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心之城之无心之徒

热门小说

正文  05 百般心酸谁人知

章节字数:4443  更新时间:19-01-10 19: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年轻人精力旺盛,导致第二天林杰需要非常努力,才能维持正常的走路姿势。本来他想请假的,但做贼心虚,怕落人话柄。尤其是Joe,平时两人都会刻意避开,可今天好死不死,去卫生间换药功夫都能遇上。林杰索性停了下来,假装欣赏墙上的仿制名画。

    “菊花残,满地伤,你的笑容已泛黄……咦,Jason总,赏画呢?有什么感悟啊?”Joe眉飞色舞地强调着画面内容。

    那是梵高的向日葵。

    林杰露出职业假笑:“害Joe总担心了,Martin对我的方案评价很高。”

    “哦?”Joe故作惊诧,“是昨晚的dating后说的?”

    Joe跟广鑫合作多年,内部肯定有不少眼线。这个项目眼看着争不过了,所以就开始散布这种……内幕?

    “当然不是!”林杰故作为难地笑笑,“Martin听完我的汇报,那是相当震撼,一定要请我吃饭!吃饭还不够,还要泡吧蹦迪,要不是我紧着推辞恐怕现在还在洗脚大保健呢!”

    别看Joe一副谈笑风生的样子,其实心里比谁都慌,不然也不会揪着这种事不放。

    “放心,你为公司做出的贡献,公司是不会忘记的!等到年底至少要颁个……牺牲小我菊花奖,用以奖励Jason总为公司所做的付出!”

    “Joe总这就代表公司了?还颁奖?太心急了吧。至少要坐到程总的位置才敢这么讲吧!存壮兄弟,这么表达心里话可不好啊,要是让程总知道了,恐怕你连年终奖都不要拿了就得滚蛋。”

    “林杰,你可别乱讲哦!我可没说过这种话,是你说的!”

    “对,是我说的。我不小心说出了存壮兄弟的心里话,我不对!”

    “无聊!”Joe不敢在这种话题上纠缠,趁没人听见赶紧逃离。

    林杰心中暗道:你也知道无聊啊!还不都是你先挑起的!每次都进行这种无聊的对话不累吗?我草!

    林杰激动地步子稍微大了点,就疼得撕心裂肺。

    真特么疼!Gay全特么该拉去枪毙!

    好容易捱到了下班,林杰也不敢在公司流连,急忙“蹭”出了办公室。昨天车子留在广鑫的停车场,他这情况也没办法开回来,今天只能打的上下班。

    叫了出租车,林杰如临大敌地把p股挪进车里。即便做了心理准备,但小心翼翼的碰撞仍是疼得他龇牙咧嘴。

    小兔崽子,仗势欺人的狗东西,别让我有机会翻身,否则非阉了你再扔给一群男人先j后杀,杀了再j,j了再杀!我艹!气死老子了!

    本来就身体不舒服,偏今天回来得早还赶上了下班高峰,机动车十分钟也挪不动一米。

    陷在一片车海中,林杰浑身难受得直冒虚汗,手机铃声又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他的手机铃声是电影《闻香识女人》中的插曲,甫一听到便觉完美地诠释了他的理想——美丽的女人,香醇的红酒,优雅的华尔兹……那是他向往的世界。但现实还有点狗血,离他的理想甚远。

    “Hello!”林杰身残志坚,用磁性的嗓音接通电话。

    “晚上有空吗?”电话那头是个低沉的女人声音。

    “今晚……”出租车向前挪了一点,林杰猛一晃动,又是疼得一抽,“今晚有事。”

    “那明晚呢?”女人又问。

    “明晚也不一定。”也不知这种伤几天能好,妈的!

    “后天他就回来了!”女人有些不高兴。

    “那只能下次了。”觉得语气有点儿硬,他又补充了一句,“最近比较忙。”

    “忙什么呢?”女人不依不饶地问道。

    林杰慢慢吐了口气,压住心头的不耐烦,说:“刚换了公司,一切都得从头来,加班一个多月了。”

    “这么惨啊!”女人听上去有点儿心疼,“别拼死拼活的了,好好伺候我,不上那个破班了!”

    林杰冷笑一下,心想你那点儿业务已经满足不了我的胃口了,而且还不到你出场的时候。嘴上却甜言蜜语哄骗着:“我跟你在一起可不是为了你的钱!我也不会靠女人吃软饭。你再这么讲我可要生气了!而且你也有你的难处,我不想你为难。”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钟,最后娇滴滴嗔了一句:“你少得了便宜还卖乖!”

    林杰知道这些话很受用,又对着电话虚情假意一番。后视镜里反射着司机小弟敬佩的目光。

    这个女人也不是普通人,是一家上市企业的董事,董事长是她老公。在之前那家公司,他们是林杰的最大的客户。林杰曾花三个月都没能搞定他们,最后破釜沉舟,又花三个月搞定了老板娘。花在老板娘身上的时间和精力都得到了丰厚的回报,连他奠定如今在行业中的地位都与之有关。须知能力再强,也要有平台施展,有好的项目去展示。为达目的,他是不介意陪睡滴。以前觉得陪老女人是件苦差事,没想到还有更苦的。

    想到王易琛,林杰又恨得牙痒痒。

    回到公寓,林杰扭着p股给自己煮了碗粥,吃的时候差点儿没留下泪来。好不容易苦日子过去了,却还只能过着喝点稀饭的生活,真是受穷的命!不过安慰的是他可以坐在豪宅里喝稀饭,总比吃完牛排再挤公交回家的群体强。

    吃过晚饭,他一步都不想多走,连碗都直接留在餐桌上。蠕动到卧室,不敢躺,小心翼翼趴在了床上。

    昨天带着耻辱和忿恨,忽略了身体的疼痛。没想到隔天会整个人散了架。

    他原本有每天睡前看新闻的习惯,去了解国家、地方、行业、生活的各种资讯。连很多冷门的也会去了解,以便跟谁聊天时都能有谈资。他乐此不疲。但今天实在没了精力,高定西装都没脱就睡着了。

    盼望着,盼望着,同王易琛车震的日子已过去三天,但林杰的方案仍悬而未决,连句承诺都没换到。他熟知吃完就跑的套路,但自己可以是施加者,绝不做受害者。

    坐在办公室里,林杰拨打了王易琛的电话。上次给陈非打电话他都诚惶诚恐,这回打给本人他反而不怕了,坦然得像去要账。

    “喂?”电话接通后,那边的声音懒洋洋带着不耐烦。

    林杰忍着反感,笑着说道:“王总,您好,我是AK的林杰……”该有的礼节还是要有。

    他俩于公是场潜规则,于私则是419,对方不会当真,自己更不会自作多情。

    “我知道,什么事直接说。”那头语气冷淡地打断了他的开场白。

    林杰心中一万头羊驼呼啸而过。什么事你特么的不知道?装什么大尾巴狼!提了裤子就不认账了?

    “王总。”林杰继续陪笑,“请问我上次汇报的方案……您还满意吧?”

    那头冷冰冰地回答:“还没确定。”

    林杰已经在默默咬牙,但语气仍是一派温和:“还没确定?上次不是已经……”

    上老子时不是已经答应了吗?

    也不知那头发生了什么,王易琛的语气突然就好了起来,大概是方才边上有人:“你也知道广鑫的工作流程复杂,这么大的一笔费用,肯定不是一两天就能定下来的。”

    林杰于是再次赔笑:“是的,是的,是我心急了。”

    “不过……”一个转折,林杰竖起了耳朵,“这两天我们也看了其他家的方案,感觉AK的优势不是很明显啊。”

    还不明显?还特么要怎么明显?

    “王总……”林杰咬牙笑道,“上次可不是这样讲的。”

    电话那头笑起来:“上次?上次怎么讲的?我讲了什么了?”

    即使杀人犯法,林杰还是很想杀人:“王总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王易琛不笑了:“半真半假吧。主要是,你以为你一次值几千万?”

    林杰感觉自己要脑出血了——怎么不值?妈的老子宝贵的第一次是无价的!

    “王总,这样就没意思了。”兔子急了也是要咬人的,不要欺人太甚!

    “这种事开了头,再多几次又有什么关系?”王易琛缓缓道,“而且,我手上不只有广鑫的资源。多来几次,没坏处。”

    放屁!

    林杰忍住骂人的冲动,不怒反笑:“王总,这种事情还有分期付款的?”

    王易琛贵人事忙,也不在言语上过多纠缠:“晚上我在湖滨会所,你自己看着办。”

    听着电话里的忙音,林杰差点儿把手机摔了。想到是才买不久的最新款,就作罢了。

    怒气渐消,林杰还是要思考王易琛的话。

    不去的话,第一次可能都白费了;去的话……伤才刚特么养好!真不知自己何德何能,居然让太子爷念念不忘。

    他修长的手指摩挲着下巴,抬眼看到外面办公室里,漂亮的助理可可在跟同事撒娇。

    林杰眼神一转,有了主意。

    正如王易琛所料,晚上在湖滨会所,林杰果然来了。只是不是单刀赴会,身边还带了个柔弱的“保镖”。

    看到“保镖”堪比偶像明星的秀色,王易琛笑了一下。

    见他笑得诡异,林杰知道他是get到了自己的良苦用心,也放下防备地笑了起来。

    不就是要个男的吗,给他找个男的不就行了?可可长得漂亮,又正值青春,眼睛瞎了才不知道选哪个。

    王易琛本就是在这里约了几个朋友,林杰来凑局,就顺便为双方引荐了一下。

    林杰无论在公司,还是在业界,都是很有地位的。再加之一副好皮囊,平日里聚会也是人群中的焦点。

    但在这里,王易琛的朋友非富即贵,随便一个名头都唬得林杰起一身鸡皮疙瘩。他连公司老总都不是,只有个吓吓平民的总监名号,在这一群人中间不觉自惭形秽。点烟倒酒,显得十足狗腿。

    林杰曾以为,自己就算差了出身,没站在金字塔的顶层,现在也通过努力爬上了中上的几层。没想到,就算今日来的是公司老总,狗腿的样子也不会比自己好上多少。他还是那个垫塔底的。

    反观在金字塔地基下几百米的可可,接过人家递过来的麦克风,已经开心地唱起歌来。没心没肺的样子让林杰想起一句老话——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呢!

    林杰在众人面前发挥了自己八面玲珑的特长,恨不能趁此机会把所有人都结交到位。出了这个门,再想见其中一个都要花十年八年的力气,更别说一群人齐整整摆在面前。

    那些人有的出于礼貌接了林杰的名片,有的直接一摆手拒绝了。

    林杰也知道一晚上时间就结交上这些人是不可能的,至于怎么能攀上这些人脉……林杰看向王易琛。他果然不只广鑫一样资源。

    王易琛本在跟边上的陪酒小姐调情,此刻似乎有所感应,也转头看向林杰。

    在此之前,林杰透过他只看到了自己的前程;此时此刻,他看到了对方身后的世界。

    林杰下定决心:死就死吧,又不是第一次!

    可可傻乎乎地唱了两首歌,就被林杰找借口打发走了。此刻他已经想开,哪怕对所有人卖一圈p股,他也认了。所以,这会儿不能被可可抢了风头。

    自己虽然年纪大了些,但长相身材还很有看头,只要他们肯要,自己就敢给。女人能靠身体上位,男人不行?只要有机会,肯定都会卖,谁看不起谁?

    喝光了一大杯洋酒,林杰的眼睛又黑又亮,脸刷刷白的,直直看向王易琛。

    王易琛推开两人中间的陪酒女,自己坐了过去,贴着耳根问他:“那小伙子不是给我准备的?怎么走了?今晚谁来代替?”

    林杰冷笑一下:“你心里没数吗?还是看见他就看不上我了?”

    王易琛笑了一下,答他道:“那种我玩腻了,现在就喜欢你这种。有味道,懂情趣,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接下来的时间里,林杰又喝了几杯酒,悲伤地缅怀下自己刚刚逝去的、仅存的节操。包厢里陆续有人离开,王易琛也提出告辞,一搀林杰的胳膊把他扶了出去。

    林杰的酒量本是很好的,但今天喝得郁闷,就有点飘飘然。他真希望自己大醉一场,醒来后什么都结束了,好过清醒着被男人侵犯。但他手软脚软,偏偏意识不软,坚强地让他面对即将发生的一切。

    王易琛把林杰扶到了自己车上,尊重地问他意见:“今天是去我那,还是就地解决?”

    林杰揉着发疼的脑袋回答:“去你那。”上次车里解决,不好善后,自己还得忍着痛坚持到家。

    王易琛笑笑,启动了马力充足的跑车。

    进了屋,王易琛直接把林杰按在了门板上,偏过头去堵他的嘴。

    林杰在车上睡了一觉,此刻还不太清醒,有舌头进来,他便来者不拒,回吻上去。

    他吻技不错,舌头轻软灵活。对方吻技也不错,只一会儿就吻得他春情萌发。两人的手都开始向内钻研,林杰还想——这次这个够高的,还真空上阵,连内衣挂钩都摸不着。摸到前面,平的,林杰脑子轰地一响——我艹,男的!

    然后他就清醒了,但也只能坚强地面对悲惨人生。路上自己选的,爬着也要爬完。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