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心之城之无心之徒

热门小说

正文  40 只是当时已惘然

章节字数:5272  更新时间:19-02-05 08: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除夕佳节,辞旧迎新,举国上下一片欢腾。王家是大家族,叔伯兄弟齐聚一堂。一屋子的老老少少其乐融融,一年到头都不会在家里出现的瓜子零食现在全摆上了桌。真心的、假意的拜年话,开心的、不开心的团圆年。

    王易琛推开客厅的阳台门,在凛冽寒风中走到二楼露台的栏杆旁,微微靠着,点了根烟。

    他掏出手机,拨打了林杰的电话。

    “干嘛呢,怎么才接?”

    “手机不在身边。”

    “在干嘛呢?”

    “……看电视。”

    “春节晚会?我家里也都等着呢。吃饭了吗?吃的什么?”

    “乔森买了七八个菜带过来。”

    做饭阿姨返乡过年,王易琛把乔森扣住了,让他这期间照顾林杰。

    王易琛吸了口烟,又顺着叹气长长地吐了出来:“哎,没劲。”

    林杰:“……”他已经失去了巧舌如簧的技能,知道他烦闷什么,也讲不出安慰的话。

    “明天祭过祖我去找你,在家太憋屈了。要憋疯了。”

    “……”林杰的脑子慢了,开口前总要先想上一阵,大概在组织语言,“别来了,你爸妈也是想你们了,才让你们多陪几天。”

    “你这话说的,倒有几分贤惠主妇的味道。”王易琛心情好了一点,“他们不是想我们了,是想看着我们。”他吸了最后一口烟,在石材栏杆上按熄了烟头:“不然元宵节,人都凑不齐了。”

    太冷了,王易琛只穿了一件毛衣,就要回客厅了:“你们两个在家好好玩,困了就早点睡,我先进屋了。”

    “好……”

    “挂了。”

    “哎!”林杰突然又叫了他一下。

    “嗯?”

    “明天别来了,过了年再来。”

    “靠!”王易琛不悦,“你还装来劲了,老子愿意去就去,不愿意去你请我我都不去。少命令我!”

    电话挂断了,心情却不是真的不好。就算跟林杰吵架,也比跟屋里的人挤在沙发上看晚会强。

    一屋子人,心思各异,压抑的氛围,憋得人随时想爆发。

    “二哥。”有人就没忍住爆发了,“李青青帮我们代言反响平平,但大型晚会可是一个接一个地上呢。你这是花了多少钱捧她啊?”

    当着全家老小的面,王易琛没理他。其他人也佯作未闻。

    王三少一句话没激起水花,自讨了个没趣:“跟你开玩笑的,别往心里去啊!你知道我性子直。”

    适逢电视里传来哄堂大笑,王家人也嘻嘻哈哈翻过篇去。

    夜深,小孩子都被拖进房间睡觉,氛围便没那么欢快了。男人们开始分烟,偶尔闲聊几句半公不公的事。王三少还想跟二哥撩闲,被长公主瞪了一眼憋回去了。王易琛玩着手机,在打游戏,偶尔抬起头来看一眼电视。

    零点钟声响起,保姆阿姨们端来了几大盘饺子和碗筷。众人囫囵吃了一会儿,这个年,总算过去了。

    王易琛回房睡觉,却是衣服也没脱,直接躺在了床上。等到外面渐渐安静了,他又拿了外套开门出去。

    “易琛!”

    王易琛没想到,老爷子居然也没睡。

    “进来一下。”

    老爷子不但没睡,这么晚,还在书房。

    王易琛跟着父亲进了书房,老爷子在书桌前站住了,他便也陪着站着。

    “这几年,公司一直是你在打理,辛苦了。你的成绩,你的成长,大家也都是看在眼里的。”

    王易琛受到表扬,露出个公式化的笑容,等着后面的“但是”。

    “但是究竟是功大,还是过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衡量标准。大过年的,我本不该跟你讲这些。可你毕竟是我儿子,我不希望你是最后一个知道这个决定的。”

    王家的孩子都是到了一定年纪就送到国外读书的,根据每个人的性格特长,去的地方也不一样。所以王易琛记事后,跟父母在一起的时间没有几年。印象中父母也都是天天在忙,很少在家出现。他性子野,被送到了最严格的男校,每年只被允许回家一次。因此,跟父母、跟姐姐弟弟都不亲密。他不知道是所有富豪家庭都这样,还是只有他家是这样。仿佛所有成员生下来就是赚钱机器。

    “你在外面做的那些事,已经有人搜集到证据交给了董事会。应该就在年后,会有一个结果。可能并不乐观,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嗯,我知道了。没什么事,我就先出去了。”

    王老爷子没想到这儿子居然这么淡定,这么大的事,居然连句争辩或求饶都没有。眼看他就要出门了,王老爷子压着嗓子问了一句:“这么晚了,还去哪?明天还要祭祖,大半夜瞎跑什么?”

    王易琛站住了:“睡不着,出去晃晃。祭祖前回来。”

    “是去汤普森?”老爷子声调不高,但中气十足,不怒自威。

    “嗯。”王易琛也不否认。

    “你这个孩子,从小就最顽劣,但也最聪明。家族的生意,总不会落到外人手里,早晚还是你们兄弟接着。这边吃点亏,那边补回来,这是常事。”

    老爷子突然停下来,王易琛便捧场地接了一句:“嗯,我明白。”

    于是老爷子又接着道:“你玩归玩,但不能玩物丧志。那个人,也跟了你好些年了。你是打算就这么跟他过下去?”

    王易琛这次没有回答。假话他不屑讲,真话他讲不出口,太矫情。

    老爷子见他不言语,以为他是怕了:“我不会在这种事上苛责儿女,也从来没过问过你在外面的风流事。我相信你们的智商,绝不会在这种事上犯错。”

    王易琛平淡地说:“没什么事,我先出去了。”

    “还要出去?”老爷子眯着眼睛问道。

    “我回房间了。”王易琛回答。

    父亲不会苛责儿女,他也不想为难父亲。他老人家在外面养的红男绿女,连他自己都数不清,对外却也是道貌岸然的企业家。自己不过养了一个,以后该娶妻娶妻,该生子生子,大家看破不说破,皆大欢喜。

    初五这天,长公主一家去了远在国外的婆家,王家的年才算过完。

    王易琛也自由了,迫不及待地跑去了汤普森公寓。打林杰醒过来,那一吻是他首次对自己示好。只可惜匆匆道别,还一别就是五天。林杰让他年后再来,他赌气,便连电话也没有打给他。他准备继续跟林杰摆脸色,好立一立自己的威信,以后别再乱讲话了。电梯缓缓而上,王易琛看着匀速跳动的楼层数,有点心急,又低头磕了磕运动鞋。对着电梯里的镜子,他打理了一下发型,又把毛衣向上拽了拽,露出笔直的两条长腿。

    这么帅,谁会不喜欢?

    电梯终于到了。像这种电梯入户的豪宅,电梯门一开,便是自家大门打开了。换了鞋,绕过玄关,发现这还真像是两个男人住的地方。冷锅冷灶,没点儿人气。但又有点儿不像,林杰是不会做家务的,乔森也不像勤快人,这房间收拾的过于干净了。幸好茶几桌子上都有土,证明这里只是表面干净。指不定床底下、沙发底下都被塞了脏衣服和垃圾。

    “喂,人呢?”王易琛慢慢踱到主卧,打开门,没人。

    “搞什么?”客卧,没人。

    厨房、卫生间、佣人房、储物室都找过了,全都没人。

    “靠,大过年的,去哪玩了?乔森又皮痒了不是?”他往沙发上一坐,抬起手,看到手上沾了一层灰。

    王易琛拿出手机,拨打林杰的电话,关机。拨打乔森的电话,也是关机。

    他再次冲到卧室,打开衣柜。衣柜没空,只是林杰最喜欢的那几件都不见了。再去书桌里翻,林杰的证件都不见了……

    “妈的,搞什么!”王易琛气急败坏,继续拨打电话,但每次都只能听到冰冷的语音提示。

    他冷静下来,这次拨打了陈非的电话:“你找人帮我查下,这几天有没有林杰的出境记录。哦,还有他名下的各种账户。”

    “林杰?出境?”

    “他根本就没失忆。”王易琛坐在书桌前,拿起方才没留意到的便签本,“他跑了。”

    便签的首页,写了两个字——再见。

    陈非踩在厚实柔软的地毯上,走向走廊尽头的房间。这一层的员工都已下班,灯都熄了。他也懒得去摸开关,借着窗外的天光和熟悉的脚感,去见他的老板。

    推开门,总经理室也是一团漆黑。王易琛不是会节省的人,不开灯绝不是为了省电。宽大舒适的办公椅背对着门口,里面的人大概在欣赏夜空。他本是个天塌下来当被盖的纨绔,但或许是这段时间经历的太多,人也变得阴郁起来。

    “Martin,这么晚,还不回去?”

    办公椅无声地转了过来,露出里面的人影。逆着光,看不清面容。

    “我这几天一直在想荣景的合作方案,觉得分成还是有问题。我要五五分成,同意,就合作;不同意,就拉倒。”

    “五五?市场上没这个价格。而且明天就签约了,你现在提出来分成问题,跟毁约有什么区别?”陈非一腔忠言,不怕逆耳。

    “就是要毁约。他们现在一片烂摊子,还按市场价分成就是宰我。既然要套狼,就得舍得孩子。我们现在不趁火打劫,还等他们翻了身给我送面锦旗?”

    “Martin!”陈非严肃道,“我不赞同这么做。无论是出于下属还是朋友的身份,我都不赞同。”

    “反对无效,你只需要执行就行了。”

    “这种明目张胆毁约的事,太low了,我不会做。我有我的底限。”

    “呵。”椅子里的人笑了一声,“这是逼着我改变决定,还是逼着我换人?”

    陈非没想到王易琛会讲出这句话,他们十年主仆,没有恩也有义:“你真是越来越像那个人了。”

    王易琛自然知道他说的是谁:“我早该向他学习,早该明白在利益面前,什么都不值得一提。”

    “Sorry。”陈非微微倾身,行了个小礼,“如果你坚持,那就另请高明吧。我看你是疯了,我不想陪你疯下去。”

    “你确定?”陈非已经再向外走了,王易琛提高音量,“我准备升你为副总裁的!”

    陈非的脚步滞了一下,慢慢站住,回过身:“名利地位,我都不缺。我只是不想看你一步步堕落下去。我自认选人的眼光很准,但你已经不是以前的你了。”

    陈非毅然决然地出了门,身后的大门内又陷于黑暗。

    年初的董事换届,因为王家三少突然爆出性侵丑闻,而由王易琛连任。为了保住地位,王易琛不惜陷害弟弟,即使引起广鑫的股价暴跌也在所不惜。那时的陈非,认为这是做大事之人该有的魄力。而在后续的一系列打压中,他这位老板堪称暴政。他已经不是在做一个企业,而是想做皇帝。排除异己,任人唯亲,喜怒无常。再任由他发展下去,整个广鑫都要毁了。陈非对广鑫并无太多感情,只是于公他不能助纣为虐,导致一个公司的垮掉,这不利于他的名声;于私王易琛再膨胀下去就真的完了。这次的毁约只是个契机,他终究要点醒他的。

    一个月后,广鑫再次召开董事换届会。宣布由王家长女王易琳出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之职。而原总经理,据小道消息,因为健康状况需要去国外疗养。

    王易琛出境时,是陈非来送的他。那天秋高气爽,王易琛穿着舒适的白色毛衣和运动鞋,浅蓝色牛仔裤,清爽得像个少年。

    “我认识你的那天,你好像也是这么穿的。”陈非帮他推着行李,忍不住把他打量了一番。

    “都快二十年了,亏你还记得。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暗恋我。”

    “我那时就想这个人气度不凡,以后必有一番作为。没想到啊……”

    “看你找的那些女朋友,就知道你眼光有多差了!”

    “你,真的不恨我?”陈非的脚步慢了一点,“不恨我跟其他人合作,把你搞下来?”

    “成王败寇,有什么可恨的。我那时就是心里难受,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恨不得所有人陪我一起难受。有时自己也觉得自己疯狂,像一辆失控的赛车,没有方向,也停不下来。谁拦着我还得被撞得粉身碎骨。”他透过太阳镜看向陈非,“幸好你够结实。”

    “我看人的眼光不好,就唯有自己强大一些了。”陈非低头笑笑。

    “说实话我现在真是觉得很轻松,好好当个败家的富二代多好,非要励什么志?累不说,还受约束。现在好了,败家子王易琛,有了这个人设,我怎么玩都没负担了!”

    说话间便到了候机室,两人停下了脚步。陈非笑道:“那祝你玩得开心,我空了去看你。”

    “好,到时见。”

    王易琛推着行李车走了两步,突然又回过头来:“之前拜托你的事别忘了。那个混蛋要是有消息,记得告诉我去砍他!”

    “放心!我也很讨厌他。”

    “哈哈哈哈……”王易琛离开时心情很愉悦。这狗血的人生终于告一段落了!

    王易琛十岁就到了英国,在这里念完大学,混得比祖国都熟。回来不过半月,便知晓了哪里好吃、哪里好玩。他现在是“败家子王易琛”,t恤上都写着“我是流氓我怕谁”。他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想怎么疯就怎么疯。他可以慵懒地躺在露台上晒一天太阳,也可以喝个大醉,随便抱上个男人或女人开房。总之没有之前的身份拖累,他活得很自在。

    这样的自在哪里都好,唯有一点不好,就是太招风。晚上让个小妖精灌了几瓶酒,然后被仙人跳了。妖精的三个壮汉同伙,把他身上的钱搜走后,又把烂醉的他扔进了垃圾站。

    “哕……”真臭!

    月黑风高,幽僻后巷,恶臭,蚊虫老鼠……还有不明的“哒哒”声由远及近,像恐怖片来索命的脚步。

    王易琛连痛带软,爬不起来,只能思考在这里睡一夜会不会被臭死。反正起不来,不如一直思考到睡着吧。

    那“哒哒”声不是背景音,而是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最后在他附近停了下来。王易琛极不情愿地睁开了眼皮,模糊的视线里,发现来人是“福尔摩斯”。逆着光看不清脸,但那着装就是福尔摩斯,穿着燕尾服,带着礼帽,还有钉了掌的皮鞋。

    “你就不能有个人样?”

    听了这声音,王易琛闭上眼睛笑了,大着舌头骂道:“妈的你就看着老子挨打?”

    “福尔摩斯”单膝蹲下,借着玻璃窗折射的天光,露出了林杰的脸:“我是残疾人,出来也是多个人挨打而已。”

    “你特么干嘛穿成这样?Cosplay呢?”王易琛嫌弃地睁不开眼,不忍去看他那滑稽的造型。

    “来见你,当然要盛装出现。行李箱被拖到澳洲去了,我只能先在街边的特产店买套衣服。不好看吗?”

    “哼!”王易琛睁眼看他,哭也不是,笑也不是,“你特么还有脸来见我!我以为你一辈子都不敢出现了。”

    “本来我也是这么打算的,但舍不得你送我的那套豪宅。”林杰说得理直气壮。

    “你之前藏得那笔钱不够你养老的?”

    “本来是够的,但最近看中套加州的房子,就有点儿不够了。”

    “那还不快扶你金主爸爸起来!”

    林杰伸手去搀了他一下:“你要搞清楚,你现在身无分文,就算那套房想套现也得要我出面。所以,这次是我包养你,叫我金主爸爸!”

    “你包养我?”王易琛莫名地,心花怒放,“好啊,说定了!”

    想看HE的,看到这里就是结局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