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痴缠不休爱实质

章节字数:2522  更新时间:21-04-26 07: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痴缠不休爱实质

    “你不会以为我真的如你一般的傻吧?你这不会是在哄骗我,也是在堂而皇之的搪塞你在某些方面的无能吧?”

    方千逸的言外之意,的确很是引人遐想的。

    他的这些话不但是伤害较大,且讽刺性也极强。

    男人最忌讳,最耿耿于怀的事情,可能就是被他人侮辱,自己的那个方面不行了。

    浪迹江湖多年,万花丛中过,且风流韵事一大把的许董。

    在听了方千逸的话之后,可没有立马吹胡子瞪眼睛的暴跳如雷,他只是露出了一个酷似阎罗般的神秘微笑。

    正所谓:阎罗一笑,阎王殿开。

    也预示着某人可能会倒霉了,至于是怎么个倒霉法儿,那也得看许大阎罗的心情儿了。

    这完全充满了未知、性,也充满了随机、性。

    这若是放在以前,许啸宇非得让方千逸亲自试一试。

    让他睁开狗眼好好的看一看,自己到底是行还是不行!

    若不让他跪在床、上,对自己哭爹喊娘般的求饶,都不会放过他的。

    但如今嘛!他对他可是一点兴趣儿都没有的!

    许阎罗笑毕后,带着极其富有磁性的冷声调儿,反讽般的对二少也说道:

    “方千逸我觉得你这样讲话就不对了,你应该问一问我,我们昨天晚上是在同一张床、上睡的,我这个明明是弯、到不能再弯的,且身体极其正常的成熟男、性。

    “为什么会对你这个人的身、体,没有任何的生、理反应?这到底是出于你的问题?还是出于我的问题?”

    “是我不行?还是你个人的魅力值不够?不足以吸引我的眼球儿,也不足以吸引我的注意力?”

    一听到许啸宇口中吐出的个人的魅力值不够,方千逸的脸上顿时又出现了菜色。

    他立马做出还击,且很是不服气的说道:

    “当然是你的问题了!我能有什么问题?我青春年少的小鲜肉一枚,怎么会没有你这个老腊肉般的大叔有魅力?”

    “再说了,昨晚我喝多了,也毫无意识,我怎么能知道你到底对我动没动禽兽才会有的意念啊?”

    “或许你有,你不愿意承认呢!你怎么证明你没有反应?你怎么证明不是你自己有问题?难道你对我来说,就有吸引力了吗?”

    “还有昨天晚上,可是你给我洗的澡,我怎么知道,你不是想要趁机占我的便宜?”

    “你都把我从上到下的给看光光了,现在你还有理了!你还觉得自己吃亏了?这是什么逻辑!要吃亏,也是小爷我吃亏的好吧!”

    不提这事儿方千逸还不上火,一提这事儿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从小长这么大,当真这次是吃了最大的一个哑巴亏。

    而有些人呢!明明是占了自己的便宜,非但是不承认,还得了便宜卖起了乖!

    他奶奶的!这个许大瘟神,真是气煞人了。

    这边二少爷很生气,那边许大阎罗却冷声冷气的说道:

    “方千逸!你矫情个什么劲儿啊?大家都是男人,看了也就看了。再说了,我这不也没有把你给怎么样了吗?”

    “这就足以证明:我对你是丝毫不感兴趣儿的。我若对你真的感兴趣儿,美、色、当前,怎么会无动于衷?”

    “这件事情,猪用他的猪脑子都能想明白了!你怎么就不明白呢?对了!不好意思哈!我忘了你脑子有些不够用的事情了。”

    “最主要的是:身、体这东西,我只是见多了而已!见了你的之后,也并不奇怪,也并不觉得有什么稀奇的。”

    “昨晚我会给你洗澡,只是怕你身上太脏,弄脏了我家的床单而已。我这个人啊!的确有非常特、性、的洁癖!”

    二少爷听后,顿时就石化了。

    纳尼?身、体这东西,我只是见多了而已!这都是什么虎狼之词啊?

    还特么的有着非常特、性、的洁癖!你怎么不说你自己是得了人渣病了呢?

    你怎么不说自己的洁癖,就是无病乱呻、吟的病娇态呢?

    一个大男人的!你就不矫情了?你就不事儿多了吗?

    还特么的嫌弃我脏?还怕我弄脏了你家的床单?

    再怎么说小爷我也是出身名门,也是要颜有颜要貌有貌,且多金的豪门公子哥一枚。

    难道在你的眼中,我就连一张破床单都不如?

    你嫌弃我,我特么的也特别的嫌弃你好吧!

    你再看看你,有钱是有钱,不过就像是个暴发户一样的土包子大叔。

    你哪里比小爷我好了?除了我长得没有你高之外,你在哪个方面就见得比我强?就完胜般的超越我了?

    很多想法儿,在方千逸的脑中以光速飞逝而过。

    是的,他不能自乱阵脚儿,若是自己先乱了,先撑不住了,才会被这个家伙给笑话个底朝天呢!

    他才不要动怒呢!越生气,就越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于是,他在做了几个深呼吸之后,就非常冷静,也非常理智,也特别条理清晰的对许啸宇说道:

    “我们谈的问题是:你跟凤义在一起的时候,该有的样子,该发生的事情,该面对的事情,该处理的事情。”

    “而你却跟我避而不谈,还跟我偷换概念,也要跟我转移话题。老许!你这是心虚了?你这是不敢面对了吗?”

    “爱情该是什么样子的?对爱人是恭敬的?是体贴的?是温柔的?是捧在手心里的?”

    “是极其尊重的?是不敢亵渎的?还是就连妄念都不可以有的?你这是在欲盖弥彰般的自欺欺人吗?”

    “让我来告诉你:在爱里面应该也是包含着情趣与情、欲的!至少对你所爱的人,应该是充满了火热的欲、望的!”

    “你对我没有的,你对他都该有。对我不能做的,也懒得去做的,更不屑于去做的,对他都应该是迫切想做的,这才是最正常的表现。”

    “若是对一个人本就燃不起什么欲望与欲、念,那就能叫做、爱吗?至少爱的还是不够的,不够纯粹,不够彻底的!”

    “爱从来都不只是限于情侣间的牵手之间,爱的纯洁是对待爱人的忠贞,但爱的实质就是与爱人之间的耳鬓厮磨。”

    “并倾尽一生与爱人在一起抵死的缠绵不休、痴缠不休!且难舍难分!就是灵与肉、体之间双重的眷爱难分!”

    “真正的深爱一个人,从来都是不单单只是爱慕他(她)、思慕他,单相思般的眷恋他。”

    “一定还想要在身、体上靠近他、挨近他、渴望他、想要跟他做很多羞羞的事情。”

    “而不是只自己一人躲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里,独自忍受那份心中的小鹿乱撞与煎熬。”

    “世间千总感情,万般心意,诸多情愫与情感,唯有爱情、唯有对一个的爱意这东西,从来就与单纯的好感与独自的思慕无关!”

    “我很想知道:当一个你自己最爱的人,出现在你的面前时,你怎么可以忍得住自己内心中的躁动?”

    “怎么能够做到不心猿意马?怎么能控制自己的内心不兵荒马乱?怎么控制住自己的心、痒难、耐般的按耐不住?”

    “你怎么可以不被他(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各种美好所诱、惑?你怎么能控制住不被自己的意念所蛊、惑?”

    “你怎么做到的不想独自把他给占、有?你怎么能做到不在他的身、上,留下属于自己的独有的唯一的痕迹?”

    “请不要在我的面前,一再的跟我讲你的自控能力。我不相信:你从来不想占、有他!”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