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12活尸

章节字数:3206  更新时间:17-07-06 17: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清晨,床头柜上的闹钟尽职尽责地响起,却在刚刚“滴滴”响了两声之后被从被窝中爬出来尚未完全清醒的主人狠狠地一按,零件散落一地,成功宣告报废。

    被闹钟报废的声音惊得完全清醒了过来的彼得看着地上四散的闹钟零件懊恼地抱住了头:“天哪,我都干了些什么——”

    彼得认命地下了床将闹钟的零件收拾好,准备看看自己能不能再对闹钟进行一下抢救,要知道因为本叔的住院,他实在没什么闲钱。

    彼得洗漱完毕走出洗漱间来到了衣柜前,打开衣柜的时候看到了衣柜最下方红蓝两色的紧身衣,突然回忆起了昨晚的一幕——

    “Whoareyou?”那名中年男子这样问他。

    “I’m…Spiderman。”他是这么回答的。

    抿了抿唇,彼得换好了衣服,看了一眼那套紧身衣,犹豫了一下,还是将紧身衣收进了书包里。

    楼下正在厨房准备早餐的梅看到侄子下楼,对他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早上好,彼得,昨晚睡得好吗?”

    “早上好,梅,我昨晚睡得很好。”彼得一边说着,一边坐到了放着自己那份早餐的位置上,准备吃早餐。

    这时,餐桌前的电视正在播放新闻,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了电视里,令彼得不由自主地慢下了进食的速度。

    那是斯黛西小姐的父亲,看来这位警员的职位并不低,他正被大批的媒体记者包围,看样子这是一个新闻发布会,只听他说:“……我想昨天晚上的事情已经能够充分说明蜘蛛人的危害性了,现在,我宣布对蜘蛛人进行逮捕……”

    叮,彼得的叉子狠狠地敲在了瓷盘上,这令一旁的梅婶被吓了一跳。她一脸担忧地看向侄子:“怎么了,彼得?”然后,她十分敏锐地看了一眼电视,但是此刻已经是在播放下一则新闻了。

    “没什么。”彼得回过神来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怒火,三两口将盘子里的食物扫荡干净,拽过书包被在了肩上:“我去上学了,梅婶。”

    “路上小心。”目送自家侄子背影的梅担忧地皱紧了眉。

    一路黑着脸到达了学校的彼得迎面碰上了美丽的金发姑娘。

    格温看见彼得,一脸担忧地朝他走了过去:“我很抱歉,彼得。”

    黑着脸明显心情不怎么美好的彼得令人吃惊地理智:“这不是你的错,你没有必要向我道歉。”然后径直向前走。

    明白在这个时候最好让他一个人静一静,但仍为对方有些冷淡的态度感到难以释怀的格温一脸伤心地看着那个挺拔瘦削的背影走远。

    彼得有些烦躁地抓了把头发,这种时候,他需要一个更加理智,更加置身事外的人的安慰,他现在想要立刻、马上就见到杨夏。

    来到杨夏的班级外,朝里面看了一眼,没有看见自己想要看到的身影后彼得斜倚在了教室门口一旁的墙上,视线看向走廊那边,静静地等待着那个熟悉的身影。

    但是,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眼看就快要上第一节课了,杨夏班级里几乎已经是坐满了人,但杨夏的那个位置依旧是空空如也。

    彼得有些不安地皱紧了眉头,想到了昨天晚上杨夏骑着机车去追那个绿色的人形巨蜥,难道他出事了?!

    这时,杨夏班级的老师走到了这间教室的门口,看到了斜倚在一旁的彼得,有些意外地问:“你有什么事吗,孩子?”

    彼得回过神来顾不上自己为自己可怕的猜想惊出的一身冷汗,看向这位老师:“我想问,杨夏今天没有来吗?”

    “杨?”老师闻言愣了愣,相当了解自己班上的孩子的她对于杨夏这个个性冷淡没什么朋友的孩子能够有一个关心着他的朋友感到了欣慰,笑了笑回答:“他今天身体不舒服,请假了,你要是一定要见他的话,可以去他家看一看他。”

    彼得闻言连忙朝回答了自己问题的老师道了谢,转过身露出了一个松了口气的表情,能够请假就说明没有出什么大事,至少没有到人事不知的地步,但是请假了,很有可能是受伤了。

    不知道他伤得重不重?他一个伤患能够照顾好自己吗?他行动会有不便吗?他伤到了哪里?一天的课程几乎都在一边听课记笔记,一边带着这样那样的担忧中就这样被彼得给耗了过去。

    其间,他前桌的金发姑娘时不时一脸担忧愧疚地回头看他,都被彼得明显神游天外的表情给惊得心里相当没底,最后也不敢看他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放学的彼得带着焦急担忧朝着杨夏的家进发了。

    彼得走空路跳到了杨夏家的窗台前——那天格温跟他提起的,可能连通着杨夏家客厅的那扇窗户——原谅他不知道杨夏家的门牌号。

    他敲了敲杨夏家的窗户,但是里面无人回应,他再次敲了敲,然后将耳朵贴在玻璃上朝里面听着,但依旧没有任何响动。

    难道里面没人?杨夏出去了?心头再次涌上不好的预感,彼得也顾不上什么擅闯民宅了,推开窗户就跳了进去。

    窗户的黑色窗帘是拉上的,这导致屋内几乎不像是白天一般地一片漆黑,此刻窗帘因为彼得的进入而打开了不少,将午后的阳光射入。

    客厅很大,深紫色的沙发前铺着羊绒地毯,羊绒地毯上架着一座玻璃茶几,这套家具前摆放着屏幕巨大的液晶显示屏电视机,此刻正处于关机状态,但是电源却是接通的。

    看来地下黑市的拳手这份职业相当赚钱啊,彼得•真穷人•帕克不合时宜却又不可避免地这样想到,但是就在此时,他敏锐地嗅到了一丝血腥味。

    “杨?”彼得大喊出声,然后循着血腥味朝着好似是厨房的方向跑了过去,然后,听到了什么玻璃制品摔在了地上的声音,以及一个极为熟悉却带着他所不熟悉的慌乱的声音:“彼得?!”

    他加快了步伐朝那个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结果刚跑了没几步,就迎面撞上一个穿着灰色运动外套,将外套的连衣帽扣在头上的人。

    看那个熟悉的身形,就知道来人是杨夏的彼得在杨夏把自己撞了一下后企图逃跑的时候眼疾手快地拉住了他的手腕:“杨夏?”

    背对着彼得的杨夏停下了脚步,被连衣帽遮住只能看见的光滑尖削的下巴之上,薄唇紧紧抿了一下后又松开:“有什么事吗?”

    的的确确感觉到不对劲的彼得再次嗅到了比刚刚更加浓重的血腥味,那是从眼前背对着自己的人身上传来的:“你今天请假了,我很担心,所以过来看看。你受伤了?”说完就想转到杨夏前面看看他。

    在彼得说出“我很担心”的时候,杨夏紧紧抿着的唇微微放松了下来,在感觉到彼得想要转到自己面前的动作后,一把反手握住了彼得的手腕,制止他的动作:“我没事,别担心,你快点离开吧。”

    “你真的没事吗?”被握住手腕制止的彼得在感觉到杨夏握着自己手腕的力道的时候皱紧了眉:“那你就让我看看,确定你没事了我就离开。”

    杨夏闻言再次抿紧了唇:“你不会想要看见现在的我的。”

    感觉到手腕上的力道因为自己的话而再次加重的彼得这次确定了杨夏的确是在紧张,不想让自己看到他,现在的样子?为什么?

    难道伤到毁容了的程度?那为什么不去医院?彼得狠狠皱了皱眉头以后不顾手腕上抓着的那只手的阻拦,一把钳住了面前人的手腕,转到了他的面前,另一只手刚想掀开他的连衣帽,就抓了个空。

    杨夏猛地蹲到了地上,将脸埋在了双腿间,失去了理智的他几乎是嘶吼一般:“我不是叫你别看了吗?现在,立刻,马上离开!”

    被杨夏宛如困兽一般带着无助的嘶吼惊到,彼得看着一只手被他钳住,整个人恨不得缩成一团的杨夏,突然感觉到了心痛,他蹲下身,伸出另一只手将人抱进了怀里,压低声音哄劝:“你让我看看,我确定你没事立刻就走,好吗?”他看着怀里的人,眼神里带着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怜惜。

    仿佛被彼得的软语哄劝到的杨夏闷闷地回答:“你绝对会后悔的,我不想伤害到你,你最好马上离开。”

    “让我看一眼,确定你没事,我马上离开,嗯?”

    怀中的人沉默了很久,但彼得相当地有耐心,他将手放到了怀中人的头顶上揉着,不主动揭开他的帽子,就这样等待着他放下戒心。

    终于,像是被彼得的固执打败的杨夏从彼得的胸膛前抬头,摘下了盖住大半张脸的灰色连帽衣,露出了自己的脸。

    彼得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幕,东方少年的面庞依旧五官精致,皮肤细腻,但此刻大半张脸上布满了紫红色的斑块,显得诡异可怖。

    但令彼得感到害怕的不是那张脸上的痕迹,而是杨夏的眼神,那双眼中深黑的瞳仁隐隐泛着可怖的红色,但是流露出一种他从来没有见过的脆弱与崩溃,此刻,仿佛只要他的一句话,一个眼神,就可以轻易地击碎他,这令他感到难以言明的心痛。

    他伸出手,轻轻覆上那些紫红色的斑块,在其上温柔地按压,然后看到斑块消失。他轻声问道:“这是……尸斑?”

    杨夏在彼得温和的目光中渐渐平静下来,点了点头。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