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当断该断不受难

章节字数:2532  更新时间:21-05-03 07: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当断该断不受难

    许啸宇用在事业上定的高阶目标,与生活中某件事情的高阶目标,给方千逸做了一个较为全面的对比。

    比较之下出反差,比较之下定高低,比较之下见分晓。

    很多道理,虽是正确的,可能在某些事情上屡试不爽。

    可在某些事情上用,那就不能达到千篇(遍)一律的好用。

    许少就是想对方千逸说明:一样的道理,用在不同的事情上,效果就是完全不同的。

    也是在暗示他:你所认为对的事情,你所坚持的事情,未必都是对的,未必都是有意义的。

    当断则断,不受其乱,当断不断,必受其难……

    他们二人说着话的功夫,车子已经行驶到了,位于浦东新区西北部的陆家嘴街道的地段儿上。

    白天的陆家嘴街道,虽然没有陆家嘴之夜那样绽放着美丽异彩的华光。

    但所有的建筑群,在阳光的照耀下,依然是那么壮观与恢弘。

    就连隔江相望的各种建筑群,也都充满了新生一般的朝气。

    这预示着这座美丽的温暖的城市,又将迎来无数个不平凡之日中的新的一天……

    方千逸本非什么愚钝之人,他早都听明白了许啸宇话里话外的意思。

    只是他觉得气人很好玩儿,才要故意说些食古不化,也特不开窍儿的话,意在故意气某人。

    可他却发现有些人呢!根本就不在意一些事情,他还是比较受挫的。

    但他还是决定继续用打不死的小强精神,继续的气人。

    觉得气人很好玩儿的二少爷依然装傻充愣,且非常固执己见的对他的便宜老师许大恩师说道:

    “老许!你说我是愚蠢的固执也好,说我是顽固到固步自封也罢。但我就是要让自己的爱在幸福的温床里,开出娇艳欲滴的花儿来。”

    “纵使身处黑暗,我也要仰望光明,并心存希望。我深信也坚信:披星戴月走过的路,最终将会繁花满地。”

    “在通往成功的道路上,可能处处都存在着满地狼藉,处处都长满了阻拦人继续向前的荆棘,但苦战必能成功。”

    “且凡事都要趁着年轻不是嘛!在现在的年纪里,我没有理由不去闯。哪怕是失败了,我也要败得精彩,败得漂亮。”

    便宜师傅许恩师则对他说道:

    “年轻的确是你奋斗的资本,但年轻绝对不是你各种花式去游戏人生的理由,与本不该浪费的宝贵的筹码。”

    “年轻可以随意的折腾,也可以开心的去玩耍,但需要掌握好大的方向,你的航向标一旦是定歪了,那必然会歪惨了。”

    “人生就像是一块空白的画板一样,你给涂上什么样的颜色,你自己得到的就是什么。”

    “世上没有人能决定你的色彩,除了你自己。但愿你给自己涂上的颜色,是令你自己满意的。”

    方千逸则是对许啸宇说道:

    “若是把人生给比作一本书,封面绝对是父母给的,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我不会像你一样给自己的人生涂颜色,我会给自己的人生写内容。书的厚度由我自己决定,精彩程度也应该是由我本人来创造的。”

    “至于你口中所说的颜色,并不适合我!我本一介布衣小凡人,跟你们这种在商海中摸爬滚打多年的大鳄们不一样。”

    “但有一点我们是一样的,就是在我们的身上,都会沾上不同深浅程度的污点儿。”

    “一世为人,谁都有为了某件事情利欲熏心,或荤素不忌,或不择手段的时候。”

    “谁也不可能在他人的面前,总是伪装成道貌岸然般的一世清白。谁能一直都在说,自己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谦谦君子呢?”

    “就包括你和我同样在有的时候,都对自己做了伪装,只是就看有人是否愿意站出来拆穿与揭穿罢了。”

    “当一个人真的有被揭露真实本质的时候,又有几个人的人设,是能够站立得住的呢?”

    “黑白分明的正义感固然存在,但不是所有人对此都有那份坚不可摧的持守,不是所有人都有那份将正义坚持到底的意志。”

    “有人的地方就是有竞争,就是有争斗的,谁敢说自己在这一路的披荆斩棘中,不会沾染上永远也洗不掉的污秽?”

    “相信有很多人,都游走在光明正大与晦涩阴暗之间。这条路明明是狭窄的,是昏暗的,可人们往往在诸多无奈之间,也只能在其中游走,在夹缝中求生存。”

    “我们再来说一说我本人,我的爱情只不过是来得晚了一些,比别人情窦初开的时候晚了一些。”

    “因此,在做起某些事情的时候,就显得笨拙、显得愚钝、显得可怜又可恨,但这也正是我可爱的地方不是吗?”

    “尽管我的处事方法很愚蠢,也不太会对自己所爱的人,表达自己全部的心意。”

    “但我每做的一件事情,都是想要让对方知道我对他的喜爱程度,到底是怎样的!”

    “我这人不会让自己的感情,如沉浸在泥土里的悲哀,我不会让我对他的感情,在见不得光的地方蒙尘。”

    “我不会让自己对他的感情,只能卑微的躲藏在暗处,施展不开或是藏匿起来。”

    “我既然已经深深的喜欢上了他,我既然想要好好的去爱他,我就不会躲,也不会藏。”

    “纵使我会被一些人给贴上了傻子与痴货的标签,那也无所谓了,只要我自己认为自己是乐在其中的就OK了!”

    “我想你已经看出来了,我这人从来都不容易被他人所支配,从来也不会轻易的被他人所欺负。”

    “也不懂得什么是忍耐,只要不喜欢的事物一律都会拒绝,对于他人对我提出的无理要求,更是从根本上给切断。”

    “因为我从来也不是个什么温柔的烂好人!我只注视我自己,只注视我想要去注视的人。”

    “现在我又学会了,无论何时都要好好的疼爱并珍惜自己,并努力的成为自己想要去成为的人,更要守护好自己该守护的人。”

    “请不要总是把我给脑补成一个傻子,我还没傻到那种没有任何价值的程度。放心吧!我会好好护着他的!是绝非作乱的守护着他!”

    说完这些话,方千逸在心里面已经是笑成了一个傻子。

    他也在脑补着属于自己筹划,他也在幻想着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很快就要到来了。

    且他终于也可以一雪前耻,并扬眉吐气的走上人生巅峰了。

    因为气人,所以很气人。

    气人之后,总觉得自己是胜利了。

    因此,他在说人家会脑补的同时,自己也脑补了一大堆有的没的。

    果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啊!且他们都只看到了别人身上的黑,却完全无视了自己身上的黑。

    或许,在他们的眼中,自己都是灰乌鸦呢!

    总之,自己就是比对方的颜色浅,就是比对方的羽毛好看,就是比对方的品行好。

    总之,就是自己各个方面,都比对方强,是强很多的强,自己是比对方要一级棒的还要棒!

    当然,二少爷的这些话中,也有被他自己刻意隐藏起来的无奈与辛酸。

    毕竟,许啸宇不知道:从来都有血有肉,且并不薄情寡恩的二少爷,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

    就比如说:他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总是喜欢搂着张凤义穿过的旧衣服睡觉。也只有这样,他才能睡个安稳觉。

    因为求而不得的痛心,他也就不介意这辈子,都让自己陷入到自我放逐的状态中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