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爱是折磨当需放

章节字数:2539  更新时间:21-11-20 08: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爱是折磨当需放

    “一片赤诚的痴心,也许会落了个被辜负的结局。一片纯洁的真心,也可能会被人无情的践、踏、作、践或愚、弄。”

    “尽管这并不是你想要的结局,但当结局摆在你面前的时候,你必须学会接受,必须学会妥协。必须学会低头,也必须学会认输。”

    “你能如此坚定自己的信念,并执着地爱着我家小义,这是值得任何人去尊重的。”

    “我也能理解你的疯狂与痴执,更能体会到你内心中诸多的不忍放下,因他当真也是值得你如此奋不顾身的飞蛾扑火。”

    “但我还是希望你给自己留有一丝余地,也给他人创造一片蓝天下的净土。这样,任何人都会感激你并感恩你。”

    方千逸不得不承认,许啸宇这见缝插针的能力,简直是太庞大了。

    这个坏家伙,竟然能够做到时刻都不忘——劝退我!

    因此,他带着些许质问的语气,开门见山的问道:

    “感恩我什么?感恩我的放过吗?感恩我的不再与之纠缠吗?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吗?”

    “我能做到像你一样,可以不顾一切后果,坚持己见,并下定决心,坚决果断,毫不犹豫的放弃并结束,自己已有的婚姻关系吗?”

    “我是方千逸!你是许啸宇!方千逸做不到许啸宇的断情的果决。许啸宇也没有方千逸的优柔寡断、磨磨唧唧、婆婆妈妈!”

    “我没有你的大度,没有你的胸怀。我这人的心眼儿很小。小到只能装下一个人,一旦是认定了一个人,也绝不轻言放弃。”

    “世界上并没有什么特别完美的人,我就是一个这样不堪的人。如果说非要救赎,那我宁肯我救赎的是别人,而不是被别人所救赎。”

    为了不过于驳了许啸宇的面子,方千逸把最后的一句话,给讲的还是比较含蓄的。

    但他的言外之意是:你管好你自己就行,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我并不是你所要救赎的对象,且你的事情我也不愿意干涉。

    甚至我们都无法互相疗伤,更是无法互相救赎的,更别提什么报团取暖了。

    若是我们都能够做到:井水不犯河水,互不干涉,那就最好不过了。

    许啸宇知道他话中的引申意思为何,却并没有发火。

    而是像之前一样,很诚恳的对二少爷说道:

    “既然你知道世界上,并没有什么特别完美的人,那你也应该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也并不会存在特别完美的婚姻。”

    “朝朝暮暮与缠缠绵绵的爱恋与浪漫,在很多人的眼中,也只是自己在做梦,在幻想中才会存在的,不是嘛!”

    “而柴、米、油、盐中的各种琐碎,才是现实,才是现实婚姻的真实状况。对吧!”

    “有烟火味儿的地方,才能算作是最美人间,也对吧!你并不了解我们家里的情况,在这方面我不想跟你做任何的解释。”

    “你也应该知道:真实的夫妻,真正的夫妻,那得是能在大风大浪前不离不弃的人,是互相恩爱,并愿意互相相守一生的人。”

    “请问:若是在婚姻中背叛你的人,又算是什么人?是值得你去爱护,值得你去珍惜,值得你去守护的爱人吗?”

    “我们的婚姻关系中,并没有爱,至少在我眼中是这样的。因此,我不能在众望所归的期盼中,去完成别人对我们婚姻状况的期许、期盼与期待。”

    “我也想低调的处理自己的生活,并为自己争取到一份真正的爱,为自己,争取到一个健全又幸福的家庭。”

    “我也知道:在一段婚姻关系中,不是因为有一点点矛盾了,就可以随意的提出离婚。”

    “不是自己稍有不满意了,就要跟伴侣走到分道扬镳的地步。这不但是对伴侣不负责任,也是对自己最大的不负责任。”

    “因为当孩子,当利益,当财产,当人情世故等错综复杂的关系,都牵绊其中的时候,一拍两散并不是最佳的选择。”

    “且通常情况下,大多数的婚姻关系,也是一边互相伤害着,又一边抱团取暖着,忍耐着,将就着。”

    “但我的婚姻关系,真的是我自己再难将就下去了。若再如此下去,就是对她最无情的折磨。”

    “我不会因为各种利益的牵绊与纠缠,而误了她的人生。我不能为了自己所谓的尊严、名誉、事业发展等,就辜负了她的后半生。”

    “我可以原谅她对我的背叛,但我无法原谅自己,无法原谅曾经对她做过的诸多不负责任的事情。”

    “以前的我出于报复的心理,对她有过冷嘲热讽似的戏、弄、捉、弄与嘲、弄。但我现在只想放过她,让她去找属于自己的那份幸福。”

    “她若继续跟我生活在一起,那我依然会是对她各种的对不起、折磨、亏欠与辜负。”

    “而我却始终都不能给她一个幸福而温暖的家,以及每个女人心中都期许的那种婚后的幸福生活。”

    “既然我已经预料到了之后的生活状况与结果,为什么就还要自私的将她困在自己的身边呢!”

    “或许离开我,她现在会感到痛苦一些。但相信时间,可以治愈一切。毕竟,长痛不如短痛!”

    “离开我对她最大的好处就是:她却从而能够获得新生,还有更多获得真正幸福的机会。你说这不是更好,对她来讲不是更公平嘛!”

    许啸宇的一番话下来,给方千逸说得哑口无言,因为他不但是心服,就连口也服了。

    这人看着处事既狠绝又干脆利落,也不太讲什么情面。

    实则,他也是个经常会为他人着想的人。

    更是一个对他人,极其负责任的人。

    他对于他的前妻关英爱女士,虽然有着不尽人意的地方。

    但从大方向上来讲,他让她占尽了便宜。

    除了没有给她,真正的爱之外。

    该给她的、能给她的,他都毫无保留的给予了。

    一个这样的男人,也应该算作是个好男人了!

    爱本无罪!不爱亦无罪!

    谁能逼迫谁爱上谁?谁又能逼迫不爱一方的爱上谁?

    起初他对她是抱着戏、弄与侮、辱的态度不假,可他不是也把自己给赔进去了,不是嘛!

    他可以不断的砸钱去弥补关英爱的各种损失,弥补她这几年嫁给他而受到些许冷落的青春,补偿她在他这里受到的诸多委屈。

    可是他许啸宇自己的青春呢?他的青春谁来负责任?谁来补偿?

    她若是有诸多的委屈,他难道就没有任何的委屈吗?

    她若是感觉到自己的真实婚姻状况,并不像期许中的那样幸福。

    那他就一定感到自己的婚姻,就是幸福?就是快乐的吗?

    在他的心中,不但是不会感到幸福。

    可能更多感到的就是后悔与煎熬吧!就是痛苦不堪吧!

    他因为做出了这个错误的选择,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不是嘛!

    若是他当时没有做出这个选择,他跟小义之间,是不是就有可能了呢?

    他的小义,就不会在方龙行归来的时候。

    轻易的就跟姓方的那个人兑现并履行,他们年少时曾许过彼此的诺言了呢?

    他们每个人的命运,是不是就都不一样了呢?

    很多事情,是不是就不是如今的这等结局了呢?

    关英爱在婚姻中受到的最大的委屈,无非就是受到了自己丈夫的些许冷落。

    却从未有过不顺心、不如愿的地方。

    她该得到的都得到了,且比其他女人得到的更多。

    直到离了婚,她的前夫许先生,还给了她N多的经济补偿。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