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携手今生图什么

章节字数:2507  更新时间:21-04-23 07: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携手今生图什么

    “怎么?看我活得既自由又潇洒的,你这是羡慕嫉妒恨了?”

    “你要是想学也成,拜我为师。小爷我保证也会在你的面前,做个特别尽职尽责的好师傅。”

    “保证也把你给教成一个只会游戏人生,且不折不扣的纨绔子弟。这人啊!学好不容易,想要学坏可是相当容易了。”

    “要不这样,从明天开始,您这个大董事长就甭去公司工作了,改成跟小爷我混日子好了!”

    “跟我在一起混,保准让你吃香的喝辣的,有钱还有闲。小爷我教你在玩中,在享受生活中,就可以有钱赚。”

    “保证让你跟我提前过上退休的清闲好生活,美满小日子。你一旦跟我混了,包你幸福,包你满意,包你的后半生,再也无怨无悔。也不会觉得:自己过得就是碌碌无为的混日子了。”

    谁说我没有努力自己的人生?这个说法儿,小爷我不同意的好吧?

    辛辛苦苦赚钱养家的一群人,那都是出苦大力的人好吧!

    小爷我赚银子,靠的是脑子好吧!

    谁说成天溜达玩儿的人,就都是在混日子了?

    你有了解过我吗?你对我到底知道的有多少?

    你知道我都在经营着什么事业吗?

    你都知道我在做些什么事情吗?

    你都知道我的名下,到底有多少个正在运营,且盈利的产业链吗?

    你都知道我手中赚着多少“万盛国际”的股票吗?

    等等很多关于我的事情,你都不清楚,你都不知道。

    可以说你对我的了解就是九牛一毛,我在你所接触到的世界中,也是一个凤毛麟角般的存在好吧!

    你只看到了我的闲,却没有看到我在背后的努力,以及绝不迟缓,也非常果断的行动力与执行力。

    “小孩儿!还别说,你给我开出的一些个条件,让某些人听着可能还真是挺诱、人的,也是比较吸引人的!”

    “不过嘛!你给我抛出的这些小鱼(诱)饵儿,还不足以引起一头巨鲸的注意。”

    “可以很煞风景,很是撅人,很是让人难堪的讲,这点小恩小惠,对我许啸宇来讲可能塞牙缝儿都是不够的。”

    “这并不是因为我不可一世的狂傲,而是我有那个实力,也有那个好胃口,更有那份男人该有的野心,才会这样讲的。”

    “至于你口中所说的包我幸(性)福,包我满意,我看还是算了吧!你怎么知道什么事情,是让我感到幸福的?你怎么知道什么事情,才是令我感到满意的?”

    许啸宇说完,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坏笑来。

    这个坏坏的笑,落在二少爷的眼中,就是污!

    不是全是污七八糟的污,而是、淫、贱的污!

    是的,他本就不是一个狂傲到不可一世的人,可以说他从来也不会炫富,更会低调的去做人。

    尽量,都在所混的圈子里,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因为,有些事情处理起来是真的很麻烦。

    能给自己少找点事儿,就尽量去避免。

    何必为关系不大,业务往来不多的人去出头呢?!没那个必要啊!

    他这个人可是不愿意多操心,愿意多享清闲的人。

    只要别人不动他心中最重要的那几个人,只要不涉及到他自己的切身利益,则是能避则避了。

    毕竟,多一事,真就不如少一事了。

    但他一遇到年轻气盛的方家二少爷,就动了想要用真正实力压、倒对方的心思。

    不然,某人在自己的面前,总是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傲!

    必须不能惯着,必须挫一挫他那较为嚣张的锐气。

    更何况,此时车上并没有其他的人,就他们两个人。

    他们之间的谈话,也不可能被第三者给听到。

    无论他们说过什么,做过什么,都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事情。

    既不涉及到工作上的事情,也不会影响到其他方面的利益,那就暂时由着自己的性子,随意的跟他胡诌八扯好了!

    鬼扯的忽悠人,满嘴跑火车的戏、弄人,七嘴八舌飙狂话的气人,总比忍气吞声的当受气包强吧!

    除了在我家小义面前,我可以低头,可以活得没有自我与尊严,可以活得窝囊一些之外。

    任何人想摆弄我,想给我剃头,得看他们有没有那个真本事。

    经过许啸宇的“污浊”提醒,方千逸才发现在自己的话语中,的确是有些欠考虑的地方。

    我呸!我包你、奶奶的幸福啊!

    我呸!我包你、大爷的满意啊!

    你想的美!真恶心!呸!太特么的恶心了!

    你这个人啊!真是污,真是俗!

    许啸宇!你就是个俗不可耐的大俗人一个!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长的人高马大的体力好啊?

    你这是再跟我显示你男人该有的雄风啊?小爷我比你年轻那么多,论体力我会比你弱吗?

    你不是精力旺盛,你不是体力超好嘛!你特么的怎么不去做种马啊?

    你这满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东东啊?

    你就不能想点儿健康的?积极的?向上的?就想这些少儿不宜的!

    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小爷我宁肯孤独终老,也不会跟你一起寻找那种所谓的幸福。

    就许叔叔你这岁数,是想跟我搞什么黄昏恋吗?

    小爷我风华正茂小掐腰儿的正当青春年少,老子我能鸟儿你这个不可爱,还非常令人讨厌的老大爷?

    我会好心好意的,像捡破烂儿一样的成全你的第二春?

    你脑子是进水淹了?还是脑抽了?还是秀逗了?

    为了除去自己心中的不适感,也为了让某个人自觉对某件事情的无能为力。

    二少爷就心生一计,他打算问许啸宇一些个比较刁钻的问题。

    是的!你狠,我会用更狠的方式对待你。

    就算是用压的,也是我来压、倒你!压得你永世不得超生!

    二少在心里面,是给自己编排并导演了一场毫无艺术性,毫无美感可言的,也是属于动作类的,聊斋志异趣闻之鬼灵精怪故事片。

    思及此,他就带着既调皮又气人的语气对许少说:

    “老许!你那么喜欢你家小义,这些年你跟他在一起单独相处的时候,或是近距离接触他的时候,你就没有想过要跟他做一些羞羞的事情吗?”

    “当心爱的人,成天在自己的面前转,能够看到却吃不到,你是带着怎样的心情?你是有着怎样的感受呢?”

    “按理来说,这些年你应该有很多机会,能跟他进一步的去发展,且又有很多机会能跟他在一起发生点儿什么,那你为什么始终都不肯去强迫对方呢?”

    问完了这些露、骨的刁难人的话题,方千逸很是得意。

    他以为这些话,一定会气得许某人脑仁疼。

    他认为这些问题,确实是很能伤到许啸宇的心与自尊的。

    他以为许少会带着苦涩的尬笑,或是无奈的表情,在自己面前述说着某些古老的,又言不由衷的故事。

    很可惜,二少的如意算盘这次是打错了。

    许啸宇听后,不但没有觉得不好意思,不但是没有觉得自己很受挫、很受伤,反而是用心的思考着方千逸提出的问题。

    他在口中轻轻的呢喃了好几遍:“为什么始终都不肯去强迫对方?”

    而后,他又对二少反问道:

    “方千逸!你说两个人在一起图的是什么?”

    这个问题,突然间就把二少给问住了。

    他也反复的问了自己好几次:“两个人在一起图的是什么?”

    是啊!两个人在一起究竟图的是些什么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