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零七章孱弱躯壳保护色

章节字数:2525  更新时间:21-04-17 08: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四百零七章孱弱躯壳保护色

    我总会想出很多办法对付你的,我就不信我不能把你当成手撕饼一样的手撕了你。

    我就不信我不能蒸煮了你,不能油煎了你,不能把你给做成一盘拔丝莲藕。

    你给我做了初一,将来有一日,你就别怪我做十五了。

    在有的时候,我的确是自叹不如你,但我这人一贯都是有着打不死的小强精神啊!

    就算你许啸宇的嘴黑、嘴狠;

    就算你活的年头比我活的长很多;

    就算你的阅历比我丰富;

    就算你尚且比我懂的东西多很多,但有一样儿,我想你装起绿茶来,一定不一定会茶(渣)过我的!

    二少爷的心理活动,一直都是很丰富的。

    其实,他讨厌许啸宇,一直都想着要报复他,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毕竟,二少现在真的太不了解许啸宇的为人了。

    假若方千逸在许啸宇的面前,一直都是既强势又锋芒毕露的性格,这两个人一定不会走到一起去。

    因为他们二人都是属于性情强势,为人较为霸道,又都很清高的那种人。

    等待他们的结局,也只有青天大道,各走一边的井水不犯河水。

    他们的相处与接触日常,只会在各怀猜忌与质疑,互相看着彼此都不顺眼中度过,根本就不会凑到一起。

    若是方千逸以极弱的面貌示人的时候,那就另当别算了。

    例如:他在喝多了之后,露出了最真实的最脆弱一面的时候,许啸宇就会因为他的软弱与无害,而同情他可怜他,也会拿出几分真心来待他。

    例如:二少爷在软声细语的跟许啸宇示弱的时候,他也能给他几分出于绅士般的妥协与谦让。

    许少也能对他露出几分柔软的,且类似于侠肝义胆的侠骨柔情。

    也就是说:也只有当方千逸为自己罩上一层柔软的,且孱弱的躯壳为保护色的时候,才会让许啸宇放下对他的戒备之心。

    他们才会像朋友一样相知相惜的,无伤大雅的相处下去。作者:锦澜绣弦

    而方千逸也只有在喝多了的时候,他才能在许啸宇面前彻底的,且任性的释放自己。

    只有在陷入重度醉酒中,他才能做回自己,也能像个孩童般的任性与撒娇,才能充分的体现出自己独有的那份小傲娇。

    只可惜,这两个人现在都在彼此的面前,表现得过于的强势了。

    这也就直接导致了,他们始终都无法融合,始终都放不下对彼此的成见与戒备心理。

    且他们总是处于对彼此的备战的状态中,就是如今相处时,会不定期的爆发脾气,也会互相整治与互相伤害的这种相处模式。

    若是方千逸能够理解到:在许啸宇的内心深处,也具备着正义公理与义薄云天的兄弟情谊。

    并承载着衡量与判断世间美丑的高压线,且他一直也在坚守着这道沉甸甸的界限。

    且让这道粗重的红线束住了他的手脚,令他不可能去做个大恶人,让他的本心不会沾染上不可饶恕的罪孽。

    那么,二少爷就一定可以看到,许啸宇这个人纵使是再坏,他也永远也不可能让自己的灵魂堕落到罪恶的深渊中,且他也会跟最底层的黑暗势力抗争到底。

    他若看到,他若认识到这一点,许啸宇再也不会是今天他心中的这副烂德行了。

    那么,在方千逸世界里的对于许啸宇看法的所有判断题,他都会打对号了。

    在他做人生的选择题里时,也会对多选题,掌握了更为深刻的排除法,以及相关问题的注意事项等等。

    不过,现在的基本情况,以及此时的现在进行时嘛!

    他在心里面,还是给许啸宇扎小人儿的。

    根据方千逸的话,许啸宇很自然的回道:

    “人类是属于群居、性、的动物,极少有人能完全的脱离人群,脱离社会。”

    “于当今世界而言,这也是不现实的事情。无论有多宅的人,也是会跟外界发生千丝万缕的关系。”

    “而那些个精神上离群索居的野兽和神灵,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看不上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人,这也是他们想要去”离群索居”的直接原因。”

    “然而,据我观察,你方千逸只能做个在精神上的离群索居者,且是修行尚浅,道行不高的那类人。”

    “不过,你啊!能走到今天的确是很不容易的,你能够做到让我家小义偏袒你,就更不容易了。”

    “若是当时你做得足够好,你现在的景况可能更好些。至少在见到他的时候,心中不会有那么多的负罪感与愧疚感。”

    “你家大哥虽然给你摆平了一些事儿,你也不必对其他的事儿负责任,或是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也得不到应有的惩罚,但你一直都会活在自我良心的制裁里,会活在道德对你的审判里,照样儿过得不是很安生。”

    “既然知道错了,既然知道痛苦了,既然知道有些事情会受到良心的谴责,与来自灵魂上的煎熬。”

    “那么,还是尽量去弥补;那么,还是尽量做到息事宁人;那么,还是尽量做到不要再惹事生非了!小、兄弟你同意我的观点吗?”

    其实,许啸宇的本意是想对方千逸说:

    如今王海涛已经离世了,你方千逸做何感想?

    那曾经也是个鲜活的生命啊!难道你的良心,就不会痛吗?

    你这种死不认错的态度,实在是勇气可嘉,也是令人发指的。

    我在看不上你的同时,也不禁在心里面,给你点了一个因为无知,因为屡教不改,而得到的倒赞!

    事情都摆在眼前了,你总不能装作是一副自己什么没有做过的样子吧?

    许啸宇讲的不错,人类社会的文明程度,最终是以道德而不是武力来衡量的。

    一个人只要他没有完全的泯灭良知,他就会受到来自良心的谴责。

    而一个国家的根本力量,不完全在于其物质的或军事的力量,而在于其精神的、信仰的力量。

    且我泱泱大国,就是有着国魂与国之精神的。

    最起码的礼义廉耻与基本道德,还是必须要持守与遵行的。

    且许啸宇说:你方千逸只能做个在精神上的离群索居者,这句话说得还是比较狠的。

    他就是在说二少也是个除了自己以外,很难看上任何人的人。

    是个比较自我,是个自我意识极强的人。作者:锦澜绣弦

    说得简单一些,就是坚持己见,就是固步自封,就是特别固执的那类人。

    因为许董的嘴狠与嘴黑,又激起了方千逸胸中的一团怒火。

    他紧紧的撰着拳头,猛然间抬头,带有含着愠怒的眼神,通过倒车镜非常不友善的看着许少。

    而许啸宇则紧抿着嘴唇,凌厉中带着刀锋的眼神,也与方千逸那昭然若揭中透漏出的不怀善意的眼神,通过倒车镜在空中短兵相接了。

    针尖对麦芒的怒火,一触即发般的怒气,在空中互掐了几个回合。

    这要不是知道他们彼此对彼此都看着来气,还以为他们是用眼神进行某种“友好”的交流呢!

    这种眼神上的交流,感觉真是较为“难舍难分”的,若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这份眼神上的纠缠,是因为都看上对方了呢!

    不过,那绝对是眼神有问题的人,才会那么看的。

    毕竟,这二位的眼神,都恨不得活剐了对方,当然是不可能擦出火花的了。

    他们即便是能够擦出火星子,也是因为心中对彼此看不上,瞧不起的怒火,而起的带有着毁坏性火星子。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