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过度贪心结恶果

章节字数:2531  更新时间:21-09-19 07: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过度贪心结恶果

    “而你的这些道理,也是变相在告诉我:必须要管束好自己的行为,最好是能达到无欲无求的境界。”

    “我要是能够变得彻底的消停了,不再兴风作浪了,这样就不会给你的亲亲小义,造成更多生活或工作上的困扰了,对吧?”

    “可你知道:现在的我绝对做不到这一点,因此你就用各样的话语,来劝勉我暂时先放下心中的盘算。”

    “或是用多种方式,来劝我放下更多不该有的欲望,以及内心中的各种悸动、渴望与骚、动。”

    “出于对于朋友间的忠诚,出于你这个兄长,对自己兄弟的关心与照顾,出于你这个求而不得之人,对心爱之人的爱护与关心,我很赞同你的这一做法。”

    “可是,有些事情我真的做不到,请你不要难为我好吗?其他方面的不切实际的愿望,我可以不再去奢求。”

    “当现在的我,只求也必须求——凤义他在爱别人的同时,在关心关爱他人的同时,也可以再分一点点爱给我!”

    “请问我这样的要求与愿望很过分吗?真的就这样被你容不下,且看不好,也让你感觉到不能接受或恶心吗?”

    方千逸的固执与偏执,的确是让许啸宇听后,顿时的火起。

    尽管许啸宇觉得二少这人,就是一根筋的榆木脑袋一个,就是一个偏执到不可理喻的渣人一个。

    他还是用柔和的语气,问出了几个难掩自己火起的问题。

    “方千逸!且不说你的执迷不悟,也不谈你的固执与偏执,也不提你的任性与执着,更不讲你理解问题的能力极弱。”

    “我就是想要问一问你:你还想让他怎么做?还想让他怎么办?他已经为你退让的太多,忍耐的太多,放下的太多了。”

    “且他给你改过自新的机会也太多了!有些事情他没有去追究,而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放过了,你难道不知道吗?”

    “若很多事情,不是因为你我皆犯浑,且共同促成的缘故。王海涛那个年轻的生命,也不至于在很多条件的推动下就丧失了!”

    “姓王的那个人,是俩眼一闭的走人了,他因着自己的死翘翘,也得到了彻底的解脱了。”

    “可毕竟会留下很多的烂摊子,以及很多因为他的各种失误与不当的处理,而造成的损失与影响,这些将会由谁来承担与负责呢?”

    “我们也可以忽略这些可以用大量银子,就可以全部摆平的事情,我们就谈一谈他与王海涛之间的感情。”

    “你可知王海涛的辞世,将会给我家小义造成怎样的伤痛,以及在他的未来将会造成怎样深远且痛苦的影响?”

    “那你知道我家小义的余生,将会怎么活下去吗?将会以怎样的心态活下去吗?将会以怎样的思念与痛苦活下去吗?”

    “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会经常陷入到自省与自责之中,伴随他后半生的也会有着很多挥之不去的痛苦。”

    “你可知此时的他,不比你过得好,他会一直都活在对那个人的愧疚中,也会活在丧失最好的朋友的遗憾与痛苦之中。”

    “因此,我奉劝你,在以后的以后最好是轻点作,不要让他未来的未来都在难过中度过。”

    “退一步想一想,他虽不能以情侣、爱侣的身份陪伴我们,但却可以以亲人的身份,一直都陪同我们不是嘛!”

    人有的时候真的不能是太贪心了,过于贪心的人,基本上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好下场的。

    这是许啸宇想对方千逸传达的另一层意思,但有些话不必太过言明,只要点到就好。

    他的语气虽然是柔和的,语速也不显急躁。

    但他所问出的问题,的确是比较尖锐的。

    他所陈诉出来的事实,也是让人不可不重视的。

    且在这表明的平静下面,方千逸也听出了许啸宇心中所带有的不灭火气。

    可是二少爷也有他自己心里的苦闷、郁结与委屈,他便喃喃的说道:

    “许董!你也能知道或是了解到:我这人明明不是很坏,我只是特别的固执,还很偏执而已。”

    “可你之前就是一直都说我是不可救药了,就像是我真的无药可医了一样,仿佛也给我判了死刑一样。”

    “但我清楚你的用意,以及对我的态度是出自什么样的原因。我也就不想去怨你,或是挑理见怪的指出你对我错误的理解与解读。”

    “因为我知道你是为了他的缘故,我也便可以接受你对我的所有的批评。因此,我也非常理解你的动机与处境。”

    “我也想一遍遍的跟你解释自己的初衷与动机,可是你似乎上对我的解释,并不能理解,反而是看成了我的强词夺理与刻意掩饰。”

    “这我不怪你,因为我知道:可能我的表达方式也有问题,也有着很多不对的、不通顺、不让人理解,反倒容易让人产生误会的地方。”

    “也就导致了,你一再的误会我对他,还存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企图与不耻的动机。从而,一直都难以消除对我的戒备与成见。”

    “而现在的我,只想改变你对我的看法,改观一下我们之间相处的氛围与模式。且能够与你更好,更和平,更和谐的去相处。”

    “毕竟,我若想留下凤义的身边,日后我们还有很多接触的机会。我不想因为我们之间相处的不和谐,而让凤义分心或操心。”

    “我想现在我说的这些话,你一定能够理解了吧!且也能够听明白我想要表达的意思了吧?”

    许啸宇听后,当时就有些不太好的感觉。

    他很想知道:这家伙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呢?究竟葫芦里跟我卖的是什么药呢?

    他这是在主动跟我求和平相处、很平共处?还是主动示好?

    还是主动跟我伸出橄榄枝?还是主动跟我示弱?跟我举白旗?

    而且最让他感到不能接受的是:这人竟然是变相的说我——听不懂人话,且是理解问题的能力超级的差。

    他很想当即就问方千逸:请问方兄、弟你老人家,这是在变相对我的嘲讽吗?

    思及此,他不禁抬起左手拍了拍额头。

    他怎么就突然间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呢?!这感觉到底是什么呢?

    这感觉就仿佛是被媳妇给撵出卧室,只能让睡沙发的曼妙凄凉感。

    身上突然就有一种特别,以及非常特别的凉意。

    他不禁用力的摇了摇头,仔细想一想又不对,他们也不是情侣,就连朋友都算不上。

    自然也不能可能睡在一个房间里,他哪里来的这种被自家媳妇儿,给撵出卧室时的凄凉感呢?

    就连这种想法儿,都不应该有的好嘛!

    这真是脑子有病了,真是脑抽,真实脑子坏掉了!

    为了不让方千逸继续扰乱自己的心智,许啸宇则是淡淡的对其说道:

    “你讲的道理我可以接受,但朋友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做的。至于我们之间的关系,究竟能否得到一定的缓和?”

    “或究竟会往何种境地去发展?以后的相处关系是否会融洽?在未来可否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等等,最终还要看你日后的表现。”

    “现在我依然还像之前的那样告诫你:以后的以后,你只管对我家小义一心一意的好就成,只要你是出于对他绝对忠诚的好就成。”

    “那么,你的这种对他的好,我就不会强加干涉,更不会去设法阻拦。也不会去做一些过分,或让你感到恶寒的事情恶心你。”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