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七十二章守好本位也算赢

章节字数:2533  更新时间:21-09-29 08: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五百七十二章守好本位也算赢

    “一个人的缺点,就像是咳嗽一样,真的也是很难遮掩住的。因此,我希望你永远在我家小义面前,保持最真的那个你自己。”

    “否则,你失去的东西会越来越多,你的处境也会越来越凄惨。而你有损的德行与良知,会让你变得更加的不自信。”

    “毕竟,对你来讲,你永远也不会、也不可能拴住一颗本就不爱你的心。既然没有那份把握,就先不要冒进,这样不但伤人还害己。”

    “你没发现嘛!一个人在某件事情上,越是小心翼翼,越是害怕失去,越是患得患失,从而就会让自己达到越来越可怜的地步。”

    “因此,我奉劝你!越是喜欢,越是深爱,才越要保持清醒,并要注意保持一定的距离。否则,你将会被自己的这份欲、望给吞灭了。”

    许啸宇对方千逸有着恨铁不成钢的严师要求,且对他也带有着朽木不可雕也的无奈。

    同时,也带有着与他互感心声后的那份可怜。

    却对他没有出于同情的那份惋惜,或是出于兄长与朋友的那种宠爱与尊重。

    因为二少爷的所作所为,让他无论如何也敬重不起来。

    更无法与之达到那种可以完全接纳的融入,自然也就少了较为亲近的靠近。

    是的!在他们之间始终都有着推不倒的墙垣,跨越不了的沟壑。

    这二人的真实情感,就建立在恨与仇之间。

    不但是在这二者之间混杂着气愤,还有一定的埋怨。

    且连带着在仇恨之中,也透露着对彼此的仅有的那份怜悯。

    这种现象是非常矛盾的,却一点儿都不违和的一种存在。

    他们都看对方是可恨的,又都看对方是可怜的。

    究竟是谁更可恨呢?究竟是谁更可怜呢?

    他们又都是互相厌憎对方的,都想让对方陷在自己的掌控中。

    都想让彼此自带的那种污秽不堪,也给对方染上相同的颜色。

    也都想成为可以牵制彼此的风筝线,或是缠绕在一起,无法拆分开的毛线球儿。

    是啊!事态早已经注定我们不可能都独善其身。

    那么,独乐乐不如众乐乐,那就让我们都把彼此拉入黑暗的深渊吧!

    你不可能成为我世界里的救赎,我也不可能成为你世界里的救星。

    若是这份苦注定要一个人去承受,让一个人独自忍受黑暗世界里的那份孤独,那我也不惜拉上你跟我一起承受。

    纵使我们在互相撕咬的过程中,都会把彼此弄得鲜血淋漓的地步。

    那就让我们在这份血淋淋的景况中,成为彼此的垫背吧!

    他们之间的关系,始终都像是水与油的关系。

    只要具备时机,只要是点火加热,一遇到一起,自然就会炸、开,无法相容。

    方千逸听了来自许啸宇的中肯劝勉之后,在心中不禁做出了该有的答句:

    其实,我早都已经被自己的这份欲、望给吞灭了。

    即便我知道这份坚持是不该有的,但是我仍是不想抽身,我依然想要继续走下去。

    我不是无法自拔,而是我从未想要把这双脚给拔出去。

    我担心我自己陷得不够深,才要继续蹚浑水,继续搅浑水,继续往更深的地方走下去。

    他要掌控自己的命运,他不想被其他人牵着鼻子走,更不会逆来顺受的听之任之。

    他要做自己世界里的开山斧,他要做自己的领路人,他也必须做自己世界里的领航人。

    由此,他便问许啸宇:

    “许董你说,一个人想要控制局势很难吗?”

    许啸宇在听到问题后,并未做任何的思索,他便随口回道:

    “我可以如实的告诉你:一个人想要控制局势并不难做到,难就难在了该如何的去控制整体局势的走向。”

    “若是你自己尚且还没有那个方面的本事,那就先老老实实的夹着尾巴做人。而后再虚心的学一学,别人到底是如何来做事的。”

    “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把别人的知识合理的化为己用,并且还能不断的推陈出新,也能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绝招儿。”

    “我想有一天,你也能够获得真正意义上的成功,也能控制住整体局势的走向。从而,能更好的掌控自己的余生。”

    “不过,在没有一定能力之前,就别做些让自己丢人现眼的事情。那种没有脑子的愚蠢,只能让你更加抬不起头来。”

    “就比方说:在同舟共济与同床共枕两词之间,在表面上看来,也只不过是两字之差而已。”

    “但这中间的差别与差距,可是大着呢!可是差出十万八千里呢!这是理想与现实的差别,这是理智与道义的差别。”

    “这是意义与本质的差别,这是友情与爱情的差别。天下唯情不可乱,天下唯心莫乱许。”

    “道义与情义二者之间,也不可以互相的混淆。你若是守好了该守的本位,我也算你是赢。”

    “因此我才要告诫你:但愿你以后可别混作,也别把事情都给做混了,做绝了!否则,这绝非只是混淆概念的恶果与苦果。”

    “我也非常清楚的知道:你自幼时起,就应该是这种不达目的绝对不会服输,绝对不会罢休,且也是非常狂妄的性格。”

    “而具有这种性格的人,只会越挫越勇,越挫也就越勇往直前。即便有时你也会退步,但你每一次的退步,也是为了能够更好的进攻。”

    “看来,之前我把你比喻成狼崽子,还真是很贴切的。你的这种性格,不但是很难驯服,且也是性子太野了!”

    “不过嘛!我不会把你给当成洪水猛兽一般的害怕,只会把你当成一只喜欢调皮的小公山羊!”

    “毕竟,我不想驯服你,对驯服你这种类型的人也丝毫不感兴趣。并且你的性子野不野,与我也毫无半分的关联。”

    “但我可以将非常实在的实话告诉你:属于你自身的这种征服、欲,用在我家小义的身上,它并不管用啊!”

    许啸宇的风凉话与揶揄之言,还没有讲完,方千逸就忍不住插话道:

    “你说谁是一只喜欢调皮的小公山羊?依我看啊!你许啸宇才是一个闷、骚、型的老公山羊呢!”

    “也就你能厚颜无耻的跟别人说出:爱是绝对的控制与克制,等等一系列只能用来骗你自己的那些鬼话。”

    “你就是一个纯粹的爱给自己立贞洁牌坊的老白莲,你对他从来都是有那个贼、心,却没有那个色、胆。”

    “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胆小鬼,一个鱼翅熊掌都想兼得的老色、痞。若是有机会,你也可以做个合格的老色、鬼、老流、氓。”

    “在遇到众多情敌的时候,你自己的内心明明也在极其排外的同时,却非要装成大肚能容的智叟模样儿。”

    “从而让人对你不设防,其实你比洪水猛兽,还让人感到畏惧和害怕。你许啸宇的那些龌龊手段,同样也是阴沉的很。”

    “若是跟你比较起来,那我这个级别的巫师,也只能是小巫见大巫了。当真是比起你来,我方千逸绝对是自愧不如的。”

    “我对你的阴狠手段不但是服气,简直都想举行个盛大的仪式,对您老人家顶礼膜拜了!”

    “若是论起虚伪,您老人家可你真是虚伪界的开山祖师爷。请问:你总是这样带着虚假面具的活着,你累不累啊你?!”

    之前说好的要尽力克制自己,要有自我修养,要让自己的道德水准有所提高呢?

    说好的要控制好自己的不良情绪,不再爱炸毛儿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