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心有不甘又如何

章节字数:2519  更新时间:21-12-05 08: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心有不甘又如何

    “且你始终都没有回答我,在失去之后你到底会不会感到难过、会不会感到心痛、会不会感到不舍的问题呢!”

    凭什么我方千逸在你的面前,就能把自己的心撕扯的透彻,你许啸宇就可以做到独善其身啊?

    既然我难过,就让我们大家都一起难过吧!、

    你陪着我一起难过,我的心才不至于更加的难过。

    我在你面前,我的心是透明的。

    我的灵魂,也是赤、露、敞开的。

    也请你拿出更大的真诚对待我,不要拿沉默这种所谓的处事艺术来敷衍我。

    我对你的要求并不多,只要你以我待你的这份真诚待我,我们互相扯平就可以了。

    经过跟方千逸的接触,许啸宇算是知道了,有些人的问题,你要是不去做出回答。

    他只要一见到你,就会刨根问底的问个没完没了的。

    而且,方千逸的这种永不放弃的执着精神,许董算彻底是领教了。

    关于他所提出的问题,自己要是不作答,或是敷衍,那肯定是糊弄不过去的。

    唯有作答,也就可以免于被磨叽死的灾难。

    他不禁想到:这阵子我是做了什么不可原谅的坏事吗?有对不起过别人吗?

    今天这是怎么了?我怎么就遇到了他这个魔头鬼了呢?

    难道错就错在,从刚开始的时候,我就不应该理他吗?

    可是理与不理,好像在这个紧要关头上,也由不得我啊!

    迫于无奈,许董在心中,为自己默哀了三秒钟之后。

    还是非常认真,也很真诚的对某人回道:

    “从与他逐渐的交往中,我就开始喜欢上了他。但当时对他的那种喜欢,让我感到有些担心与恐惧,以至于也曾经对自己质疑过。”

    “后来,我才知道这种喜欢,并非只是简单的喜欢,而是超越了仅仅只是喜欢的爱。”

    “是难以自控的喜欢,是想把自己最好的给予对方的喜欢,是想为了他愿意倾自己所有的喜欢。”

    “直到我知道了这种喜欢的非比寻常性,我对很多事情的担心与恐惧,疑虑有质疑,自然而然的也就消除了。”

    “为了对得起自己的这份喜欢,为了对得起对他的这种特殊的感情。我也就愿意为了爱,而承担自己所有该承担的责任了。”

    “我也知道:喜欢不一定非要拥有,不一定必须获得。但是爱呢!就是一定想将其据为己有,且只允许自己拥有。”

    “爱就是具有排他性的,爱就是想要将其自私的占有。只可惜并不是所有的爱,都能得到最理想的结果。”

    “并不是你想要去爱了,你想要拥有了,就能让爱之花,开花并结果。爱必须是两个人的事情,必须是两情相悦的事情。”

    “在喜欢上了他之后,我才真正的发现:自己之前的世界有多么的黑暗,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有多么的荒谬可笑。”

    “他就像是我黑暗世界里的一束光,是他照亮了未来的路。也让我的人生,第一次看到了亮光与希望。”

    “他给我的那份纯洁的温暖,以及如家人般的关爱,让我真正的感受到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美好!”

    “我很庆幸,这辈子我能遇到了他。不然,我真的不知道,我这棵本就已经歪脖子的树,还会歪到怎样离谱的程度。”

    “此生若是失去了挚爱的人,就如失去了故土的流民一样的可悲。这种痛苦绝对不亚于无家可归,心无所依的惨境。”

    “讲真,当有一天发现自己的心,没有停靠的彼岸时,真的是很难受、很难受!这种难受也是极其痛苦的!”

    “可是有些事情,一旦是发生了,就再也回不去了,再也等不回该有的彼岸花开了!”

    “可悲的是:或许,还会两两相盼,却相顾无言。心中是痛苦,嘴上还要说着祝福。”

    “更为可悲的是:从未开始,从未拥有,从未有过经过,更谈不上什么是结束,失去了还是会专心的疼。”

    “人们都喜欢说哀莫大于心不死,但哀也莫过于求而不得,哀也莫过于从来不曾得到,哀也莫过于得到后又失去。”

    “你我都心知肚明:我们都是属于哪一种心痛,自己都处在哪一种折磨上。那就不要再为难自己,也不要再为难他人了好吗?”

    “既然我们再也等不来花开,那就让自己流着血的伤口,慢慢的结痂,慢慢的愈合吧!”

    在方千逸看来,有些伤是无法愈合的。

    至少在他这里,是无法愈合的。

    即便有一天会愈合了,也会留下极大的伤疤。

    这伤疤也会不断的提醒他,自己的失误与失败。

    这些就像是人生污点一样,即便这些可以被岁月淘洗,被流光掩埋。

    但真实的存在过,就是真实的存在过。

    做错了,就是做错了,这个污点是会伴随一生的。

    即便悔改了,这污点也是自身犯错的可耻的记号,也是自身对自身的羞辱。

    因此,方千逸才不愿意原谅自己,才在某件事情上不肯释怀。

    这也是他自身的优点,也是让他人欣赏的地方。

    一个自律的人,一个严格要求自己的人。

    一个良知未泯的人,一个有救赎希望的人。

    都是容易让人亲近的人,都是让人为之动容的人。

    都是容易让人接纳的人,都是让人更愿意原谅的人。

    “慢慢的结痂?慢慢的愈合?这话说得可是真是轻巧啊!可是当真要做起来的时候,真的好难,至少于我而言是真的难啊!”

    “许董!你就没有一些自己的理想吗?你难道就不想牵起他的手吗?你就没想过让你成为他世界里的唯一吗?”

    方千逸不但是病的不轻,就连疯起来,也是疯的彻底。

    就连许啸宇也觉得自己是被这家伙给带疯了,既然疯了就疯了吧!

    有些话,能够当个不相干的人。

    一吐为快,也不算是什么损失。

    既然可以互为树洞,那就肆意的讲,胡乱的说实话吧!

    反正,谁也不会笑话谁,谁都可以理解谁。

    谁也不会成为谁眼中的呆子或傻子,甚至是谁都可以同情谁。

    “想过如何?没想过又如何?谁是谁的唯一?谁又能成为谁世界里的唯一?这些东西单单靠空想,就能成立吗?”

    “方千逸!你若是觉得把别人的伤疤揭开,再次看到鲜血淋漓的惨状,你会觉得好受一些,那今天我就遂了你的愿。”

    “我许啸宇盼望着能有一天,能与他花前月下,能与他温酒烹茶,能与他携手天涯,能与他看尽春夏秋冬美景。”

    “能与他共赏春花、夏莲、秋月、冬雪,能与他看尽天下繁华,能将自己的一切都给他。”

    “能与他在柴米油盐的平凡中,食遍人间所有美食,尝遍人间所有苦辣酸甜,咸淡鲜香。”

    “并在爱里滋养生命的本真,回归最原始的本真。且将生活过得有滋有味,把以后的年年岁岁都过得活色生香。”

    “可这一切的一切,终不过黄粱一梦,更是说不得,又盼不得的一己奢望而已……”

    “痛心又能怎样?难过又能怎样?忧伤又能怎样?纵使心有不甘、心有不愿又能如何?纵使心中对他有万千的舍不得又能怎样?”

    “若你真的爱他,就舍不得看到他难过,就不忍心让他陷入不幸中,也不希望他受到一点点的委屈。”

    “那怎么办?只能委屈自己去成全他,并绝对尊重他的选择。放手是成全,放手也意味着依然会深爱他。”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