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话已说尽君随意

章节字数:2530  更新时间:22-01-02 08: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话已说尽君随意

    “至于你是否要控制你的个人情绪?是否要控制你对某个人的爱恋,那也都是你自己的事情。”

    “在工作中,专业的知识与经验。是帮助我们面对,当前与未来所有挑战的两个基本价值观。”

    “在生活中,能够更好的管束自己,以及不断的为自己规划未来,并努力的实现目标,都是帮助我们成长与前进的核心竞争力。”

    “至于在个人感情的世界中,我真的也不好对你讲太多。对此呢!实在抱歉,我也只能对你表示爱莫能助了!”

    “且该讲的道理,我已经告诉你了。至于我能否教会你,该如何的去面对生活对你的各种刁难与挑战,也靠你自己去领悟了。”

    “我本不想跟你喋喋不休的讨论,关于谁对谁错的问题。也不想把任何人的关系,都弄到两败俱伤的地步。”

    “因为可以撕扯出的胜负,争得面红耳赤的短暂胜利,对我来讲一点实际意义都没有。”

    “虽然我们同样被困在求而不得的爱情里,但我不希望因着我们的得不到,你就把自己的生活弄得一团糟,且乌烟瘴气,或满地鸡毛。”

    “纵使我们此生都没有体验或体会过,爱情对于我们的任何的垂青、眷顾与恩宠。”

    “但我们应该活出属于自己的鲜活骨骼,而不应该把自己活成被人嫌弃的松子。”

    “在爱情里面,我们为了自己心爱的人,可以活得卑微,可以活得没有了自己,可以丢失自己的灵魂。”

    “但我们大可不必让自己匍匐着前进,也未必非得让自己活到尘埃里去。我们完全可以做到站直身板,被更多人去爱。”

    “但综上所述的前提是:我们所爱的那个人是值得的!若是不值得,那还干耗自己的生命,浪费自己的时间做什么?”

    “要知道:我们自己灵魂的温度,到底是跟别人无关的。我们自己灵魂的保守与修养,也需要我们自己不断的去修正。”

    “人生多变,你自己去悟。路在脚下,自己去走吧!不要再说我没有尊重你,我明明都告诉你我的想法了,请勿曲解。”

    “希望一会儿你能更好的注意自家的言辞,不过,你想快速的损坏你在你张哥心中的形象呢!就请你随意!”

    半哄、半警告、半提点、半威胁,却又不把话给说死。

    许啸宇讲话的时候,总是能让自己收放自如。

    能够控制自己七情六欲的人,那必须叫做人物。

    若是不能控制自己七情六欲的人,其实跟动物也没有什么分别。

    这些在此时能够挑起双方战、火的话,许啸宇绝对是闭口不谈了。

    可在方千逸的眼中看来,有七情六欲的人,才能叫做存粹的人。

    而那些没有七情六欲的物种,都统称为静物或动物。

    若是感情泛滥的人,就叫做多情种。

    可他方千逸或许只能是个情种,至少不是多情的种子。

    他这人的感情可存粹着呢!尤其是对自己喜欢的人更存粹。

    因此,他才敢在许啸宇的面前如此的叫嚣。

    因他真有不断叫嚣,真有不断夸耀自己的资本。

    或许,在他看来在他们之间从来都不会,存在着什么一笑泯恩仇的可能。

    悠悠岁月可能卸掉他身上所有的枷锁与负累,却也卸不掉刻在他灵魂上的那份淡淡的哀伤与怅然。

    他试过了很多的方法,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让自己的生活,从此变得无悲亦无喜。

    因他从来都不想让自己的生活就此落寂,就此走向空茫茫的一片。

    因为心中仍有爱,因为心中的燃烧的那团火,始终都不能被熄灭。

    因为心内的那份特有的悸动,还不曾被磨灭。

    还从不曾消失,不曾被岁月打入不被纪念的深渊……

    很显然千逸同学,在个人感情这方面,真的很难达到洒脱。

    这也正跟他性格的另一面,有着明显的对比与差距。

    拥有双重性格的人,总是如此的矛盾。

    许啸宇可以做到从不回避自己失败的婚姻,无论何时他都能以此坦然示人。

    可二少爷似乎是很难做到这一点,除非有一天这家伙真的爱不动,不敢爱了。

    或是,移情别恋的爱上别人了。

    “许董!讲话就是幽默风趣儿,不但总结精辟,条理清晰,在看待问题等方面,也是又准又狠。”

    “你做事直截了当的风格,真是不给别人可以绕弯子或钻空子的机会啊!看来,一只大象想要踩死一只小虫子,根本不用费什么力气。”

    “且只要轻轻的一脚踩上去就好,根本用不着那种上蹿下跳,且极其费劲的花架子功夫迷惑对方。”

    “但在有的时候,你就不想通过某种方式绕晕一个人吗?让他(她)放松御敌,让他放松防御的警惕不好吗?”

    “我觉得:那样做至少会让自己的胜算多一些。起码通过迷、惑他人,也是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作用啊!”

    听后,许啸宇这次是哈哈大笑。

    在他极具魔性的笑声里,方小逸的感觉很不好。

    就连他的小心脏,也是扑通通的直跳啊!

    就在他被某人笑毛之际,就没有好气的问道:

    “老许!你为毛要笑啊?你不许笑我!你给我停下来!”

    许啸宇并不理睬他,在停好了车子后,而是继续的笑着。

    方千逸又是气急败坏的对他说道:

    “老许!你到底是几个意思啊?你到底在笑什么?为什么不理我?”

    笑毕,许啸宇又恢复了之前沉稳的表情,不疾不徐的对二少说道:

    “我到底是几个意思?你还用问我是笑什么吗?你那能珠脑速算的猪、脑,就猜不到什么吗?就没有一点该有的觉悟吗?”

    “其实,我是什么意思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知道:可能你的人生,恐怕到了最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意思了吧?”

    “我一没笑你痴,二没笑你傻,三妹笑你呆。有些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说多了也就没甚意思了。”

    “既然你如此的冰雪聪明;既然你根本就不需要一个合格的师傅;既然你也不需要一个金牌的指路人。”

    “我又何必多此一举呢?我又何必讨人厌,讨人嫌呢?我又何必自讨没趣儿呢?高贵的方家少爷,您说是吧!”

    呵!就你这智商,就你这“非比寻常”的理解能力。

    就你这等如蜗牛一样的反应能力,我犯得着跟你耍什么心眼儿?

    我至于跟你扯什么幺蛾子吗?你认为我会胡搅蛮缠的跟你扯西、游?讲聊、斋?

    哥的正能量满满,从来都不会搞什么封建迷信活动滴。

    你觉得我会跟你一个没有彻底成长起来的黄口小儿,一般见识吗?

    还费劲的跟你斗智斗勇?切!那简直都是拉低了哥的智商!

    那简直都是对哥满腹经纶,只读圣贤书的羞、辱。

    那简直都是对哥胸怀家、国、心系天下苍、生,鸿鹄大志的践、踏。

    当许啸宇讲完这些话的时候,方千逸的脸上立时变色。

    乍一看上去,简直是青一块红一块的了。

    这变色的速度,简直堪比蝉,堪比变色龙啊!

    因为这家伙已经反应过来,并明白没有被某人吐出来的那些话,都在暗中隐藏着哪些特指的含义了。

    这人明明就是在说自己蠢,明明就是瞧不起自己。

    明明就是在说:我不屑于跟你这种愚昧人绕弯子!

    他是在觉得:我不配跟他斗?也不屑于跟我斗!

    他是在认为:杀鸡焉用宰牛刀,区区一个我根本也不足为惧!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