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画风突变必有妖

章节字数:2525  更新时间:21-06-11 07: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画风突变必有妖

    “所有我们经过的人生之路,都是需要进行抉择,进行取舍不是嘛!因此,我们必须学会舍,而后才能获得。”

    “若是我们能够做到丢弃一些不必要的事情,不看一些不必要的烦恼,那么活得就一定是会很快乐的!

    “即使在你的心里面,一直是活着一个总也长不大的小朋友,但现实的世界,现实的生活,总会把你给推向现实。”

    “而你在现实的面前,又不得不接受现实。骚、年,请去掉你心里的虚浮与急躁,怀有清心、无怨之心,或感恩之心勇敢的接受吧!”

    “或许,你会觉得我讲的道理不对,或许你听后也会感到发烦或讨厌,或带着抵触的情绪。”

    “这都是我能够理解的,毕竟我们人类绝非特别理性的生物,也是容易被不良情绪所左右的生物。”

    “可以说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主观意识,这也就注定了任何听来的道理,都没有自己亲身经历,并总结出来的教训深刻。”

    “我也非常的清楚:在有的时候,仅仅听别人口述出来的道理,对于当事人来讲也是无济于事的。”

    “若是对于不能虚心受教的人而言,他(她)所能够领受的经验与教训也几乎是零。”

    “我也承认:的确,在这个世界上最浪费时间的事情,无异于给年轻人讲大道理,或是分享什么相关的经验。”

    “若是你给他(她)讲了一万句的道理,都不如他自己亲自”摔一跤”来得更实用,更能让他从中总结出自己的心得体会。”

    “因为:困难、眼泪与苦难,以及他所遭受到的所有痛苦,自然而然就会教会他该如何的去成长。”

    “我不是你的谁,我也没有资格教训你,同时也没有资格教育你或管束你、约束你。有些事情,你自己做到心中有数并好自为之吧!”

    在做师徒这件事情上,许老师已经深刻的认识到:只有师傅非常执着的诲人不倦往往是不够的!

    也只有当做徒弟的能够虚心受教的时候,才能完成全部的教育过程。

    否则,这就是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就是做了很多无用之功的事情。

    而他又何必总是期望能够教导出一个好徒弟呢?又何必为了不相干的人,把自己弄得心累与身累呢?

    为了此人好像是犯不着吧?好像是并不值得吧?

    那么,他干脆也就放弃了,一心想要当某人好师傅的想法儿。

    他所有的心理活动,方千逸是不会知道的。

    也正因为如此,令许啸宇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这个令他已经决定放弃的学生,竟然是很虚心的对他说道:

    “老许!我必须承认:你有着自己的立场,你有着自己对某些事情的想法与看法,你有着一定的谈资与论调。”

    “就因为你所站在的立场上,你就有资格对我说好或说歹。若我们都不是为了凤义,也不会讲这么多话。”

    “我们的关系看似不相关,也毫无关系,实则是相关联着的。因为这个美好纽带的缘故,我们的生活也就注定是脱不了关系的。”

    “其实,你也无需跟我道歉。或许,应该道歉的人是我。或许,都是我的错,或许,都是我人格上的缺失。”

    “毕竟,你所有跟我讲过的话,若是我能够认真的倾听,或是虚心的去接受,这将都会变成如宝藏般的知识与智慧。”

    “请不要看我如同那些非常普通的,且不愿意虚心接受他人提出建议,非常自我特别自满的青年人一样好嘛!”

    “或许,眼泪是可以教会一个人该如何的做人,后悔自然也会帮助一个人该如何的成长,疼痛也的确是这个世界上较好的老师。”

    “或许,人生该走的弯路,一米都少走不了。甚至是每个人的成长,都可能或多或少的出现很多的磕磕绊绊。”

    “但我还是愿意听长者,以及有经验人所分享出来的经验总结。因为,这个世界上有很多错误,是我们可以避免的,也是不应该去犯的。”

    “一个人若是一味的硬着颈项,而不接受来自各位长辈、师长或尊长的出于爱心的责备、劝勉、督责与指导,走了很多弯路,也是很不值得的。”

    “有些错误是得不偿失的,更是无法挽回,也会让人追悔莫及的,那又何必要去犯呢?那可真是自己折腾自己了!”

    “人不但要对真理保持纯正的信仰,还要避免在自己生活中,有各种各样不好的事情发生,这样我们才会收获幸福快乐的人生。”

    “因此,我必须对你表示感谢,而非迷失自我、或非常自满、特别骄傲的不听劝告。”

    “对的,我一定会接纳;不完全的我也会细细的思量与衡量,或做近一步的考证与求证;错误的我也会引以为戒的。在这一点上,请你也要相信我!”

    “你方才也讲过了,若我方千逸还算是一个有心的人,长了良善之心的人,就能以正确的心态去看待问题,也应该从不断的接触中,逐渐的了解你的为人。”

    “我这个人虽然看着可能是很不靠谱儿,但我的精神与判断事物本质问题的能力,绝对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我也不会总是发神经般的关闭自己的心眼或耳朵,更不会不听那些本就对我存在善意、存在仁心与好意的劝慰之言。”

    “不管过去我们之间有何种的恩怨或是过节,现在完全可以翻篇儿。男人就该有男人该有的样子,男人就该潇洒与豁达对吧!”

    “就算我们以后会找彼此的后账,但绝对不会是现在。现在,我会认真的去倾听,你对我讲过的每一句话。”

    “老许!谢谢你今早能耐心的跟我讲了这么多话。无论我们之间的思想存在着怎样的差异,我都会认真的去思考并认真的去对待。”

    “现在,我想向你请教一下,你说凤义到底对我是怎么看待的?他对我又有着怎样的感情呢?”

    方千逸前面所说的话,讲的绝对是漂亮的。

    也充分的验证了他绝非精神有病,且是个智商绝对健全,智慧绝对充足的人。

    但在后面,他绕来绕去,还是把话题给绕到了他男神的身上。

    仿佛他对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事物,都莫不关心,都不感兴趣一样。

    因为,他只关心他所在意之人,对自己的一些个看法儿。

    而他又无从去请教任何人,也无法从任何人的口中去需求答案,就只能从最了解张凤义的许啸宇这里着手问起了。

    也因他家大哥方龙行是真不鸟儿他啊!他想问得更多,那就真是等于自己找死呢!

    他敢保证:他要是不老实的在这个家里装熊、装乖宝宝、装孙子,且夹着尾巴做人的绝对厚道的住着。

    他哥老人家一定会想出一万种办法,将他从这个家里给扫地出门,且永远都不会让他再有待在凤义身边的机会。

    许少这边听了方千逸前面所讲的人话,还是比较欣慰的。

    直到听到他最后问出的两个问题时,他又忍不住露出了一个原来如此的醒悟表情。

    他就知道:这小子谈话风格突变必有妖,看来某个爱作妖的小家伙,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呢!

    可方千逸这边,却明明给了他一个不到长城非好汉的蜜汁自信,且极其自我感觉良好的向他认错,并虚心的向他讨教与求教了。

    这演的又是什么重头戏?还是说这家伙是真心的改过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