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在意一方乃输家

章节字数:2554  更新时间:21-12-15 07: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在意一方乃输家

    在许啸宇的骨子里,他不是一个不重视婚姻的人。

    甚至他把婚姻制度的神圣性,看得非常的重要。

    只可惜想要去重视的求而不得,不想去重视的却接踵而来。

    却总在各种徘徊与无法确定的纠错中,使自己的初衷与期望,变得跟现实越来越不符合。

    苦涩与无奈,残酷与荒凉,已经浸透了他的灵魂。

    只是有些事情,他从来都不会对任何人表达出来。

    只能将其中的各种痛苦,辛酸与不舍深埋心底。

    自己独自的去消化,独自的去疗伤。

    且他也深知:自己此生已经有过一次,对不起关英爱了。

    他就不想再把错误,给重复第二次、第三次,或更多次。

    他现在唯一能为她做的就是:给她创造所有的条件。

    让她从此以后,都不会有任何的后顾之忧。

    并放她一条生路,一条可以让她获得人生真正幸福的路。

    自己不爱,不能给予她任何的爱。

    为什么还要出于某种目的的,自私的将其强留在自己身边呢?

    他应该做个明白人,不应该成为任何人命途中的枷锁与桎梏。

    他不想让自己的不义与自私,顽固与贪婪,成为牵绊他人脚步的锁链。

    他不想浪费别人的光阴,不想消耗并消费他人对自己的爱。

    因为不能给予,更不能再次的接受,那就就此别过。

    你我好聚好散,总比大家捆绑在一起,互相折磨、互相消耗要强。

    余生在我能力的范围内,再送你一程。

    愿你能够找个视你如珍宝,会把你捧在手心里疼你、爱你、护你的好丈夫。

    我不能带给你的东西,在他的身上都能得到,都能找回来。

    “许董!你对你的前妻,一直都不是很满意吗?我觉得她不但是很有办事能力,且人也长得很漂亮。”

    “你跟她在一起相处的时候,难道就不愉快吗?难道你对她就一点感觉都没有吗?我感觉这不应该,也不正常啊!”

    “或许,你们分开才是此生最大的错误。你们在一起生活,也应该是很幸福的。于她而言,离开你可能会过得很糟糕。”

    寻常人养个小动物,都会动真感情的。

    更何况你许啸宇,还曾经养过一个大活人呢!

    她纵使再不好,再不堪也是你结发的妻子,也是你合法的妻子,也是当初你自己选择的妻子。

    就算当时你是情势所逼,也是你自己混来的咎由自取。

    可无论怎么说,你最终还是把她给娶进了家门。

    就算你最爱的人是我张哥,但是在他以外,你就算不会喜欢任何人,但至少你也不会反感很多人吧!

    在我看来,你至少应该是不讨厌那个女人,才会让她成为你的许太太。

    若你当时只是为了发泄私愤,为了报复,为了折磨自己而为之。

    那我还是希望:关英爱能够远离你这个人、渣,且是离得越远越好!

    因此,方千逸对许啸宇提出了,这样令他不能彻底理解的疑问。

    当听到某人如此对自己发问的时候,许啸宇突然有种自作孽不可活的想法儿。

    你对别人世界里的事情关注的过多,别人反过来关注你的世界。

    有来有往,一还一报,这很公平。

    不想作答,却不得不答。

    如若不作答,自己以后还能站在什么立场上,去说、去指导、去参与别人世界里的事儿呢?

    许啸宇只能是硬着头皮,对方千逸说道:

    “其实,女人并不一定要有很特别的美貌,但却一定要有智慧、有格局、能容事、能忍事、能独立、并能够自爱!”

    “而事实上,有格局的女人,总能活得很自在,很漂亮。如果她足够聪明,那就要当机立断的离开我。”

    “并要快速的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不会把自己生命里,任何有限的年日,都浪费在不值得的人身上。”

    “如果她还想要挽回这段已经失败,已经走向衰亡与灭亡的婚姻。那就是说明:她在这段婚姻中,所受到的教训还不大。”

    “如果她受到的教训够大,她不但要远离我,而且还会觉得离我越远越好。因为,在我的身上,并没有让她可留恋、可怀念之处。”

    “从而也可以看出,任何人都不能断定,我就是她失败婚姻中的那个——人见人恨、人见人踩的人、渣丈夫。”

    “因着,她对我的留念与怀念,就洗白了我。可我宁肯她能做到当机立断的放手,放手就是放过她自己。”

    “至于我们婚姻中存在的诸多不和谐,与各种矛盾之处,我也真的无法都一一跟你陈述明白。”

    “你完全可以站在永远都不会理解的角度上去观看,去揣测,去分析。但请不要对我所做出的最终决定,提出任何的质疑。”

    “你不是我,不能替我做出任何的决定。正如我同样,不能对你的生活,对你的选择,做出任何的决定一样。”

    “我没有权利对她讲,我是否对她感到满意!若她对我感到很满意,我会非常感谢她、感激她。”

    “但现在无论怎么说,都是我辜负了她,都是我对不起她。既然不能给予她真爱,那也只能以其他的方式,对她进行更多的补偿。”

    “再者,我深爱着的人究竟是谁,你难道不是非常清楚的吗?我怎么可能对那女人,产生别样的感觉、别样的感情?”

    “难道你方千逸的心,就可以随意的交给别人吗?就可以随意的给你张哥以外的其他人吗?”

    “若是你的感情真的能分给别人,还在我这里装什么对他的一往情深?装什么对他的坚定不移?”

    “装什么对他的忠贞不渝?装什么对他的难以割舍?装什么对他的不忍放下?以及自己的不忍离去?你的深情又演给谁来看?”

    “你别说你现在如此做,只是觉得我好玩儿,只是觉得自己应该用各样的招式,不断的消磨我、消耗我、消遣我?

    “你连最让人感到舒服的两、性、关系都不懂,怎么能仅凭自己的一些看法与想法,就盲目的判断他人婚姻中的幸福与否呢?”

    “凭什么就断定我们在一起相处,就一定是愉快的?凭什么就断定她离开我就是最大的不幸?”

    “你为什么就不说她在离开我后,才是不幸中的万幸?才是她此生劫难的结束?才是她通往幸福之路的真正开始?”

    往往几个看似很简单的小问题,就会引来很多的大问题。

    当我们对一些事情,对一些人产生怀疑,产生质疑的同时。

    我们自己也会成为了被他人所怀疑、所质疑、所考验的对象。

    对于许啸宇所提出的问题,方千逸并不能回答的太多。

    正如感情与婚姻,都如脚上所穿的鞋子那样。

    到底是舒不舒、服,到底是合不合适,都只有自己才知道。

    他真的没有办法站在局外人的角度上,对许啸宇的婚姻进行任何点评。

    他只能凭着自己的感悟与直觉,有些不太肯定,又感觉直觉很对的对许董说道:

    “因为我感觉她是爱你的,她是在乎你的。因为在意,才不会轻易的说分开,才不会轻易的说再见。”

    “我想每个人都一样,对于自己所喜欢的事物,对于自己所喜欢的人,一定都是不愿意放手的。”

    “或许,对你而言,她在离开你之后,才是幸福的开始。但对于她而言,可能离开你就是生命中最大的不幸,是自己灵魂的枯萎。”

    “爱与被爱,无疑都是幸福的。但最爱的一方,最在意的一方,永远都是输家,永远都是较为被动的一方。”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