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4矛盾

章节字数:4289  更新时间:17-06-29 09: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纽约这座繁华都市的街头高楼林立,街道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走在街道上不仅仅是身侧的建筑在缓缓倒退,还有另一侧疾驰而过的车辆越过身侧飞速消失在一片行驶的车辆之间。

    中间始终保持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一种算不上是亲近但明显是同行之人的距离——走在街道上的两位青年之间有着一种与身侧熙熙攘攘的人群的喧哗形成鲜明对比的沉默,仿佛两个人之间存在着一种无形的空间将四周的喧嚣牢牢地隔离在外。

    眼看道路越来越熟悉,离自己的家越来越近,彼得终于忍不住打破了两人之间有些诡异的沉默:“你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我以为是你有什么话想说?”一侧的东方青年闻言挑了挑眉。

    彼得听见杨夏的话也顾不上感受诡异的沉默气氛消散的舒心感,忍不住看向一旁表情始终不大丰富的东方青年的面庞:“Wait,我没有记错的话,和本叔说找我有事的人是你?”

    杨夏也看向身侧的棕发青年,一个不慎,撞上了对方焦糖色泽的眸子——那真是一双相当漂亮的眼睛,尤其是当它们充满了一往无前的勇气与坦然,认真而执着地望着你的时候,就仿佛是吸纳了日晖一般地闪着异样夺目的光彩……等等,他都在想些什么!

    猛地在那双眼睛里看见自己的倒影,瞬间清醒过来的杨夏将头别至一边,强迫自己看向来往穿梭的人群和车辆,迅速地冷静下来:“我以为你已经想通了什么,是有话要和我说——我是指那种必须尽快说清楚的话——所以才打断了你和你叔叔的谈话的。还是说,你其实还是很想通过家长的责备来感受来自长辈的爱和关心的?”

    在冷不防撞上那双漆黑精致的瞳仁后彼得就再一次地感受到了自己今日大脑的运转不灵。在那双眸子迅速撤离自己的视线时,彼得不得不说自己是松了一口气的,总觉得,一直看下去,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一般,令他有些惶惑的同时,有一种奇异的感觉萦绕在心间,像是有什么在萌芽,又捉摸不透——他直觉不能再想下去。

    听见两个人的谈话没有因为那个意外的对视而被打断,彼得恢复轻松的同时因为有了气氛的对比也不再觉得两人之间有些什么尴尬存在了,自在的彼得灵活的大脑又再次告诉运转起来:“当然不,我可是非常感激你打断了来自本叔的‘关爱’的,天知道自从我开始上学我就不再期待长辈‘关怀’了,尤其是这个‘关怀’是在见过老师以后,不过以我的能力,哦,好吧,我是说在学校搞事儿的能力来说,今天这样的情况实属难得,当然我可不是在惋惜,毕竟这样的事还是越少越好,这样说来我也的的确确算得上是犯了错?”

    “别使用疑问句,”杨夏听到彼得犹如抛开束缚在自己身上的枷锁一般洋洋洒洒地说了一大堆,不由地看不惯他如此地得意,打断道,“也别说得如此勉为其难,你的确犯了错,而且还算不上小。”

    “嘿,我以为你只是和叔叔说说?辩论常用的技巧,以退为进,先承认对方的观点以便引出自己的观点什么的?”彼得闻言有些夸张挑高一侧的眉毛,看着身侧已经转过头看向自己的东方青年。

    调整好心态的杨夏看着身侧的棕发青年夸张的面部表情,不由地转瞬即逝地勾了勾嘴角:“不,我是认真地这么认为的。”

    一直看着身侧人的彼得有着极为灵敏的动态视觉,他精确地捕捉到了对方的唇角微微勾起又迅速放平的全过程,仿佛被传染了一般地心情愉悦起来:“嗯,那么说来犯了错的我还应该取得原谅么?”

    杨夏敏锐地察觉到彼得全然放松下来的心态,也不打算再同这位稚嫩的“超能力者”开玩笑,他直视着对方那双漂亮的焦糖色眼眸,用不掺杂任何玩笑的语气道:“你应该庆幸你还有求得原谅的对象,最可悲的永远不是你犯了错,而是当你犯了错想要弥补的时候已经失去了可以补偿,可以求得原谅的对象,因为你将永远无法从造成损失的巨大愧疚感中透过气来,它会成为你的心结,甚至成为你的坟墓。”

    彼得在那双深黑的眼中看到不同于以往展现在自己面前的漫不经心的认真的时候,就已经全神贯注地听那双眼睛的主人说话,饶是如此,他也依旧感受到了一种震撼,不同于在听到他对本叔说的话时的那种震撼,而是一种更深层次的,感受到一种自己从来没有接触过的深度的震撼。他也许无法马上就体会到对方话中全部情感,但这不妨碍他听出他话语中的浓浓的沉重与实感,这令他不禁为这位他为数不多的友人感到一丝悲伤:“那么,你解开心结了吗?”

    杨夏闻言一愣,随即不知是为彼得抓重点的能力还是为了自嘲,他似是漫不经心地笑了笑:“我已经身在坟墓。”

    彼得愣住,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无论是安慰还是技巧拙劣地刻意转移话题都在那个好似浑不在意的笑前显得苍白无力,好在对方也并不想看到沉默再次降临在两人之间:“我认为我们之前是在讨论关于你的问题?别把话题转移到我身上来,好吗?”

    “我很抱歉,”彼得立即反应过来,从善如流地接过话,“啊,说得没错,我们之前是在说我的问题,嗯……嘿,我们明明是在说到底是谁有话对谁说?”什么时候成了讨论他的问题来了?有一个每一分钟都在挖坑等着他跳的朋友,还真是一秒钟都不能大意。

    “你的意思是你没有话想要对我说?”杨夏眼中划过一抹狡黠。

    灵活的大脑上线的彼得见状心中警铃大作,脑中将他的话迅速过了一遍,最终无可奈何地投降道:“好吧,你说得对,狡猾的家伙,我有话要对你说,当然,我知道对你来说无论我是哪种选择你都会让话题落在我身上,与其这样倒不如我先掌握一下主动权。”

    “嗯哼,看来你那位列班级第二的大脑还没有当机。”杨夏道。

    彼得耸了耸肩:“回归正题,我是想说……你是不是发现了我的‘秘密’?而且,你自己也有着类似的,神奇的小‘秘密’,对吗?”

    “神奇这个词用的还算恰当,”两人已经走入了居民区,街道上的行人和行车迅速地减少了下来,四周的静谧显得此时此刻四周好像只有他们两个人,杨夏一边快步走到了彼得的前方,面对着彼得,张开双手半抬起,以一种把自己展示给彼得看的姿态倒着走,一边说,“那么,你用你神奇的‘秘密’能够看出我的‘秘密’是什么吗?”

    彼得的脚步渐渐慢了下来,直至自己身前的东方青年背后靠上白日还没有亮起来的路灯杆上,他停下了脚步,静静地打量着眼前黑发黑眼面容精致的东方青年,他说,用自己的‘神奇’的能力……

    ……感受,他感受到了什么呢,什么也没有。一种生理性的,不由自主的战栗感在意识到这一点的一瞬间袭上心头,彼得用震惊的眼神看着靠在路灯杆上的青年,就是因为什么也感受不到才可怕!没有呼吸声,没有心跳声,甚至……没有温度。冰冷,却又有着确实能够触碰到的实体,就仿佛,一具活着的,能够行走的尸体!在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彼得自从在奥斯本公司被变异蜘蛛咬了一口而获得的神奇的能力带来的强大的第六感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危险!

    看着棕发青年那双漂亮的焦糖色双眼中的神情从震惊到带上了警惕,杨夏说不上心中是失望多一些还是早有预料多一些。他缓缓将双手插进了牛仔裤两侧的裤袋中朝彼得走过去,然后自他身侧与他擦肩而过:“当人们意识到你的不同时,反应就会如同你在意识到我的不同时一样,甚至更加的激烈——藏好你的小‘秘密’吧。”这些话才是他本来应该说的,而不是除此之外的那些话。

    然后,头也没回,朝着被自己扔在了身后的青年挥了挥手,杨夏用不算快也绝不慢的步伐让自己表现得一如往常般冷静,撤离出了维持了不到一天的友谊的“朋友”的视线范围,迅速走远。

    被留在原地的彼得怔愣地看着一头黑发的背影彻底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那属于“神奇能力”之一的一直叫嚣着让他远离的第六感也随之消散,回想起东方青年的话,他突然感觉到有些冷——

    “我,是不是,伤害了他?”苍白的话语逐渐消散在空荡的街道中,却无人回答。

    彼得垂头丧气地推开了家门。正在厨房忙碌着的梅婶听见声音向着玄关与楼梯连接的走道处望去,正好看见了彼得沮丧的表情,不由地停下了手中的活:“彼得?今天本被你的老师叫去了学校——发生什么事了吗?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梅婶说说?”

    彼得闻言拐进厨房,看了看梅婶一脸的担忧,语气虽然沉闷,但却柔软了下来:“学校发生了什么,本叔没有和您说吗?”

    虽然已经不再年轻,但是依旧留有美丽的风韵,梅婶闻言在围裙上擦了擦手上的水珠,走向这个自己视若己出的孩子,温和地拍了拍已经高出自己许多的他:“本是和我说过了,但是我愿意听听你的想法。还是说,你其实有别的烦恼,都没关系,只要你愿意说,我就会听,甚至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给出我的建议,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

    彼得在就像自己母亲一般的梅婶温和的目光下彻底软化了下来,他低声回答:“嗯,就是,我和朋友吵架了。”

    梅婶听到“朋友”两个字时就笑了开来:“要知道朋友对你来说是珍稀物种?反正我是很少见到,还是说,其实是女朋友?”

    听到女朋友这个词,彼得白净的脸一下子染上了几分无措:“嘿,梅婶,这个玩笑可一点儿也不好笑!他是男的!”

    “好吧,好吧,我只是开个小玩笑,反应别这么激烈,你继续。”梅婶陶侃地笑了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彼得继续,其实心里不大相信男性朋友这个借口,朋友间吵架至于沮丧成那个样子吗?那简直就像是和女朋友吵完架,闹分手后的样子嘛!

    “我和杨,嗯,我和朋友吵架,好吧,其实没有吵起来,”彼得努力组织着语言,想要在不暴露自己“神奇的能力”这个矛盾中心的情况下将自己和杨夏的矛盾说清楚,“我单方面的伤害了他,然后,他对待我的态度就恢复了之前那种,对谁都是一样的态度,就好像……好像我不再是得到他承认的特殊的那个,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取得他的原谅,我们还能继续做朋友吗?他在某些方面很了解我,也帮过我的忙,我不想失去这个朋友。”

    正在绞尽脑汁地想着如何有隐瞒地陈述的同时又能收到有用的建议的彼得没有发现梅婶看他的眼神越来越古怪,也没有仔细去想,这些有所隐瞒的陈述听起来是多么的暧昧不明。

    哦,上帝啊,我们的小彼得长大了,他恋爱了啊,在他不想让长辈知道之前我们应该顺从他的意思装作并没有察觉,然后给予他好的建议,不使还是新手的彼得因为一些不必要的误会而恋情破碎,梅婶用着与彼得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的脑波思考着,面上却分毫未显:“彼得,不用管这么多,冲上去给她,哦,不,是他一个拥抱。”

    彼得听到这个一听就不靠谱的建议时,表情相当的迟疑,给向来不喜与人亲近的杨夏一个拥抱?他真的不会被打死吗?

    看出彼得的迟疑,梅婶再接再厉:“没什么好怕的彼得,冲上去给他一个拥抱,告诉他你不想失去他这个……朋友,唯有真心的话语才能挽回受伤的心,拥抱只是为了防止对方拒绝倾听的小手段罢了。”

    脑波与梅婶不在一个频道的彼得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婶婶的“险恶用心”,他认真思考了一下,觉得这样一想,这个建议实在是很靠谱(?),毕竟杨夏是真的很有可能拒绝听他把话说完。

    解决了一桩心事的彼得终于露出了回家以后的第一个笑容,微微弯下腰,轻柔地吻了吻梅婶的侧脸:“谢谢您的建议。”

    “我的荣幸,孩子。”梅婶回吻了彼得。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