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7拳场

章节字数:3375  更新时间:17-07-02 06: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夜色中的纽约就像所有的大城市一样,在一片梦幻的灯红酒绿的遮掩下,黑暗在难以见光的地方不断滋生,蠢蠢欲动。

    一群衣着前卫的男女相互笑闹着走在由一间间的酒吧、娱乐场所的后门组成的暗巷当中,其中几人走路东倒西歪,甚至需要同伴的搀扶,不过显然他们之中无论是谁,在此之前都饮了不少的酒。

    其中一名浑身酒气的男子仿佛被抽走了骨头一般地将浑身一大半的重量压在搀扶着自己的人身上,致使对方的步伐也跟着带上几分踉跄。只见这名男子一头金发,戴着一副墨镜,空着的一只手还不断地在空中胡乱地比划,似乎在与同行人开着玩笑,而男子的同伴都相当给面子地集体发出哄笑声——显然,这个男子是这群人的领头者。

    就在这位金发男子维持着一副洋洋得意的笑容的时候,一个黑影突然从天而降。事情发生得如此突然,金发男子还没来得及收回脸上的笑容就被一把攥住了肩膀,那几乎要将他的肩膀捏碎的力道令男子口中发出一声哀嚎。这声哀嚎就仿佛一个信号,这群人中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女人反应过来齐齐发出惊叫,而男人们则连忙上前帮忙。

    一名男子对着这个从天而降身穿黑色卫衣,将连衣帽扣在头上的黑漆漆的家伙的侧脸就要来一记重拳,而这位不速之客的反应显然远超这群人的预料,只见他丝毫没有松开攥住金发男子肩膀的手,将上半身向后微微一撤,男子的重拳就没有丝毫反应时间地因为落空和没能及时改变拳头的方向而狠狠砸在了金发男子的脸上。

    然后,看清自己砸的人是谁后,出拳的男子惊呆了。

    不过显然,这位不速之客不会给别人反应过来的时间,他耸了耸肩,声音听上去相当的年轻:“好吧,你把自己的老大给揍了,这可不是我的锅?不过,也许他会看在你是想要从我手上救下他的份儿上不狠狠揍你一顿?嘿,伙计,这话连我都不信。”他一边用打机关枪一般的语速说话,一边像是脑袋后面长了眼睛一般地头也不回,两只手撑上金发男子的肩膀,一个借力跃上金发男子的头顶上方,然后一个前空翻,稳稳落在了金发男子的背后。

    而在金发男子的面前,手中握着一截钢管打算给这位不速之客一记闷棍的小弟将这计闷棍带着一股子势不可当狠狠地敲在了自己老大的脸上。

    “嘿,说真的,我开始相信你们是一伙儿的了。当你们的老大可真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黑色卫衣的不速之客双手搭上了金发男子的肩膀,从侧面瞄了一眼金发男子,在对方的鼻子下成功捕捉到了滴滴答答欢快流淌的鲜血:“哇哦,这可真刺激。”然后,在金发男子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搭上了对方的手腕,将手腕向上一翻,袖口向下一掀,手腕上空无一物,没有任何刺青存在的痕迹。

    这个结果显然让这位从出现到此刻之前都一直反应力绝佳的不速之客有了今晚的第一个愣神,而就是这个愣神的功夫,给了一直处在懵圈和被小弟无故殴打状态的金发男子反应了过来。金发男子一把将手腕从黑色卫衣的不速之客的禁锢中挣脱,一只手捂着血流不止的鼻子,一只手指着黑色卫衣的家伙,对将这个混蛋围起来的自己的同伴用气急败坏的声音大吼道:“给我抓住他!”

    “哦,糟糕,”黑色卫衣的不速之客发觉自己被包围后,有些艰难地咽了咽口水,“现在,我解释说我只是想要找人,还有人信吗?”

    “你说呢?”金发男子捂着鼻子狰狞一笑:“给我抓住他!”

    穿着黑色卫衣的彼得四肢牢牢地覆在完全竖直的墙壁上攀爬,就像——一只巨大的蜘蛛,然后在回旋的老旧铁艺楼梯尽头的平台上落下,低头向下看去,看到沿着楼梯向上追赶自己的一群人,极佳的目力足以让他能够在昏暗的光线下看清楚那群人手上的钢管,然而即使是在这种危急的时刻,他的嘴上也依旧没有停歇:“哦,上帝,他们为什么要对我如此的执着?就因为他们放飞自我地打了自己的老大?这难道要怪我吗?我真的只是想找个人?”

    伴着彼得的碎碎念,一群手拿钢管的人离彼得越来越近,彼得只好四处张望着,寻找下一个难以被追到的落脚点,不过显然,那些落脚点都显得过于遥远,这让彼得很是烦恼,眼看着那群手持凶器人数众多的人离自己越来越近,彼得一咬牙,朝着最近的一个平台跃了过去——即使那真的也算不上近。

    然后,几乎是悬在半空中的彼得,在飞跃了一段距离后,感觉到了隐隐的下坠感,再看了看还有着一段距离的平台,牙关紧咬,奋力伸出手,终于在千钧一发之际狠狠扣住了那个平台,悬在了平台下。

    双手使力,将自己拉上了平台的彼得疯狂地喘着气,黑色卫衣的连衣帽早在跳跃的过程中就已经脱离了他的头顶,不过好在他此刻是背对着追赶他的那群人的,对方只能看见他在昏暗的光线下模糊不清的后脑勺。彼得坐在原地喘了一会儿气,才站了起来。

    站起来的彼得开始打量着眼前平台连着的紧闭的门,这个平台并不像刚才他落脚的那个平台一般老旧,而且这扇门说是纤尘不染也不为过,显然是常常使用的,但彼得灵敏的感官告诉他,这里不同寻常。

    彼得毫不犹豫地打开了折扇门——这扇门居然没有锁,自始至终没有回头看的彼得并不清楚,在他落在那个平台的一瞬间,身后追赶他的那群人就在相互对视了几眼后默默地撤离了。

    推开门的一瞬间,一片鼎沸的人声刺痛耳膜,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被一片片叫嚷着的人群围在中央的……拳击擂台。

    彼得愣了愣,想到自己正处在纽约最混乱的街区,猛然间意识到自己误闯了什么地方,这里,是地下黑市的拳击场!反应过来的彼得连忙将自己黑色卫衣的连衣帽盖在了头上,不过还是晚了一步,一位拳击场的管理者已经注意到了这位眼生的年轻小伙子。

    管理者笑眯眯地带着身后两位高大壮实的打手朝着这位小伙子走了过去,却在半途中被一位精神矍铄的老者拦了下来。管理者看了看这位老者,在老者警告的眼神中不满地撇了撇嘴,但还是离开了。

    老者缓缓踱步到了彼得身边,站定,锐利的视线并没有扫向彼得,而是紧紧盯着还没有选手的擂台,有力的声音穿透鼎沸的人声传到彼得耳朵里:“小伙子,你很缺钱?”

    将刚才的一幕尽收眼底的彼得有些感谢这位替他解了围的老者,闻言也如实回答,毕竟这又不会暴露他的身份:“啊嗯,算是吧。”

    “那你到这里来,是想要打拳呢,还是想要赌钱?”老者的视线依旧没有看向彼得,但眼神中明显锐气更甚:“如果说是打拳,小伙子,我劝你看看这场拳击再下决定。在这里打拳,对这里的拳师而言,就是卖命,对你而言,是送命!如果你是要赌钱……小伙子,退一万步说,就算你赌赢了,拿到了你想要的数额,拳击场的主人,输了钱的人……他们,会这么轻易就放你走吗?”

    彼得微微偏过头看了看老者的侧脸,然后也像老者一般将目光放到还没有选手的拳击擂台上,那里相较于四周,灯光打得很足,好像一座舞台,其实,说是舞台也没有错吧:“我不是来赌拳,更不是来送命的……好吧,如果我说我只是进来看看,你会相信吗?”

    一直表情严肃的老者一愣,然后闻言露出了一个笑:“我很高兴。”

    这时,彼得的视线扫到了对面的墙上一幅海报,上面是一个整张脸都蒙上了红色,眼睛部分像是没有戴墨镜的黑色图块的人,那真的是一幅相当特别的海报,令彼得立刻升起了好奇:“那幅海报……”

    老者顺着他的视线望去,直到他在说哪幅海报后,神情一下子变得阴鸷下来,眼神也有些晦暗难明:“那是这个拳场曾经的摇钱树。”

    “摇钱树?”彼得正想要细问,一旁有人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大笑着插话道:“说摇钱树多难听,海报上的人曾经是这家拳场最出色的拳师,为这家拳场赚了不知道多少钱,就是为人刚硬了些,从来不愿意打假拳,后来说是退出了拳场,谁不知道是被老板找人打残了。”

    打残?彼得微微一愣,他看了看身侧老者,他敏锐地察觉到这位老者从听到关于这个拳师的事情后态度就有所变化,而且,从这位老者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的时候,他就觉得这位老者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现在想来,好像是走路的姿势,他的重心不似常人,好像是偏左的,再结合这里的管理者对他奇怪的态度,难道……

    就在彼得感觉到自己即将抓住什么的时候,周围的人群突然一齐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将他的思路一下子打断。

    “拳师出场了。”一旁的老者放大音量对彼得解释道。

    刚刚插入了他们的话题的人此时也回过头来,脸上一片激动的神色:“刚刚你在海报上看到的是这家拳场曾经最出色的拳师,现在,你即将看到的是这家拳场的现任王者,真正的赚钱机器——”

    “Summer!”仿佛水滴入沸腾的油锅,全场炸裂开来,人群激动地齐呼一个名字,声浪几乎快要将屋顶掀飞。

    听到这个名字,彼得的心剧烈地跳动了一下,下一秒,他在灯光的汇聚之处看到了一张熟悉的东方面孔——“杨夏?!”

    他身侧离他最近的老者闻言诧异地看向他:“你认识他?”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