壮语嘛!”

    “且在追求凤义的这件事情上,我始终都是很正能量,且元气满满的样子好吧!何时丧气过?何时显得颓唐过?”

    “我这个人啊!虽然没有什么太大的优点,但在对待感情上,绝对能够做到:愿为梁祝化蝶飞,绝不空寂独自悲。何为正道度人生?唯情专注且不悔!”

    一听方千逸这样讲话,就可以当即判定:他的确是酒后失忆了。

    他都忘了自己在醉酒后拽着某人,不让人离开,且一副既软弱,又痛哭流涕的衰样子了。

    此时的他,绝对是失忆后的他,也的确是目的十分明确的那个人。

    是的,他知道正如许啸宇讲的那样:生活是从来都没有那么顺心的,生活是得逼着自己做出一定的选择的。

    而无情的现实,也会给自己打回原形的,但我知道我自己从未忘记——自己想要成为自己梦想中的那个人。

    也不会忘记我这个追梦人,最终的人生追求,也不会忘记自己曾经动过情,且深爱过的那个人。

    且我也知道:有的时候,我就是出于恶意,出于想要解气的拿你许啸宇来开练的。

    我讲过的一些话,不完全都是真的,就是在逗你的。

    你许啸宇不是不喜欢听,我跟你说的这些话嘛!作者:锦澜绣弦

    我偏要说,我就是要说出来恶心你!好好的恶心恶心你!

    许啸宇听后,却觉得极其好笑的嗤笑了一下。

    而后,泼冷水般的对二少说道:

    “就你?哈哈哈……一个爱情里的失败者,一个没有被选中的就连备胎都不能算的,且甘愿夹在人家中间做男小、三儿,做男狐、狸精,做男、婊、子的失败货。”

    “也敢这样趾高气昂的,在别人的面前高天阔论的讲出情为何物?就敢大言不惭的说自己懂爱?”

    “我说小、兄弟啊!你若懂爱,你得到的就不是今天的这般结局了,你面对的就不是今天的这般光景了!”

    方千逸听后,顿时气竭道:

    “许啸宇!你……你……你……”

    许啸宇则在变着法儿的报复了某人后,感到很是神清气爽。

    他这边就端着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儿,带着洒脱中还有几分揶揄的口气,对方千逸说道:

    “你什么啊你?难道我讲的不是事实吗?还是我得用恬不知耻,不知斤两,不自量力,不知天高地厚,自取其辱,自己找、虐,来骂醒你啊?”

    方千逸听后,咬着一口银牙,十分用力的说道:

    “好吧!老许算你狠!我承认你这话伤害性不算大,但侮辱性极强,你严重的中伤了我不太成熟的小心灵!”

    “若是想跟我说事儿,就好好的跟我说事儿。咱可以禁止或停止用非常残酷的,且不争的事实损人行吗?!”

    “请你在出于好心的教育我的时候,也顾及一下我个人的感受可以不?大哥哥这事儿咱能好好的商量商量不?”

    “跟你讲句真心话,其实,我这人天生就不太合群,对待不熟悉的人,对于自己不想去接触的人,我一向都是话少的人。”

    “跟别人在一起相处的时候,也时而还会冷场,因为我并不太会调节人与人之间,该有的较为和谐的相处的气氛。”

    “因为我的不太合群,可能就会导致我容易被孤立。也因为我不太会讲话,也容易引起他人的诟病。”

    “曾经的我也自我怀疑过,也曾陷入到情感困惑的边缘。总觉得:合而且无味,孤独也挺好。”

    “至于他人对我所暴露出的党同伐异的人性,因为我个人的麻木与不在乎,我也就感觉无所谓了。”

    “也觉得:不与自己讨厌的人进行沟通,做个哑巴也挺快乐的。毕竟,自己从心中过活,不依赖或不依靠外力,也蛮不错的。”

    “且互不侵犯,也不给他人提供可以侵犯自己的机会,无疑也是在保护自己。因为少言或不言,就少了很多的争端与戾气。”

    “在你的面前,我方千逸也可以做个乖宝宝。像你希望的那样,要么就做个闭口不言的聪明人,要么就做个只说造就人的好话的人。”

    “可是,很多天时与地利,还有根本就不具备的人、和,都不能让我一味的去做个听话的小木偶儿。”

    “若我这样的你眼中的小恶人,若是做了别人手中的提线木偶,也就如死灰一般的了无生趣了,不是嘛!”

    “记得:亚、里士多德在《政治学》中写到:离群索居者,不是野兽,便是神灵。”

    “而像我方千逸这种人,既做不上神灵,那当个野兽也挺好的。最好是能当上别人世界里的野兽,这就更好了!

    “但凡是有挑战性的事物,玩起来才好玩儿,才有趣儿,征服起来才具有意义,不是嘛!”

    “你又何必强求我这个在他人面前极少说话,在你们几人面前爱讲话的人,尽量的禁言少语呢?”

    “许哥哥多跟我聊聊天,不好吗?跟我一起打发一下,这既漫长又无聊的时光不好吗?”

    尽管你许啸宇这人很是小心眼,尽管你这个人软硬不吃。作者:锦澜绣弦

    尽管我方千逸很讨厌你,尽管我根本就不屑于理你。

    但形势所迫我又不得不理你,那我就好好的理理你好了。

    既然跟你来硬的不行,我就给你多来点软的。

    因为我觉得:还是用软刀子扎人比较好。

    这回呢!小爷我就多给你来点儿软的成不?

    人生如戏,全在演技。

    演技需互飙,咱就好好的飙飙看,看谁能够飙过谁!

    你想把我给当成任你随意揉搓,随意虐、待,随意欺负,随意使用的工具人,你还没够那个道行。

    你欺负我了是不?我现在是不能把你给怎么样了。

    不过嘛!许啸宇你给我等着,有朝一日我一定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

    其实,这话说来容易,做起来嘛!好像也不怎么容易,也是有点儿难度的。

    但对付你这种烂人,小爷我就得剑走偏锋了!

    你这颗老白莲长得不是根深叶茂吗?

    你的藕根不是藏得很深扎的很深嘛!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