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焦虑恐惧成偏执

章节字数:2522  更新时间:21-05-15 08: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焦虑恐惧成偏执

    通过倒车镜扫了某狗一眼,恰好就看到了他满脸幸福洋溢的样子。

    许啸宇在心里面又是一嘚瑟,他感觉自己肯定是看到了一个假的方千逸。

    这个舔狗超人,这是要玩儿什么啊?

    这还没有见到我家小义呢!他就开始馋到流口水了?

    这要是一会儿见到了,他还不得连连尖叫啊?!

    对此,许少算是彻底的无语了。

    论喜欢小义的程度,他绝对不亚于方千逸,甚至是比他更甚。

    可自己总归还是知道克制的,可这个家伙的色、心,表现的也忒过明显了点儿吧!

    还真没看出来啊!这人还有色、胆包天的潜质呢!

    许少这边是打算沉默了,跟这个不省心的家伙,讲了一大早晨的话,他真的不想再对他多说什么了。

    他还要留着饱满的精神,去见心爱之人呢!

    一想到他的心爱之人,他立刻也就元气满满,且神采奕奕了。

    就差没有哼着小调儿,唱着小曲儿了。

    他在心中腹诽完了某人之后,自己却又秒变成了现实版本的舔狗。

    这脸打的可是真快呢!但许董却自我麻痹到不自知的程度了。

    他也只看到了方二爷舔狗的一面,岂不知自己的舔狗症儿,也当真是较为严重的。

    而二少这边呢!在心情大好的时候,就想找个人陪聊天。

    他一见某不良师傅,又跟自己不说话了,他就故意没话找话的起话头道:

    “老许你对我的整体印象是什么样的?也就是说我这人给你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许啸宇听后,差点儿喷出一口老血来。

    姓方的这是要干嘛啊?大白天的这是发什么神经啊?

    怎么感觉浑身都难受呢?他是强忍不适,且有些不爽的问道:

    “我能对你有什么感觉?请你在说话的时候,注意一下自己的修辞好不好?这个措辞不对,很容易让人产生误解的好嘛!”

    方千逸心中发笑,并不放弃,且死皮赖脸的继续撩闲道:

    “老许!你就说一说嘛!我都给你留下了哪些的比较深刻的印象。以此,我好知道自己在哪些方面是需要改正的。”

    许啸宇也觉得方千逸是因为很无聊,才会跟自己没话找话说的。但他还是出于礼貌,并较为不客气的评价道:

    “油盐不进的固执,自以为是的穷作,不听劝告的一意孤行等等。总之,你这人好像也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好的印象吧!”

    许啸宇讲的全部都是实话,这回轮到方千逸喷出一口压抑已久的老血了!

    他就知道自己在这个许孙子的面前,是好不了了。

    但他方千逸是谁啊!他可是有着打不死小强的顽强呢!

    他带着他的顽强精神,继续抗争着,继续战斗着。

    他虽对某人不服气,但还是带着有些搞笑古怪的语气,对嘴黑心狠的许大地主说道:

    “谢谢夸奖!你不就是说我这人就是个偏执狂嘛!好!我偏执!我没有给你留下任何的好印象,我承认了。”

    “那你说:很多优秀的企业家,不都有着类似于”偏执狂”的心理倾向嘛!若没有这种偏执,怎么能够获得成功?”

    方千逸这是话里有话,他在暗指谁,许少不用动脑子,用脚指头都能想出来。

    这人啊!就是不死心的总跟我打听有关小义的事情。

    说好听了一点,是想通过我来了解他。

    说不好听了,这人的心里面,说不定都憋着什么坏呢!

    孩子,你的偏执,跟我家小义的偏执,可不是一种偏执啊!

    他那是对做事业的执着与强烈的进取心,跟你这种类似于精神病人的焦虑与恐惧,可并不雷同哦!

    且你一个成天看似无所事事,看似游手好闲的人,怎么可以跟我家小义进行比较呢?

    你比得了他吗?你跟他有什么可比性吗?在做事上,他都可以当一个派系的开山祖师爷了。

    于是,许啸宇避免挑起关于他家小义的话题,则就事论事的说道:

    “偏执狂的基因,最显著的表现是”焦虑和恐惧”。在医学上,偏执狂和妄想症是一种具有极度焦虑或恐惧特性的心理倾向,且经常是非理性的行为,也就是具有没有缘由的某种心理倾向。”

    “若你自己认为自己是偏执狂,那就是好了!至于你的焦虑和恐惧,到底从何而来,到底怎样才能医好,你自己最清楚。”

    “这绝对不是我瞧不起你啊!因你在我的眼中看来,就是在成天无所事事的闲逛。尽管,你有这个可以虚度光阴,游戏人生的资本。”

    “毕竟,当今社会公认的一个现实就是:工作已经成为了一个人自我价值的内在标志。请问年轻人,你价值的体现在哪里呢?”

    “要知道:一个人若是不想被他人用怀疑的眼光来看待,就必须努力去工作,积极的去生活。”

    “你说你一个无业游民,混的时间越久了,是不是就会对自己越丧失信心?且自我的价值感,也一再的会受到威胁呢?”

    “当然,一个人自我价值的认知与体现,不仅仅存在于工作中,还体现在很多的方面上。”

    “但不符合大众眼光的,终将会成为他人议论的焦点。你可以用新的理论,推翻旧的理论。但公认的公理,想要推翻的确很难做到,你承认这一点吗?”

    方千逸听后简单的思考了一下,他觉得想要套某人的话,绝对也不能搞的太明显了。

    只能在不经意的时候,在某人不备的时候再进行了。

    他就当做什么都很正常的样子,摆出一副不做贼心虚的模样,且脸不红,心不狂跳的对狡猾的公狐狸精许董说道:

    “老许!你能不能不这么嘴黑?对我能不能不这么狠厉的批评?”

    许董则像个非常有理的大爷般的说道:

    “我教训你都算是轻的了,且我也没打你,也没骂你,我只是跟你陈诉了某些情况的事实罢了。”

    “我们人类的本性,就是不喜欢听别人对自己的责备之言,也会很自然的排斥他人对自己讲的劝言,都愿意或是喜欢听他人对自己讲的赞美之言。”

    “但一个人也只有勇于接受责备,接受人的劝勉之言,才容易少走弯路的回归正途上。”

    “有格局的人,才会有更宽广的胸怀接纳谏言。只有愚昧人,才会闭耳不听属于真理的箴言。”

    “当别人愿意跟你讲话的时候,你先分辨他的话语,是否在坑害你。若他不存在坑还你的特性,且他一心一意的在为你好,你为什么还要对他产生各种质疑呢?”

    “你的拒绝,你的不能接受,你的不能忍受,那又能证明什么呢?只能证明你的幼稚、叛逆与无知的不虚心受教。这只是你个人的问题,并非他人的人品有问题。”

    “现在我是以一个管理者,以一个成功者的姿态跟你对话,把你给比下去了,也是自然中,也是情理中的事情,怎么你心虚了吗?”

    不心虚,且非常有理的二少爷,则是底气十足的说道:

    “我没有拒绝接受真理,我没有不务正业,我为什么要心虚呢?你许啸宇了解我有多少呢?”

    “看来,真如你我之前所说的那样,我们对彼此实在是太不熟悉,也不够了解了。”

    “而我到底是不是无所事事,究竟是不是游手好闲的在混日子,也无需跟你展示或进行解释吧!”

    “有些事情,无需张扬,无需解释,无需辩驳,甚至是不求理解,只需自知便好!”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