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3朋友

章节字数:3827  更新时间:17-06-29 09: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结束了下午的课程后,中城高中的体育馆内一如往常般在特定的时段传出篮球敲击地面的声响,以及球鞋橡胶制的鞋底在擦得透亮的地面摩擦的刺耳声响,不过,今天似乎发生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小插曲。

    一颗篮球飞向正在绘制宣传海报的少女,然后在因少女专心致志而根本没有意识到意外的发生之时,狠狠击中了她身侧的颜料桶,发出“咚”的一声。颜料桶应声而倒,泼洒而出的颜料毁掉了少女虽然还未完成,但显然已经花费很长时间精心绘制的海报。

    “嘿!”少女循着篮球抬头看向朝自己走来的大个子,怒目相向。

    大个子对于瘦小的少女愤怒的目光不以为意,耸了耸肩,用一派轻松的口吻道:“我们不是有意的——我想你不会介意?”然后长臂一伸,将少女手中的篮球捞回手中来回地玩弄,还侧过头冲身后等着自己的同伴们挤眉弄眼道:“毕竟,篮球场的周围总是充斥着各种小意外,不是吗?”颇为夸张的表情惹来他的同伴们的一阵哄笑。

    被篮球场周围的“小意外”找上了门的少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小意外”的始作俑者拿回“凶器”扬长而去,气得眼眶通红。

    就在这时,一个瘦削却绝不瘦弱的身形映入少女的眼帘。棕发的清俊青年站在她的身前,隔着一张被毁掉的海报,冲她安抚地笑了笑。

    受到了好心的安慰,不过少女显然没能觉得好过多少——得了吧,书呆子彼得是不可能帮助她让弗莱舍受到教训的,虽然他很好心。

    这时,篮球再一次朝着已经惨不忍睹的海报飞过来,这次注意到了这一点的少女甚至来不及翻个白眼来表达对自己不幸海报的哀悼,就觉得眼前一花,回过神来,那朝她袭来的篮球已经落入了彼得手里。

    在少女惊讶的目光中,彼得低头瞧了瞧仿佛黏在了自己手上的篮球,又抬头看了看朝这边挥手示意的大个子弗莱舍,然后朝一旁正处于怔愣中的少女颇为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嘿,帕克,那是我们的球,把它传过来。”弗莱舍见彼得反应迟钝,忍不住开口催促,不过,接下来,令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你想要回你的球吗?当然可以,不过,”身形在弗莱舍面前绝对算得上瘦削的彼得“悍不畏死”地挑衅道,“你得从我手里拿下它。”

    弗莱舍继上次的“拒拍事件后”再次遭到了书呆子小帕克的挑衅,他怒极反笑:“这可是你说的。”然后朝举着篮球的彼得走了过去。

    弗莱舍在彼得举着篮球的手前站定,猛地伸手,想要一把将篮球拿下,以便回敬胆敢挑衅他的小帕克,然而,让他始料未及的事情再次发生了——他、居、然、拿、不、下、来?!

    感觉到一只手不方便使力,难以置信的弗莱舍甚至顾不上掩饰自己的惊愕,他用上了另一只手,使劲向着自己的方向拉扯,然而篮球就像是长在了彼得的那只手上一般,无论如何都拔不下来。

    “嘿,弗莱舍,别玩儿了。”身后的同伴们显然不相信大个子的弗莱舍用上了两只手的力气都无法将球从瘦小的书呆子帕克的一只手上拿下来,他们认为这只是弗莱舍惯常会开的哗众取宠的小玩笑。

    看着弗莱舍难以置信的目光,彼得志得意满地一笑:“看来,你拿不下来,那我就不必把它还给你了?”然后将捧着篮球的手收回,开始原地拍打着篮球,一副要将大个子弗莱舍过掉的样子。

    书呆子帕克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眼睁睁看着球从彼得的手上轻松脱离,“帕克用胶水将球黏在手上”的猜想被打破,弗莱舍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冲击,来不及细想,为了维护自己岌岌可危的世界观以及自尊心,他决不能让帕克持球将他过掉!

    然而,今天,弗莱舍的世界观注定要受到难以磨灭的打击,他甚至没来得及看清彼得的动作,直觉眼前一花,回过神来,眼前已是空无一人,只剩被“小意外”波及的少女一脸三观碎裂地看着他。

    弗莱舍连忙回过头,只见“瘦小”的帕克一路势如破竹,灵活轻巧得不似人类,轻松过掉围追堵截的他的同伴们,最终如入无人之境般轻轻松松运球到了篮下,然后,抬手,起跳——他要灌篮!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奔至篮下,与彼得同时起跳,在彼得将球扣入球框之前一把将彼得手下的篮球拍开,失去了手中篮球的彼得反应迅速地在向下坠去的时候一只手抓住了球框,一只手朝被拍飞的篮球捞去,然而,只是堪堪在他的指尖擦过的篮球本该向一旁下坠却奇迹般地在他的指尖粘滞了几秒,就是这短短的令人难以觉察的几秒令彼得成功挽回了颓势¬——他捞到了那颗本该脱离他的指尖下坠的篮球,然后握着篮球,再次一把扣向被自己一只手抓住了的篮框。

    将彼得的球拍开的人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在彼得再次扣篮的一瞬间瞳孔微缩:“住手——”与他的声音一同响起的是一连串的声音,彼得的扣篮声,篮球入框声,以及篮框不堪巨力脱离球架的破碎声响。

    失去篮框这个借力点的彼得本该狠狠摔到地上,但他反应迅速地落地蹲下,减少冲力,显然,差点儿摔在地上带给他的冲击远不如他将篮球框从篮球架上拽了下来这件事带给他的冲击大。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的领子便被一拽,一股巨大的力道将他拽得转了个方向,一张东方的精致面庞映入眼帘,令他不由得一怔。

    “你是不是疯了?当众把篮球框拽下来?凭你这副身板?”杨夏咬牙切齿地用眼角的余光瞥向还被彼得拿在手上的篮球框,又看到面前被他拽着领子的人盈满了迷茫与无辜的泛着焦糖色泽的双眼,既气愤又无可奈何地放下了对方的领子。显然,这个人和他不同——这个人并不想要隐瞒自己的特殊之处,这是对方的自由,他无权干涉。

    莫名其妙被人提起了领子,又莫名其妙地被对方给放了下来,再加上之前自己将篮球框拽下来的猝不及防令彼得向来灵活的脑袋一时间有些转不过弯来,他看着面前东方青年一脸无可奈何地以手抚额,努力运转着自己有些当机的脑袋回想着对方说的话——他好像发现了自己的不同寻常?但是,听他的语气,就好像他也……

    就在彼得感觉自己抓住了什么的时候,身侧一阵喧哗声打断了他一闪而过的敏锐,他手上拿着从篮球架上拽下的篮球框,怔愣却又准确地朝着声音的源头望去,只见一名老师一脸厉色地朝他走了过来。

    “Well,asyousee。”彼得灵活的脑袋终于在危急关头十分给力地恢复了高速运转:“人证物证俱在。”他对自己说着,晃了晃还被抓在手里的篮球框,在老师愤怒的目光下抽了抽嘴角,举起双手,投降。

    一旁看着彼得的杨夏听觉似乎极度灵敏,随着彼得的自言自语话落,他双手抱臂,极为难得地勾了勾唇角,可惜并没有人注意到。

    “彼得,你让那个小伙子出丑了,是吗?”被自己的叔叔从教职员办公室领出来的彼得本来正默默听着叔叔对此次“请家长”事件的唠叨,略有些不以为意,猛然听见自己的叔叔语气严肃地怎出这句话,不由地愣了愣,抬头看向自己的叔叔,却望见对方有些严厉的表情。

    在那称得上是严厉甚至带着些谴责的目光下,彼得抿了抿唇,心下既感到不解,又有些许的不舒服,不由地扯了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干脆地承认道:“是的,我让他当众出丑。”

    得到侄子承认的本并没有因为侄子的坦诚而感到一丝一毫的高兴,他皱起了眉头:“因为上次揍了你的就是他,对吗?”

    “是。”既然已经承认了叔叔前面的话,彼得也没打算再瞒着其他的事情,索性也一并大方地承认了。

    本为侄子的态度感到了恼怒,语气变得更为严厉:“彼得,你这是在报复!如果你有了这样的能力,那就不应该将它用在报复上!”

    彼得也为叔叔严厉的态度燃起了怒火,他完全无法理解叔叔恼怒的原因,在他看来,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除了没有控制好力道将篮球框拽了下来。他控制不住地将眉一皱,正要开口反驳,一只手拍上了他的肩膀,成功打断了即将引得他和自己叔叔大吵起来的话语。

    彼得朝着自己被拍的肩膀那边看去,一张精致的东方面孔映入眼帘,场景莫名的熟悉感令他有些愣住,并没有马上开口说话。

    已经将手自棕发青年的肩膀上撤离的杨夏虽然面无表情,但依旧相当礼貌地对正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自己的彼得的叔叔点了点头:“您好,我是彼得的朋友。”

    猝不及防地被杨夏的自我介绍给砸得晕头转向,彼得目瞪口呆地望着在两道强烈的目光下依旧镇定自若面无表情的东方青年。

    “哦,原来是彼得的朋友啊,”听到杨夏自我介绍的本神情和缓地笑了,毕竟无论怎么生侄子的气,极为了解自己疼爱的侄子的本都为彼得难得的朋友感到发自内心的高兴,“你找彼得?”

    “算是吧,”杨夏淡淡地点了点头,然后望着眼前虽然满头银丝但精神矍铄,眼中不失睿智的老者道,“不过,也许您愿意听我说?”

    在老者笑着,静静望着自己的时候,杨夏接着道:“这件事情,彼得的确有着很大的错误,”然后在身侧的彼得闻言猛然瞪着自己的时候淡淡瞥了他一眼,“他做这些事的确是报复不假,哪怕有着这个能力,他也没有令他人出丑的权利——尤其是在没有规则约束的前提下。但是,他并非全然地为了上一次被揍了一顿而怀恨在心伺机报复——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也不会承认他是我的朋友。”

    “上一次,他拒绝为校园霸凌事件拍照而差点被狠狠揍了一顿,这一次,他为了一个女孩几个小时的心血被毁而始作俑者不致没有受到任何惩罚而拽下了篮球框,哪怕这其中多少有着报复的心理,我也不认为他受到的应该是全然的责备。”

    东方青年用淡漠的语气陈述着自己的观点,仿佛将一沽清泉浇在叔侄俩心中怒火之上,两个人在感觉到心中的怒火已然平息的同时,不由得又为此感觉到另一种震撼。

    本在一阵长久的沉默之后,突然欣慰地笑了开来:“彼得可真是找了一位很好的朋友啊。”

    “我的荣幸。”杨夏受到夸奖,面上却依旧是那副没什么表情的样子,礼貌地对彼得的叔叔点了点头。

    至于彼得,他正怔愣地望着淡定自如的好像丝毫不觉得自己说了什么多么了不起的话一般的杨夏,觉得他灵活的脑袋今天似乎不在状态,不然怎么总是一副运转不过来的样子——这样的不在状态使得他忽略了自己在静静听着东方青年的一番话时,悄然加快了的心跳。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