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学艺不精挨欺负

章节字数:2535  更新时间:21-10-08 08: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学艺不精挨欺负

    认识是缘分,交往却不易。

    誓言是愿望,珍惜是王道。

    相守是付出,真诚乃原则。

    彼此互尊重,方能相融合。

    流光匆匆,人心坦然,没有亏欠,才会相安。

    在这份岁月蹉跎的浓与淡之间,应该留下更多的让人难忘的故事,且是感人肺腑的难忘故事。

    接触越久,感情越好,真诚待人,情谊纯粹。

    无论在这份接触的远与近之间,也需要掌握一定的分寸,互相敬重,互相珍惜,彼此成就,方能更好的维系这份情谊。

    纯粹的交往,长久的交往,都需要付出真诚,倾注感情,真正走心,情亦入心。

    因为你看清了我,我亦看清了你,我们之间这份浓淡相宜的感情,始终都会沁人心脾,情意绵长,且互为温暖心灵。

    这次许啸宇并没有直接回答,方千逸对自己所提出的问题。

    而是故意吊着某人求知、欲、很强,且问题很多的某人的胃口。

    想要知道某些问题的答案不是不可以,但需要相应的“付费”。

    相求我许啸宇也可以,但并不是每次都可以有求必应,并不是每次都不计成本的付出。

    为你答疑解惑,并非是我的本分,回答是需要你承情滴。

    是需要你记住我的这份恩情滴,将来是需要你在良心发现的时候,进行回馈滴。

    跟你这种人处事呢!我是不会像对我家小义那样,会永远都无条件的付出滴,是必须要跟你做一定的计较滴。

    在我家小义面前,我可以拿自己的命跟他赌明天。

    乃至是拿我的所有,去跟他赌任何的东西。

    但在你方千逸的面前,我什么都不敢赌。

    我能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去赌你的良心发现吗?

    而且你这种狼崽子,恐怕良心早都被狗给吃了吧!你还会有良心吗?

    我敢跟你赌什么吗?换做是你,你也不敢跟我赌,对吧!

    我不是堵不起,也不是输不起,而是因为你不配,你也不值得。

    同时,许啸宇也是抓住了他的这一心理,就开始故意整蛊似的要收他“学费”了。

    前面已经免费让你尝到了一点点的小甜头儿,给你吃了点餐前小甜点。

    让你既吃不饱,还觉得回味悠长。

    让你既感到意犹未尽般的不尽兴,还如抓耳挠腮般的想要继续品尝。

    那么好!想要再“吃”,那对不起了!先生您就得付费了。

    赠品免费,却是诱饵。大餐不付费,哪里来的赠品?!

    羊毛出在羊身上的道理,难道你不懂吗?

    还说自己也是个生意人呢!请问你学过市场营销学吗?

    对了!我差点给忘记了,你还是个可以拿手术刀的医生。

    且是个会给病人做手术的不入流的生意人,生意经学得不怎么精的生意人,生意经学得没有医术学得精的生意人。

    学艺不精,就要挨收拾,就要挨欺负,就要交学费。

    对头!俺治的就是你这种人!

    孩子啊!你师傅我想要教给你的东西多着去了呢!

    相应的给我来点儿回报!对你来讲呢!你也绝对不吃亏!

    师傅我虽说未必很高明,却也绝对是能担得起做你师傅的名号。

    以后的以后,就由师傅我来教你怎样才能少吃亏,或不吃亏。

    教你怎样先学会吃亏,而后少吃亏,最后不吃亏,最最后才是占便宜。

    方千逸听了许啸宇对自己的要求后,脸上露出了一副像是吃了苍蝇般的难受表情。

    大约过了一分钟,他像是做好了心理建设般的鼓起了勇气。

    只见他薄唇轻启,一副欲言又止的讲话艰难模样。

    就好似他感到讲话,是他这辈子最不愿意去做的事情一样。

    可是,他又不得不这样去做。

    毕竟,这个“老师”两个字,今个儿他要是叫不出口。

    那么,恐怕以后他想再从此人的口中,探听到什么关于男神的事情,恐怕就会很难了。

    实则,许啸宇聪明的很,很多问题都回答的非常巧妙。

    也只是点到为止,或是一带而过。

    而方千逸也很少会从他这里,获得更多的关于张凤义的事情。

    但就是在许啸宇的口中,简单的透露出只字片语的那么一点点内容,对于二少爷来讲也是极其宝贵的。

    也正是他想要知道的,也是他竭力想要去了解的。

    男神的一切对他来讲都是个谜,因为接触的次数与时间都有限制。

    他自己想要了解的更多,那简直是难上加难的事情。

    再加之他大哥粘他家亲亲凤义,粘得那么紧,粘得那么不可开交。

    哪里还能更多的轮到他方千逸大显身手呢?哪里还有他更多的去表现对其特别关心的机会呢?

    而且这人啊!人一旦有了弱点,就容易被人给牵着鼻子走。

    人一旦有了想要迫切知道的事情,也总是想方设法的去探听或研究。

    于是乎他便硬着头皮开口,在前面只说出了一个“许”字,而后又像是在用蚊蝇的声音说着“老师”两个字。

    “许老师”三个字,就这样从二少爷口中诞生了。

    由于某人口中的“老师”两字说得很轻,几乎也是没有说出来似的,也是极其不容易让人给听到的。

    许大少爷这边就听到了一个“许”字,并未听到“老师”二字。

    但他却像是有心灵感应似的,就像是感觉到了,也听到了,方千逸大大方方的喊了自己一句“老师”似的。

    他便故意像是逗你玩儿似的,同时也坏坏的对二少爷说道:

    “徒弟啊!你发出这么小的声音,是在锻炼你师傅我的耳力吗?要叫老师,就大大方方的叫嘛!”

    “就大一点声音,让所有人都听到嘛!你害羞个什么劲儿嘛!不会让你叫下师傅,你还变得像女孩子一样的扭捏了吧?”

    “不过,念在是你是第一次叫师傅的份上。这次呢!我也不跟你多做计较,那我就勉强的接受好了。”

    “你看为师我也不是那种不通情达理的人,也能体谅你会因为”脸皮薄”而感到羞涩的问题。”

    “你看还是为师我贴心吧!还是我这个当师傅的能多为你着想吧!这都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那么从今日起,你不但是我的徒儿,也是我的干儿子了。”

    “看在你也算是我半个儿子的份上,我就再哄你一会儿好了!不!说错了!不好意思是口误啊!那我就再教你一会儿。”

    二少爷听后当时就火起了,不过他还是竭力克制住了——自己再度想要炸毛、想要暴起的冲动。

    便宜已经让人家给占完了,就不能再让人占了便宜之后,在吃了哑巴亏吧!

    且的确也是自己讲了这样的话,也不算人强行占自己的便宜。

    “老师”二字虽然叫的只有自己能够听到,确实已经说出口了。

    再想撤回,已经来不及了。

    再多做狡辩,也只能显得自己缺少胸怀。

    缺少求知欲,缺少尊师重教的心,缺少不受管教的心。

    莫不如大大方方的承认,然后再欲盖弥彰的一笔带过。

    至少,也要从他这里套点东西,自己才不算吃亏吧!

    不过,这又是师傅,还是干爹的双重身份。

    不是教自己很多东西,还是只教一会儿,还要终身为父?

    这都是什么铁打的思维逻辑啊?!这让方千逸很难接受,很难理解,也很想进行反驳。

    但问题是:现在还真不是与其计较这么多问题的时候。

    为了让自己因为吃了暗亏,而能够获取更多的所谓的教导与知识。

    方千逸还是故意装作受了莫大委屈般的样子,同时也装作无辜可怜的样子。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