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却因深爱限自由

章节字数:2522  更新时间:21-09-21 07: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却因深爱限自由

    “你在我的生命里架起了一座虚拟的桥,在桥上给我们放上了彩虹,作为了你我之间暂时立约的记号。”

    “并用你的耐心给我指出了前景,勾画出了未来,并打造了梦想,且给我的未来也画出了相当宏伟的蓝图。”

    “看来您为了最在意的那个人,还真是蛮拼的。不!应该说是还真的是特别拼的!又对我这般的忍耐,还真是难为您了!”

    “您也用现身说法,让我清楚的知道了:没有陷入地狱般的处境,又怎么能有绝境里的救赎的真正的意义!”

    “您更用自己独特的执着、坚持与智慧,让我彻底的知道了:当一个人想要全心全意的帮助或救赎别人时,他为了成全他的大义,他会把自己变得不遗余力的仁至义尽。”

    “且他在良心与良知上,也会毫无亏欠与愧疚。更是把他的灵魂,给打上了毫无怨悔、毫无怨憎的深刻内涵与烙印。”

    “我非常感谢您的热心提醒,以及耐心的教导。可是有些东西,早已经放不下,有些人早都已经刻在心板之上,更不能被磨灭。”

    “若是我真的想要见到在未来,对我来讲最美丽的风景。那么,现在我就不能让自己的心,变成是开阔的,是可以海乃百川的。”

    “因为,我为自己规划的未来,我为自己人生描绘的愿景,那是必须要让自己的身边,有他的相陪与相伴。”

    “而如今的处境,也只变成了我对他的执着相随。我这个人的心很小,也没有什么特别高尚的思想道德情操。”

    “我想要的我都会不遗余力的去争取,去获得。即便是不能,可能我就要用非常的手段去争、去抢、去掠夺。”

    “我承认:用不良的处事的方式去谈恋爱,去追求自己想要去追求的人,是非常很危险的行为,且我也在其中收获了恶果。”

    “但现在我若是改变之前的方式,我想也能有这个方面的权力。若是机缘允许,我不介意自己再去尝试N次。”

    “讲真,我现在可做不到你对他的那种大爱,伟大到可以完全牺牲自己幸福的爱,伟大到丢失了自我的爱。”

    “更无法做到:因为爱,就可以爱到完全允许他自由,允许他随意的去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的地步。”

    “我对他的爱很自私,很狭隘,只想独自拥有,而不想与任何人去分享。我深爱着他,却更想拥有他。”

    “因为我并没有丢失我自己,却深陷在对他的爱中难以自拔。因着深爱他的缘故,我只是迷失了自我而已。”

    “我深爱着他,他可以完全获得自由,他可以完全随意的理念,我无法全部都接受。”

    “因此,我也无法更不敢去展望属于自己的未来,我的未来也只能是竭力控制自己的对他的感情中度过。”

    “我的未来只能是随着自己的意思,执着相随在他的生活中。只要我像狗皮膏药一样的贴着他,他的生活就没有绝对的那种自由。”

    “他的这种不自由,就是要经常面对我。即便是他每天最不想看到的人便是我,也摆脱不了我时常在他面前,各种刷存在感的事实。”

    “世间的道理,在某一时段不一定适合所有人。一加一在有的时候不一定就等于二,也可以等于五。”

    “就比方说:我家老爸加上我家老妈,就等于我的两个姐姐跟我哦!你就看这不就是一加一等于五嘛!”

    二少爷很气人,也一直都喜欢讲一些歪理邪说。

    的确,他这人就是如此的,也一直都是如此行的。

    他也总是本着气死人不用偿命的基本处事原则,经常气自己的恩师许先生。

    许老师要是今年七、八十岁了,一定会让他给气出一个倒仰来。

    肯定也会被气得血压立刻飙升,且心脏病突发。

    轻则必须送进医院治疗,没有十天半个月肯定是没有办法出院。

    重则立马去见他们许家祖宗十八代,且永远长埋地下,彻底安息。

    方千逸的话,的确能人许老师又吹胡子,又瞪眼睛的程度。

    尽管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是保持着风度,且心如止水般的用淡淡的语气,轻轻的问道:

    “方千逸!请问你这人品,还有下降的空间吗?我给你分析的是你的个人处境,也是你必须要去面对的问题。”

    “岂可有逼迫你的意思?岂可有强求你必须要去遵行的意思。若是能用短期的疼痛,换来长期的可持续发展,也是很划算的!”

    “你若是能真正明白并理解这些道理,为什么要跟我讲出那么多的不确定性?不可预知的意外性?各种假设的可能性?”

    “还是你这是故意为之?并让我很自然的认为:今早所有的心血都将付诸东流,都将成为泡影,都将成为白费功夫?”

    “从而好能挫一挫我的锐气?打压一下我的士气?让我也否定自我,并怀疑自己的智商?”

    “讲句真心话,我跟你这样理解能力极差的人讲话,且还不厌其烦的讲了这么久,的确是我脑抽了。”

    “事实也证明了:我也并不适合给你当师傅,毕竟我这师傅当的有点误人子弟的嫌疑!”

    “日后你我大道朝天各走一边,只要你能够做到:不主动招惹我,我也能做到与你井水不犯河水。”

    “若是你一再的挑战我的忍耐度与容忍度,那也别怪我不讲道义,更别恨我、别怨我对你不客气!”

    必须跟此人划清界限,且保持越来越远的距离才好,这是许啸宇认为自己首要做的事情。

    他觉得自己躲方千逸应该像是躲瘟疫一样,因跟这人在一起时,实在是让自己感到特别的不舒服。

    他可没有必要让自己因为这个烂人的缘故,就陷入到找、虐或被、虐的阶段。

    让这类人给自己恶心到了,真的是掉自己的段位。

    说出去都觉得磕碜,就连跟小伙伴们在一起玩耍时,都没有什么牛可以吹着唠的。

    比吹牛都吹不过别人,那不是磕碜,那是啥啊!

    方千逸知道许啸宇虽然不会跟自己真生气,也会认为跟自己这样的人生气不值得。

    但不代表这个人就会一直都忍耐自己,容忍自己,且一直都会保持耐心的搭理自己。

    为了缓和局面,也为了激起姓许的人,想对自己讲话的兴趣。

    他就故意装作很是可怜的样子,并带着可怜兮兮的语气,且也穿插带着些许小挑衅的意味对其说道: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这么的骨感。我必须被迫接受,且我也认了。尽管我内心中有诸多的不甘,那我还就不能做一做美梦了?”

    “我就不可以有些不太成熟的,也不太贴合实际的小想法儿,小心思,小意念吗?我就不能做他最忠诚,最忠实的小奶狗吗?”

    “我就不能为自己编造一个美梦,在我的梦里,难道我们就不可以,手牵手一步两步望着天,一起看星星,一颗两颗三颗连成线?”

    “你就知道说我,你就在说我的时候有力气。许老师你那么牛,你怎么不当小、三劝退师去呢?在我面前装什么情感大师?”

    “你若是能把自己的个人感情处理的好,何至于让我哥把凤义给抢了去?请问你陪伴他的年日,比我哥对他的陪伴还少吗?”

    “近水楼台先得月的道理,你不比我还清楚吗?而我看你之前那种也比较无耻的样子,也没有比我好到哪里去嘛!”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