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心之城之无心之徒

热门小说

正文  38 猜我爱你有多深

章节字数:3492  更新时间:19-02-03 08: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王易琛一早来到公司,陈非就将他昨晚交待的事情汇报了。

    “我查到了隔壁房主的信息和租赁情况。房主是新加坡籍商人,常年不在国内,之前房子一直是闲置的。好像最近经济状况出了问题,这套公寓前一段时间还在出售。大概不好脱手,所以改成了出租。租户是附近职业学校的学生,都是小康之家,家庭条件还不错,但背景不大。租金也不低,所以三对情侣一起租了一套房子。”

    王易琛点点头:“知道了。”

    陈非又问:“要让他们搬走吗?”

    王易琛摆摆手:“不用了,我们搬。那个破地方越来越不像人住的,什么三教九流都能租。”

    陈非试探着问:“搬到汤普森公寓吗?”

    王易琛坏笑了一下:“不,那地方也不好,我准备买套新的。”

    “新的?”陈非惊讶,“买哪里?”

    “明珠公馆。”

    陈非更惊讶了:“那里……那里可不好买啊。”

    “我知道。”王易琛长长出了口气,像是吐出他胸中的长远目标,“这次套的现,就买明珠公馆。”

    陈非眨了眨眼,再次试探着问:“你准备跟林杰住那边?”

    王易琛笑笑,算是默认。

    “你,真想好了?”陈非感到不可思议。

    王易琛:“现在也不会有谁关心我跟谁住在一起,那我干嘛还要顾忌他们?”

    陈非知道多说也是白说,退了出去。他这老板万花丛中过,没想到就摘了这片最不堪的败柳。命运是公平的,给了他荣华富贵,给了他智商情商,然后把亲情爱情都收走了。

    清盘要尽快,因为他老板等着买房娶媳妇。

    王易琛抽空去了趟明珠公馆,看好了其中一套,付了定金。接着马不停蹄地回到公司,准备下午的董事会。

    事情太多,时间太少。人们各自忙碌,没注意秋叶簌簌纷飞,候鸟南迁。转眼间,今年的第一场雪已经飘落下来。

    “又要过年了。”站在摩天高楼的顶层,连云朵都在他的脚下。漫天风雪,不似人间。“你猜我明年还能不能坐在这里呢?”

    “我觉得机会很大。”陈非如是回答。

    “资金回笼都还差多少?”王易琛转过身问。

    “除了东升和宏宇,都差不多了。”

    “呵!”王易琛苦笑了一下,“没想到最后连这两个都保不住了。”

    “就像你说的,”陈非交叉的十指松开,摊开来,“最重要的是大船。”

    王易琛转而又问:“已经回笼多少了?我先把明珠公馆的钱付了。现在那地方真没办法住了,一放寒假,什么猪朋狗友都来开派对。”

    陈非皱了皱眉:“够是够付的,只是,你真要全部拿来投房产?一点现款都不留吗?”

    王易琛问:“东升和宏宇不是也快了吗?争取年前搞定吧,大家富富裕裕地过年。”

    “现在已经年尾了,各家资金都紧张,就算合同签好了也不会立刻回笼资金。”

    “那就谁家的快给谁。”他伸手抹了把脸,“务必得快点儿。”

    陈非露出担忧:“这么急肯定会被压价格。还是再等等吧。”

    “不能等。”王易琛坚定地说,“我有预感,年后会有大变动。”

    陈非疑惑地看了看他:“Martin,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王易琛摇摇头:“我不知道。但是他们所有人突然都老实了,肯定有什么问题。总不会是为了安安静静等过年吧?”

    陈非有些为难:“我尽量吧。”

    王易琛点点头,肯定道:“你办事,我放心。”

    在这里,是看不到积雪的。气温不够低,雪花边下边化,路面上的更是早被碾成了泥水。只有路边的树上、屋檐上落了薄薄一层,这便是全部的雪景。

    王易琛从地下车库坐电梯上楼。到一楼时,电梯停了下来。从大厅进来的住户会从这一层开始坐电梯。好巧不巧,进来的是他那些聒噪的蠢邻居。

    隔壁住着三对情侣。第一天遇到的那对是霸道男白兔女,喜好秀恩爱。还有一对儿是炸弹男女,一言不合就吵架,警察都来了几次,就是不分手。再有就是刚才进来的这对儿,很朋克的神经病男女。那女孩今天画了个黑眼紫唇的大浓妆,戴了顶粉紫色的波波头假发,穿着能把人压死的铆钉皮装。进来后她就靠在电梯门上,一双眼睛勾引似的不断瞟着王易琛。差不多打扮的男孩捧着手机,全然不知女朋友的行为。

    王易琛这会儿倒像个正人君子了,目不斜视地盯着前方。

    女孩对他越看越有兴趣,索性抽出只烟,问他:“嘿,叔叔,有没有火儿?”

    王易琛礼貌回答:“没有。”

    女孩儿于是自己抽出只打火机,点燃香烟:“叔叔,我们是邻居哎。”

    “嗯。”很快就不是了。

    “哈哈哈哈哈……”她突然毫无预兆地大笑起来,王易琛很怕她会突然把自己的皮撕下来变身。

    这女孩不是第一回发神经,要不然怎么叫神经病男女呢?而神经病男之所以叫神经病男,是因为——

    “我草,又特么输了。你这个**&…%&¥¥%@…@…%@%¥!”

    “叮”一声电梯终于到了,王易琛赶紧逃离了弥漫着廉价香味的诡异空间。他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居然还被这两个奇葩给吓着了。

    “干什么呢?”他进了门,就看见林杰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面赏雪。

    “下雪了。”

    “嗯,我知道。乔森回去了?”

    “刚回去,你早进来五分钟就撞见了。”

    “那太巧了,正好我不想见他。”

    王易琛给乔森配了辆车,让他平时上下班用,偶尔还能带林杰出去转转。男人极少有不喜欢车的,虽然只是辆普通的家用轿车,但乔森还是感恩戴德,兴奋了很久。

    “还有这么多菜?你吃了吗?”

    林杰慢慢走到餐厅:“没有,等你呢。”

    “那一起吃吧。”王易琛拿桌上备好的空碗盛了两碗饭。

    林杰坐下,接过了饭碗:“乔森过年要回老家,阿姨也要回去。”

    王易琛心里骂了句“麻烦“,吃了口饭道:“那就回去吧,我再找别人。”

    “不用找了,我一个人也没问题。”林杰用勺子去盛青菜,菜叶太长,盛了半天也没捞起来。

    王易琛把青菜夹到他碗里:“连筷子都不能用,你能干什么?”

    “反正饿不死。”林杰对他这句话不太满意。“只吃米饭就好了。”

    王易琛没太在意:“下次让阿姨把青菜全切碎。”

    “我又不是没牙了。”林杰也不去盛菜了,真的只吃起米饭来。

    “——啊”隔壁突然传来一声尖叫。

    王易琛骂了句:“连隔音都特么越来越差了。”

    两人沉默地吃了一会儿,林杰突然开口:“Martin。”

    “嗯?”

    “养着个废人有意思吗?”

    王易琛的手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扒饭:“又发什么神经?”

    “乒——”估计又是炸弹男女打起来了。

    “你为什么不去找个正常的人?”

    “你哪里不正常了?”王易琛摊开手上的碗筷,“脑子吗?”

    “就像这些大青菜,”林杰把盘子向前推推,“你不能总是切碎它,而我这辈子都要过这种日子了。”

    王易琛将盘子用手背拨到一边:“以后让阿姨别买这个了。”

    “还有很多事情,”林杰看着他,“我注定无法做了。”

    王易琛放下了碗筷,淡淡说:“你今天到底怎么回事?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啊——啊!”隔壁女生叫的越来越凄厉,不知道的还以为要杀人了。他们第一次听到时也报了警。

    “算了,我出去吃。”王易琛站起身,挪开身后的椅子,去找他的外套。

    林杰说完了该说的,也舒了口气。这些话一直以来闷在他心里,闷得他喘不过气。该说的早晚要说,再不说就迟了。

    王易琛带着怒气离开了,林杰放下碗匙,靠向椅背。

    林杰在餐厅放了会儿空,回过神来慢慢站了起来。他一步步挪向沙发,坐下去开了电视。

    快过年了,电视里都是一片喜庆。所有演员都穿着红衣服,阖家团圆,其乐融融。

    他看得不甚上心,脑子里一直在想着旁的事情。电视屏幕渐渐模糊,似有烟雾缭绕。他以为是自己眼花,便揉了揉眼睛。

    “咳咳……”他被呛得咳了两声,这才回过神,是烟!

    着火了?

    反应过来,才发现隔壁的烟感警铃早已大作,方才他还以为是自己耳鸣。

    “咳咳……”天天吵架,真出事了!着火的就是隔壁,他得想办法逃出去。不然就算火不烧过来也得被烟熏死。

    他拖着不协调的身体去大门口,门口的烟更加浓烈。

    “咳咳咳咳……”他咳得更厉害了,终于摸到门把手,拧暗锁时却发现自己的手指用不上力了。

    草,这时候搞事情!这特么就是我的命吗!

    被呛得无法呼吸,但手指依然不听使唤。林杰放弃,先去厨房拧了条湿抹布挡嘴。

    “咳咳咳咳……”

    还得努力逃出去,楼梯间就在门外两步远,只要能进去,就算滚也能滚到楼下。

    他捂着湿抹布,再次来到门口。房里的烟已经浓到一定程度,自家的烟感也响起来了。浓烈的烟灌进口鼻,湿抹布也遮不住。林杰咳得眼睛都睁不开,想往房间跑,一转身却摔在了地上。晚了,跑不了了,这具身体本来就比正常人的拙劣。他只能靠着门,继续去拧门锁,寄希望于门打开后爬出去。

    一次,不行。两次,不行……

    他开始缺氧,意识在逐渐飘远。完了,困了,要死了……我不能死!林杰用力一睁眼睛,却是突然看到了王易琛的幻影,若有若无地,生气地对他说:“你就不能听话点儿吗?”

    呵呵,不能。永远都不可能。

    林杰晃晃头,努力让自己清醒一些。他撑起身体,把整个人挂在把手上,用全身力气去压那暗锁。可手一滑,他人又结结实实摔在了地上。

    呵呵,是天亡我啊。车祸没死成,再来次火灾,直接烧成灰,看还怎么救!他已经多赚了这些时间,这次死神来了,逃不掉了。

    他晃晃悠悠坐起来,又靠到门上,去拧门锁。不过这次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只是下意识地去做这件事。死就死呗,他又不是没死过。

    突然,“咔哒”一声,锁开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