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煞费苦心反被咬

章节字数:2529  更新时间:21-11-15 07: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煞费苦心反被咬

    “同时,也失去了争取他的最大的机会。因为这是人与人之间相处的最大的忌讳,只要是失去了信誉,一切都免谈。”

    “一旦是信任被撕开了缺口,就是很难再进行修复,就是再难达到完全愈合的程度。一次不忠,百次不用。”

    “尽管他无条件的原谅了我们,也从未对我们猜疑过,或是对我们表示失望过。可是,有些东西变了就是变了。”

    “变的不是他!而是因着我们对他的背叛,就让一切都变了。是因为我们先欺骗了他,是因为我们先对不起他。”

    “我们的行事有诡诈,我们的内心对他有愧疚,也就注定了当我们面对他的时候,无法做到像之前一样的坦然无惧。”

    “与他相处时,也不会像之前那样既灵活又自然。变得也会越来越小心,越来越患得患失,越来越怕失去他。”

    “你会受到来自良心上的谴责,我同样也是如此。而在我们面前对待感情始终都如一,始终都无罪、无妄、无伪的他,则可以安心的享受着一切美好的生活。”

    “看吧!人还是不适合去做什么坏的事情。尤其是把坏事情,都做在自己最在乎的人身上,那就更加的不适合了。”

    “但愿经过这次教训之后,我们都能学乖且变懂事吧!别再胡思乱想了,就面对现实,想一想在以后该如何弥补他吧!”

    有的人就是这样的固执,就是这样的倔强?

    就是这样食古不化的油盐不进,怎么劝?怎么破?

    为了让方千逸能够在行为上收敛一些,许老师可谓是煞费苦心啊!

    听后二少爷不得不承认,某人劝勉人的功力是越来越强大了。

    且某人打感情牌的能力,也的确是信手拈来了。

    人可以被感情给套路了,可是方千逸不希望自己的真情感,是被许啸宇打的感情牌给套路了。

    自己的感情要是被套路,那也应该是被亲亲凤义亲自给套路了。

    既然他不想让自己的感情,被自己不喜欢,甚至之前还有些讨厌。

    直到现在也不能完全相信,不能完全接受的人给套路了。

    因此,他就很煞风景,很毁气氛,也很调皮的对许啸宇说道:

    “许董!你讲的每一句话都很漂亮,但我怎么感觉你总是在误导我呢?还是说你就想借此,让我知道事态的严重性啊?”

    “还是你觉得我个人的真性、情,我个人的感情强烈程度,在我张哥的面前暴、露与显露的过于明显啊?”

    “还是说你会担心我,会因此给他的生活,带来很多的麻烦与困扰啊?讲得直白一些,就是因为你无法做到完全信任我,对吗?”

    “或许,我们的理智与冷静,都给了与自己关联不是颇深,或是干脆就与我们的生活与工作,都毫无关联的人。”

    “但毕竟我们每个人,都具有着自己的真性情。而只有在面对与自己最亲近之人的时候,我们才会把自己的真性情展露或暴、露无遗。”

    “真性情是与生俱来的,真性情是骨子里的一种惯性行为,是一个人最为真实一面的表现。”

    “也只有在面对让自己在乎的人或事情的时候,才予以展现的、表现的更为真实、更为贴切、更为可信。”

    “我相信在平日里的时候,当我们内心中无波无澜的时候,我们也都是极其普通,且极其正常的普通人。”

    “在通常情况下,我们也可以用心的去生活,努力的去工作,拼命的去打拼,并也会坚守自己内心中最想坚持的信念。”

    “可是,当很多事情,都关乎我们自己切身利益与得失的时候。恐怕,很少就会有人做到无动于衷了。”

    “你欣赏、珍惜并重视,我张哥身上具有的真性情。可为什么就不能欣赏或接受,来自他人身上的真性情呢?”

    在许啸宇的眼中,方千逸又问了自己一个极其白痴的问题。

    我为什么要接受或欣赏,我不在乎之人身上所具有的真性情?

    我不接受也不欣赏你方千逸的真性情,难道你自己的心里,还没点儿B数吗?

    再者,你卑劣的品质,怎么跟我家小义相比?又怎么能比?

    就你那极其任性,极其唯我独尊。

    极其自私,极其令人讨厌的样子。

    可当真是把小人般的丑恶嘴脸,给演绎到位了。

    在我眼中,在你方千逸的身上,从来就没有什么好的真性情。

    更没有值得我许啸宇在意的地方,年轻人你还真是喜欢高估自己。

    一个人过于看重自己,过于在意自己的感受,真的不可取。

    我出于好心好意的劝勉你,你不表示感谢,你也不理解也就算了。

    可你也别不识好人心,别反咬我一口啊!

    什么叫误导你?什么叫套路你?

    就你这智商,就你这理解能力?我真实不敢恭维!

    我用正常思维模式跟你谈话,你能听懂就不错了。

    我还有那个精神头,故意跟你讲一些高深的似是而非的话,用以误导你?

    要是我有那个方面的精神头儿,我也纯粹是脑抽了!

    就你那二、货般的懵B造型,我还需要大费心机的套路你吗?

    就你这跟正常人不一样思维的脑回路啊!真的不值得我浪费或累死一个脑细胞的能量去套路你!

    你这人不用被他人误导,你就是长歪的。

    他人想要企图给你扶正了,好像都不能。

    你这人不用被他人套路,你就是头脑不够清醒的。

    他人想要企图给你套路了,好像都缺心眼儿。

    被某人反咬了一口,许啸宇表示自己很冤枉,真的很冤枉。

    难道就允许你混淆视听吗?

    难道就允许你偷换概念吗?

    难道就允许你装傻充愣吗?

    难道就允许你满嘴胡编鬼故事吗?

    我既可以把你捧得很高,我也会让你摔得很重。

    我既可以惯着你、宠着你、讨好你、任着你、由着你。

    我也可以打压你、疏远你、恼恨你、讨厌你、唾弃你。

    许董心情很不爽,某人必定要遭罪。

    只听,许啸宇带着故意回怼的语气,有些揭短似的对方千逸说道:

    “方千逸!在有的时候,首先要考虑的并不是我们自己能否被他人所接受的问题,而是要问自己:我凭什么要让他人接受并欣赏我?”

    “不过,你的确让我看到了你的真性情。你这人的个人情感世界,绝对是感性与血气大于理智的人。”

    “至少在很多时候,你不是个很冷静、很理智的人。你的性情执拗且偏执,你心中的情绪,容易受到外界的影响,从而变得躁动不安。”

    “你的性情,有的时候很是不在乎自己的个人形象问题,又经常习惯性的太在乎自己的感受,也太容易在乎别人对你的感觉。”

    “你这个人比较自我、比较任性,比较以自我为中心,你从来都不愿意受到社、会习惯的束缚与影响。”

    “也经常会做出很多常人,都无法作出的既大胆又妄为的选择,却从不会考虑会带来的负面的结果和影响。”

    “你经常以为自己是至情至性的性情中人,其实在有的时候也有偏差。你的心思复杂,并不单纯可爱,也不具有少男心。”

    “你看似对很多人或事都不在乎,其实你对很多事情和人都很在意,不单单是难以割舍,还很难以解脱并解放自己。”

    “你的任性与无知,只能白白连累了你自己所爱之人。可你却不肯对自己的别扭行为表示认错,你从来就没有跟自己和解过。”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