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责备智者必爱你

章节字数:2548  更新时间:21-08-10 08: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责备智者必爱你

    他方千逸毕竟不是个木偶,不是被他人提线所操控的木偶,且他还是个非常有主见的人。

    他便在肯定许董的同时,也带着想表达自己心境的态度,对其既肯定,又同时提出自己观点的说道:

    “是的!许董你讲的不错!我也很赞同你所讲的话,若是一个人什么都不在乎了,若是他(她)什么都肯放下了。”

    “那他真就可称之为真正的无所顾忌,毫不在意,且刀枪不入了!因为不在乎,才不会受到任何的伤害!”

    “可一个人若是一旦有了他所在意的人或事,那这就是他的苦楚,他的软肋,也会成为对他最不利的被伤害的条件。”

    “是的!我很清楚:我跟他之间明明没有什么,也并没有花前月下,更谈不上彼此间曾经许下的山盟海誓。凡此种种,也都是我自己的一厢情愿。”

    “我也知道:自己的这种对他的喜欢,可能跟你与他十几年的相交与陪伴相比,可能只是九牛一毛,或是干脆不值得一提。”

    “可如今的我,也绝非是无病无痛就乱呻、吟。爱了就是爱了,我绝对不会将正在深爱着的人,轻易的抛之脑后。”

    “因为,真正的动了情,不会说忘记就忘记,不会说放弃就放弃。更不会任性到在作天作地之后,就不负责任的扬长而去。”

    “方千逸不才,方千逸品性一般,方千逸为人也不到位,甚至是方千逸这个人很差劲。但他对自己深爱着的人,绝不会很残忍。”

    “我错了,也错过了,但不等于我就可以轻易的放弃了!也不等于我就可以轻易的放手,或是对他人讲出我已经不爱、不在乎了!”

    “可以说在我们人的一生之中,可能会有很多的伤别离,也会有很多的擦肩而过,但也不免会有个别的特别特殊的刻骨铭心。”

    “毫无疑问,凤义就是我心中的那个极其个别的,且特别个别的那个刻骨铭心!”

    “是的!在我们的一生之中,总会有一种遇见,恰似那灵魂中的唯一一束亮光,一束无法被阻挡,一束无法被抹去的亮光。”

    “它就如春天里的第一抹新绿,既能迷醉了人们的眼眸,也能装点了我们的最美流年,且也能醉了我们最美的青春岁月。”

    “在这个世界上,也总有那么一种情怀,一种永远也抹杀不了的情怀,一种可以植入灵魂的情怀。”

    “它宛若那种最纯美的初遇、初见、初次来自心灵悸动的怦然心跳。一见心动,二见深陷,三见沉、沦。”

    “因此,期望时时相见、日日相见、月月相见、年年相见,即便难以自拔,即便迷失自我,亦是无所谓。”

    “这其中有甜也有酸,有苦也有乐。这或许,就是人们口中常常形容的初恋的味道。”

    “心爱之人也似清晨里的一缕清风,不但可以撩动了心弦,也能叩开骨子里所有的诗意。”

    “这是永远的叩开了愿意为之沉、迷的、沉沦的,曾经也是沉睡的不愿为任何人开启的心扉。”

    “虽然,我这个人不够美好,却当真是遇见了美好!这份美好是强求不来的,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那么,我就将其珍藏起来好了!”

    “现在属于我的东西,也就是这些了!也就是存在我心中的对他的那份执着,以及永不想失去的念想了。”

    “我受痛苦,我愿意!我受折磨,我愿意!我需要忍耐,我愿意!我被持久的反复的伤害与折磨着,我亦愿意!”

    “我不希望我对他的爱,如善变且随性的人性那样。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时候,就突然毫无征兆的改变了心意。”

    “既然爱这种东西,没有预期,无法预料,无法改变,也不能轻易的获得与强求,那就让我守住自己想要去守住的那束生命之光吧!”

    还有,我也不妨告诉你:我方千逸的爱情观,不像是放风筝。在断了线之后,就再去买个新的回来。”

    “在我的眼里、我的世界里,就算是这重新买回来的风筝,跟之前的款式是一模一样的,但终归不是之前的那只了。”

    在方千逸的话语中,全都是非常朴实的真心话。

    尤其是他后面所提到的问题,就直接指出他这人是个恋旧的人。

    不是个会见异思迁的人,不会是个移情别恋的人。

    也是一个一条道跑到黑的人,更是一个一旦认定一个人就不再改变的人。

    是个不但有真情,且是个非常纯情的人。

    方千逸在许啸宇面前的表现越来越沉稳了,就连谈吐也变得优雅了很多。

    尽管他提出了跟许董不同的意见,也是在不伤人的情况下完成的。

    他的这种完成的完整度,还是相当不错的。

    就连一向对待公司下属要求较为严格的许董,也不禁在心里默默的给其点了一个赞。

    许啸宇突然想起一句话:不要责备亵慢人,恐怕他恨你;要责备智慧人,他必爱你。(他必谢你、他必感恩你!)

    经过许董多方的总结,方千逸此人还是算是个有智慧人的!

    可方二少这个智慧人啊!还真是让他感到头痛万分呢!

    怎么破?这样执拗怎么破?这样死心眼怎么破?

    只能是一盆接着一盆的泼冷水、泼冰水吧!除此之外,好像也别无他法了!

    这样做既清爽又凉快!既立竿见影,又有时效。

    若是不把此人从头到脚给淋到透心凉的程度,好像也不会解决什么问题的!

    若是这人不再爱了,就非常容易搞定了!

    可这家伙偏偏是没有什么怨言,且不感到伤心,还甘之如饴,还特别执着,还极其深深的爱着。

    某董事长真恨不得真把这个油盐不进的家伙,给扔到真实的冰窖里面。

    于是乎,遇事不气馁,诲人诲不好,还不知倦的许董,又耐心对某执着鬼说道:

    “我本不想说一些消极的话给你听,可是作为一个要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我们必须要知道:在我们的生活中,没有一个人会在你的一生之中,百分百地守在你的身边。”

    “也许只是因为一个误会,就无法冰释前嫌了。也许只是一个心结,就分道扬镳了。也许只是一个不经意的转身,他(她)就不见了。一个转身是天涯,一个转身是天各一方。”

    “而对此,我们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在还可以拥有的时候,还趁着彼此感情还算热烈的时候,好好的珍惜彼此。”

    “倘若在感情变淡,或是在感情逐渐消散的时候,再想要将其挽回,可能就会耗时耗力。至于能否挽回,也是未可知的!”

    “甚至有些人,可能都不想挽回了,一心只想着要分开。这时,也就只能是求能够彻底的放过彼此了。”

    “既然有些人求不得,既然有些人留不住,既然有些人无可能,那也不要勉强的强求或挽留。”

    “因为无可能的人,以及要离开你身边的人,无论你用了怎样的方法,始终都是留也留不住的。”

    “就算你可能勉强的将其留住了,他(她)早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人了。与其这样让自己感到痛苦万分,莫不如就大方的放过彼此了。”

    “可是,无论我怎么跟你讲,这些内容好像跟你本人并无太大的关系!正如你自己所讲的那样——不曾拥有,何谈失去?何谈离开?”

    “其实,我们都是一样的处境,从未在期许的人身上拥有过爱情这东西,我们又如何的去要求过多?又如何迫切的想要得到更多?”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