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理直气壮为己辩

章节字数:2501  更新时间:21-09-08 06: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理直气壮为己辩

    “请问:你这理直气壮胡诌八扯的劲儿,到底都是跟谁学的呢?你这理直气壮说自己没有错的劲儿,都是师承何人呢?”

    通过倒车镜一看方千逸一直都频频点头,不可置否的承认了自己犯下的很多错误,许少就继续对他说道:

    “如今我却想说:你这份迟来的理智,只是想为自己所犯下的错误开脱而已。日后,你不再犯同类的错误,才能算作是你悔改的凭据。”

    “你要记住:人每违背一次理智,就会受到因为失去理智而来的惩罚。在这个方面,人人绝对是公平到不能再公平的。”

    “因任何一个人,若是企图损害他人的生命,以及财产安全的行为,都将会受到一定的惩罚。”

    “所有的惩罚,不是以这样的方式来临,就是以那样的方式来到。且一个人在做了损人利己的错事之后,绝对不会活得特别的安生!”

    “人的心总是在不断的测度福与祸,也在不断的寻找祸福的根源。有些事情,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报与偿,那都是早晚的事情。”

    “也可以是说:当一件错事情发生了,千万不要认为没有人知道,你就可以过得心安理得。”

    “事实上,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有着对善恶的衡量标准。且纸是永远都包不住火的,对于做过的错事,千万不要存在什么侥幸的心理。”

    “今日不败露,不代表将来也一定不会败露。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也可以看作是:多行不义必自毙!”

    “作恶最大的可怕,不是在被人发现后,甚至不是自己将来要承受的恶果。而在于自己在一开始时,就知道自己行的是恶事。”

    “蓄意行恶者,罪加一等。明知故犯的罪,比误犯的罪,可要严重得多了。明知罪的结果,却执意要害人,这着实特可恨,对吧!”

    “至于你方千逸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我相信你自己最清楚自己了。你是继续行善事,还是继续做恶事,都由你自己来决定。”

    “但你要清楚:纵使你在当时可以骗得了别人,你却永远都骗不了自己的心。最终,你也难过了自己的这一良心关。”

    “除非你是个没有良心,也不讲良知,更是个没有原则,没有道德底线,没有社会公德心的人!”

    “讲真,我还真是”佩服”你这种为达目的不顾一切,不惜一切代价的鲁莽,且极其不长脑子的傻缺行为。”

    “幸好我家小义他命大,否则……算了!跟你讲太多无异于是对牛弹琴。望日后的你好自为之,行事多多三思,而后再行。”

    否则,我会拉你做、陪、葬,我会让你的死、法儿,成为灰常惊世骇俗的传说。

    反话“正”说,并不是许啸宇的本意,他的本意是恨某人恨得牙根儿直痒痒。

    恨到当初在看到自己心尖儿上的人受伤的时候,都想一刀刀活、剐、了他方千逸。

    都想让他不但是死无葬身之地,就连他的骨头渣子都拿去喂鱼。

    方千逸听出了在许啸宇话中,带有的强烈的火、药味儿。

    同时,他也感受到了:此时在某人身上,已经对自己产生了极其强大的敌意。

    于是,他也就很自然的进入到了备战的状态。

    他便极其应景,且很合时宜的还击道:

    “说得好像你许啸宇没有像我这样做过似的,你的种种龌龊与不耻的行为,能比我好到哪里去呢?”

    “你就没有为了自己的幸福争取过吗?你就没有为了得到他而利欲熏心过吗?你就没有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过吗?”

    “你就没有做出伤害过他的事情吗?若是我没有说错,整体算下来,你也未必就比我方千逸高尚多少吧!”

    “请问:堂堂”恒隆国瑞”的许大董事长;”许氏集团”未来的接班人与继承人;凤义心中最为敬重敬爱的亲亲好兄长。”

    “您的良知、原则、道德底线,社会公德心,比我这个你口中的十恶不赦的大恶人,要强上多少倍呢?”

    “人渣、败类、斯文流氓,等等这些词汇,不但是适合用给我,同样也适合用在你许大恶人的身、上。”

    这边许啸宇一听就怒了,这人是在给他自己找说辞呢吗?

    这人真是一颗千年朽木;这人真是屡教不改;这人真是死性不改;这人真是无药可救……

    辩驳?显得自己极其没有素质,没有涵养,也有些沉不住气。

    不辩驳?又当真是跟这个肚子满满,脑子空空,智商经常不在线的傻、缺二、货,讲不清楚道理了。

    这两天许啸宇遇到了方千逸,总是有种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压迫感觉。

    许少此时全身冷气全开,如果不是因为顾及到他家小义,如今极其敏感的情绪波动。

    顾及到他家小义在个人情感上,不能再受到什么不良的刺激的缘故

    他都不介意,现在就给某个欠收拾的,且不懂事的小少爷,十亿点暴击率一般的血一样的教训了。

    他现在真是强忍住,若火山喷发之前的怒气。

    只听,许啸宇冷冷的对方千逸说道:

    “二少爷!请搞清楚了现在的状况好嘛!之前我就跟你讲过了,我跟你的性质不同,我们的动机与立场是两种不同的性质。”

    “我之前是要跟你哥这个情敌,抢回本该属于我,并我特别深爱着的人,而你却是惦记着你家大哥床榻上的人。”

    “你的行为与道德规范,是很多人都无法认同并赞同的。但你还是不管不顾的去做了,可见你也是个如卑鄙小人般的狠人啊!”

    “你这人就连你哥的人,你都在一直虎视眈眈的,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惦记着,我这性质与行为,跟你比较可差了远去了!”

    “公认之道理朋友妻不可欺,到了你这里就变成了是:兄弟妻皆可为妻了,变成了谁人妻皆惦记,谁人妻皆可妻了,你真行!”

    “狼与狗的性情不同,生活习性不同,是不能做朋友的!人也是一样的,道不同不相为谋!”

    “因为你这种人不值得可怜,不值得同情,更不可理喻。也是不可交、不中交、不能交的那种人。”

    “我们从来就不是朋友,以后也不能成为朋友。我们之间的关系,从来都是:是敌非友的关系!”

    “记得:在你我之间,只要守好是敌非友的界限就好!为了他的缘故,我也会对你保证做到:在你不犯我时,我必不犯你的承诺。”

    “还有,这些年来,我不但是把他当成了自己此生最爱的那个人。我也把他给当成了亲人,当成了手足兄弟。”

    “我可以为了他两肋插刀,亦可为他出生入死。在我们之间,也有着生死相随的义薄云天的义气,我中有他,他中有我。”

    方千逸听着他们的感情好,很难受,很嫉妒,心中也极其的酸涩。

    因为很受伤的缘故,没有等许啸宇把话全部都讲完,二少爷就立刻出言打断道:

    “不要再说了,你我都是一种人,都是属于那种在爱情里面特别自私的人。因为深爱着对方,为了得到也不惜去伤害对方的人。”

    对于某二少给自己的定义与定位,许啸宇很是不服气,他出言反驳道:

    “方千逸你伤害了别人,你还很有礼了对吗?若你当真是知道自己做错了,你还能如此理直气壮地任自己胡作非为吗?”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