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无声,绽放有声

热门小说

正文  第五章

章节字数:8232  更新时间:19-06-06 19: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南华学院的录取考核果真不是普通的严苛。

    开始之前,会有专门的医务人员来为应考学员们做最严格的身体检查,以确保应考生们的各项健康指标符合南华学院的录取标准。

    高丽儿亦如往常很自然的带着她的小绿去排队,她发现贝贝似乎更加喜欢人家叫它小绿,所以也就跟着梁小易这样叫了。

    果不其然,负责检查的校医在看到她怀里的小绿时就强烈要求她将小绿放出去,考生是不允许带着宠物进入考场的,而且也没有这样的先例。

    高丽儿则坚决表示自己不能和小绿分开!

    而且她一再声明,自己的小绿绝对是很乖的,绝对不会调皮捣蛋影响大家考核,那表情之严肃认真,几乎把在场所有的人都懵住了。

    唷!刚刚不知是谁家小猫发了狂似的上蹿下跳,弄得四周围鸡飞狗跳的!

    那些负责身检的校医可不吃她这一套:“不想和你的猫分开,那你可以不参加这场考核,下一个。”

    其中一个校医淡淡道,低头准备下一个身检学员的资料,不再理她。

    平民老百姓一个,还拽什么拽!

    高丽儿看着那名发话要自己选择的校医眨眨眼,漂亮的睫毛似羽翼飞舞。

    这个考核是要参加的,可爱宝贝的小绿也是不能和自己分开的,思及此,她又对着那校医阴阴一笑:“老师~咱借一步说话~”

    然后,她就不管不顾那个校医同不同意,硬是将人家拉了出去单独谈话。

    总之不管她用了什么方法,再进来之时,那校医居然就同意了她将小绿带进考场!

    其他负责的校医也对这校医的决定深感诧异莫名,只见那校医耸耸肩头一斜、双手往两边一摊,表示也很无可奈何,也很头痛,但她并没有直说,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梁小易也曾提议高丽儿,要不先把小绿放去外面,等考核完了,再去找它。

    当时她这样劝道:“毕竟这里是考场,带着宠物,不好,尤其现在面对的,是南华学院这样关乎自己人生的重要考核,带着宠物更是不妥,而且也显得自己很不认真,小绿极通人性,相信这段时间它一定会照顾好自己,它会找一个地方,安安静静的等着我们完成考核。”

    高丽儿就满不在乎的呵呵一笑,手一摆:“安啦安啦!不要担心,到时我自有办法,他们不会不同意的,再说了,我怎么可以和我最心爱的小绿分开呢?这是绝对不可以的,是不是小绿~”

    ――

    “哎!”梁小易无奈叹息。

    看着中毒似的黏在一起,又旁若无人亲热的死去活来享受她们二人世界的一人一猫,梁小易的后脑勺出现一颗雨点儿大的汗珠。

    尤其看到刚刚那个校医的态度,她可着实为高丽儿和小绿捏了一把冷汗,但是这个小插曲,却以高丽儿的最终胜利做为收场……

    是挺让人意外的,也让梁小易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看来她的确是有办法,她叫她不用为此担心,原来是真的啊。”

    ……

    像是预感到了什么,梁小易的心,忍不住咯噔一下紧张了起来。

    因为她看到,那些校医在看到她时,表情很明显有一秒钟的抽搐,而那个最终同意高丽儿带着小绿进入考场的校医就一边看看自己一边和他身边的人讨论着什么。

    果然!当梁小易忐忑不安的走过去时,那个负责给她健康检查的校医甚至连眼珠都未曾抬一下就直接宣告她:“等下的考核你不需要参加了,你现在,可以直接离开了。”

    梁小易当场就懵在那里,她握紧拳头,低着头,尴尬的站在原地,许久未动。

    静,死一般的寂静!

    明明现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算上考官足足也有三十多个人,但是,此刻此时,梁小易却只感觉到了死一般的寂静。

    “下一位。”校医接着叫到。

    无论面前娇小的女孩因她而身处多么尴尬的境地,她都是没有必要理会她的,她要做的,只是完成自己的工作。

    “为什么?”

    因为不甘心,梁小易问道,她整个人都是颤抖的,第一次,她想要努力为自己争取些什么。

    “我竭尽了全力,也考进了全国的前三十名,可我为什么就没有参加这场考核的资格?你们不是规定,只要是成绩排进全国的前三十名,都是可以参加免费录取的考核的吗?现在,为什么却要这样跟我说?!”

    这位校医直接给出答案:“因为你的个子太矮了!我们南华学院可是全国最顶级的贵族学院,就是在国际上也是有一定知名度的,我们对每一届学员的整体要求,当然,也包括她们的外在条件,都是非常严苛的,你的这个样子,已经可以算是半个残废,我们也绝不可能会为了已经被定义为半个残废的人而破例,况且,你也只是排位在全国的第二十八名而已。”

    她的语气平和,甚至带着些许的微笑,但是,梁小易明明看到,她连理都懒得理她!

    半个残废……

    是了,自己早就已经留意到,所以才会那么努力的。

    亏她还欣喜的以为,只要是自己的成绩冲进了全国的前三十名,就绝对是有机会的,被一时的幸运冲昏了头脑,自己居然就对自己太过自信了。

    半个残废,这四个字还真的是直接贴切!

    她说的没错,她梁小易的确只是一个普通平凡而且个头还异常矮小的女孩,即便有幸成绩排进了全国的前三十名之列,也只是排在最末尾的第二八名而已,算是其中最差的。

    她绝没有像霍金那样超越人类极限的外星智慧,南华学院当然不会为这样一个身高上有缺陷的自己破例。

    但就这些成绩,也是自己一步一个脚印、一点一滴认真用心的努力积累得来的!

    还没来得及证明自己,就这么被否定了,那么一点,少的可能的机会,就这么消失了,不见了……

    在这个注重外形,看脸的社会,仅仅只是因为自己的外形条件并不符合南华学院对录取学员的整体要求,仅仅只是因为……自己太矮了,自己这么长久以来的努力,就这么白费了,就是这样。

    多么可笑,多么无力!

    校医发话,那就丝毫没有转还的余地,再多说也没有任何无义,梁小易转身默默的离开了。

    这就像是在黑暗中摸索蹒跚的人好不容易发现了前方的一缕光芒,正欣喜着,以为这下终于可以走出这漫无边际的黑暗,但是,就那么一眨眼,那一缕光芒就那么消失了,不见了,犹如幻影一般。

    “她太可怜了…”

    “是啊,可这也是南华学院的规定啊,能有什么办法。”

    “虽然她个子矮小,但她人很好的,我已经想和她做朋友了。”

    “我也是……”

    剩下二十九位应考学员看着梁小易离去的背影议论纷纷,梁小易的身后不断传来一些人的叹息声,他们都是和梁小易一样的平民子弟,有的家庭条件甚至都不如梁小易,但是梁小易现在没有心思在意这个。

    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离开那间小平房子的,但是她每走一步都是非常沉重的、浑浑噩噩的,就像是一具失了灵魂的行尸走肉一般。

    “小易……”

    高丽儿怀抱着小绿,看着梁小易落魄离去的苍凉背影,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她突然很想为梁小易,这个新结识的朋友,做些什么……

    一直强忍着泪水逼迫着不让它流出来,但是,一脚踏出那间小平房,当听到那扇门再度关起来的声音,梁小易却再也控制不住。

    “啊——!!!”

    她悲凉的仰天大吼一声,然后跌坐在墙角,倦缩着身子抱住脐盖痛哭了起来,她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渴望自己能再长高一点,哪怕只是一点点。

    透过那些如梦似幻喷泉,庄严而华丽的南华学院犹如一座中古世纪的城堡一般醒目矗立于不远处,抬眼即可见到。

    虽在眼前,但却触不可及。

    哭够了,浑浑噩噩的坐在其中一个喷泉的边缘,梁小易清晰的看到,那扇平时一向安静且紧闭的大门口此刻已然敞开,门里门外人来车往热闹非凡,停的车子也多是一般人开不起的豪车,那是交得起南华学院那昂贵学杂费的富豪人家才能开得起的车子。

    现在梁小易想进入南华学院的唯一途径,就是交付那笔昂贵的学杂费,但这几乎是她的家庭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拭去泪水,梁小易就坐在那里,定睛凝视着那些华贵的车辆和那些进进出出,打扮得体又高傲的人们。

    ……话是说的好听,但这世界果然还是有钱人的世界。

    要么有钱、要么有资本,没有,那就一切都是扯蛋!这就叫做现实,梁小易不得不承认。

    她曾天真的以为,只要自己用心努力了,就可以弥补身体上的缺陷,拥有属于自己的美好未来,所以,过去对于那些因为身高而无端遭受的讥讽和嘲笑,她都可以学着一笑置之不去在乎。

    然而,直到现在,此时此刻她才真正的,第一次体会到了现实的残酷,还有被现实打击到无能为力的痛苦和无奈。

    还有那些不甘心!想要实现一个心愿,难道,真就这么难吗?

    她是不甘心,可不甘心又能怎样?人家说不要就是不要!

    “小易,拜托你一定要为我找到他,然后,替我告诉他,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耳边想起小洁临终的嘱托,闭眼,深呼吸,梁小易大大的叹了一口气,尽量平复心情,也尽量不让自己那么难受。

    “算了!自己已经尽力了,这样的结局也不是自己能左右的,对不起,你的心愿,你要找到那个人,我可能都没办法帮你办到了……”她这样安慰自己,然后起身准备离开,但是……

    “哟!这不是我们学校的高考状元梁小易吗?”

    梁小易听到声音后停在原地,猛然间心头一怔。

    现在正是她最难受的时候,可偏偏就是有人总是能在她最难受的时候适时的出现,并且,在她已有的伤口上,再狠狠的撒上一大把盐!

    梁小易甚至不用回头都可以清晰的看到,来人那张既嚣张又猖狂的高傲嘴脸,这口气摆明了就是明赞暗贬,来者不善!

    王雅玲双臂交叉环于胸前,神气十足的站到梁小易的面前,站在两个死党中间的她,高傲、得意的像个女王。

    加之她们和梁小易身高上的差距,三人一起,由上而下趾高气扬的看着梁小易,那种嚣狂不怀好意的样子,就像是看着一只已经毫无还手之力的待宰羔羊。

    她们今天一早就待在这里,为的,就是现在这出好戏,要知道,羔羊在死前痛苦挣扎的样子可是非常有趣的。

    王雅玲一双勾魂媚眼很是随意的指着小平房上方向,看向梁小易时是惯有的嘲讽和冷笑,就像是看着一个让她倍感搞笑,正在表演的跳梁小丑。

    “成绩排进全国的前三十名之列,你不是非常得意吗?你不是志得意满,更想要取得南华学院那十个专为平民学子设立的免费名额之一,从此一飞冲天吗?怎么现在却在这里哭丧着个脸呐?考核的地点就在那里,你怎么不进去啊?再晚,可就要来不及咯~”

    她的两个死党立马帮腔:“对啊,进去啊,哎你怎么还不进去啊?还是说……你根本就是在考核之前被人家给撵出来啦?”

    “呵呵,是啊是啊!我猜也是被撵出来的,就你这小矮人样,不被撵出来才怪!”

    “绝对是被撵出来的,没错!”

    梁小易听后闭眼冷哼一声,事实上,从她们围过来时她就没有抬头正眼看过她们。

    这三个人,一人唱罢一人和,似乎总是以看着她出糗,并且奚落她为乐,很无聊是吧?

    但这世上,多的是像她们这样欺善怕恶又无聊的人。

    但听王雅玲呵呵一笑,接着嘲笑道:“我就说像南华学院那种尊贵顶级的私立学校怎么会收像你这样的小矮子,不过,你现在这副狼狈的样子姐很喜欢,如果再哭出来,大声一点,像哭丧一样,姐就更喜欢了!来啊,给姐哭一个!”

    “呵呵,哭啊!”

    “哎,你倒是快哭啊!”

    梁小易握紧的拳头早已泛白,显现出里面青色的经脉,路过,并且看到这一幕的人很多,但是,却绝没有一个人,愿意为这一幕而停下自己匆忙的脚步。

    王雅玲伸手挑动梁小易的下巴,令她意外的是,她的手,在即将挨进梁小易下巴的那一刻,被梁小易给狠狠的推开!

    王雅玲包括她的两个死党都有一秒钟的吃惊,因为梁小易那时看着她们的眼神非常的凛冽,就像和她平时的样子判若两人。

    “让开!”梁小易冷冷道,推开,径直穿过她们。

    不是她脾气好真的好欺负,也不是她已经习惯了她们的侮辱不会反抗,她只是不想为这些无聊的人和无聊的事情浪费宝贵的时间和精力,那没有任何意义。

    王雅玲和两个死党面面相觑。

    哟,小矮子也想发发威风吗?

    “想走?没那么容易!”

    王雅玲和她的两个死党将梁小易重又拦住:“我今天就是故意要看你难受狼狈的样子,我今天就是不让你好过怎么样!”

    “不服气啊,那你又能把我们怎么样?”

    “就是!”

    三人像踢球一样将梁小易推搡来推搡去,梁小易个头矮小,又怎会是这三人的对手,但是这次受到这样的屈辱,梁小易许是真的被激怒了,她瞅准空隙捡起来地上的一根干枝丫转圈甩开她们,若不是当时躲得快,相信三人娇嫩的皮肤都少不得被被那枝丫扫上一下!

    “我又不是货物被你们这样随便推来推去,我说了叫你们让开没听懂啊?!!”

    梁小易站在原地瞪着她们,杏眼怒目抽蓄着粗气,犹如煞神一般,这样的气势让王雅玲和她的死党一时怔愣,但是王雅玲很快回过神来。

    “可恶!”王雅玲似也被激怒,走过去扬手就要给梁小易一巴掌,这时――――

    “喵————!”

    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凌厉的猫叫!王雅玲跟着就是一声惨叫,接着,一个白色的、毛绒绒的身影幽灵一般直接横插于剑拔怒张的二人之间。

    “小、小绿!”

    梁小易也是大感惊诧的看着落于自己眼前娇小、洁白的身影然后,而王雅玲白嫩、纤细的手背上已被狠狠的划上了三大道口子!

    她痛的惨叫连连,那手背上孜孜冒出的鲜血也早已让她花容失色。

    “天、天哪!!!我的手……我的手……怎么办,怎么办?!以后要留下伤痕啦!”

    她可怜兮兮的看着受伤的手背不停的颤抖着,向两个死党做可怜状求救,可她那两个死党现在是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时居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附近没有医院也没有药店,她们身上也没有用来消毒和包扎的药膏和药布,她们又能怎么办?

    一双白嫩美手可堪称得上是女人的第二张脸,王雅玲一直都有很用心的保养着,现在,这宝贵的美人手竟被一个意外冲过来的畜生给划伤了!

    如果处理不好,说不定以后就会留下难看的疤痕,这叫一向尊贵的自己,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哪?

    王雅玲恶煞一般狠狠的注视着地上那个小小的、正朝着自己龇牙咧嘴、剑拔怒张的白色身影,那眼中冒出的森森寒意清楚的表明,她绝对要抓住眼前这个畜牲,然后,亲手将它碎尸万段,让它惨死到连渣子都不剩。

    再看小绿,四肢微叉,匍匐着地,前躬着娇小洁白的身子,尾巴和全身的皮毛一起危险的竖起。

    精致的猫脸已盈满了愤怒,清澈、绿色的眼眸放射出危险戒备的光芒,英勇的护在梁小易的身前,高仰着头,无所畏惧的迎接着王雅玲危险、恶毒的目光,咋呼着,支起的口部,露出里面危险的獠牙!

    全副武装,随时警备准备进攻的样子似乎是在威胁、警告王雅玲,如果她胆敢过来再伤害自己的前主人一根汗毛,那么,它也会毫不客气的随时准备反扑!

    此时的小绿,犹如一位奋力保护公主的英勇骑士,虽然面对着比自己强大数十倍的敌人,但是它无所畏惧!

    虽然它娇小玲珑的样子和它此刻强大的气势完全不符,王雅玲三人看来甚至觉得好笑。

    不知死活的小东西,居然还想保护一个人类,我们一只脚就能够把你轻易的踩死!

    王雅玲同时向两个死党使了眼色,三人一起,危险的向小绿靠近。

    梁小易见事不妙,赶忙将小绿抱起护在怀中:“王雅玲!你今天主要是来找我麻烦的,和小绿无关!如果你敢动它一根手指头,它现在的主人也绝对不会放过你!况且,和一只小小的动物峙气,你还算不算人类!”

    ……

    “什、么?”王雅玲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

    疯了疯了!这个一向任她欺负的小矮子居然也开始变得伶牙俐齿了,这真是,太阳要打西边出来的节奏!

    “骂的好!”

    王雅玲刚要反击,就听得一个人啪啪拍着巴掌适时的出现叫好,那甜美倾城的美貌竟使同样身为女生的她有一瞬间的呆愣。

    王雅玲对自己的美貌一向自信,但是眼前出现的这个女生,无论气质还是样貌都比自己强的不是一星半点……

    王雅玲很快回过神来,因为这个女孩的出现,是为梁小易打气……

    高丽儿微笑着优雅渡步到梁小易的面前:“你刚刚真是骂的太好了!小易,你好棒哦~我要对你刮目相看咯~!”

    “丽儿!”

    高丽儿适时的出现,也让梁小易又惊又喜,只见她轻点梁小易怀中小绿上的鼻头,眼中是一贯的宠溺:“我家小绿的表现也是一级棒!做为奖励,待会儿考核完了给你买红烧鱼吃。”

    “喵~”

    也或许是因为高丽儿的那一句“红烧鱼”,总之,小绿眼睛亮亮的,声音软绵绵的,随即,就开心的跳回到高丽儿的怀中,各种卖萌撒娇!

    “丽儿,现在不是已经开始考核了吗,你怎么出来了?”

    梁小易转而一念,担心的问到,高丽儿微微一笑:“这个,我们待会儿再说。”

    然后,她就径直看向王雅玲三人,那凌厉的目光让王雅玲明显一怔,同时,居然也让她直感觉到心惊胆颤。

    不削将那三人放于眼内,冷眼鄙夷了一下她们的反应,高丽儿唇角微微上扬,不易察觉的带出一记不削、嘲讽的冷笑,但是她出口的声音却依旧是好听的不得了,甜美上笑容也如阳光一般美好。

    “你们刚刚是在故意欺负梁小易是吧?别想否认哦~刚才的一切我都已经看到了。”

    “关你什么事?”王雅玲戒备的审视着高丽儿。

    她真的长得很美,高傲、自信如她王雅玲都不得不承认,那样完美、甜蜜的容貌任谁见了,都会拜服。

    虽然周身透着一股非同寻常的非凡气质,但她的打扮却很是普通。

    而且她也是来参加考核的,出生应该也很普通。

    但是,可恶!这个女孩从一出现,居然就能给自己这么强大的压迫感!

    就拿现在来说,她明明是在笑,而且,还笑的很谦和,但是那笑容里,就是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压得她们直喘不过气,王雅玲非常的讨厌这种感觉!

    高丽儿淡笑道:“小易可是我刚结识的好朋友哦,你们胆敢欺负我的朋友,你说,这关不关我的事呢?还有,是谁告诉你们说小易在这次考核开始之前就被提前出局的?”

    高丽儿眼神忽而变得凌厉,话语间也带着些疾言厉色,似在嘲笑她们一般:“很遗憾的告诉你们,梁小易她不仅拥有足够的资格参加这次考核,未来,她还会成为南华学院最优秀的学生!你们,就连她的一根手指都触及不到!”

    什么?她说她未来会不如这小矮子的一根手指头?

    王雅玲简直气急,那女孩居然这样贬低她们!

    根本不想去理会那三张已经被气的泛绿的脸色,高丽儿拉起梁小易的手转身就要离开:“走吧小易,像她们这种人,我们根本没有必要多做理会哦~闲生气罢了!”

    “等一下!!”

    “嗯?”

    不甘心就此败下阵来,王雅丽伸手拦住了高丽儿的去路,这让高丽儿再次好奇的看着她。

    王雅玲上下打量:“高丽儿是吧?看你这身装扮,出身也不会见得有多高贵,你要维护这臭矮子,可以,可是……你的猫把我尊贵的手划出了这么深的三道口子,这个事,你要打算怎么处理啊?”

    说完,还把她被抓伤的那只手背展示似的在高丽儿面前晃着,她的目的,还是要故意找茬:“想就这么离开,门都没有!”

    高丽儿徶了一眼她手背上的伤口,“噗哧”一声笑了起来。

    她纤纤白脂轻掩鼻头,笑容妩媚倾城,任谁见了,都会忍不住为那样妩媚、甜美的笑容而着迷,但那笑容却让王雅玲的脸色再度难看了起来,那种笑容现在看来根本就是耻笑、侮辱!

    确是没错。

    “那可是你自己活该哦~”

    高丽儿一字一句理所当然:“你不知道,我家小绿可是聪明、可爱的不得了,你既然胆敢欺负它的前主人,而它的前主人更是它现在主人的朋友,它理所当然要给你点颜色瞧瞧!”

    “喵——!”怀中的小绿立刻理所当然应声。

    “什么?可恶!”

    王雅玲真是被彻底气疯了,现在就连一只野猫都敢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了,她可是娇滴滴的千金小姐,何曾这样被人侮辱过?这种气,她当然受不了,扬手就要给高丽儿一巴掌,但她扬起的手却被高丽儿硬生生挡进手心里,想抽,抽不出,想使劲儿,力使不上。

    可恶,明明是那么一把纤细的手掌,可此刻她就像一把钳子一样,将自己扬起的手臂紧紧的桎梏住。

    “放开我,你放开我!”王雅玲大声的吼叫并挣扎着。

    奇怪,她明明是和自己一样大的女孩啊,可为什么,她的力气好像比男孩儿的力气还要大啊?

    看着那张始终轻松微笑着的倾城笑颜,王雅玲彻底懵了,也慌了,情急之下,她朝两个死党大吼:“你们两个,还不赶快过来帮忙?”

    梁小易大惊,高丽儿为她出头,她担心王雅玲在两个死党的帮忙下高丽儿会吃亏,也随时做好帮助高丽儿的准备。

    高丽儿却是绕有兴趣的注视着王雅玲。

    呵呵,这丫头还真是有够狂傲的,她还真以为人人都是任由她欺负的小绵羊啊?

    两个死党正欲上前帮忙,高丽儿毫不在意的微微一笑,束缚王雅玲的手心也只是稍微用了一下力道,王雅玲就听到一声让她胆战心惊的“嘎蹦”!

    那是骨折的声音。

    两个死党瞬间停在原地,一旁的梁小易也是一怔。

    根本不容王雅玲做出反应,高丽儿紧接着将她往前一推,刚好连同她的两个死党一起推倒在地。

    “诶哟喂~小女子不才!只不过刚好呢,学过那么一、两年的霍家拳而已,所以一不小心呢,出手的力道就大了那么一丢丢~,哦,不过呢,你也大可不必担心,我刚刚的力道也只不过是让你的骨头呢,稍微的错了那么一下位而已,你待会儿随便找个医生,或者让你那两个死党帮忙,你自己接上去都可以,不过呢,那个疼痛感你还是要再忍耐一下,那接下来的事情呢,就你们自己处理吧,时间就快到了,我们要赶着考核去了,走吧小易!”

    就这样,在王雅玲三人的措鄂之中,高丽儿拉起反应已经慢半拍的梁小易的手,怀抱着她心爱的小绿,转身潇洒的离开了。

    “…好痛,我的手,我要痛死了啦!”

    身后不断传来王雅玲悲惨的大叫声,那王雅玲现在已经来不急顾及别的,她现在身上除了疼痛还是疼痛,只能大吼着两个死党,让她们搀扶着,赶紧去到医院。

    …

    “…可恶!这笔帐,我迟早要找她们讨回来。”

    她王雅玲可是娇滴滴的千金大小姐,何曾这样被人侮辱、狼狈过,况且,从来那个小矮子就只有任自己欺负的份。

    无论她再怎么优秀,她也永远只配让自己欺负,这次的屈辱她王雅玲记下了,同时,她也做出了一个决定。

    

    作者闲话:

    更了这么久,总算感觉自己的文可以露脸了!就想为自家小孩做下宣传!

    求推荐、求收藏哦!最重要的,是求点评!炮弹、板砖都可以!新人一枚,欢迎指点!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